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怎样解释“李约瑟之谜”?阴阳之道不可偏废

2019-03-10 14:21: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约瑟之谜”也叫李约瑟之问、李约瑟难题。他曾风靡上世纪八十年代思想界,引发或影响许多思辨,存在许多变体比如“钱学森之问”。他的标准表述,我们引用《百度百科》“李约瑟难题”一段:

  【李约瑟难题:由英国学者李约瑟(Joseph Needham,1900-1995)提出,他在其编著的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正式提出此问题,其主题是:“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1976年,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思·博尔丁称之为李约瑟难题】

  这个难题的解答可以说是汗牛充栋、卷帙浩繁,成就了科学哲学一个显学门类――你到图书馆去一搜,管理员保准给你推出一卡车、一堆小山;甚至某种意义上成为一种“玄学”,头绪越来越复杂,理论难度越来越来越高:制度、文化、技术、民族发生、地缘禀赋、气候等等无一不旁及。很早就想说一说,那是不可能的奢望。这几天我们“共时性”以及中西文化比较讨论,有了个简单途径,不必过于复杂。

  “科技”就是“技术”与“科学”的统称。“技术”与“科学”不能截然分开但毕竟两个概念,“技术”的发达比如李约瑟可以总结归纳出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但他并不意味着“科学”的发达。就人类文化发展轨迹可以发现:科学、宗教与哲学,他们本是同根,最早是从神话、传说和巫术发展而来。在发展演化过程中他们仨逐渐分途,宗教愈益走向信仰领域,科学逐渐走向实证领域,哲学则为宗教和科学提供解释或形式平台。

  ――然而这种“分途”只是相对而言,比如科学强调实证,然而事实上大量的信仰而非实证――比如“重的物质就是具有重的质量,轻的物质就是具有更轻的质量”,事实上他的解释应该是“地球引力、运动、物质量”共同构成。然而诸如此类在科学发达早期根本无法实证,只能依简单经验而更靠“我相信”来保证。科学发展早期,这类“我相信”比比皆是,不亚于宗教的“我信仰”;同样宗教虽然强调“我信仰”,然而其实证一点也不亚于科学,比如西方基督教历史上作为信仰的“传说”,都被后来的地底下考古所证实,所发生的事实与因果关系绝非虚传。纯粹的信仰为建立坚实的“形式系统”提供了帮助和保证――这何种“形式系统”只能依靠宗教去建立,科学是无能为力的;“形式系统”反过来又为科学提供了巨大帮助和保证。我们所说的《形式逻辑》仅仅是“形式系统”一个部分,一个角落,就连他的1%都不到。纯粹信仰为“形式系统”的建立提供支持,是不可抹杀的。

  ――在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猖獗的中国文化中,“形式系统”被误解,被归类为“玄学”,至今无法正名,事实上与我们今天讨论话题有许多内在联系。道家诸学派往往借“天”说“人”事,意在强调“宏观规则”等一系列“形式系统”的重要性。秦汉以后种族遭到糟蹋,根本就理解不了“形式系统”的重要性;理解不了“纯粹”的重要性。

  就历史的演化可以发现,宗教与科学他们确实就是一对“欢喜冤家”,表现为:同存同灭、阴阳互抱、互根互生;互补互衬、互为背景;阴不侵阳,阳不犯阴;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不阴则不阳,过阴则过阳…等等,恰好以“太极图”去描述他。

  当然,科学与宗教作为“事件”、“过程”、“主体”等等,他们的发生存在“时间延迟”,具体表现为“互争高下”、“不是我压过你就是你压过我”、“一方试图将另一方掐灭”;但就哲学上,他们确实就是一对“阴阳”,他们俩是同时存在、同时湮灭;同时发达、同时落后;同时强、同时弱。

  明清之际外部世界大规模进入前,中国社会一直处于多神乱神状态,整个社会弥漫一股股巫傩气,宗教落后,处于原始状态――除了引进的佛教外,中国本土基本上不存在与信仰有关的理论学说。也就是说“李约瑟之谜”与“宗教原始”是同一回事,至少就哲学上他们是同一回事。你要避开宗教谈科学,或者避开科学谈宗教,那是不可能的,那是无源之水。

  ×××××××××××××××××××××××××××××××××××××××

  今天为什么这个话题?

  写稿上网查资料,忽然发觉几篇社科院拨款项目,都已结项,其中就有如干与“李约瑟之谜”研究有关。我当时想呀,图书馆这“一卡车”、“一堆小山”似的“李约瑟之谜”研究,很可能与之有关。嘿呀!这些研究资料,早晚要从地球堆到月亮,何止“一卡车”、“一堆小山”!纯粹浪费钱财。

  当时想呀,这个钱给道一人做研究多美妙呀!三两句话就打发了,狠狠的赚他一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