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人民的精神意志必须得到伸张而不必等到“落后就要挨打”——再谈“杭二中”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的启示

2019-03-19 10:44:4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一篇《让贾宝玉做男朋友好不好?女生答案超统一:不可能!》成为网上趣谈热议,再次勾连起我的思绪,趣谈虽“小”道理不小,也凑了一篇《中国精英男的《红楼梦》情结遭“杭二中”四十多位高一女生集体打脸》。意犹未尽,今天再说说聊聊。

  有些大道理其实就从身边直觉或感觉而来,无需高大上的理论和说教,你给我一个简简单单的解释既可。

  《红楼梦》被视为中国主流文化的一个杰出代表,从官方到民间,甚至讲究“政治正确”的年代也被视为“一部研究阶级斗争的好教材”、“阶级斗争的活化石”――我们这代也即“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60年代人,正是在“好教材”、“活化石”指引下初识《红楼梦》;我断定未必我们这个时代的意识,更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形成然后意图强加后代,鲁迅时代就有,难怪就有著名的论述: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只不过1949年后的“革命家”不再排满而是换了一茬“阶级论者”。

  经学家、道学家、才子家、革命家、排满家、阶级家、流言家…,这家那家他们全都到齐偏偏漏了一个最不该漏的女人,更精准的说是“女青年”这个群体。这个群体的看法最不该漏掉可偏偏就是漏了;这个“家”那个“家”中,甚至夸张到一个特殊群体:刚从战场退役回来,满身沾满泥土甚至血腥味的“将军”们、武夫们,阅读《红楼梦》就象阅读《资本论》那样成为他们的一门必修课――真的!这是我们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一个真实现象,发生在我们这块土地上的真实文化大象,可依然还是偏偏漏了一个最不该漏的“女青年”这个群体。

  万分之一的可能概率他竟然发生了!竟然不止发生一次!真的!用你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扪心自问如我们还是“唯物主义者”吗?如果没有这次“杭二中”四十多位高一女生的打脸,你就看不到这个事实吗?

  这是主流文化的“疏忽”吗?这次“杭二中”四十多位高一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给了一个响亮回答:文化决不会“疏忽”,文化是一种刻意引导,这是主流文化在刻意“物化女性”。主流文化要物化女性,要玩弄女性,“女人”就象盆景、奇花异草,他们要象“物”那样玩弄女性,那就决不允许他们的声音存在,他们一定要打着“文化”的高大上名义堵住他们的嘴巴。轻一点说是潜意识作怪――从古代一直延续物化到今天,只不过每个时代口号不尽一样,今天刘心武和王蒙们以“革命”的名义,更高大上一点而已。这次特级教师陈欢布置的作业,击碎他们的“物化”梦,同样以类似“革命”的方式警告他们:女人绝不是“物”!女人对男人有选择权:“后庭花”、都教授、贾宝玉、小鲜肉、娘炮,从我们这块土地上滚开!滚开!滚开!滚开!布置作业、口头警告只是开始,第一个步骤!这块土地正在觉醒!

  ――照理说新时代有新气象,然而至少就《红楼梦》这类文化形态,他并未从古代巫傩落后,物化女人,把玩女人的恶俗中走出,只是变换一种形式,改换一种面具,打着“革命”的高尚名义而已,比如“恋爱自由”、“反对父母包办”、“反对封建”、“大家族没落”――我们这代人(或者我们这代男人)确实就是在这一系列语境中初识《红楼梦》的。打着“革命”的名义其实作恶更烈、更恶。这次“杭二中”四十多位高一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给了另一个语境,更真实的意志。

  ――我以为小说家兼教授刘心武先生,小说家兼前文化部长王蒙同志所代表的“红学”――管他“新红学”还是“旧红学”,他们只不过早于我们,他们也并非故意,他们也是在他们那个时代指引下初识《红楼梦》,然后形成自己的意识,再成为我们这代人的指引…,就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这次“杭二中”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只能算作一个小小插曲,他很难根本扭转这样一个“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文化进程。

  事实上人们早就发现怪异:女人的身影,大规模的进进出出,这样的一部小说,阅读者几乎清一色男人!情窦初开、花开芳香的青年女性,这类小说的研究家们,几乎清一色老男人!研究者以各种名义,比如《易》、淫、缠绵、宫闱,直至高大上的革命、排满和阶级,独不见以女人和女青年们的名义。这种怪异就连蟑螂蚂蚁都能察觉,我们的主流文化视而不见,依然按照自己的逻辑强加引导,这次“杭二中”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只是让他们稍微清醒一点。

  其实还有一个怪异,上一篇《中国精英男的《红楼梦》情结遭“杭二中”四十多位高一女生集体打脸》没有端出来,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的一个“心结”。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国曾推出过一部越剧彩色版电影《红楼梦》,不久“文革”爆发,同其他作品一样受到当时文化氛围的对待;“文革”结束不久再次隆重推出,轰动大街小巷。这件事与我们今天讨论无关,存而不论。

  照理说“越剧”他是浙江一带地方剧种,应该更受江浙一带至少浙江人的喜欢,然而长江下游流域人氏道一人长期观察,似乎未曾感觉这个“照理说”;略微微的感觉浙江人对这个以他们名义命名的剧种的“不喜欢”、“讨厌”,甚至“反感”――至少年轻人群体。甚至有一种推测,浙江人性格儒雅,这种“不喜欢”、“讨厌”,甚至“反感”不会以激烈的方式表达出来,如果换成性格刚烈的东北人,他也许会“以死相拼”:你为何以我们的名义,将我们厌恶的东西强加于我们?!

  是的!浙江人性格儒雅,不会以激烈的方式表达;然而三十多年前,就连蟑螂蚂蚁也能观察到这个事实。他们将浙江人“不喜欢”、“讨厌”,甚至“反感”的东西强加给浙江人――就象近四十年来广东人不喜欢的现象强加在广东人身上,一旦造成“冲突”,他们就捏造这是“地域文化冲突”、“地域冲突”――这次“杭二中”四十多位高一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再次证明:一种强加,子虚乌有的“地域文化冲突”。

  今天这样,四十年前道一人观察到也是这样:根本就不存在“地域文化冲突”。那么比四十年更早呢?

  我们知道浙江人群体曾经在现代化(1919始)进程中短暂主导过中国的命运,我也曾好奇过这个特殊群体对《红楼梦》这类“越剧”形式的心理感受。以我的观察,他们也“不喜欢”、“讨厌”,甚至“反感”。比如最早登陆上海地界,然而这个剧种一直被边缘化,从未成为主流文化,可以说一直处于“被抑制”状。比如中国文化大家鲁迅就是浙江人,我们并未从他大量著作中看出他对这个家乡剧种的特殊眷恋,反而倒是对“女扮男装”厌恶至极。

  由此观来“地域文化冲突”子虚乌有,一直如此,始终如此,就是刘心武王蒙们与大众社会的文化心理冲突。这次“杭二中”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同样以直白的方式说明了这个事实。

  ×××××××××××××××××××××××××××××××××××××××

  “杭二中”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给了我们许多启示:精英社会捏造假象,遮蔽他们物化女人、玩弄女人的真实心理,以假乱真的“主流文化”;一旦造成文化和心理冲突,他们又伪造“地域文化冲突”、“地域冲突”诸如此类进行掩盖和推卸。

  什么是“主流文化”?怎样才能代表主流?通过怎样的途径去实现?

  “主流文化”就是统治阶级刻意引导的文化,我们摘录一段“百度百科”的定义:

  【主流文化(又称官方文化)是一个社会、一个时代受到倡导的、起着主要影响的文化】

  古代西方社会因为存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阴阳牵制”(世俗政权代表唯物主义,基督教教会代表唯心主义),因此主流文化(又称官方文化)是各方冲突协调下的产物,无法一个说了算。并且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有个大致分工,这是他们长期社会实践的产物,性别意识主导权在唯心主义界内,因此世俗政权要玩弄性别是很难如意的;进入近代政党制后社会处于更大规模冲突协调下,玩弄性别更难如意。

  古代中国皇权政治,通过暴力赌博夺权然后血酬传代,一个说了算,不存在协调机制。这种“机制”虽然也会抑制《金瓶梅》、《肉蒲团》这类低俗作品和文化,推崇《红楼梦》这类高雅文化,然而别以为更“文明”、更“高雅”,其实更下流、更无耻,他只是以更“干净”,更“文雅”的词汇掩盖其下流的心理,更方便其玩弄女性。他们不仅要制度暴力上维持“三千后宫佳丽”,更要在文化观念上的维持――“大观园”十二金钗,进进出出美女无数,难道不就是“三千后宫佳丽”的映射,贾宝玉难道不就是皇权男权的映射,只是罩了一层温文尔雅的“文化”假面具而已。这次“杭二中”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最具说明力。

  ――制度与文化是鱼与水的关系,没有相应的文化支撑,制度是无法自举实现的。统治阶级为维护其统治地位,3%的精力用在军事暴力机器上,27%用在制度巩固上,70%用在文化观念营造上。

  皇权政治结束后,文化怎样更具代表性?这个问题其实仍未解决,仍在途中――这次“杭二中”女生集体打脸“贾宝玉”也是个最好证明。虽说新的政治建立不过70年,历史不长,还在取得经验途中,但也不算太短,如果认真的话可以总结一下。比如今年两会,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到两个界别告诫大家“不能被轻歌曼舞所误,不能‘隔江犹唱后庭花’”。去年下半年来“小崔一怒”几乎掀翻半个娱乐文艺界,他是一个时期以来,暖男、娘炮、都教授、不男不女、男性雌化泛滥,社会以必然的方式加以反映。事实上一而再、再而三,这一再警示:文化代表性问题依然突出,没有社会政治的改观和相应的制度建设,他会周而复始撕裂社会,就象“小崔一怒”那样撕裂社会,以后再来也许更激烈,谁都难以预料。

  我们今天只是以具体的实例《红楼梦》来说明,其实现象举一反三具有广泛代表性。口称“代表人民”,可人民没有发声的渠道,发声渠道有限,听不到人民的声音,只能“被代表”,只能以《让贾宝玉做男朋友好不好?女生答案超统一:不可能!偶尔的方式呈现。悲乎哉!

  我们前篇《中国精英男的《红楼梦》情结遭“杭二中”四十多位高一女生集体打脸》也曾提醒:中国精英社会基本上男性控制――这个精英社会经常被草原击打,草原甚至以一比四十的绝对劣势将其一触即溃。这个精英社会平时贯会玩弄女人,紧张时刻倒是想起“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然而要兵没兵,一再上演“牧野之战,临阵倒戈”的滑稽大戏。

  这!我们今天也只是以具体的实例《红楼梦》来说明,其实现象举一反三具有广泛代表性。有一句家喻户晓,甚至蟑螂老鼠也耳熟能详的口号:落后就要挨打。可一些人错误理解,他就理解为“洋枪洋炮”、“机关枪对打”、“JDP老二”。李约瑟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明明证明有史以来的中国从未落后过,然而一再遭遇周边民族以“一比四十绝对劣势”之势,摧枯拉朽般的颠覆。悲乎哉!

  好好反省!从文化根源上反省而不是机器、机关枪之类;特别从所谓“主流文化”开始,比如就以我们今天具体而论,刘心武和王蒙们这些“红学”大腕大咖们在“CCTV-10”、“凤凰网-锵锵三人行”大啖“贾宝玉是封建社会的叛逆者!”、“贾宝玉怜香惜玉,懂得尊重女性”时,是否“下基层”倾听过杭州第二中学高一女生们的看法?渣男、渣货、渣子一个,没有一点阳刚之气…,吐沫一脸!社会精英要有内疚感,别再等到“落后就要挨打”,晚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