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世界变局:如果中美战争全面爆发,我们该怎么办?

2019-03-13 11:03: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夜就开战!”这绝不是美国好莱坞科幻大片里的台词,而是美军全球“自由巡航”的行动语言。要做好“对中国今夜就开战”的准备!当年美国太平洋总司令部司令的战争叫嚣,至今依然在我们耳边回荡。事实上,从“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到朝鲜战争,再到“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直到目前还在进行的“叙利亚战争”和阿富汗“反恐战争”,也都见证着美国“今夜就开战”的战争冲动和狂热。

  在网闻博报看来,“今夜就开战”,这不仅体现着美国零和博弈的封闭僵化惯性思维,而且体现着美国战争文化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今天,美国战略战术的理论创新和科技创新,也正在进行着“上兵伐谋”的版本升级。那么,对这场经济战、科技战、网络战和“颜色革命”的文化战争,我们又该怎样应对美国“今夜就开战”呢?

  北约建立网络战平台  委内瑞拉电力系统再遭攻击

  网闻博报注意到,北约打造“数字战壕”,建立网络战平台!据参考消息网2019年3月12日报道,西班牙《国家报》3月6日发表了题为《西方的“数字战壕”》的报道。报道称,北约认为西方世界正面临着严重的网络威胁。电网陷入瘫痪、银行账户冻结、陆海空交通一片混乱、饮用水被化学物质污染,然而媒体却无法将这一切告知民众……这就是网络袭击可能造成的后果。

  报道称,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一座军营里,来自21个国家的军人和技术人员正致力于预防这一幕变成现实。人口只有130万的爱沙尼亚是全世界数字化普及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在2007年亲历网络袭击之后,这个波罗的海国家成了北约“卓越合作网络防御中心”所在地。爱沙尼亚公开指出,那场导致其陷入瘫痪的网络袭击是俄罗斯所为。如果发电站、蓄水池和机场等关键基础设施遭到网络袭击,其危险程度可能不亚于真刀真枪的战争。虽然这个话题似乎距离现实很遥远,但“防御中心”的任务就是随时预防这种险情发生。如今,“防御中心”的成员国已不仅限于北约成员国,瑞典、芬兰和奥地利也已经加入其中。

  网闻博报同时注意到,委内瑞拉电力系统再遭攻击!据新华网2019年3月10日报道,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9日在首都加拉加斯表示,委电力系统当天再次遭受网络攻击,电力供应恢复受到极大影响。马杜罗当天在出席一场集会时说,9日上午,全国70%的电力供应本已恢复,但随后电力系统再遭攻击,导致再次发生大范围停电。在8日恢复供电过程中,有关部门发现电力系统遭到借助“高科技手段”实施的电磁攻击。马杜罗说,连日来针对委内瑞拉电力系统的攻击旨在制造政治和社会不稳定。

  报道称,7日17时左右,包括加拉加斯在内委多地开始停电。8日19时左右,加拉加斯部分地区陆续恢复供电。但9日中午左右,加拉加斯和全国大部分地区再次停电。至9日晚间,电力和通信网络仍未完全恢复。7日开始的大范围停电影响委全国23个州中的18个州。这是2012年以来,委持续时间最长、影响地区最广的一次停电。今年1月23日,委内瑞拉议会主席、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获得美国政府承认。美国继而加大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力度,公开表示不排除军事干预。

  “技术标准战”打响  波音曾“隐瞒”一项新功能?

  网闻博报注意到,“全球技术标准战”已打响!据参考消息网2019年3月11日报道,近年来,随着全球各国科技竞争日趋激烈,技术标准之争成为一个新的问题。在5G通信领域,西方政府开始更多运用政治性的排他性措施从本国市场中排除中国企业。美国在《2019国防授权法案》中,要求联邦政府机构不得采购或获取任何使用“受控的通信设备或服务”,为中国企业量身定做了一个无法符合的技术标准。如今,类似的做法正在西方更多国家广泛使用,通过量身定制技术标准从而保护本国科技市场似乎正在成为一种惯用的手段。中国并不是唯一的对象。针对谷歌、脸书等美国网络巨头,欧盟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这些公司在欧的经营施加了带有严厉惩罚措施的多重限制,很大程度上阻碍了这些企业运用其用户和数据优势以大吃小,强化其垄断地位。欧盟也希望借这一法案将欧盟版的数据保护原则和伦理推向全球。

  报道称,历史上,各国以技术标准为门槛保护本国市场的行为屡见不鲜,日本运用严格的安全标准阻止了多数美国汽车进入日本市场。但是,科技领域的技术标准之争有着特殊性,中国应对这场斗争既需要汲取历史经验,又需要着眼未来,强化技术标准的“话语体系”建设。技术标准之争不是争夺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而是要争取国际社会和全球舆论的广泛认同。西方在这一争夺中不仅强调技术优越性等硬实力,也同样重视宣传、塑造其标准的软实力。西方为当前针对中国的限制性措施编制了全套“冷战话语体系”,借用了大量西方社会耳熟能详、具有很强蛊惑性的语言和隐喻。中国应当针对西方所抹黑的内容,拿出一整套与之相对、让人信服的“话语体系”,适应全球对于保护隐私、保护信息安全、避免科技垄断的整体趋势。

  网闻博报也注意到,波音737-8曾“隐瞒”一项新功能!据参考消息网2019年3月11日报道,3月11日,中国民航局官网上挂着这样一条公告:“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一架波音737-8飞机发生坠机空难,这是继去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空难事故之后,波音737-8飞机发生的第二起空难。鉴于两起空难均为新交付不久的波音737-8飞机,且均发生在起飞阶段,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本着对安全隐患零容忍、严控安全风险的管理原则,为确保中国民航飞行安全,3月11日9时,民航局发出通知,要求国内运输航空公司于2019年3月11日18时前暂停波音737-8飞机的商业运行。民航局将联系美国联邦航空局和波音公司,在确认具备有效保障飞行安全的有关措施后,通知各运输航空公司恢复波音737-8飞机的商业运行。”这一消息,无疑加大了全球航空公司对这一5个月内发生两起致命空难的波音畅销机型的审视。

  据彭博社3月11日报道,去年10月29日上午,印度尼西亚狮子航空公司一架由雅加达飞往邦加槟港的737-8飞机在起飞后不久在加拉璜地区附近坠毁,造成189人遇难。那次空难是波音737-8型号首次发生事故。与这次埃塞俄比亚航空失事飞机相同的一点是,印尼狮航737-8飞机也是一架新飞机,机龄仅0.3年。一个个不可回避的相似点,引发了舆论对于波音737MAX系列安全性的怀疑。

  报道称,波音737MAX8和MAX9机型上安装了一套新的自动防失速系统,这个系统是为了帮助驾驶舱机组人员避免错误地将飞机机头抬高到危险高度。然而在某些情况下,该系统可以将机头意外降低,致使机组人员无法重新将机头抬高,这种情形可能导致飞机俯冲或坠机。在事故后,波音给全球的航空公司发出了相关安全警告。这个警告让很多人愤怒,不管是航空公司的管理层还是飞行员,都不知道飞机上居然装了这样一套系统,飞行员基本没有为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做好准备。《华尔街日报》则直接将之称为“被保留的信息”。此事对波音公司的财务状况而言也是潜在威胁,因为其他市场也可能继中国之后采取类似措施。

  各国增持黄金动摇美元霸权  资本主义正走向失败

  网闻博报注意到,中俄欧在同一件大事上发力!据参考消息网2019年3月12日报道,最近一段时间,俄罗斯、中国以及欧洲央行似乎正在不谋而合地做着同一件事——增持黄金。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各国央行净购买量达到651.5吨,同比增长74%。这是自1971年美元可兑换成黄金以来的年度净购买量最高水平,也是有史以来第二高的年度总量。有分析认为,美国加码对俄罗斯经济施压、对俄进行经济制裁,使得为规避制裁风险的俄罗斯成为增持黄金的“急先锋”。俄罗斯连塔网3月7日报道了该国央行黄金储备的最新数据:这家央行2月增持黄金储备,总价值达到916.4亿美元(1美元约合6.72元人民币),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报道称,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2月末黄金储备为6026万盎司,价值794.98亿美元,较1月末黄金储备5994万盎司增加了32万盎司。这是中国央行连续三个月增持黄金储备。彭博新闻社网站称,美国高盛公司等看多机构认为,全球央行今年将继续积极买入黄金。这并不是全球主要央行第一次大量增持黄金,上一次大量增持发生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塌之时。

  报道指出,1944年7月,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确立了该体系,以促进战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但随后因美元危机与美国经济危机的频繁爆发,以及制度本身矛盾性,这一体系于1971年被尼克松政府宣告终结,外界称为“尼克松冲击”。彼时,全球出现各国央行挤兑黄金潮。如今,国际货币体系虽仍由美元主导,但各方已在为实现货币体系多元化而努力。世界黄金协会分析,地缘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加剧,促使各国央行推行储备多元化。从各国央行的动作中也可以看出,在流动性与安全性之间,各国央行已更看重后者。

  网闻博报还注意到,西班牙《起义报》3月10日发表美国俄勒冈大学社会学家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的文章称,垄断资本主义的浪费和过剩已经成为人类发展的主要障碍。只有建立在社会主义基础上的社会,才有可能建立起一条通往实质平等和生态可持续性世界的道路,实现未来的发展。

  据参考消息网2019年3月12日报道,西班牙《起义报》发表的这篇文章指出,在21世纪头20年几近结束之际,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已经失败。今天的世界陷入了经济停滞及金融化、大规模失业、就业不足、不稳定、贫困、饥饿以及严重的不平等中。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人们生活在一个受到“死亡螺旋”威胁的星球上。自由民主制度即将崩溃,而资本主义制度的后法西斯主义又再次上路,伴随其左右的还有父权制、种族主义、帝国主义和战争。资本主义是一个失败的体系,并不是说它的破裂和解体迫在眉睫。然而,这种失败意味着在本世纪资本主义已经不再是一个必要制度。今天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迫地面临着在“社会的革命性变革和冲突阶级的毁灭”之间做出抉择。

  文章称,所谓的自由市场正在阻碍生产性投资,而金融投机带来的泡沫必将破裂。收入和财富集中的不平等不断加剧使绝大多数人的物质条件恶化。最富裕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人均收入差距急剧扩大。高收入国家的预期寿命正在降低,与贫困和剥削直接相关的很多疾病再次肆虐。以英国为例,猩红热、百日咳、肺结核和坏血病等病症在消失几十年后已然重现。

  文章指出,西方大众传媒已经与基于社交媒体的广告系统合并,将资金和权力前所未有地集中在三四个技术巨头手中。借助现代营销和大规模监控技术,大型企业主导所有数字交互,在没有任何控制的情况下篡改信息。不少领域都会出现“假新闻”。很多公司应运而生,致力于通过向能够支付这种操纵费用的政党拍卖他们的服务,从技术上对选民进行操纵。美国特朗普政府中72%的内阁成员来自企业界高层,其他人物则从军队中产生。由美国和其他主要大国打造的战争已成为战略石油地区的永久战争,并有可能演变为全球热核战争。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在7个国家参与了战争、袭击和轰炸: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也门、索马里和巴基斯坦。华盛顿已经恢复针对个人、国家和社会的酷刑和暗杀。

  文章称,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新冷战和核军备竞赛正在上演,华盛顿还在为中国的发展设置所有可能的障碍。特朗普政府创建了一支新的太空部队,以确保美国在太空军事化方面的优势。美国还在对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国家实施日益严厉的经济制裁,尽管这些国家都是民选政府,也许正因如此才制裁它们。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国家积极推动着贸易战和货币战,同时在欧洲和美国建立起反移民的种族主义墙壁。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在对刚刚诞生不久的21世纪进行观察后,在其著作《极端的年代》中对可能撼动这个新世纪的威胁提出了担忧。霍布斯鲍姆认为,21世纪给人们带来的是比人类经历帝国冲突、经济萧条、两次世界大战的“极端的年代”更大的危险,人类面临自我毁灭的可能性。

  文章指出,世界存在着爆炸或自爆的风险。这必须改变。人们不知道要去向何方,只知道历史已经把我们带到了这一时刻。然而,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人类拥有一个可能的未来,那么未来不可能是过去或现在的延续。如果人们试图在此基础上建立第三个千年,那注定会失败。失败的代价将是一个被黑暗主导的社会。人类历史中点缀着一些回溯过去的阶段,紧接着的就是革命性的加速,扫除面前的一切障碍。那么,这种革命性的加速能否在21世纪发生?世界帝国主义体系中那些来自霸权国家的大多数传统分析家,对此都会说不。这一答案基于一种既有认知:革命持续在该体系的边缘引爆,但被帝国主义列强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干预所熄灭。

  文章认为,如今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失败,正在威胁着人们所知的文明和地球的生命。如果不发生剧烈的变革,本世纪全球气温将会上升4至6摄氏度,这将危及整个人类。资本主义试图剥夺和利用存在的资源,不惜破坏环境以造福少数人。数亿人已经参与到反对这种关系的斗争中,为迈向社会主义的新的世界运动奠定了基础。可以毫不含糊地说,社会主义的确优于资本主义。为争取自由、真正的平等和可持续的人类发展不断斗争的传统,是社会主义的固有传统。放在今天,这一理念则是完全表达了人类和地球历史需求的政治建议。

  文章指出,当新社会的大门在未来敞开时,这种革命性的变革将以多种方式实现,产生一种全新的更高质量的采用集体组织形式的发展。垄断资本主义的浪费和过剩,已经成为人类发展的主要障碍。世界一旦能够摆脱这些链条,新的技术手段将允许更具建设性的规划和行动建立起一条新的道路,它将通往实质平等和生态可持续性的世界。纵观历史,人类一直在努力驯服自然环境。只有生活在平等和共同体中,人类的完全自由才有可能实现。没有生态可持续性、没有建立在社会主义基础上的社会,未来的发展是不可能实现的。

  网闻博评:中国人该如何应对“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转了一圈,我们再回到“今夜就开战”的话题。美国太平洋总司令部司令曾经公开宣称,要做好“对中国今夜就开战”的准备!据环球网2016年5月10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5月9日报道称,美国太平洋总司令部司令小哈利·B·哈里斯表示,他的部队必须做好“今夜就开战”的准备。“在中国问题上,我们需要准备好以有利位置来迎接所有的后果,”哈里斯说,“包括黄岩岛,整个南海,又或者是某种网络攻击。”哈里斯表示,为了捍卫美国的利益,“我不得不动用自己拥有的工具,而它们是军事工具,是很棒的工具。”

  报道指出,美国在全球共有九名司令部指挥官,他们既是军人,又是外交官,要在他们负责的战区按照两位老板的命令行事,一位老板是总统,另一位是国防部长。59岁的哈里斯生于日本,母亲是日本人,父亲是美国人,曾在美国海军里当军士长。哈里斯认为,称他为日裔美军将领透出贬义。首先,这意味着太平洋司令部 “和政府其他部门是脱节的”,而这种观点“大错特错”。其次,这似乎旨在诋毁他。“你知道,把我称为日裔将军是不对的。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得在将军前边加个定语,”他说。

  在网闻博报看来,要做好“对中国今夜就开战”的准备,这并不取决于美国太平洋总司令部司令是不是“日裔将军”。更何况,从日本“脱亚入欧”的“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直到今天亚洲“小北约”的“美日军事同盟”,日本与美国本来就是狼狈为奸的一丘之貉。我们需要关心的还是,此所谓“某种网络攻击”的技术战和网络战,究竟是不是“对中国今夜就开战”的战争?包括美国正在进行的货币贸易战争和“颜色革命”文化战争,又是不是“对中国今夜就开战”的战争?如果说,这些都是“上兵伐谋”的战略战术科技创新系统升级,那么我们又怎么能被“隔江犹唱后庭花”的“轻歌曼舞”所误呢?

  正如西班牙《起义报》所言,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国家积极推动着贸易战和货币战,同时在欧洲和美国建立起反移民的种族主义墙壁。21世纪给人们带来的是比人类经历帝国冲突、经济萧条、两次世界大战的“极端的年代”更大的危险,人类面临自我毁灭的可能性。人们不知道要去向何方,只知道历史已经把我们带到了这一时刻。如今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失败,正在威胁着人们所知的文明和地球的生命。资本主义试图剥夺和利用存在的资源,不惜破坏环境以造福少数人。数亿人已经参与到反对这种关系的斗争中,为迈向社会主义的新的世界运动奠定了基础。

  以中国式“道术用”与“时势位”天人合一有无相生阴阳易变系统运动思维来看,此所谓“贸易战”和“货币战”,也只是列国争霸战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早在两千多年前“礼崩乐坏”天下大乱之时,齐国的“管子变法”就曾经进行过“货币贸易战争”,这便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从而使得齐国实现了“春秋首霸”的成功。不过,也产生了“泡沫经济”的恶果。后来,秦国“反其道而行之”的“商鞅变法”,就是“废井田开阡陌务耕织奖军功”的“全民皆兵”,从而以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实业经济”战胜了拜金主义的“虚拟经济”,最终实现了中央集权新体制的“大一统”。

  然而,自“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以来,最尊重历史的中国人却又最容易忘记历史,更忘却了“上五千年”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的“始制有名”。因此,突然面对“换了个新马甲”的“鸦片贸易战争”,中国人就彻底不认识这场“五战而至于兵”的“货币贸易战争”了。于是,就有了“洋务运动”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屡战屡败!

  五千年历史猛回首,自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公私之变”以来,特别是从“民主法治”的古希腊奴隶制商业城邦和斯巴达商业军国主义时代以来,再经古罗马帝国“君权专制”的军事殖民扩张,又经欧洲“文艺复兴”和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直至形成今天“美元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西方世界就一直在演绎着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货币贸易战争”。

  再看最近五百年的风云变幻,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直到美国的“世界霸主”更新换代,也就是在重复着古希腊式大国崛起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只是从“一战”时期的苏联“十月革命”开始,才有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道路之争”的意识形态文化战争。今天,又从老牌殖民主义列强西班牙传来了“姓社姓资”的“道路之争”呐喊声,这肯定让原殖民地半殖民地“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感到震惊,更会激活中国人的历史记忆。

  与其说,这是一场“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倒不如说,这原本就是一场“天下兴亡”的“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从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公私之变”,再到苏联“十月革命”的“公私之变”,直到今天这场“迈向社会主义的新的世界运动”山雨欲来,人类世界已经到了“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拐点。问题还是,且不提美国“今夜就开战”的战争全面爆发,只说面对这场早已开战的“货币贸易战争”和“颜色革命”文化战争,不愿做钱奴的中国人又都是在怎样应战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