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岳青山:实践标准离开唯物论辩证法就“连儿戏还不如” ——评宣传小岗村的方法论问题

2019-03-24 14:18: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岳青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习近平去年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深刻指出: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群众观、阶级观、发展观、矛盾观,真正把马克思主义这个看家本领学精悟透用好。

  这里讲的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的基本要求,就是既要坚持和应用好实践是认识的唯一源泉,又要坚持和运用好实践是检验认识性的唯一标准。40年前“真理标准讨论”,揭开了的改革开放的大幕。从此以后,实践标准使用频率也越来越高。去年纪念改开40周年时,媒体掀起宣传改开伟大成,就纷纷运用实践标准,借以证实改革开政策、举措的必要性和正确性。但如何正确理

  和运用实践标准,却还有很多的经验和教训亟须总结,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真正把马克思主义这个看家本领学精悟透用好”,把我党我国建设得更好。

  真理是对客观事物及其发展规律的正确反映。这就是真理的本质。实践是检验认识真理性的唯一标准。正如毛泽说所指出的:“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61页)

  在马克思主义里头,实践标准同唯物论、辩证法是有机的统一。实践标准是以唯物论为基础的,又贯串着辩证法。因之,正确地坚持和运用实践标准,就要客观地、全面地看待实践的结果。否则,就难于不失之偏颇,甚至“连儿戏还不如。”

  去年纪念改开40周年,中央某主流媒体(以下简称《央媒》)发表重要文章,宣传小岗村带头“包产到户”的伟大创举,就是存在这个问题。

  《央媒》2018年2月3日在题为《向着新航程扬帆奋进》文章中说:“40年前,发端于小岗村的‘大包干’成为改革开放一声春雷,冲破思想桎梏,唤醒沉睡的大地。按下红手印的18户农民当时不会意识到,他们的抉择其实触碰到一个重大而基本的问题——‘包干到户’调整了生产关系,改变了原有的分配方式,极大释放了蕴藏在每个人身上的生产力,如同释放了魔力,次年,小岗迎来大丰收,整个生产队粮食总产13.3万斤,是前十余年产量的总和,一举结束20余年吃国家救济粮的历史。”

  只过10个来月,这同一个《央媒》2018年10月16日 在《小岗,与时代同行 》又说:“40年前,干活‘大呼隆’,分配‘大锅饭’,让小岗村民缺乏生产积极性,‘上工像绵羊,休息似倒墙,一年累到头,还是饿肚皮’。为了吃饱饭活下去,1978年的冬天,严金昌等18户农民凭借敢为人先的勇气秘密商议分田单干,按下了‘大包干的红手印,也定格了中国农村改革的起点。

  包产到户明晰了农民的承包经营权,释放了农村生产力。大包干第二年,小岗生产队粮食总产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产量总和。”

  这里,显然是以实践标准判明,40年前人民公社集体经济严重束缚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上工像绵羊,休息似倒墙,一年累到头,还是饿肚皮”,而一旦实行分田到户,就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如同释放了魔力,次年,小岗迎来大丰收,整个生产队粮食总产13.3万斤,是前十余年产量的总和”,或“ 小岗生产队粮食总产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产量总和。”

  应当承认,小岗村1978年分田单干后,次年“粮食总产13.3万斤”, 迎来空前大丰收,“一举结束20余年吃国家救济粮的历史”,这对小岗村来说,确是奇迹。它表明了分田单干后小岗村农民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次年就获得空前大丰收。这也是事实。

  《央媒》的这种论断,俨然是以实践标准作为依据,有理有据,但仔细推敲,则大谬不然。因为此种“实践标准”,既背离了唯物论,又远离了辩证法。

  在马克思主义里头,实践标准是以唯物论为基础的,坚持和运用实践标准,首先就得承认这个标准的唯物论,坚持“观察的客观性”,客观地看待实践的结果,一就一,二则二,是就是,否则否,来不得半点主观随意性。恩格斯说得好:“唯物主义的自然观不过是对自然界本来面目的朴素的了解,而不附加以任何外来的成分”(《马恩选集》第3 卷,第527页)。观察自然是这样 ,观察社会当然也是这样 。

  所以,正确地坚持和运用实践标准,就一定要尊重唯物论,就得承认无论是小岗村包产到户后头一年的粮食产量,还是此前搞集体时的粮食产量,乃至比对前者相当于后者多少倍,都是不依赖人的意志的“客观实在”,“不附加以任何外来的成分”。

  《央媒》2月3日说,小岗村“分田到户”后,“如同释放了魔力”,次年“粮食总产13.3万斤,是前十余年的总和”, 到10月18日又说,头年的13·3万斤“相当于的1955到1970年粮食问题产量的总和”。

  而10月30日经济日报题为《小岗之路》却是这么说的:小岗村分田到户后,“到了1979年,如同释放了魔力,小岗村的粮食产量由之前的每年的3万斤左右一下子增加到13.29万斤,相当于文革期间年均产量的4倍”。 这里也是以实践标准,证明了小岗村包产到户“如同释放了魔力”,夺取了粮食大丰收,也证明了它文革期间集体经济确是搞得很糟。这就比较靠谱,比较客观。

  如果以此为准,两两对比,《央媒》的实践标准就“附加”了太多的“外来的成分”,远离了唯物论。

  先看,小岗村“文革期间粮食年均产量”究竟是多少?

  小岗村1979年的粮食总产,《主媒》说,13.3万斤,《经济日报》说是13.29斤,是一致的,真实的。那么,小岗村“文革期间年均产量”又是多少?

  《经济日报》提供的数据:文革期间“每年粮产3万斤左右”。

  但按《主媒》2月3日的说法:小岗村包产到户后的次年“粮食总产13.3万斤,是前十余年的总和”, 只以“十年”计,每年的粮食总产是1.3万斤 ;“十余年”每年粮产就更少了。

  这样一来,《主媒》就把小岗村此前搞集体时“每年是3万斤左右”主观臆断成只是1.3万斤 ,这是不是太随意,太任性,太“唯心”了?

  再者,小岗村包产到户后头一年的粮食总产(13.3万斤),究竟是此前搞集体时的多少倍?

  《经济日报》说,小岗村1979年“如同释放了魔力”,粮食一下子增加到13.29万斤,但只“魔力”成“文革期间年均产量的4倍”。它摆出的依据是,小岗村“之前年是3万斤左右”,四年就是13万斤左右,确是“相当4倍” ,即“一年等于四年”。

  而《主媒》主流却把“一年于4年”,说成“一年等于十余年”,乃到地“相当于之前的16年”,把“4倍”无限夸大,吹成为“10余倍”,以至“16倍”,这岂不是随意“附加任何外来成分”?岂不是远离了唯物论?

  还有,所谓“一年等于10余年”,或“16年”究竟可不可能?

  《主媒》2月3日为凸显小岗“魔力”,不惜采取“跳跃式”比法,断言“大包干”第二年小岗生产队粮食总产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粮食产量的总和”,即是说,从55年至70年,小岗村走集体经济之路,长达16年,总共也只产粮食13.3万斤,年均则仅8125斤。以小岗村分田到户时“可分地304亩”计,平均亩产仅只产粮26.7斤,除去亩种子,每亩实际“收获”也就10来斤。

  试问:这在客观上可能吗?是对客观实在的真实反映吗?果真如此,那小岗农民还不如统统去讨米要饭更好,何必年复一年种地呢?

  可见,应用实践标准如不尊重唯物论,不坚守“观察的客观性”,任意“附加外来的成分”,就会离开唯物论十万八千里!

  《央媒》的这种实践标准不仅不客观,而且不“辩证”。

  社会实践是检验认识真理性的唯一标准,这个标准既是唯物的,又是辩证的。由于实践是从低到高的过程,因而实践对认识的检验也是发展过程。“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列宁说得好:“如果从全部事实的总和、从事实的联系中去把握事实,那末,事实不仅是‘胜于雄辩的东西’,而且是证据确凿的东西。如果不从全部事实总和、不从联系中去把握事实,而是片面的和随便挑出的,那么事实就只是一种儿戏,或者甚至连儿戏还不如。“(《列宁全集》第23卷,第279页)

  这就是说,正确把握实践标准,辩证地看待这“实践的结果”,就得力求看“全部事实的总和”,而不是“片面的和随便挑出的”的事实。否则,就“连儿戏还不如。”

  遗憾的是《央媒》就是这样。

  他们只精心地“片面挑出”某个“事实”,而不及其余。诸如,单单挑出小岗村分田到户后,“头年总产13万斤”,就以此断言实践证明,小岗分田到户解放了生产力,“如同释放了魔力”。但这个村此后二年、三年,乃至十年、二十年“魔力”是否继续?又“魔”成了什么样子?却一概置于不顾。

  殊不知,实践检验是过程,不能只看一时一事的成败 ,要看尽量从“全部事实的总和”来看。小岗村分田到户后“头年”,固然是释放出的“魔力”,但长远点看,它其实也就昙花一现,短暂得活像小孩子玩“冲天炮”,一冲就没了。

  对此,《沈浩日记》就记载得清清楚楚。

  沈浩原是一不大不小的“县官”,2004年空降为小岗村任“第一书记”。按说,小岗村“分田到户”,经过“释放魔力”长达23年,应是面貌巨变,满村辉煌。而令他上任后经过调查研究得出结论,却是匪夷所思:

  “小岗,是全国农业的一面旗帜,但20年来并无什么发展,年收入的水平还低于全县平均水平(不足2000元)。若如此下去,这面旗帜也就自然倒下去了。”(《沈浩日记》2003年12月15日,第58页)集体还欠下3万多元的债负。

  “小岗出名后,党和政府给予了很大的重视、关心和支持,社会各界也给予了不少帮助。但小岗现在依然是贫困和落后。”(《沈浩日记》2004年2月4日,第81页)

  原来,小岗村“分田到户”后,在党和政府那么大的“重视 、关心和支持”下,竟然“20年来并无什么发展”,“ 现在依然是贫困和落后”。“20多年”的实践,证明了“ 分田到户”的限局性。

  可见,坚持实践标准的辩证法,承认实践检验是过程,全面观察实践的结果,就既要看到小岗村分田到户后“次年”释放出的“魔力”,粮食大丰收,又要看到此后“20年来并无什么发展”,“仍然是贫穷落后”,分户单干,局限性也很大。

  另外,他们只“片面挑出” 小岗村分田到户后的1979年年粮食“总产”为13.3万斤,却不顾按其可分地304亩计,每亩平均“单产”其实也就427.6斤,放眼全国,并谈不上什么“魔力”。其时全国农村,一个生产队、大队、公社,乃至一县,亩产高于437斤的,并非罕见。安徽邻近的河南,王宏斌领导南街大队,1978年粮食亩均就过了靠近了千斤,为小岗村亩均437.5斤一倍还多。笔者1974年作为湖南省委工作队到沅陵县马底驛公社平溪大队工作,所在的李山冲生产队是山区,当年粮产每亩已过了500斤,秋收后李队长还给我来信“报喜”。1979年,全国粮食总产33,211.5万吨,比上年增长高达9%,平均亩产量也达371斤。小岗村这么一个小生产队亩均尽管比全国高66.5斤,但也不宜吹得太玄乎。

  再者,他们“片面挑出”小岗村分田到户前的极端贫苦落后,什么“干活‘大呼隆’,分配‘大锅饭’,缺乏生产积极性,‘上工像绵羊,休息似倒墙,一年累到头,还是饿肚皮’”,实践似乎证明它们过去搞集体害人不淺,却不顾沈洁正是痛感分户单干“20年来并无什么发展”,“ 现在依然是贫困和落后”,才坚定选择重走集体经济之路。

  2004年底,沈洁带领全村干部到大寨、华西村、南街村参观,学习他们坚持集体道路的经验。据《南街村村报》2004年11月28日报道,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第一村"的安徽省风阳县小岗村一行13人在村党支部书记沈浩的带领下,来南街村参观,寻求集体共同富裕的道路。来访的13人中有村主任、会计、妇联主任及当年最早分田单干按手印的18名发起人中的4人。通过参观学习,沈浩紧握档案馆副馆长张天顺的手感慨地说:“向你们学习,首先把思想武装起来,将农民组织起来,走共同富裕道路。”

  可见,70年来,小岗村就经历从集体到个体,再从个体到集体的发展过程 。如果将小岗村的包产到户前集体经济之路说得一无是处, 为何只过20来年为什么又重走集体之路?

  综上所述,正确把握和运用实践标准,就得尊重唯物论,客观地看待实践的结果,不“附加任何外来的成分”;就得尊重辩证法,全面地、联系地看待实践的成败,不可“片面挑出”某个“事实”,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否则,实践标准离开了唯物辩证法,就“连儿戏还不如。” 这样,小岗村小岗村几十年“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发展,也就充分证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农业时明确指出的“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乃至毛主席反复指明的中国农民的唯一出路是社会主义,都是否定不了的真理!

  (2019-3-1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