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秘闻里的沉滓—— 评教授在“1948背后的故事”(二)

2019-03-10 14:29: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前度刘郎
点击:   评论: (查看)

  二、刘教授说:当时双十谈判协定规定给共产党提供几条,一个是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另外全国军队缩编成100师,共产党可以占20师的配额。毛泽东对这个结果是相当满意的,回到延安跟胡乔木和中央负责人说,蒋介石并不反共。

  评论:

  1、刘教授是在玩弄文字游戏。什么叫做“双十谈判协定规定给共产党提供几条”?造成国民党居高临下地规定共产党行为的感觉。《双十协定》是国共相互斗争、妥协讨价还价定下来的,不是单方面谁规定谁。

  2、《双十协定》中并没有“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的条款,这句话只是中共方面提出的关于解放区地方政府问题的解决方案中的一个提议,由于国民党的反对,由中共方面自己取消了。

  《双十协定》明确记载:中共方面提出,政府应承认解放区各级民选政府的合法地位,国民党以解放区名词应成为过去、政令军令必须统一理由反对。中共方面开始提出解决方案:依照现有十八个解放区的情形,重划省区和行政区,并以原由民选之各级地方政府名单呈请中央加委,以谋政令之统一;国民党以重划省区变动太大为理由反对。于是中共方面提出第二种解决方案,刘教授所谓“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就在这个方案内,具体方案是:请中央于陕甘宁边区及热、察、冀、鲁四省委任中共推选之人员为省府主席及委员,于晋绥两省,委托中共推选之人为省府副主席及委员,于北平、天津、青岛三特别市,委任中共推选之人为副市长;国民党仍以政令军令必须统一理由反对。于是中共方面表示,可以放弃第二种主张,改提第三种解决方案:由解放区各级民选之政府,重新举行人民普选,政协派员监督之下,欢迎各党派各界人士还乡参加选举,从区乡、县到省行政区第次选出各级政府呈请中央加以委任,以谋政令之统一;国民党对此方案表示只考虑县级民选政府加委,中央任命省政府前往各地接管行政。中共再提第四种解决方案:各解放区暂维持现状不变,留待宪法规定之民选省级实施后,再行解决,或可提交政治协商会议解决,国民党仍以政令统一借口阻止,最后双方同意再协商解决[17]

  以后,国民党先动手进攻共产党,用枪炮“协商”解决了。

  所以,所谓双十协定规定“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一说根本不存在,刘教授不要捏造。

  3、《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一书中根本没有毛主席回到延安跟胡乔木和中央负责人说,蒋介石并不反共这句话毛主席从来没有说过蒋介石并不反共

  《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中是这样说的 :“毛主席回到延安后说,我看蒋介石凶得很,又怕事得很。他没有重心——民主或独裁,和或战。最近几个月,我看他没有路线了。只有我们有路线,我们清楚地表示要和平。但他们不能这样讲。这些话,大后方听得进去,要和之心厉害得很。但他们给不出和平,他们的方针不能坚决明确。我们是路线清楚而调子很低,并没有马上推翻一党专政。我看,现在是有蒋以来,从未有之弱。兵散了,新闻检查取消了,这是十八年来未有之事。说他坚决反革命,不见得 。那时,毛主席确实有一种乐观情绪。[18]

  按照“毛主席回到延安后说”的字面理解是毛主席回延安后就很快说了这句话,对谁说的呢?没有指明。但是另一个版本告诉我们,这些话是毛主席回延安两个月后说的,而且只是对胡乔木一个人说的。2012年第11期的《文史参考》中标题为“胡乔木:‘中共第一支笔’”的文章记载:1945年“12月,胡乔木回到延安,见到了大病初愈的毛泽东,陪着毛泽东散了一次步。毛泽东告诉他:“我看蒋介石凶得很,又怕事得很。现在是有蒋以来从未有之弱。他兵散了,新闻检查也取消了。”

  照这两个版本所记述的内容,看得出刘教授为抬高蒋介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既篡改毛主席评价蒋介石的原话,又妄把中央负责人添加为谈话对象。“说他坚决反革命,不见得”与并不反共”在外延和内涵都是绝不等同的概念

  这里还要明确一个事实,《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一书不是胡乔木自己写的,胡乔木生前没有看到过此书。它是编写组根据胡乔木生前的谈话和录音,查阅了大量的文献档案及其他资料编写出来的。“已写出的回忆四十年代毛泽东的一批文稿,虽然按照他的初步意见作了修改,但修改稿的大部分他都没有看过,他看过的几篇也还不是经他最后审定的文稿。[19]”而“胡乔木:‘中共第一支笔’”一文是参考了《胡乔木回忆毛泽东》写的。

  三、刘教授说:解放战争时,国民党将领许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是留过洋的,开会时都是军装笔挺、将星闪耀的,而共产党的干部开会有的蹲在凳子上,有的叼着烟袋,什么样的都有,土里土气的。

  评论:

  1、刘教授特欣赏国民党将领的外表威风、学历和留洋背景,他的意思是穿着考究的比穿土布衣服的强,共产党将领都是土包子,不如海龟,中国人不如洋人。不晓得刘统教授是在玩弄历史还是真的无知,共产党将领受过高等教育的、留过洋的多得很,仅活下来的在开国将帅中就有56位是留过洋的[20]。至于国军将领开会时都是军装笔挺、将星闪耀,那又怎么样?穿土布住窑洞的毛泽东主席照样把住总统府穿笔挺军装、勋章满胸闪耀的蒋委员长打得丢盔弃甲。刘教授认为穿得笔挺的就素质高,要晓得旧上海的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那些黑社会大佬都是穿得笔挺的,今天大多数西装革履一表人才的教授如同狗一般贱,同西门庆一般龌蹉、下流、恶毒,素质何在?

  2、留过洋的人素质就一定高?我们做一个比较,毛主席和蒋介石分别是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政治、军事最高领导人,1924年国民党一大召开,没有留过洋的毛泽东是国民党正式代表,并当选候补中央执行委员,而留过洋的蒋介石只是列席代表。毛泽东在台上慷慨陈词,蒋介石只能默坐在台下,听毛代表讲话。1925年10月毛泽东是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政府宣传部代理部长,蒋介石只是黄埔军校校长,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当时的毛蒋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毛泽东曾应邀到黄埔军校演讲,当天,校长蒋介石全副武装,一早便到学生寝室、教室检查卫生,发现不合之处即令立即改正。蒋校长亲到大门外码头迎接,把毛部长接到校长办公室后引入礼堂,并登台介绍,蒋校长本人坐在台下第一排正中端坐恭听[21]。谁高谁低?

  3、军事战场较量留过洋的就一定比土包子厉害?事实证明历史上国共两党政治、军事干部无论留洋与否,在政治理论水平、文化水平、思想境界、军事素质﹑知识﹑能力等各方面共产党将领都大大优于国民党将领;就国共两党部队素质相比,共产党军队指战员的文化水平、思想觉悟、军民关系、部队纪律、战略战术、战斗意志、牺牲精神同样是国民党官佐士兵不可望其项背的。国共两党的士兵都是以农民为主,但共产党的战士在战斗之余是学习文化,学习政治,思想觉悟高,人人既是战斗员又都是宣传员,反观国民党士兵基本是没有文化的愚昧无知的吃粮人。但是国民党士兵只要到了共产党部队,无论是被俘虏还是起义过来的,就被教育为有文化有思想有觉悟的士兵,在战场上明显表示出与国民党部队完全不同的英雄气概。

  更何况战场对垒国共双方的胜负,并非由留洋与否而决定。如果硬要以留洋与否来定军队的政治、军事素质水平和战斗力和胜负,则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司令员彭德怀到普通战士基本是土包子,而对手则是蒋介石国民党的师傅美国和以美国为首的十七国所谓“联合国军”,从最高军事统帅麦克阿瑟、李奇微、克拉克到普通士兵那是洋得不能再洋了的吧,结果怎么样?低学历的土包子把高学历的洋军官和洋士兵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四、刘教授说“蒋介石四平这一仗打赢之后,下定决心非要消灭共产党不可了。毛泽东跟国民党打还是不打,胡乔木说毛泽东苦苦思索了三天三夜,最后决定跟国民党彻底决裂,打。”

  评论:

  1、在《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中,从头到尾找不到毛泽东跟国民党打还是不打,“毛泽东苦苦思索了三天三夜,最后决定跟国民党彻底决裂,打”这句话。《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中的原话是“1950年派遣志愿军入朝作战,毛主席思考了三天三夜”[22]而不是跟国民党打还是不打,“苦苦思索了三天三夜”。

  2、在《胡乔木回忆毛泽东》的“内战爆发前后”一节中有关同国民党决裂的原话是:1946年年中我们准备同国民党彻底决裂,毛主席也反复思考了很长时间才下了决心[23]。”“苦苦思索了三天三夜”与“反复思考了很长时间”绝对不是同一个时间概念;“准备同国民党彻底破裂”与“跟国民党打”在外延和内涵上都是不同的。“打”并不意味着就是破裂,国共在重庆谈判期间就在不断地打,谈判不仅没有破裂,反而谈出了一个《双十协定》;国共谈判后的八个月时间内,国共双方仍是打个不停,时而打仗,时而调停,时而停火,此期间国共关系也没有破裂。

  在那个时候毛主席思考什么呢?看看在那个时候毛主席起草的各种指示,就知道了。

  四平之战结束于1946年5月18日。

  1946年5月1日,毛主席起草了中央关于练兵的指示:“国民党反动派除在东北扩大内战外,现正准备发动全面内战;在此种情况下,我党必须有充分准备,能够于国民党发动内战时坚决彻底粉碎之[24]。”

  5月19日,即刘统所谓“蒋介石打赢四平这一仗”的第二天,毛主席起草“准备对付蒋介石大打的作战部署”:

  (一)观察近日形式,蒋介石准备大打,恐难挽回。大打后,估计六个月内外时间,如我军大胜,必可议和;如胜负相当,亦可能议和;如蒋军大胜,则不能议和。因此,我军必须战胜蒋军进攻,争取和平前途[25]

  5月21日,毛主席起草“中央关于目前时局及我之基本方针的指示”:

  “一、国民党现正积极布置全国内战······我应积极加以准备(特别抓紧练兵)加以制止。

  二、对于顽军在各处的进攻和蚕食,我应在当地积极子以打击。如果这种打击还不能停止顽军进攻,不能使顽军退出侵占我之地区,我在其他适当地区采取某些报复行动是有必要的。如果没有这种报复,顽军的部分进攻和蚕食必然更加猖獗,对我不利[26]。”

  6月6日,毛主席对华中分局发出指示:“目前我们方针是力争和平,但你们的工作必须是一切都准备打。[27]

  这就是毛主席在所谓“蒋介石四平一仗打赢之后”的态度,强调立足于“打”,非常强硬,从无畏惧,中心内容就是:充分准备,战胜蒋军,争取舆论,制止内战,争取和平前途。从没有为考虑跟国民党打还是不打而去苦苦思索三天三夜。

  这里仍要明确一下,就是《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中,“1946年年中我们准备同国民党彻底决裂,毛主席也反复思考了很长时间才下了决心”这句话,不能作为确定的史实来引证。因为,首先如前所说,这本书既不是胡乔木自己著的,他生前也没有看过;其次,即使是经胡乔木看过或有录音证明胡乔木说过这些话,那只是他个人的话语,没有旁证。当时参与其事的朱、周、刘、任等四大书记和众多中共中央高级领导人以及那么多的参谋、秘书等人都没有说过有这回事。史学研究,孤证不立!搞历史研究的刘统教授不知聆听过王仲荦和唐其骧两位导师的这条训诲没有?(未完待续)

  参考文献:

  [17]《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重庆《新华日报》1945年10月12日

  [18]《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第422页

  [19]《胡乔木回忆毛泽东》前言

  [20]《解放军中留过洋的开国将帅》,《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4-08-04 09:09

  [21]《钩沉:蒋介石亲自引见毛泽东黄埔军校演讲》,《搜狐.烽火岁月》2005年07月14日

  [22]《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第436页

  [23]《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第436页

  [24]《关于练兵的指示》,《毛泽东文集》第四卷

  [25]《准备对付蒋介石大打的作战部署》,《毛泽东文集》第四卷

  [26]《中央关于目前时局及我之基本方针的指示》,百度文库2012年2月16日

  [27]《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07年7月31日;《粟裕回忆录》第280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