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三八妇女节过后才想到的话

2019-03-18 11:30: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昆仑山Z269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至少在理论上分清楚名副其实之共产党人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与封资修分子弄虚作假,或假公济私,或济富不济贫之思想路线的原则区别之后;当搞明白雷锋同志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种爱憎分明不忘本的阶级立场,与封资修卫道士们蓄意混淆和颠倒敌我友之政治路线的原则区别之后;当想明白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体系任人唯贤的组织路线,与封资修势力任人唯亲、更唯钱及唯色、唯文凭、唯年轻与否的形而上学之组织路线的原则区别之后;当意识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与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具有截然不同的本质区别之后;当估计到科学社会主义国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断案,与封资修卫道士们以权势大小、钱势大小为依据,以当时当地地头蛇的好恶为准绳断案必然天差地别,从而力争避免:以无恶不作、五毒俱全的标准,要求、对待、宽恕、纵容新、老资产阶级腐败分子及其帮凶或帮手;而以不食人间烟火之神仙的标准,要求、对待、严查、惩处工农兵学商政党中,有这样那样缺点错误但并没有越过人类良心和道德底线之脑、体力劳动者的人事发生之中,似乎该剖析一下人们老生常谈的男女关系问题了。

  古今中外的思想家们在男女关系问题上,创造发明了“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百年好合,白头偕老”等等美好的诗词佳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等等,也许可认为是单独或共同针对男女而论的;还有表现男人胸怀的诸如“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似乎带有封建主义夫为妻纲阴影色彩的词语,且针对女性说好听点的诸如:水性杨花、卖弄风骚等等,说难听点便是负心女,薄情或绝情女等,更难听且带有侮辱性的就是破鞋头、烂带鱼、卖肉女、百客婆等等了;针对男人的诸如:拈花惹草,采花大盗、负心汉、薄情或绝情郎、色狼、淫贼等等,联合针对男女的如:奸夫淫妇、男盗女娼等等,令人感到悲哀的是此类贬义词语,人们稍不小心或者执法者徇私枉法或贪脏枉法,就会发生“小白菜”或“呼格图、赵作海”之类货真价实的冤假错案了!

  我想:如果不是中西方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流浪狗,蓄意否定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体系的基本原则和普遍真理,或者形式上肯定实质上抹杀革命的灵魂,磨灭战斗的锋芒,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似乎可以接受的东西当作第一位的东西来宣传,导致思想非典病毒、政治猪流感病毒、经济禽流感病毒、法律埃博拉和赛卡病毒、意识形态的中东呼吸综合症危害国人与世人不浅;如果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机会主义病猫们,为了眼前利益牺牲长远利益,为了运动的现在牺牲运动的将来,并且往往自我陶醉、自废武功、自毁长城、自掘坟墓、自欺欺人还沾沾自喜;如果封资修卫道士们不是喜欢狗戴帽子装人样、爱好强盗装正经、擅长贼喊捉贼和嫁祸于人;如果“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封建主义法则,甚至只许强盗放火,不许世人点灯的帝国主义强盗逻辑,至少在20与21世纪交接的年代里没有曾经占居统治地位,导致民选国家相继被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生吞活剥;更导致所谓恐怖分子和“人弹”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那么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事业无疑如虎添翼,而不至于导致历史车轮的倒退,让地球村方方面面人们的努力心血付之东流,如同大大小小的蚂蚁爬行大桶圈一样,尽管怎样辛辛苦苦、忙忙碌碌,至多不过是回到原来的起点罢了!不,有了新起点就能继续“长征”和“抗战”了,并且如果说失败者为成功之母的话,这也许便是由坏事变好事的基础吧?

  不管如何,有网友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进行否定和批判,也许不是发牢骚讲怪话,也是“倒脏水把婴儿一起倒出去”了吧?反正我是根据自己把系列年积月累的问题至少组成282页文图,向党中央和本省市县镇乡村,各级党政纪人大和公、检、法等组织、机关、部门、单位的领导、同志投诉之后,至少迄今为止才解决了个别细枝末节问题的“实践”,加上考虑“中工网”为什么我在其网也试发了“昆仑山Z265:借题写评论,浮想泻千里”之文,就把我所谓“升级为”无法发文的“乞丐组”了?更加上回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什么各国的工人领袖都背叛自己的初衷和承诺,倒向本国的资产阶级政府,甚至有的像一个臭鸡蛋,打开的时候听到啪的一声响,喷出一股臭气便啥也没有了,唯有布尔什维克党人,在列宁为代表的领袖集团的带领之下,领导苏联人民大众切实“变国外战争为国内战争”,从而点燃了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明灯,创建了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伟大的科学社会主义国家,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至于苏联与整个科学社会主义阵营,已基本被修正主义叛徒集团与帝国主义者内外勾结所摧毁,导致军警力量世界一流而曾经强大的苏联:竟然国家四分五裂、各民族相残、人民内部相害或相残、各种违法犯罪之人事层出不穷,正由普京总统为代表的领导集团领导人民,重整旗鼓收拾旧山河,那是事物由量变到质变与否定之否

  定的唯物辩证法,在某个历史阶段的反复与运动形式罢了,如此等等,所以我才会得出如上21世纪初期前后之系列的结论,至于正确与否?敬请国人与世人们参阅后再作定论与批指。顺便说明,这是对茫茫宇宙“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的感慨,与多如牛毛的言情小说或图片所表达的快感截然不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