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劳动与实践哲学之差异——学习马克思《1844年手稿》《费尔巴哈提纲》与《形态》体会

2019-03-25 17:48:3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劳动:指人物化于对象的活动,即物质生产劳动。

  实践:由物质劳动演绎出的精神劳动和其它社会活动;创造性代表了与劳动一致的积极性,颓废一词概括了其消极性,毁灭、倒退、寄生都是实践消极性的衍生行为。​

  始基性活动:人得以顺延并且保持基本特征的活动,有异于动物的必然性活动。马克思告诉我们,人的始基性活动是物质劳动。

  哲学​是研究人的存在之思维意识

  哲学​属于思维意识范畴,无论我们给他加上多少前缀和定语,都不能改变其本质。科学是具体的类别学,有限区域和具体的对象锁定了其范围。把哲学冠以科学的定语,对哲学并不具有特别的意义,反而限定了哲学无限思维的特性,给哲学套上了枷锁。马克思哲学规定自己必须在历史和事实的基础上,以科学事实为依据建立自己的哲学原理,但他并不把自己锁定在具体狭隘的范围内,而是在人类存在的基础上考虑其无限发展的问题。马克思哲学不排斥历史、科学证实的事实,但他绝不亦步亦趋。

  哲学是主义的核心,主义是哲学的具体化的表现形式。二者是内涵和外延的关系。

  马克思哲学、马克思主义指向同一内容:医治人类堕落、阴暗面的道理。其原理不单用来解释人类世界,还用来矫正人类思维和行为。先确立​基本定义,说明要讨论的内容,以免含糊误解,产生无谓的不同语义争议。上述定义和本节的说明是要聚焦到人的存在的本质与发展问题,是研究人的存在之思维意识。本文要讨论的是劳动与实践、实践唯物主义的关系。实践讨论了40多年,实践唯物主义从西马借鉴过来也有35年多的 历史,这是最接近马克思本人论述的理念,但笔者依然认为与马克思的哲学本体存在差距。

  从德国的康德、费尔巴哈​前后延续了上百年,马克思哲学1844年诞生前,实践哲学一直存在着。还有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由于名人说过,哲学人委婉的不说出真相。比如说唯心论与唯物论的绝然对立观点。从二者的最大成就者黑格尔和费尔巴哈来说,前者力求思维与存在的妥协和同一。 后者分情况论述对立观点,甚至说出这样的话语:“只有在实践哲学领域内,我才是唯心主义者。”(《基督教的本质》1843年第二版序言)一般人不了解费尔巴哈,不能领会马克思主义内涵。相对唯心主义,鉴别马克思对唯物论的创新难度更大,修正主义蛊惑人心的地方就是模糊二者的界限。

  劳动与实践的差异

  首先叙述一下有代表性网友刘金华的观点:“少士心···。但是,他仍然找到抽象王国通向活生生的现实世界的道路,他紧紧地抓住了人,但是,也没有把人当做历史中行动的人,他强调人是认识的主体,但是他说:“理性意识外化为现实,必须经过人的行为中介……思维与存在之间的联系”,这个 “主体”也就不过是理性认识与世界的联系的“行为中介”。这样,相互作用的两个物质中的主体就被偷换了,不再是人,而是“理性认识”。辩证唯物主义就这样演化为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

  如果熟悉​《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清楚马克思对黑格尔辩证法的批判,应该知道“行为中介”指向物质劳动。执行主体是人,是劳动者,由此演化为创造性的精神性劳动和其他实践。外化、物化、对象性活动与感性活动指向始基性活动=物质劳动。而刘先生说的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物质成为转变的主体,这是不符合人类活动的历史和现实。物质运动可以制造生命体、动物群,但制造不出思维。只有人的特殊于动物的劳动才能产生思维意识,这是马克思哲学最基本和最关键的概念。

  思维与存在的关系上,人们错误的认为二者有​直接的联系。这是费尔巴哈的理解。马克思告诉我们,不论物质变精神还是精神变物质,都不是直接的变,要经过物质劳动。 因而物质劳动是马克思为人们提供的理解人类世界的新思维。何新先生至少有一点说得对,有许多哲学基本问题我们都没搞清。人的生殖延续与动物本能类似,不一样的地方是造人时寄托的思维意识希望,人出生后,前代对后代思维意识传承的影响。还有占有的传承,资本者传承财富,劳动者传承贫穷。拿人的繁衍来解释精神变物质很不恰当,只能说明人的动物性,而不是人性。拿实践去解释思维与存在的关系,比起用物质来解释更接近马克思自述的哲学本体。其缺陷有二:缺乏始基性不能解释实践的本源。忽略了实践的消极性和破坏毁灭性。

  把实践作为马克思哲学本体的依据来自《费尔巴哈提纲》(以下简称《提纲》),为了便于网友参照讨论,完整的摘录​《提纲》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如下:

  ​“一.    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因此,和唯物主义相反,能动的方面却被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当然,唯心主义是不知道现实的、感性的活动本身的。费尔巴哈想要研究跟思想客体确实不同的感性客体:但是他没有把人的活动本身理解为对象性的[gegenst?ndliche]活动。因此,他在《基督教的本质》中仅仅把理论的活动看作是真正人的活动,而对于实践则只是从它的卑污的犹太人的表现形式去理解和确定。因此,他不了解“革命的”、“实践批判的”活动的意义。

  ​二、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gegenst?ndliche]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思维——离开实践的思维——的现实性或非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

  ​三关于环境和教育起改变作用的唯物主义学说忘记了:环境是由人来改变的,而教育者本人一定是受教育的。因此,这种学说一定把社会分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凌驾于社会之上。

  ​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

  马克思在这三段中都提到了实践。对实践的定义为:人的对象性活动,具有现实和感性特征。​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从与人对立的客体,即以物质自然的视觉角度去看待。其哲学主体与本体是同一的,以人的思维冒充物质自然,站在人的对象立场上看人的行动,所以理解不了人的感性、现实,人的对象性活动。

  费尔巴哈的唯物论是与本真对立的,模拟人的行动触及对象的思维。按照唯物主义原理,物质自然客体是存在,与思维对立的存在,是没有思维意识的。发展到了费尔巴哈阶段,唯物主义思维论述人出现自相矛盾的问题。而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从人的意识出发来阐述认识论,要在思维与物质自然存在架构桥梁,他清楚客体是思维意识的对象。在认识层面上比唯物主义接近人活动的本真,是可取的地方。由于黑格尔要达到思维与存在的同一,只保留劳动的思维意识结果,他摒弃了人类活动的物质性意义、形式与物化结果,他对感性活动、现实,对象化活动做出了 偏颇的理解。对照此前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才能看出黑格尔的哲学弊端,光就《提纲》内容来说,解析不出唯心论的症结。

  “他在《基督教的本质》中仅仅把理论的活动看作是真正人的活动”​,费尔巴哈与黑格尔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把思维意识看做是人的唯一本质,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论阐述人,就走向了对立面唯心论。他们有共通的地方,以人的思维假冒物质自然客体的思维意识。 马克思在第二条论述了离开人活动的思维,不是从人的存在出发的思维,是纯粹经院哲学。从《提纲》一二条是否可以把实践作为马克思哲学本体呢?

  ​马克思​指出:“···。在实践的,现实世界中,自我异化只有通过同其它人的实践的,现实的关系才能表现出来。异化借以实现的手段本身就是实践的。因此,通过异化劳动,人不仅生产出他同作为异己的,敌对的力量生产对象和生产行为的关系,而且生产出其它人同他的生产和他的产品的关系,以及他同这些人的关系。”​(《手稿》2014年版单行本56页)这段话清楚的表明马克思对异化的分析,对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基础不是实践,而是劳动。

  ​马克思对劳动的对象化下了明确的定义:“劳动的产品就是固定在某个对象中、物化为对象的劳动,这就是劳动的对象化。劳动的实现就是劳动的对象化。”(《手稿》47页)从劳动中做出此解析,避免了黑格尔对劳动只做思维抽象,忽略物质成果的缺陷。劳动反映了精神与物质两方面的成果,人的本质在劳动对象物中得以全面的展示。马克思在解析工人劳动过程中,吸收了古典经济学的一些正确概念,也吸收了黑格尔哲学劳动辩证法正确的东西。

  马克思非常清楚地知道,劳动与实践的差异,所以在《提纲》第三条做出了补充规定:“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马克思对其阐扬的实践加了定语,革命的,与改变环境的一致,自我改变的一致。而《提纲》实践唯物主义者们在找出文本依据的同时,有选择的忽略了马克思对实践的定语和规定

  提纲》​第八条:“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引向神秘主义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马克思把实践作为理解人类世界的理念,且规定实践包括全部的社会生活,自然包括异化劳动的实践。结合《手稿》对实践的论述,并非一切实践都具有人类活动的本质。异化劳动的实践,马克思对于这种实践的谴责和对资本丑陋本性的揭露,说明这类实践是对人类本质活动的扭曲。这种实践是私有制发展到了资本时代的特殊表现,与人类本质的活动劳动相比,不具有始基性。从哲学上讲,不具有始基性的存在,不能成为本体。

  理解现实世界和确立哲学本体是两码事。具有人类始基性的活动是物质劳动,然后精神劳动分离出来,由此产生其他社会实践。从渊源上说,实践与始基性劳动有联系,但并非所有社会实践都与劳动有一致性。窃取劳动果实的实践,大到统治者的窃国,小到社会下层的窃钩都属于社会实践范畴。窃的目标物,是人们消费的剩余,是生产力有较大提高的私有制社会阶段。而在原始社会,人们为了取得生存物,采取的不是窃而是生产劳动,除此外采取的是群体的暴力掠夺。也就是说目标物都不是隶属于自然的公共物,而是劳动的产物。 扭曲的社会实践目标,其渊源来自于物质生产劳动。一切社会实践是物质劳动的衍生物。社会实践的积极方面是与劳动创造的一致性,其消极方面是颓废与寄生,停滞、倒退与毁灭人类创造的行为。

  马克思哲学是搭建现实与理想桥梁的理论,给人们光明的哲学。把一锅烩的实践说成是马克思哲学的本体,实践唯物主义者们没有意识到,把垃圾也掺混到马克思哲学里,把歧路行为当成了人类本质的一部分。​

  “实际上,而且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75页)《德意志意识形态》这是实践唯物主义直接的出处和依据。这里是一个特殊的规定,与共产主义者同义,其任务: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这个定义与理解现实的实践理念是对立的,而与《提纲》第三条的补充句是一致的。实践唯物主义者们犯了一个常识错误,把特殊当成一般。

  社会存在由人类的偶然性与必然性​活动产生,介于始基性活动和消极性活动之间。马克思对正义的定义基于人类的本质性,始基性活动,包括其它与劳动一致的创造性实践。理解存在的现实,理解资本私有的生产方式,不等于其是合理的。 理解、解释现实与赞同现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马克思搭建的理想桥梁,此岸的基础是现实,搭建的材料是来自于始基性的素材。马克思用其哲学语言告诉人们,存在的并非都是合理的正义的,需要人们不断的改造不合理的现实,革命实践使得人们逐渐从必然王国进入到自由境界。

  社会存在缩减到最基本的因素,就是由人的物质劳动与思维意识构筑的物质生活。再生产包括人的再生产和思维意识的传承与发展,这是需要强调的。在习惯的解释中,生产力和生产工具的再生产已经成为广泛的共识,人的再生产是具有一定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常识者也知道的事情,而思维意识的传承与发展同样决定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趋势和范畴。但却被习惯解释忽略。实践唯物主义推崇实践的物质性,漠视了与思维意识的联系。无论是马克思还是恩格斯都说得是物质生活的再生产,包括思维意识的生产。物质的方面他人已经充分引用了,笔者想引用被人忽略的思维意识论述。

  “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人们的想象、思维、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行动的直接产物。表现在某一民族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学等的语言中的精神生产也是这样。人们是自己的观念、思想等等的生产者,但这里所说的人们是现实的、从事活动的人们,他们受自己的生产力和与之相适应的交往的一定发展——直到交往的最遥远的形态——所制约。意识[dasBewuβtsein] 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dasbewu βteSein],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形态》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72)

  结束语:辩证法本质是其否定性,黑格尔表述在认识论中,而马克思辩证法阐述的是物质劳动对现实世界的否定与改变,由劳动演绎出的其它创造性实践对自然与社会现实的否定。马克思把辩证法从认识论发展到人的本质活动上,其改变世界的观点是其劳动本体论的必然延续。概括起来:把物质发展为物质劳动,把思维否定发展成思维与行动结合的否定,是马克思对唯物论和唯心论的创新和超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