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秘闻里的沉滓——评教授在“1948背后的故事”(三)

2019-03-11 11:33: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前度刘郎
点击:   评论: (查看)

  五、刘教授说:抗战胜利后,结果事实证明蒋介石当时就是比毛泽东困难,毛泽东当时就是要占地盘、扩大根据地、扩大军队,但是蒋介石作为国民政府的领袖有好多事情要做。做什么事呢?接收沦陷区城市,还要养活沦陷区的老百姓,还要处理伪军和日本的战犯,还要把日本的几百万军人和家属遣返回日本,国民政府要干的事情多了。

  评论:

  1、当日本宣布投降时,日军还占据着中国的土地没有投降,毛主席共产党要从日寇手里夺回被蒋介石国民党丢失的国土、扩大根据地、扩大军队,这有错吗?当然按照蒋介石及其门徒看来是有错的,因为日寇的地盘要由蒋介石国民党来占。问题是当日本宣布投降时国民党军队还在远离日寇几千里外的地方歇凉,一时赶不到,而共产党的部队一直在日寇占领区域战斗,马上可以夺取日寇占据的国土。蒋介石急得很,于是一边命令日寇不得向共产党部队投降,要继续抵抗共产党部队的进攻,一边由美国用飞机、军舰和汽车装运国军的精锐部队日夜兼程向各沦陷区进发,抢占地盘。共产党进攻日寇侵占的地方就是抢地盘,而国民党从千里之外来捡便宜就不是抢地盘,刘教授为认祖归宗真是不遗余力啊!

  2、刘教授更离谱的话是,蒋介石的困难之一是要养活沦陷区的老百姓?刘教授啊刘教授,你这捧蒋介石的臭脚也捧得过分了吧?中国抗战14年,国民党搜刮全国民脂民膏14年,以至竭泽而渔,人民痛苦不堪,蒋介石何曾管过人民的死活,他何曾养活过人民?即使是在大灾荒之年他照样逼迫农民纳粮缴税,逼得灾区人民揭竿而起追杀被日本鬼子打败的国军。

  1942年河南大旱,数百万人饿死。这样的惊天大事,国民党政府一方面实行新闻封锁,见死不救,一方面继续搜刮农民的粮食。

  1942年冬,《大公报》战地记者张高峰深入河南调查,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陇海路上河南灾民成千成万逃亡陕西……火车载着男男女女像人山一样,沿途遗弃子女者日有所闻,失足毙命,更为常事…… “苍老而无生气的乞丐”,“他们伸出来的手,尽是一根根的血管;你再看他们全身,会误以为是一张生理骨干挂图”,这些苍老的乞丐“一个个迈着踉跄步子,叫不应,哭无泪,无声无响的饿毙街头”。“一路上的村庄,十室九空了”,饿狗畏缩着尾巴,“在村口绕来绕去找不到食物……吃起了自己主人的饿殍”。

  他看到当地老百姓吃的是花生皮、榆树皮、一种毒性很强的野草“霉花”、甚至是干柴……所有人的脸都是浮肿的,鼻孔与眼角发黑,手脚麻痛。物价已经涨到不可理喻的程度,许多人被迫卖掉自己的年轻妻子或女儿去做娼妓,而卖一口人,还换不回四斗粮食……如果说天灾带给张高峰的是无比悲痛,让他出离愤怒的则是随处可见的人祸:拿着柳条抽打灾民 的警察、强逼纳粮的地方政府、不知所踪的赈灾款项、自欺欺人的官方说辞……

  张高峰将此行所见所闻写成一篇6000字的报道,1943年2月1日发表于《大公报》;“当年从春到秋,河南全省旱灾、蝗灾、涝灾、风灾、雹灾、霜灾等接踵而至,加之1938年花园口决口造成的水灾遗患,河南已是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甚至出现了狗吃人、人吃人的惨剧,真成了‘人间地狱’。而政府当局却不顾灾民死活,依旧征粮、征兵、征税,并且封锁灾情,逼得河南百姓走投无路,不少灾民把妻子女儿卖到‘人肉市场’,换取一点维持生命的粮食……记者的良心和职责,使我下决心把河南灾情如实报道出去,为3000万河南百姓请命。[28] ”

  次日,《大公报》社长王芸生亲自撰写社评《看重庆,念中原!》,文中把重庆与河南作对照,描写重庆富翁花天酒地,脑满肠肥,限制物价,揭霉国民党统治下河南灾民的悲惨生活。文章一出,人民争相传阅[29]

  蒋介石对此惨状是什么态度呢?这前后一通讯一社评,竟惹得蒋介石勃然大怒,2月2日晚,他下令《大公报》停刊三天。3月初,尚在河南的张高峰被国民党豫西警备司令部逮捕,并遭刑讯。对河南推到重庆陈述情况,呼吁救济的灾区代表(刘庄夫、任劭鲁、杨一峰),蒋介石不但不见,而且禁止他们在重庆公开活动,宣传河南灾情。

  《大公报》被停刊激怒了一向为蒋介石说好话的美国《时代》周刊驻华记者白修德。他立即奔赴河南,想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和张高峰一样,白修德被河南如地狱般的场面震呆了。3月22日,白修德关于中国1942年河南大饥荒的报道《直到下一次收获季节来临》刊发在《时代》周刊,他描述道:"狗在路边啃人的尸体,农民趁夜色降临后寻找人肉,乞丐在各个城门的门洞里挤成一团,每条公路上都有弃婴在号哭,在死去······[30]。“

  后来即使蒋介石迫于国际压力,派大员张继、张厉生二人前往灾区“视察”。据时任时任国民政府河南省建设厅厅长张仲鲁回忆,此二人一到河南便开会宣示了“中央旨意”:救灾、军粮是两件事,灾要救,但不能为救灾减免军粮······[31]

  蒋介石在中国人民极端苦难时就是这样无情!那么在抗战胜利了时,蒋介石是不是对老百姓好一点了呢?或是按刘教授的说法,养活老百姓呢?

  没有!蒋介石不仅没有养活老百姓,反而更加强了对城市和农村的搜刮和掠夺。对沦陷区城市的搜刮是以臭名昭著的“五子登科”为代表,在此就不复述了。对农村的搜刮和掠夺更加疯狂。

  (1) 加强田赋征实。据国民党政府公布的田赋征实数,全国1945年为5900余万担,1946年增为11756·7万担。甘肃省抗战前,田赋实际征收,每年总额约12万担,抗战胜利后 ,则增加到200万担以上,较战前增加了近20倍。国民党政府为了加紧从农村搜刮粮食,还组织了所谓“督征团”。该团所到之处,鸡犬不宁,扣押、吊打粮户,横加勒索。农民无法过活。

  (2) 增加各种苛捐杂税。农民除缴纳田赋外,还要负担沉重的军粮及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和摊派;苏北要负担60—70万军队的给养 ;四川农村每年除了2500万担的田赋证实、征借外 ,还要负担190种摊派。至于部队过境就地征发、抢夺以及乡村保甲长的敲诈勒索等更是无法计算。

  (3) 四大家族官僚资本对农民的剥削和掠夺。以官僚资本的中国蚕丝公司为例,1946年在江浙一带用杀价办法,收购鲜茧坑害农民。它规定每担鲜茧的收购价格为法币10万元(有的实际上只给7万元),但蚕农实际每担成本却要15万元[32]

  蒋介石国民党如此狠毒搜刮老百姓,是不是他们自己就到了财力穷尽了的地步呢?不是!最高层的蒋宋孔陈在抗战时大发国难财,1936年宋美龄是挂中将军衔的国民党空军委员会副主任,,她把全国人民被迫给蒋介石做寿捐献的可以购买1000架飞机的巨款存到自己在花旗银行的美国帐户上成了私房钱,导致抗战爆发时中国空军能动用的全部各种飞机,只有305架,整整缺少了1000架以上[33];美日宣战后,蒋介石派大舅子宋子文常驻美国,全权办理美国援华事宜。宋子文私人的运输处把美国援助物资高价运送到中国后立即出现在黑市出售,有的甚至卖到了日本部队。“一艘装载由租借案提供的六十辆新式美国坦克和其他价值昂贵的战争物资的货船沉没了。而事实上就没人制造过这些坦克,该船也从未离开西海岸。”美国新闻报刊如是说。宋子文在开始政治生涯时,只有薄弱之资,但是到了1943年1月已聚效7000多万美元(折合今日6.6亿美元)之多。宋美龄眼红宋子文的暴富,1942年到美国踢开宋子文,接手办理美援之事,兄妹顷刻翻脸。宋美龄在美国一年下来争取美国援助一亿多美元,报销的差旅公关招待费也近一亿,有人分析宋美龄贪腐的钱远比宋子文多得多[34]。以致后来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大骂:“他们都是贼,每一个都是,他们从我们援助的数十亿美金中偷了7.5亿,.他们就这样把钱偷走, 然后投资在巴西圣保罗,有些甚至是我们的正脚底下······纽约的房地产。[35]

  国民党圈内上行下效,国军长官吃空饷喝兵血是“优良”传统,军队每到一处就是搜刮粮食,囤积起来,或转手卖掉。当河南大灾荒后,1944年日军攻克国民党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皖豫边区总司令汤恩伯部在河南的仓库中,仅面粉就还存有100万袋,足够20万军队一年之用[36]

  国民党军队的贪腐搜刮激怒了老百姓,以至于当汤恩伯部队向豫西溃败时,发生了奇异的事情,豫西山地的农民举着猎枪、菜刀、铁耙,到处截击国民党散兵游勇,后来甚至整连整连的解除他们的武装,缴获他们的枪支、弹药、高射炮、无线电台,甚至枪杀、活埋部队官兵。5万多国军士兵,就这样把生命和武器缴给了养育他的人民[37]

  连蒋介石自己都承认:“我们军队里面所有的车辆马匹,不载武器,不载弹药,而专载走私的货物。到了危急的时候,货物不是被民众抢掉,就是来不及运走,抛弃道旁,然后把车辆来运家眷,到后来人马疲乏了,终于不及退出,就被民众杀死!部队里面军风纪的败坏,可以说到了极点!在撤退的时候,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甚至于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38]

  以上可见,刘教授的所谓蒋介石还要养活沦陷区的老百姓的话是多么的无耻。

  何况,世界上任何政府都是由老百姓养活的,搞历史研究的刘教授颠倒是非为哪桩?

  3、蒋介石要处理日伪军,也算是难题?对蒋介石来说,最不困难的就是处理日伪军,对伪军全部收编为国军打共产党,对日军如何处理呢,还是收留或合作打共产党,日本军官战犯则聘请为顾问,如日本大战犯冈村宁次被聘为名义上的“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总部联络组南京组组长”,实际上是蒋介石的秘密军事顾问。又如阎锡山在山西接收日军投降,分别聘任侵占山西的日本第一军司令官澄田涞四郎和参谋长山冈道武为山西省总顾问和副总顾问,收留其杀人放火的残留部队约1.5万人打内战[39]

  刘教授你说这个工作有多大的困难?难道共产党就没有遣返日本战俘和家属?在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内特别是东北同样的有大批日军战俘及日伪事业机构的日本人和日侨,为遣送这些人,1946年5月,中共中央东北局在哈尔滨成立遣送日本人办事处,并指示各地将日本人集中到哈尔滨统一遣送。蒋介石做这个工作是困难还是好处多多?而共产党做这个工作真的是不容易,丝毫不能乱来,否则蒋粉的造谣机器会从民国开到今天不息。蒋介石占了便宜刘教授还要为之卖乖,一家人不说两号话。 (未完待续)

  

  参考文献:

  [28] [《河南农民为何围追堵截打国军》,《快乐老人报》2010年9月23日

  [29]重庆《大公报》1943年2月2日

  [30]李辉:《白修德披露1943年河南大饥荒真相》,北方网,国内新闻2011-08-05

  [31]张仲鲁:《一九四二年河南大灾的回忆》,《河南文史资料》1995年第1期

  [32]陈学兵 李连清:《解放战争时期国统区农村政策述要》,《传承》2009年第3期

  [33]网友:《抗战时期国军战斗机购买黑幕》,红歌会网2014-07-23

  [34]新罗夫人:《宋美龄在美国演讲的光鲜靓丽的背后》,《红歌会网》2014-09-18

  [35]《他们是贼,他们每个都是贼》,《观察者》2013-01-05 18

  [36]《河南1942:残酷的真相》,《天津档案网>津沽史料>历史博览》2012-11-22 15:20

  [37] 唐律疏议:《国民党抗战之七大奇迹——谈谈国民党可悲可怜的抗战“功绩”》,《察网》2018-08-16 来源:《第一战区中原会战之检讨》,《中华民国史档案丛刊?抗日战争正面战场》1252—1253页

  [38] ]蒋介石:《对于整军会议之训示——知耻图强(1944.7.21),《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20卷,第445,446页

  [39]《阎锡山曾秘密收留日军》,《青岛新闻网》2004-11-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