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评《芝麻胡同》:用一连串猎奇拼凑的狗血剧

2019-03-19 10:46: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由刘家成执导,刘雁担纲编剧,何冰、王鸥、刘蓓领衔主演的电视连续剧《芝麻胡同》自2月22日起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播出后,目前已接近尾声。

  一开始,我就被这部电视剧十足的京味儿和何冰等人出彩的表演吸引了,每天晚上按时打开电视机,一集也不落地追剧。可是当我看到牧春花(王鸥饰)为了救严振声(沁芳居酱菜铺老板,何冰饰)被迫与吴友仁(北平外二区国民党接收大员,海一天饰)作一夜夫妻时,就像喝汤咽进一个死苍蝇一样,心里很不是滋味。之后,随着严家得知严宽(严振声之子,迟嘉饰)的死讯几年以后,严宽的妻子郭秉慧(白澜饰)改嫁给严家的伙计冯大福(王放饰),又过了几年严宽却突然回到家中,以及严振声之妻林翠卿(刘蓓饰)与严家的厨子宝翔(乔大韦饰)私通后私奔并生下孩子等剧情的出现,就更觉得这部电视剧太狗血了。

  应该说,这部电视剧里出现的一些遭人诟病的情节,单就每一个情节孤立地看,在现实生活中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例如,这部电视剧的故事开始于一个现代人已经很陌生的旧俗——兼祧:沁芳居老板严振声幼时从俞家过继到了严家,但后来胞兄客死他乡,俞家失去了嫡长子,严振声的生父俞宗一(毕彦君饰)要求他为俞家另娶一房媳妇,传递香火。这种由一个人兼任两家宗祧的形式,就叫做兼祧,在过去是可能发生的。

  其他如解放前女子为了救自己的恩人、亲人,被迫与反动官员作一夜夫妻;丈夫参军打仗传来死讯,妻子空守家中几年后改嫁他人,后来原先的丈夫又“死而复生”;主人的妻子与仆人私通后私奔并生下孩子,等等,这样的事情在过去都有可能发生。

  可是,如果这些事情接二连三地都发生在一个家庭里,就太不可思议了。因此,《芝麻胡同》这部电视剧,实际上就是用一连串猎奇拼凑出来的狗血剧。

  在汉语中,猎奇的意思是“搜寻奇异特殊的事物”;在ACGN界(ACGN为动画、漫画、游戏、小说的英文合并缩写),猎奇被引申有“血腥、残酷”一类之意。而《芝麻胡同》这部电视剧的“猎奇”,则同时包括了这两种含意。

  首先,这部电视剧里遭人诟病的情节都属于“奇异特殊的事物”。虽然这些情节在过去都可能发生,但也不是普遍的现象,用概率论的话来说,都属于小概率事件,发生的概率一般要小于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而如果这些小概率事件都发生在一个家庭里,那么发生的概率要小于万亿分之一,而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一共才只有1亿左右家庭。也就是说,这些事情接二连三地都发生在一个家庭里是根本不可能的。

  其次,这部电视剧里遭人诟病的情节都属于“血腥、残酷”的情节。一个男人娶两个老婆,虽然可以挖出戏来,但多少年来,一夫多妻带来的大都是悲剧甚至是血腥、残酷的内斗。女子为了救自己的恩人、亲人被迫与反动官员作一夜夫妻,虽然过去也有,但绝不是善良的人们愿意在影视剧里看见的愉悦之事。丈夫参军打仗传来死讯,妻子空守家中几年后改嫁他人,后来原先的丈夫又“死而复生”,这不仅对于当事人来说是一道难解的题目,会带来撕心裂肺之痛,就是对广大观众来说,也是残酷的选择。至于主人的妻子与仆人私通后私奔并生下孩子,更不是在歌颂纯洁的爱情,而是在展示丑陋的人性。因此,当这些“血腥、残酷”的情节接二连三地出现后,广大观众只能以“太狗血了”这四个字来加以评价。

  有人说,这部电视剧之所以表现这些遭人诟病的情节,是对封建落后的旧事物的批判。可我却觉得,这部电视剧的编导实际上对这些旧事物是情有独钟、津津乐道的。例如,剧中表现的新中国1950年婚姻法公布后,严振声在两个老婆之间谁留谁离左右为难的情景,给广大观众的感觉,不是严振声娶两个老婆的丑陋,而是新中国新婚姻法和有关部门的不近人情。这部电视剧对其它一些遭人诟病情节的表现,也给人留下肯定甚至是歌颂的印象。

  目前,这部电视剧还没有播完。我想,在后面的几集,也许会描写沁芳居酱菜铺被公私合营时严振声的无奈,1958年大炼钢铁的“荒唐”,以及文革时期的“疯狂”和改革开放后沁芳居的“新生”。说不定牧春花还会为了自己的孩子有个好成份,嫁给了追求她的歌舞团丁团长,而文革中牧春花又跟着丁团长经历了磨难……也就是这些年来年代剧的老套路。

  但不管后面的剧情会如何发展,我们从前面已播出的这几十集已经可以看出,这部电视剧的编导已经江郎才尽了,因此,他们不得不靠用拼凑一连串猎奇的办法来进行电视剧的创作。这反映出中国的不少作家和导演长期脱离基层、脱离群众、脱离生活,离广大的普通劳动群众越来越远,因此,他们写不出、也不愿意写反映广大劳动群众多彩生活的文艺作品,而只能住在宾馆里,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喝着咖啡,闭门造车,胡侃剧情,用一连串的猎奇来拼凑出来这样一部狗血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