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直接说吧!最有故事的城市名字究竟叫什么?

2019-03-10 11:38:0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直接说吧!最有故事的城市名字究竟叫什么?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就像要问中国最有故事的城市名字叫什么?这就难免会绕好几道弯。而且,还必须通过古称和曾用名,才好拿现在的名字说事。春节期间的“西安年·最中国”系列活动,就让人有这样的感觉。当年,这样有故事的城市不光有西安,只是西安最典型罢了。

  西安地铁为何修得慢?原因终于找到了

  网闻博报注意到,又挖出文物了!网友感叹“西安修地铁最累的总是考古队”!据观察者网2019年3月9日报道,作为十三朝古都,陕西西安在文物界的地位自不必说,民间俗语“地上文物看山西,地下文物看陕西”就是最好的实证。 9日,微博认证为陕西省文物局的@汉唐网一条微博再次让网友感叹,你们西安怎么挖个地铁都能挖出文物。@汉唐网在博文中提及,正在建设中的地铁5号线2期发现了三秦之一的雍王章邯的都城——废丘。为了保护遗址与文物,地铁或将更改路线。@江宁婆婆转发并评论道,西安每次修地铁,最累的是考古队。

  报道称,这也让不少没去过西安的网友不禁问到,你们陕西是随手就能挖个古迹吗?一锄头下去就是文物的那种?毕竟,当年光是挖地铁2号线,就挖出了文物200多件。2号线的挖掘堪称打通了一条历史走廊,从西汉王侯将相到明代朱氏藩王,地铁南北中轴线途经57个文物点。所以说,在西安挖地铁,不仅施工队累、考古队也累,考古队一累,规划人员就得跪!看来,西安地铁修得慢终于找到原因了。网上有个段子这样讲:到北京看墙头,到上海看人头,到苏州看桥头,到杭州看丫头,到南京看石头,到西安“看坟头”。除了地铁之外,建筑工地上挖出文物的新闻更是屡见不鲜。

  据西部网报道,2008年3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西郊东凹里村南边的一个施工工地,发掘出30多件精美的唐代彩绘陶俑;2014年,在西安市北郊中官亭村里的一片地上被人为倾倒了一片渣土,而在这渣土堆中竟然埋藏有不少的古代钱币——“开元通宝”;同年,西安西郊一工地施工时挖出一唐代墓穴,发掘出2件彩色唐代塔式罐、2件彩绘陶俑和鸡等4件兽头人身生肖陶俑。

  报道称,除了挖地铁、建筑工地,西安高校也属于群雄榜上的常胜冠军,有人曾戏言,如果不挖出点文物,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西安的大学,也不好意思出来打招呼。比如,西北政法大学建新校区时,发现西汉廷尉张汤的墓,学生们戏称发现了“祖师爷”!1987年西安交通大学发现一座汉代墓葬,专家推断墓主人极有可能是汉宣帝时期的御史大夫萧望之,相当于今天的“纪委书记”2004年西安财院新校区发现大型秦墓,出土“六马鞍车”,专家结合文献记载,推测墓主人极有可能是秦始皇的奶奶夏太后!

  报道指出,西安是一个有故事的城市。在西安,别说什么英雄不问出处,只要挖得到,考古队就能给你说道。作为一座有着丰富的文化遗存、深厚的文化积淀的城市,文物本身成就了如今西安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网友评论说,感谢考古队的付出,让我们看到悠久的中国历史。

  梦回汉唐:西安怎能走出长安的历史背影?

  现在,要对外介绍西安,就必须紧接着说古称长安。只要提到长安,人们就会想起“汉唐盛世”。只有“梦回汉唐”,中国人才能够找到已经失落了一千多年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因此,中国人总是“长相思在长安”,西安人则更是难忘大长安。而且,一旦说起西安的历史故事,人们的精神视野和时空坐标系也就立刻会随之放大。

  言归正传,西安古称长安,位于中国内陆腹地黄河流域中部关中盆地,是中华民族和东方文明的发祥地。自从“盘古氏开辟鸿蒙”,再经“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和“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又经“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和“女娲氏教民炼石补天”,直到“伏羲氏教民演易八卦通天道”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这就是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始制有名”的中国式表达。

  在“诸子百家”著作《列子》中,记载有“黄帝梦游华胥国”的故事。这个“华胥之州”的“华胥古国”,就是“华胥氏生女为女娲生男为伏羲”的故土。当地人世代相传,“华胥之州”称华州,华州的灵山称华山,华州的人民称华人。华夏有诸夏,华州为中华。华山根系大秦岭,大秦岭原本就是“中华龙脉”。就在发现“蓝田人”遗址和上陈遗址的西安市蓝田县,有一处古迹便是华胥氏陵墓。这个地方叫华胥镇,据说就是因此而得名。巧合的是,今日“中国大地原点”也在大西安的西咸新区。如果说,这个“华胥之州”就是中华大地的中心。那么,狭义的华州,便是指渭河流域的关中地区。而广义的华州,就应该是整个华夏神州。西安市蓝田县最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上陈遗址,又将“蓝田人”历史推前至距今212万年,从而使这里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类遗迹点。这片神奇的黄土地,因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发现正在不断改写历史教科书。

  资料显示,在距今7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这里就已经出现了都邑城垣雏形。西安有3100多年的建城史和1100多年的国都史,先后有西周、秦、西汉、东汉、新、西晋(愍帝)、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等13个王朝在此建都,又为赤眉、绿林、大齐(黄巢)、大顺(李自成)等农民起义政权的都城。自西汉起,西安就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和友好往来的重要城市。“古丝绸之路”便是以长安为起点,向西直至古罗马。西安是“世界四大古都”之一,也是“中国六大古都”中建都历史最长的城市。因此,长安文化代表着中华文化的主轴。

  西安的城市名称演变,见证着中国历史的兴衰沉浮。在西周时,西安成为丰都镐京。秦故都栎阳,就在今天西安市区域内。秦新都咸阳,也涵盖今天西安市的很大部分。自西汉开始,西安才有了长安之称。隋朝时称为大兴城,唐朝复称长安。自西周开始,这里也被称为京兆。宋金之际,这里曾设京兆府路。到了元朝至元九年,即公元1272年,元世祖封三子忙哥剌为安西王,镇守这里,改京兆府为安西路。元皇庆元年,即公元1312年,改安西路为奉元路。明洪武二年,即公元1369年,改奉元路为西安府,府城简称西安,这个名称一直沿用至今。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西安是全国最早响应的省会城市之一。民国十九年,即公元1930年11月8日,陕西省政府撤销西安市建制,辖区复归长安县。民国二十一年,即公元1932年3月5日,国民党确定长安为陪都,定名西京,并成立西京筹备委员会,但西京市政府始终未成立,后西京筹备委员会撤销。民国三十三年,即公元1944年9月1日,西安市政府正式成立,为陕西省辖市。民国三十六年,即公元1947年8月1日,西安市升格为国民政府行政院直辖市,为全国12个院辖市之一。民国二十五年,即公元1936年12月12日,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事变之后,设在西安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陕办事处,为延安革命根据地输送了大批青年知识分子和军需物资。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邓小平、叶剑英等都曾在此领导过革命斗争。

  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之后,西安是中央西北局和西北行政委员会所在地,中央人民政府的直辖市。1954年6月改为省辖市,1984年10月被国务院列为计划单列市,1992年被批准为内陆开放城市,1994年被批准为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城市和副省级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西安位于中国地理的几何中心。目前,西安已经是国家明确建设的3个国际化大都市之一和全国第9个国家中心城市,也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支点城市和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的西部中心城市。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铁路、公路是全国六大枢纽之一,国际陆港是全国唯一获得国际国内双代码的内陆港口。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成立,西安综合保税区、西安高新综合保税区、西安出口加工区A区B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成为开放型经济发展的新亮点和增长极。2017年,已开通了全国首趟北欧(芬兰科沃拉—西安)国际货运班列,开行“长安号”480列,新增国际客运航线14条、货运航线3条。

  尽管如此,今天西安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响,显然还是远远难以企及昔日的荣耀和辉煌。

  文化复兴:西安复名长安正当其时

  如前所述,一旦说起西安的历史故事,人们的精神视野和时空坐标系也就立刻会随之放大。自从“盘古氏开辟鸿蒙”以来,人类社会已经有过大约三百万年“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文明发展史。相对而言,自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公私之变”开始,“大道既隐天下为私”的历史仅仅只有大约五千年。即便是在这五千年的私有制社会历史阶段,西安失去“大唐长安”的辉煌也只有一个千年。再从欧洲“文艺复兴”和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以来,“西方文明中心论”的“西风压倒东风”,也只不过是五百年短短一瞬间。

  以中国式“道术用”与“时势位”天人合一有无相生阴阳易变系统运动思维来看,道为术之本,术为道之用,法术万变而道不变。想当年,中国拥有“四大发明”的“术为道之用”,却还是被科技落后的西方世界“追赶超越”了。难道说,这就是“术为道之用”的“核心技术”起决定作用吗?当年宋朝的物质财富和印发的“纸钱”总额,也曾经是天下第一。然而,却还是被西夏辽金蒙元接力追打直至灭亡。难道说,这是“术为道之用”的货币工具和资本力量起决定作用吗?环顾当下,面对西方列强的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贸易战争,输赢胜败难道还是决定于科技创新和货币工具吗?显然,只有回归“道为术之本”,我们才能够找到“以人为本”的制胜法宝。否则,就只能继续重复古希腊式大国崛起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甚至,还会重演玛雅人和印第安人亡国灭种的历史悲剧!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显然,此所谓“夫唯不争”,只是不争个人私利,而是要争取社会集体公共利益最大化。如果说,这样“上善若水”的顺天应时,就是“心善渊”的风水轮流转。那么这个“居善地”的“好风水”,就来自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天下归心。

  所谓“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自从“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直到“黄帝梦游华胥国”和周秦汉唐的历史辉煌,中华民族屡屡在这片黄土地上崛起,都是带有“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的精神基因传承。再到革命圣地的“红星照耀中国”和“西安事变”的历史转折,我们就更能够有民族自信和文化自觉的心灵感应。如果要问,今天西安最大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是什么?显然,这个答案就是“华胥之州”的长安文化。只有让西安复名长安,我们才能够接续“华胥之州”的千年地气,也才能够实现“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精神基因的薪火传承。

  回望来路,每到历史转折之时,这里就会有中华民族古老传统文化精神的厚积薄发。西安,绝不只是西安人的家园。汉唐长安,是海内外中国人的精神故乡。今天,我们呼唤西安复名长安,也同样寄托着海内外中国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千年梦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