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闭关锁国”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也是巨大的腐败工程

2019-03-24 09:59:2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闭关锁国”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也是巨大的腐败工程

  接续前三次讨论:《闭关锁国主要指精神领域的事他们只是对你“闭关锁国”,自己则“英王室夏洛特王后舞会”的很!》《Ⅰ型“闭关锁国”与Ⅱ型“闭关锁国”及其判断》。再回顾一下我们这次话题的由来:网络一篇《离开日语词汇,现代中国人真的不会说话了吗?》引出思考。

  独独的评价很难客观真实,没有限制条件的话各人可以不同维度;应该把他置于宏大的历史背景才能得出有益结论――比如与“闭关锁国”这个巨大的背景有关,特例如与张之洞的“中学为体 西学为用”不无关系。我们这三篇也即围绕这个主旨:提倡思维方法上做到三个界别:(1)古代与近现代做个界别;(2)物质功利领域与精神价值领域做个界别;(3)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做个界别。

  ――比如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就物质功利领域的“改革开放”、“一带一路”而言他的见效是非常迅速和显著,给统治阶级的正能量评价和合法性提供巨大依据;而“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精神价值领域的“闭关锁国”恶果却是慢慢体现,需要子孙后代承担,一般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比如《离开日语词汇,现代中国人真的不会说话了吗?》就是个例证。

  ――物质与精神两者不能决然分开,而他们的效应体现存在巨大的“时间延迟”。物质功利的短期功效根本不足以弥补精神价值“闭关锁国”造成的长期而巨大损失,得失相比最后真正的实效仅仅在于维护和延续统治阶级的统治,为他们的合法性提供依据,整个民族为其承担巨大的历史损失。并不仅仅“日语词汇”一项,其实内含极为丰富。

  今天我们继续这个话题:“闭关锁国”是个系统工程,并且是巨大的系统工程,讨论落脚点落在“巨大”俩字上。

  物质功利领域的“开放”与精神价值领域的“闭关锁国”,这是一对巨大的矛盾,如何统一起来,没有“国家”的职能是做不到的。

  统治阶级一方面要批判你“崇洋媚外”、批判你“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批判你“资产阶级自由化”,另一方面对自己的子弟们又要演绎《幼童》的故事,演绎“大陆权贵混迹西方贵族圈”、“大陆权贵子弟参加王室派对”、“大陆权贵混迹英王室夏洛特王后舞会”故事,这又是一对巨大的矛盾,如何统一起来,没有“国家”的职能是做不到的。

  Ⅰ型“闭关锁国”与人们“王婆卖瓜 自卖自夸”式朴素的民族情怀,就形式上亦是一对矛盾;Ⅱ型“闭关锁国”与学者们理性探讨中西方文明得失优劣,形式上亦是一对矛盾。

  这诸多矛盾怎样统一起来,纽结于一个整体?是个系统工程,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没有“国家”这个职能是做不到的,万万做不到的。而“国家”职能是否体现整个民族的精神意志和满足整个民族的利益,是否能够平衡和补偿物质功利的短期效应与精神价值实现迟后这对“时间延迟”矛盾,直接关系到国家本身的存在与民族的兴旺和发展。就近代历史看这个职能没有发挥好,没有体现整个民族意志,而是少数权贵精神意志的表达,没有实现整个民族的整体利益最大化,而是少数权贵与帝国主义勾结攫取民族利益,没有平衡好物质短期功利与精神价值迟后实现之间的“时间延迟”矛盾,而是国家本身成为巨大的腐败源,引发革命(比如1949年革命、小刀会起义)。

  ――近代西方世界大举进入中国是从精神价值领域开始,是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开始。我们不能否认西方传教活动一开始抱有良好初衷;但是精神价值领域与物质功利领域无法决然分开,随着传教活动的扩大和深入必定伴随着物质功利的追逐,良好的传教初衷不能掩盖西方的物质掠夺动机和贪婪本性。一旦两者不能做到恰当平衡,将给整个民族带来巨大伤害。

  ――过去官方历史读本没有“中西礼仪之争”这段史实,既使有也是一笔带过,一个事件、小插曲,未能将他与“近代中国史”进行任何关联;“中西礼仪之争”给幼小的小斯当东心灵烙下深刻的烙印,导致他日后力主“鸦片战争”,这或许又一种牵强附会。但是过于唯物主义解释历史与牵强附会解释历史,他们其实一对双胞胎,看似思维对立其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物质功利抢夺与精神价值之争是不能分开叙说的。

  ――近现代中国反反复复处于“国际开放”与“闭关锁国”的巨大政策左右摇摆之间,始终无法恰当平衡,始终因外界干扰而无法政策延续。去年中美贸易磨擦以来再现这个历史,甚至象征性的以“胡鞍钢”开刀祭旗,就象当初以林则徐开刀――这个左右摇摆历史我们在1949年出现过:当时中国被迫一边倒倒向前苏联,美国和西方对华巨大封锁,随之陷于“自力更生、奋发图强”与“国际主义”的政策博弈;这个左右摇摆历史我们在“文革”期间再次出现:“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的巨大争论持续整个“文革”。事实上是近代历史在新中国的延续,并不因为建立了新中国而结束。

  ――巨大的国策摇摆损害的是整个民族的利益,统治阶级可以凭借其有利地形转嫁损失;甚至一转眼他就“我的中文名叫‘小沈阳’,英文名叫‘肖声样’”,摇身一变直接就是个“白种人”、“雅利安人”。大难临头各自飞,最后甚至连你这个“汉族人”也子虚乌有,就象“名门痞女”洪晃左一个“中国人怎么样怎么样”,又一个“中国男人怎么样”,他眼中怎么可能有你这个“中国人”。

  ――近现代以来的“小刀会”起义或者1949年革命,我们总能看见这类现象重演或者文化投影:统治阶级极端追逐物质的倾向,物质功利上始终摇摆于或而与帝国主义的妥协合作直至卖国,或而又断然决绝;精神价值领域意图阻止社会一般接触西方先进思想,意图权贵社会永远高高在上,甚至想像中的“白种人”意淫,不断上演“大陆权贵混迹西方贵族圈”,“大陆权贵子弟参加王室派对”、“大陆权贵混迹英王室夏洛特王后舞会”丑剧。1949年“三大目标”之一的“反对帝国主义”,正是对此现象的解释和解构。

  这诸多矛盾的统一确实需要更好的发挥国家职能,需要这个职能去体现整个民族的意志,去满足整个民族的利益,去平衡物质功利的短期追逐与精神价值迟后实现这对矛盾。新中国的建立并不意味着全部矛盾得到解决或较好平衡,而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一个较好的机会;其实这是个过程,很可能是个“漫长”过程,某种情况下这诸多矛盾还可能重演、激化;不能麻痹大意,不能因为政体国体优于以往,误以为这些矛盾都“自然而然”得到解决了,不是这样的!需要我们努力,更需要我们去认识。

  有些问题涉入具体甚至“技术”专门领域,比如“芯片之难”、“大飞机之难”等等,就象《离开日语词汇,现代中国人真的不会说话了吗?》之争,我们很难就其中“对错”进行站队,没法就其中“是否”进行评价,没法究竟“卖国”还是“国际合作”、“市场经济”的是非评价,没法究竟“闭关锁国”还是“自力更生”的对错鉴别;然而我以为还是能从最高准则上进行评价和判断:国家的职必须体现整个民族的意志,满足整个民族的利益;物质功利和精神价值的兼顾,短期功利和长远利益的平衡,统治阶级利益与整个社会利益的矛盾调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