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我们如何看待德先生和赛先生?

2019-03-08 17:43: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敏
点击:   评论: (查看)

  3月2号,我在群里就五四百年纪念话题一:如何看待德先生赛先生?效率和公平这个专题发表了一番言论,这篇文章是在这一基础上形成的。

  其实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也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

  80年代以后,我们过分着重于效率,发展偏于一边,因此我们在物质层面上确实是比较发达。

  但随之而来的是这个社会的公平公正和精神、道德层面出现了大问题。

  所以这也是一个唯物辩证法的话题

  如果我们坚持唯物辩证法来指导我们发展,就不会偏重于这种唯生产力的发展。

  100年前的五四运动,大家就在探索这两者的关系。

  德先生和赛先生,我们该如何处理它们的关系?

  当年我们生产力低下,所以我们被英国人揍。

  因此整个社会就把重点放在于生产力的发展上

  大家被揍的清醒了,因此,以洋为师成为大家的共识。

  54实际上就是新旧文明更替、东西方文化碰撞的必然产物。

  @李克勤

  以德为本才是根本,这也是发展的历史用血和泪的教训来告诉我们的。

  最近一段时间,在这里和大家谈到了魔鬼和农夫的故事,其实这个故事就和我们今晚的话题有关联。

  发展效益和道德公平,在有时候会矛盾,我们如何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关系到我们发展的。

  其实这个话题也就涉及到了人性了,讲生产力、效率优先,必然会让人偏重于利益,人性的不好的一面就会得到好的发展。

  如果我们以德为本,大家就会重在于修炼自身的品质。

  其实,国民党主政的时候也是偏向于发展生产力一方的,毛主席主政的时候,实际上是以德为本的。

  抓革命,促生产,其实就很好的解决了这样一个问题,是真正贯彻唯物辩证法的。

  李克勤说:

  正反两方面的实践,证明鲁迅先生和毛主席是对的东西,没有必要再纠缠。最近这些年,有人就是浑水摸鱼。因此,我们不能跟着他们的思路走。毛主席和鲁迅先生的心是相通的,因此我们的文化建设,在新中国是大有成就的。这都是对五四新文化的继承和发展。包括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可是,后来重提德先生和赛先生,好像是新名词,忽悠了不少人。毛主席领导探索的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科学事业,举世无双。现在要正本清源。

  100多年前,我们落后的生产力导致我们遭人挨打,这样残酷的现实,确让那时的人把重点放在与生产力上,放在了以洋为师上。

  以德为本,努力发展生产力,总之,就是抓革命促生产才是发展之道。

  如果把德先生和赛先生对立起来,那么失衡的发展局面必然会让我们承受极大的代价。

  从现实的发展当中我们看到,西方的道路真的是条邪路,因为西方发展模式其实就是以发展生产力、做大所谓的蛋糕为本,用资本主义法权来发展,用残酷的剥削和压迫迫使大家像机器一样转。

  为了做大蛋糕,他们拼命的用吐痰理论、用享乐主义,个人主义,消费主义,自由主义等等来做大蛋糕。

  因此,赛先生越走越远,可德先生就不见影子了。

  因此这样的一种发展,就被我们称之为西方邪路。

  过去毛时代一再强调公平、强调民主,反对剥削压迫,因此德先生的地位很高。

  但后来一再的强调赛先生,为此让大家承受巨大的压力,确实,当大家为了偿还房子、医疗、教育等各种的贷款的时候,在这种巨大压力下,大家就千方百计赚钱。

  人在压力下确实会能力爆发的,因此,这一社会的物质层面的发展确实很惊人。

  过去大家都是一个人物,别人不敢这样对自己,因此,人一自由就散漫了,因此,才有了,后来大家被迫在压力下努力奋斗的发展。

  归根结底,人性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太过巨大。

  今日的话题依然如此,我们必须看到背后的人性作用

  我们实事求是,我们具体分析具体问题、辩证法看问题就能更好的处理这个问题。

  人在自由、没有压力的状态下确实会松懈,这一如自然界一样,没有了温差,空气就不会流动,就不会形成辐射、对流等。

  独行者说:

  德先生和赛先生之间的关系往大方面说其实就是政治和经济的关系

  因此强调赛先生也是对的,但是,过分的强调就会导致大家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前行。

  因此我们,必然要强调德先生为本、赛先生为辅,两者互为辩证法关系去发展。

  @独行者

  你说的也对,德先生和赛先生也可以被说成生产关系和生产力

  西方的模式,一再的强调以赛先生为本,这是一种失衡的发展模式。

  这个模式导致了对于这个世界的巨大压力,绝大多数的老百姓在这种压力中前行,这虽然为这个世界创造了太多物质财富,但回头看,我们很容易看到,发展背离了初衷。

  当然,在可控的情况下,在人主动的情况这种压力下的发展是值得提倡的。

  否则违背了大家的意愿,后人就必然会不客气的把主导者列入到私者一时的名单中。

  艳明说:

  我觉得自由应该有两个解释,一个是行为用语,即个人的事,一个是意识用语,即社会的事。自由不应该与懈怠,散漫捆绑在一起,科学技术的发表创造,文学的创作,艺术的发展如果没有个人的自由是不可想像的。民主、共和如果没有自由意识,是很难实现的。

  任正非曾经对大家讲过,当年他负债200万,老婆和他离婚,因此他才去开创华为的,压力、赛先生,对发展的帮助确实有利。

  但是,整个社会赖于这种压力下的生存发展,那是绝对不行的。

  @艳明

  自由、民主和它的对立面是一个辩证法的问题和关系。

  上层社会为什么富而思淫,高贵者最愚蠢?

  这和他们太过于自由是有很大关联的

  对健康的发展我们是应该给予其自由的发展

  对不健康的发展,我们就不应该让它有相应的自由。

  艳明说:

  压力作为个人意识,也就是说人生遇到了难题,是体现个人意志最好的时机,但统治压力却是社会的灾难。

  今日社会的发展,实际上是由上层社会给我们巨大的压力导致的结果。

  同时和资本主义的做大蛋糕这一套密切相关

  很显然,这样的赛先生并非我们所欢迎的。

  两者的关系确实不太好把握,尤其是,这其中掺杂了个人利益、集团利益的时候。

  西方的邪路下,德先生的地位很差。

  如何处理这些关系?尤其是在新的形势下怎样处理这些关系,是值得我们去认真研究的。

  我认为我们还是要引入系统管理、人工智能,然后我们的机制上,做到让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和他对于整个社会的贡献相关。

  这样,大家为了发展的更好,必然会给自己压力,大家通过努力为社会贡献获得更多利益就会让整个世界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中。

  杨思基 苏州大学说:

  自由尽管体现人的本质特征与理想追求,但任何时候都是有条件的,而且在私有制个人特殊利益相互冲突矛盾的情况下是相互冲突的。有剥削阶级资产阶级的自由,就没有雇佣工人劳动人民的自由,反之,有劳动人民的自由,也就没有剥削奴役劳动人民的自由。剥削阶级在弱肉强食的私有制丛林社会垄断掌握着一切,所以他们才强调个人绝对自由,以便他们随心所欲任意地剥削奴役劳动人民。

  这样的发展和现在资本和权贵垄断生产资料迫使大家在巨大压力下努力干活是截然不同的。

  @杨思基 苏州大学

  你说的很对,当他们垄断了资源、生产资料时,他们可以说这世界很自由,你有钱能享受到皇帝一样的待遇。

  前几天一个走的人一再强调我们这个社会自由,说不愿意回到过去的不自由的状态。

  因此我认为,也只有整个生产资料掌握在系统手中,进行科学的计算和科学的分配才能更好的处理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关系。

  生产资料掌握在谁手中,这世界就成为谁的了。

  因此,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确实自由到没底线,但是,没有生产资料,没有权没有钱,拿什么去自由?

  多数的人为了获得钱以享受到相应的自由好处就被迫在资本主义的压力下努力干活,当然赚到钱了,他们确实可以享受一会儿的自由和民主。但更多的时候他们,承受着没完没了的压力,压力山大。

  大家被赛先生逼得这样了。

  杨思基 苏州大学说:

  我们要的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自由和民主,是一切归劳动者所有,让劳动人民享有当家作主充分的自由民主权力,而绝不是私有制条件下的弱肉强食自由掠夺与霸道。美国政府现在推行的所谓民主自由,那就是后者,是美国寡头垄断资产阶级自由地横行霸道掠夺全世界人民,谁妨碍了他们的这种自由,他们就说谁不民主自由。

  卢凡说: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特别是方法论都是很好的。不过他是在工业革命时期产生的,之后科技不断取得进步,金融领域也发生了很多创新。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构建,大数据分析的出现。当代的中国应该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信息化社会相结合。就能引领世界发展。

  这些掌握了生产资料的,极少部分的人在自由的状态下,他们富而思淫,高贵者最愚蠢。,自由散漫,醉生梦死。

  这实际上也是在好的状态下,人性会向不好的一面发展。

  他们掌握着生产资料,掌握着这个世界,因此,他们绝不放弃这样的生活。

  但他们人性往不好的一面发展,终究会让他们其兴也忽焉其亡也忽焉。

  在系统的监督管理下,在好的制度的作用下,大家就必然努力的为世界贡献以获得更多的利益,这样一方面,大家够自由民主,社会是以德为本,另一方面,大家在自身的压力下努力发展。

  对,不能去压迫大家,而是让大家在利益的驱动下,努力作为才是发展根本。

  系统管理、超级计算有助于我们更好处理好德先生和赛先生,自由、民主和压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唯物辩证法关系。

  同时又能极有效的剔除人性劣根性对其中的破坏作用

  我们看人类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人的劣根性,对这个世界的发展破坏性是最厉害的。

  因此古往今来的圣贤们都努力在思想教育制度方面来控制人的劣根性,在这方面确实有许多的建设成果。

  当然,最最有效的依然是在利益和利益的特性,利益分配发展模式上控制。

  而系统的管理实际上就是实现如上目标的。

  德先生,赛先生,这两者的关系始终是人类社会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在过去,在阶级社会里,很显然偏重于赛先生。

  而毛主席他的实践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实践,他在处理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关系上,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样版。

  之前可从来没有这样搞过。

  苏联的斯大林模式,其实也是毛主席后来要抛弃的。

  更不要说斯大林之后的修正主义了

  修正主义完完全全就是走西方道路

  颠倒乾坤,把宗旨目标都改掉了,这不是修正主义是什么?

  如果是保证让宗旨、目标得以实现的修改,那不是修正主义,那是理论实践创新。

  就如同毛主席当年走农村包围城市道路一样。

  对错综复杂的关系,毛主席是处理的最好的。

  这也是我一再强调,我们要用心去学习毛主席的原因。

  兰陵公子说:

  未来中国盛世和人类共同体建设与治理,必须回到华夏天道文明来

  毛主席晚年一再的着重于对于社会的思想教育,鞭策大家前进,某些人却说不自由,他用资本主义的所谓自由和这种不“自由”对比,这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

  毛主席让大家革命,继续革命,自我革命,这实际上就是在精神上武装大家,让大家不再松懈。

  但实际上当时的社会还是很自由、民主的,这也说明毛主席对于自由民主和压力之间的关系还是处理得非常好的。

  要知道那时候大家还能自由表达,上面的还要认真听听下面的意见。

  那时候,全民参与政治,对外老百姓和高层有着惊人的一致,首都的中心往往一聚百万人向美帝国主义示威。

  现在是平民去政治化

  @兰陵公子

  现代经济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经济,计划经济的短板依然在于它没能及时的更新数据,在过去缺乏相应的超级计算能力和网络,因此,计划经济发展的确实不够理想。

  我们不能用资本主义的一套经济来思考

  否则会导致我们认为,社会主义的政治和经济之间有矛盾。

  当社会有了惊人的超算能力的时候,我们能进行系统管理,应用人工智能时,则个人社会高度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就能得到发展

  我们讨论德先生和赛先生关系的问题,实际上已经让我们更多的面临这种全域性关系和整体性发展的问题,我们把这些理顺了,理通了,我们就能够让发展变得越来越好。

  而超级计算机能帮我们更好解决这个问题。

  古老的中华文明和西方的文明碰撞中,让我们有了五四运动。

  今日,信息化人工智能的高度发展已经让我们认识到了,中华文化对于这种发展更具有适应性。

  因此,我们将一改54时候我们的被动和悲观,我们中华文化将迎来大发展的机会。

  因为中华文化强调体系化发展。

  我们谈论这个话题,相信有助于我们更好的认识这样一种发展局势、现好其中的关系。

  @兰陵公子

  人民内部矛盾,阶级斗争,统治者的内部矛盾,这三大矛盾才构建起完整的社会,我们忽略了其中的一个都偏颇了。

  而这些矛盾是客观事实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有人一再强调我们现在着重于阶极斗争,其实,这个斗争主要的源头、主动方在掌握乾坤的这一方。

  这些矛盾的源头是利益矛盾,利益的矛盾的源头在于大家对于利益的需要和利益的通用有限性。

  因此,我的主要思想控制利益的特性和利益分配发展模式。

  利益、利益的特性和利益矛盾对人性具有极大的塑造。

  而人性对社会的作用极其巨大。

  人性和利益,利益的特性能被我们科学地控制好了,这世界就会越来越理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