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鹤龄 | 末日预算一:资源必将耗尽

2019-03-26 09:41:0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鹤龄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春节期间,《流浪地球》很是火了一把,点赞声一片,当然,也不乏批评声。作为一部科幻电影,想象的空间可以没有边界,只要能给观众带来好的视听享受,就没有什么可以非议的。我要说的是,人类的灭顶之灾并不在于太阳的老化,而在于五脏六腑已被掏空的地球本身。所以,即使人类真有力量驱动地球逃离大阳系,也无法逃脱面对末日的命运,且为时不会太远!本人曾于2012年“玛雅末日”即将“来临”之际,写过一篇《必将到来的世界末日预测》,预测的末日警示期为2457年1月1日。警示期虽然不是准确时间,但只要满足了文中假定的三个前提条件,误差不会很大的。现整理并更名为《末日预算》再发,请各位在享受了《流浪地球》给予的愉悦之后,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如何面对人类世界末日这个严肃的“准现实”问题。同时,恳请批评指教,提出宝贵意见。

  前  言

  地府聚藏亿万年,藏之不易

  人间享用千百载,用之当惜

  现代文明早来千年,今日地球已空壳

  后世儿孙晚到百载,那时月亮必壳空

  距离12月21日玛雅“世界末日”预言到来的时刻一日逼近一日,谈论“末日话题”的人越来越多,作好躲过劫难准备的大有人在,戏谈“末日”的也不乏有人。譬如,网上曝出一帖:

  据前方消息:世界各国首脑在五分钟前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世界末日真的即将到来!众位元首大佬纷纷表态。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告:世界末日是真实的,但请美国国民不要太悲伤,因为,至少我们不用还中国人的钱了。

  俄罗斯总统普京欣喜感言:世界末日是真实的,我很高兴,因为我将是俄罗斯永远的总统了。

  朝鲜的花样美男也不甘示弱:伟大的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即将毁灭,其他修正主义也在劫难逃,主体思想护卫下的朝鲜人民将成为人类唯一的希望!朝鲜光辉时代即将开启,劳动党人民军万岁!

  戏言归戏言,一笑置之即可。不过,本人所说绝非戏言,人类终究会有那么一天,将用哭声来验证“末日”并非虚妄。到了那一天,没有谁可以笑出声来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世界末日的预告未尝不是好事。 作为一种警示,它可以帮助我们增加忧患意识和危机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开始着手写此文,抒发个人陋见,用唯物的观点从地球资源快速消耗的角度对世界末日进行探讨,做出预测。希望它能警醒世人,使大家都像某些人恐惧“玛雅末日”一样,在脑子里打造出一只思想上的“诺亚方舟”,彻底改变现在以高耗资源为代价的奢侈无度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尽最大努力减少地球资源的消耗,从而使“世界末日”的到来推迟千年万载,则善莫大焉。

  写于 2012年12月18日

  

  第一章资源必将耗尽

  第一节  地球资源的快速消耗

  第二节  人类无远虑必有近忧

  第三节  坐食山空话末日

  第二章末日预算有期

  第一节  工业革命前地球资源消耗分析

  第二节  资源消耗情况的三个假定

  第三节  末日预算

  第四节  一、二两个假定的可信度论证

  第五节  资源消耗百年翻番的可信性论证

  第三章救星没有一个

  第一节  月球不能成为人类的救星

  第二节  星空璀璨难觅救星一颗

  第三节  火星不能成为人类的救星

  第四节  远水难救近火的太阳系外“最像地球”

  第五节  飞碟给予人类的警示

  第四章自救当务之急

  第一节 耗资大户录

  (一) 美国

  (二) 富人

  (三) 战争

  (四) 城市

  (五) 科技

  第二节 对症开药方

  (一) 美国生活方式不能效法

  (二) 立法打击恶耗资源

  (三) 城市化掉农村的城市化的脚步该停歇了

  (四) 以战止战 用战争手段制止战争

  (五) 科技应着力于长寿产品和长寿工程的研制

  第三节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世界

  

  第一章资源必将耗尽

  “资源枯竭”。一百多年前可能没有谁想过这四个字,如今却作为一种“准现实”出现在我们眼前了。对此,笔者有着非常深刻的切身体会。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家乡闹起了虎患(应属华南虎,我家在湖南湘潭),很多地方发生了老虎伤人事故。县里不得已组织了打虎队。有一天打虎队来到我家所在的湾子。夜间,用猪笼关住一头猪搁在坪里作为诱饵,打虎队的人就守在邻居家的堂屋,大门洞开,门口架着机枪等待虎的到来。可惜的是那夜老虎并没有就范。倒是紫荆山上有人装弩射死了一只,死虎摆放在茅山坝的路边。远远近近的人都赶来看稀奇,我也没有错过这机会。可是,才过了六十来年,当年多到为患的华南虎便已基本绝迹了。

  那时候,家乡的水田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春天来了,田坝眼(上丘田的水流到下丘时冲出来的小水坑)里会聚集着密密麻麻的虾米和小鲫鱼,一虾耙捞上来便有小半碗。泥层里还生长着看不见的鳅鱼和鳝鱼。傍晚,将装着一丁点儿碎螺丝肉的竹瓮搁在禾垅间,第二天早上收瓮,一般都不会放空,每只瓮里都会有好几条鳅鱼或是黄鳝。最易捕捉的就算田螺了,老大一颗的待在泥层上面随处可见。到了“来田”(用脚踩死杂草)时,我们那里有个习惯要往田里撒一次石灰,鳅、鳝被石灰杀得半死不活的都到了泥层上,捡泥鳅就成了小孩子最开心的事。捡回来烘干,用辣椒豆豉蒸着吃,味道特别好。年年撒石灰,年年捡泥鳅,我就不明白,这些鳅、鳝为什么总杀它不尽。池塘和溪水里的游鱼更不用说了。在小溪的石块里翻螃蟹也是我们小孩子的一件乐事。

  那时候的燕子很受人们的尊重和爱护,几乎每家都有它们的安乐窝。我家的燕窝就建在堂屋里。两根长竹钉钉在墙缝里,上面搁一片凹状青瓦,这是爸爸替燕子打的“房基”,基础上的泥墙便是燕子自己垒造的。每年燕子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好像是一家远方的亲戚。

  ……

  可是,才过去几十年,今日的家乡,这一切已经不再存在了。

  当然,这只是我家乡的一种现象,上述生物在其他地方并没有灭绝。不过,全球范围的生物灭绝现象几乎每天都有发生。

  第一节地球资源的快速消耗

  (一)地表生物的快速消亡

  从1600年到1966年,单是鸟类在地球上就已经消失了164种。据说,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一小时就有3个物种被贴上死亡标签。很多物种还没来得及被科学家描述和命名就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2年度评估更新的(每年更新一次)“红名单”包含有物种63837种,其中19817种濒临灭绝。

  据世界濒危动物《红皮书》统计,20世纪有110个种和亚种的哺乳动物以及139种和亚种的鸟类在地球上消失了。目前,世界上已知有593种鸟、400多种兽、209种两栖爬行动物和20000多种高等植物濒于灭绝。

  旅鸽的数量曾占美国陆地鸟类数量的40%,最多时达50亿只,它们在空中飞翔时的壮观景象可用遮天蔽日来形容。欧洲人踏上北美大陆后对旅鸽大开杀戒,食取其肉。鸽肉是当时市场上的便宜货,仅密执安州一个季度就捕获过750万只旅鸽。在如此狂捕滥杀下,旅鸽很快被逼到灭绝边缘。1914年9月1日,最后一只叫“玛莎”的雌性旅鸽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于辛辛那提动物园。33年后,一座鸽子纪念碑竖立起来,碑文上记录了旅鸽的悲惨遭遇,这是人类的一份忏悔书。

  渡渡鸟则只存在于毛里求斯的国徽、钱币、纪念品、艺术品上了。这种曾经在毛里求斯十分昌盛的不会飞的鸟,在被人类发现200年后就在人类的眼前彻底消失了。

  忏悔也好,纪念也好,但旅鸽是永远看不到了,渡渡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所有灭绝的植物、动物,都会像灭绝的恐龙一样,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它们的灭绝,有的虽然受着一定的自然因素的影响,但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则是人类对它们的残杀和对它们生存环境的严重破坏。

  这些地表生物的减少、濒危、灭绝,就目前的认知,还不至于直接造成人类的危亡。而地下资源急剧减少和枯竭,则直接关系到人类的生死存亡了。因此,资源枯竭已经成了人类世界今天的最大忧患。

  (二)地下资源的快速消耗

  地球蕴藏的铁矿石,是一种非常丰富的资源。(据《Mineral Commodity Summaries》 (2002)报道,2001年世界铁矿石储量为1400亿吨,储量基础3 100亿吨。按金属铁计算,储量为720亿吨,储量基础为1600亿吨),但是到了2012年,铁矿石储量的保证生产年限却只有128年了。其他如铜矿储量可保证生产32年,镍矿储量可保证生产49年,钨矿储量可保证生产47年,钾盐储量可保证生产276年。保证年限偏紧的有锌(24年)、锡(21年)、铅(21年)、金(19年)、银(15年)和锰(14年)。

  煤炭是地球上蕴藏量最丰富,分布地域最广的化石燃料,也是消耗量非常大消耗非常快的一种地球资源。据世界能源委员会的评估(2007年数据),世界煤炭可采资源量达4.84×10e4亿t标准煤,占世界化石燃料可采资源量的66.8%。

  《中国煤炭报》2008年12月19日报道:日前,世界煤炭研究所(WCI)将去年(2007年)全球煤炭市场的有关数据进行统计。分析指出, 2007年全球硬煤产量为38.34亿吨,而1977年则为25.68亿吨,30年间,全球的硬煤产量增长了49%。分析表明,按照目前的开采速度,已勘测到可供开采的煤炭储量可供开采200年。

  两年后,《BP世界能源统计2010》发布的数据是:2009年,全球煤炭探明储量为8260亿吨,采储比为119。(可采119年)

  “地大物博”是五十年代课本上对我们国家形象的一个总的概括。我对“物”印象最深的是书本上介绍的阜新露天煤矿。我们的祖先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千年,还把露在地表的煤块留给我们这一代来享用。可是,当我现在搜索到阜新煤矿时,今天的它,早已变成供人游览的矿山公园了。哎。我们接下祖宗留下的这笔“遗产”,竟然在几十年里,就把它耗得一干二净。

  另一种消耗很快的地下资源是石油。我国最早采集和利用石油的记载,是晋代(公元265——420年)张华所著的《博物志》,该书既提到了甘肃玉门一带有“石漆”,又指出这种石漆可以作为润滑油“膏车”(润滑车轴)。南朝(公元420—589年)范晔所著的《后汉书•郡国志》的延寿县(即今甘肃省玉门一带)下载有:“县南有山,石出泉水,燃之极明,不可食。县人谓之石漆”。“石漆”即指石油。

  人类发现石油的历史才1800来年。

  1859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打出第一口油井,人类开始了石油工业生产,至今才150多年历史。当时的主要用途是作灯油照明。

  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内燃机应用范围的不断扩大,汽车飞机的相继发明,石油才开始大量利用,进入了动力能源时代。这段历史还不到120年,而全球的石油消耗量却增加到了每日的0.8亿桶(保守数据)。

  2012年7月3日,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BP)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多夫.鲁尔博士发布的2012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称,截至2011年年底,全球石油储量约为1.653万亿桶,可供全球使用54年。

  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数据——地球用了几十亿年时间集聚起来的石油,人类只用不到200年时间,就将把它吸得干干净净!

  http://tech.sina.com.cn/d/2005-03-31/0808566530.shtml

  第二节人类无远虑必有近忧

  上节提到的数据虽然触目惊心,不过,世上并没有几个人真的为此焦心忧虑。主宰世界的要人们想得最多的仍然是怎样尽力把地下资源最大限度开采出来,满足市场的需要,以赚取最大的利润。

  2012年3月,在休斯敦举行的HI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年度会议上,欧洲第三大石油公司法国道达尔公司勘探部门主管伊夫•路易•达里卡雷说:“我不认为全球地下油气资源是一个问题。全球地下的石油储量足以开采75年,而天然气储量足以开采大约130年。”

  油、气只能开采75年和130年,在这位主管面前,不但不是一个问题,而且是一片大好形势。至于75年或是130年后的人类世界怎么办,那不是他要考虑的事。实际上,这个“剑桥能源研究协会”建立和活动的根本目的就是“为全球能源业的增长及生产力的提高做出更大的贡献”,直白地说,就是研究怎样把地底下的石油以最快的速度弄出来赚钱。这次年会分析研究的就是怎样在全球2011年平均日产石油8740万桶的基础上提高到2012年的日产9500万至9700万桶石油和天然气液体。

  有的人对石油枯竭不以为意的原因则出于对石油替代品的幻想。这不,石油还没吸干,页岩气又开发利用了。全球页岩气资源约为456万亿立方米,又够人类用上好几百年。中国拥有25万亿立方米页岩气可采资源,按照当前天然气消费量计算,可以使用近200年。

  可是,开采页岩气的难度(成本巨大,代价高昂,开采过程中要消耗大量的其他资源)却少有人提起。美国目前采用水力压裂法等先进技术开采,虽然已经使页岩气的开采成本降低到只是略高于常规天然气的开采成本,但是却要消耗掉大量的十分宝贵的水资源。开采一口井大概需要200-400万加仑的水,也就是起码要7500多吨(中国国内有报道称是20万吨)水。同时,水里面还会混合化学制剂。因此,很多人都担心这不仅会浪费水资源,还会污染地下水。而如果甲烷溢出,其温室效应强度是二氧化碳的20倍。另外,页岩气的开采会不会引起地震也在人们的担忧之列……。

  要烧气还是要喝水,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两难选择。况且,页岩气也会有枯竭的时候,可以使用200年,也仅仅是200年!200年后人类又将怎么办?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页岩气还没退下,可燃冰又上台了。科学家估计,海底可燃冰分布的范围约4000万平方公里,占海洋总面积的10%,其储量足够人类使用1000年。1000年以后,人类将怎么办?

  不用急。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吗!到时候,石头也可以榨出油来的!这不,有人对我说开了,你可不要杞人忧天,危言耸听了。风能、太阳能、水能是可以再生的,永远用不完。

  用不完的风能、太阳能、水能,很可能是一些人对地下能源枯竭无所畏惧的一颗定心丸!不错,表面上看,风能、太阳能、水能,确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是,他们却忘记了一点,这些无限的能源,是不可以由我们用双手捧来供人类驱使的。它们无一例外,必须靠设备转换。转换它们的设备必须消耗资源,制造转换设备的设备也要消耗资源。如果这些资源枯竭了,人类用什么设备去获取风能、水能、太阳能? 没有设备,太阳只能让人晒,风只能让人吹,水只能让人游还能让人喝。没有设备,人类只能望风兴叹!望阳兴叹!望水兴叹!

  还有人认为,在市场经济作用下,有价格杠杆控制着,“人类将地球上的资源耗尽这一情景就只会出现在科幻小说里”。一句话,地球资源是用不完的。其理由:一是资源到了稀缺的时候,制造出的物品价格昂贵,一般人消费不起,消耗量自然就会减少。另一方面,资源开采的难度加大,成本增高,商人利润减少,转而开发替代品,被替代的资源就少有人问津,就可以保存下来了。

  价格昂贵是否能阻挡住人们对某种资源的开采,这是一个无须多说的话题。黄金的价格应该算是昂贵的吧,能阻止人们对它的开采吗?不能,反而促使了人们对它的大量开采和掠夺,甚至是争夺、抢夺!再拿粮食来说,任凭价格怎样昂贵,也阻挡不了人们对它的渴求。买不起的,就会去讨、去偷,甚至去抢!

  至于开发替代品之说更是好笑。须知,任何一种替代资源,和被替代资源一样,也是有限的,也会有耗尽的时候,只是时间的早晚不同而已。

  当然,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在对能源产生危机感的同时,对风能太阳能没有寄予太大的幻想,他们已经在着手生产生物能源了。

  巴西是生物燃料技术较为发达的国家。2007年建成一家以动物脂肪作原料的生物柴油厂 ,年产量可达到1.1亿升。 从2008年1月1日起, 强制要求全国各加油站所有出售的柴油中都必须含有2%的生物柴油。生物柴油的原料主要是:大豆、棉籽、葵花子、油菜籽、蓖麻籽和棕榈等。除蓖麻籽外,这些生产柴油原料都是生产食用油的原料。

  2007年底,美国阿肯色州立大学科研人员发明以超临界甲醇法将鸡肉脂肪转化成生物柴油燃料的技术。鸡油是一种很好的食用油,用于烹调,不但可以为食品增添香美,而且也富含营养。

  湘乡石狮江一位亲戚所在的村子,有人承包了200亩山地种植“柴油树”。据亲戚介绍,这种树结的果,就能榨出柴油来。

  上述的这些生物柴油,虽然都是可再生的能源,只要有土地、有人力、有水、肥,就是取之不尽的。可是,土地、水、肥却都是有限的,这就严重地制约着“生物柴油”的再生能力。即使这些“生物柴油”具有无限的再生力也不行,因为,凭我们的双手是捏不出油来的,榨油必须要设备,炼油也得用设备。没有设备,即使“柴油原料”堆集如山,人类也只能望“山”兴叹。

  别急,不要紧的。有人找出了可以破解这个危局的数据。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世界铜储量为3.4亿吨,按当时年开采量840.5万吨计算可供开采40年。同期世界黄金的储量为3.98万吨,按当时年开采量1582.9吨计算可供开采25年。如今,20多年过去了,铜储量反而增加到4.7亿吨,开采年限还有30多年。金储量还有4.2万吨,开采年限还有19年。

  你看,开采了20多年,铜的储量反而增加了1.3万吨,金的储量也增加了0.22万吨。由此可见,地球资源不是采一点就少一点,越采越少,而是采一点就增一点,越采越多。着什么急呢!

  不过,我们也不可高兴得太早了,这不是什么好消息。金和铜的储量增多的原因,不是它们的“细胞”分裂促进了“身体”生长,而是这些“躲猫猫”资源藏得太隐蔽,先前没有被人类发现,如今随着探测技术的进步把它们全找出来了。人类的贪欲特大、胃口也特大,从来就存不住隔夜粮的,无论多少地球资源,只要进入人类的视线,马上就会被吞吃被消化掉。所以,某种资源被人类发现的愈多,它就灭绝得愈快,被人类发现的那一天,也就宣告了它的末日。

  所以,我们绝对不可以把那个“物质不灭定律”太当真。这个定律只存在于理论上和实验室里,并不存在于现实的地球之中。

  如铁氧化成铁锈三氧化二铁,虽然可以还原成铁,但这个还原过程又要消耗其他物质。铁“不灭”了,其他物质又“灭”了。而且,铁的这种还原也不具备实际上的操作性,因为,铁器在使用过程中氧化成铁锈后就会自动掉落,很难回收。所以,让铁在人类的利用中做到永远“不灭”,只能是一种永远也无法做到的痴心妄想。铁会毁灭,金会毁灭,铜会毁灭,石油会毁灭,天然气会毁灭。地球有限的不可再生资源,凡是被人类发现的,统统都会耗尽!

  我们必须明白,地球就这么大,人类的足迹不但早已踏遍了北极的悬冰,也早已踏遍了南极的雪野,上至天宫,下至地府,东西南北,上下左右,没有什么地方没有留下人类的足迹。一句话,地球上不再有可供人类发现的新大陆了,甚至可以说,宇宙间也不会有可供人类发现的“新大陆”!

  第三节坐食山空话末日

  “玛雅末日”显然是无稽之谈,但是,人类世界将要遭遇毁灭性打击却不是有没有可能性的问题,而是有必然性!

  地球是悬浮在宇宙间的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球体。它有自己固定的表面面积;也有自己固定的直径和固定的体积。人类绝对没有力量,使地球的直径增长一厘米,使地球的面积增大一平方厘米,使地球的体积扩大一立方厘米。

  地球的可再生资源就生长在面积固定不变的地球表面上,不可再生资源(矿产资源)则贮存在体积固定不变的地球球体之中。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地球就是人类的一个巨大的储藏室,里面储藏着保障人类生存的各种各样的必须物资。这个储藏室与我们家用的储藏室有什么不同呢?家用的储藏室由于容量小,一次储藏的物资数量不多,其中消耗的数量随时都显示在主人的视线之中,并可以由主人根据生活需要随时补充储物,所以除非停止使用,里面的储物不会有枯竭的时候。地球储藏室由于其容量巨大,储藏的物资数量非常巨大,直到今天,尽管人类动用了最先进的探测技术,也无法探测到它们的具体藏量,所以,很容易使人产生错觉,以为它们是一个无限的量,是一个取之不尽的量!实际上,每一种矿物藏量都是一个额定的量,一旦被人类发现并进行开采,就成了一个有减无增的每时每刻都在缩小的量。无论金矿、银矿、铜矿、铁矿……都是如此。没有一种矿藏可以例外。

  汉语有句成语叫“坐吃山空”。堆集如山的粮食,如果没有新粮补充而坐在家里只管吃,“粮山”必定有一天要被吃空的。“空山”了怎么办?坐食者只有饿死的份。他的末日就这样到来了!

  地球就是这样一座“粮山”,它为人类贮藏着各种各样的“粮食”。人类就是这座“粮山”的“坐食者”,每个人都是。这话可能要犯众怒了。大家一定难以接受。大家一定会说,我不是坐食者。我是劳动者。

  我说,不对。你是一个劳动者,这是相对于剥削者而言,你属于靠劳动自食其力的人。可是,相对于地球而言,你就是“坐食”者了。无论你有多大的智慧,无论你有多大的能力,无论你从事多么高尚、体面、伟大的事业,你都不可以为地球“粮山”(不可再生资源)添半颗“粮食”,相反,你每时每刻都在损耗着“粮山”。你的智商愈高、能力愈大、从事的工作愈伟大,“食量”就愈大,对“粮山”的损耗也愈大。

  这样的结论看似不可思义,估计有人会说这是胡说八道。下面,用一个简单的比较做出说明。我们不妨拿现代人与原始人比一比。现代人比原始人智商高、能力大,肯定是没有争议的。那么 ,现代人与原始人,对于地球不可再生资源的消耗,谁的“食量”大? 这一比,就不用我给出答案了。每个人都可以信口作答:“现代人的‘食量’大!”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原始人根本就不能够与现代人比。因为没有可比性。认真分析,原始人不能算是地球不可再生资源的“坐食者”。在原始社会里,处于生物链顶端的原始人,不消耗地球任何不可再生资源,而与生物界的其他伙伴共同维持着大自然的生态平衡,他们应该属于真正的自食其力者。地球“粮山”永远不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空山”的。也就是说,原始人的时代,不会有世界末日。

  自从地球上出现了人类这个利用不可再生资源的“坐食者”以后,地球“粮山”便开始面临了“空山”危机,人类自身也开始面临“世界末日”的危机。这一天看似非常遥远,但肯定要来的。不存在不来的可能性。因为,当着地球不可再生资源耗尽的时候,几乎完全依靠不可再生资源生存的人类,没有可能避免遭遇毁灭性的打击。有人可能要说,你这是危言耸听,人类不是还可以生产出各种各样的可再生资源嘛。譬如粮食、果蔬、禽畜……。可是,你却没有想过,今天的人类,离开农药、化肥,是耕种不出任何作物的,而制作农药化肥的原料以及机械设备,都离不开地球的不可再生资源!

  地球不可再生资源枯竭之时,便是人类世界末日到来之日。这个结论,是千真万确的。那么,这一天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呢?我们在下章来探究这个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