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没有历史局限性——评“莫言与阿刀田高谈小说为何存在”之二

2019-03-07 14:12: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莫言对阿刀田高提出的问题,回答了三段话。第一段:“首先,我认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一个历史的文献,它的产生有它的历史必然性,也有它的历史合理性。当然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也带着很大的历史的局限性。作为一个历史文献,对它进行弘扬,有两个角度:一是站在今天的立场,用今天的观点来对它进行研究,进行定性;另外一个就是回到历史的角度,站在历史的这种角度上来对这个文字进行研究进行探索。从这样两个不同的角度,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论。”

  莫言说了四句话,第一句,我们与莫言没大分歧。我们先评论第二句话。

  “今天的眼光”,谁的眼光?莫言和莫言同类人的眼光。在他们看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下简称《讲话》),“带着很大的历史的局限性”。

  《讲话》开篇讲——

  在我们为中国人民解放的斗争中,有各种的战线,就中也可以说有文武两个战线,这就是文化战线和军事战线。我们要战胜敌人,首先要依靠手里拿枪的军队。但是仅仅有这种军队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有文化的军队,这是团结自己、战胜敌人必不可少的一支军队。

  ——请问这有历史局限性吗?难道今天,就不需要既要有拿枪的军队,还要有文化的军队吗?

  《讲话》的引言中提出五个问题——

  一,立场问题。我们是站在无产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立场。对于共产党员来说,也就是要站在党的立场,站在党性和党的政策的立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文艺工作者中是否还有认识不正确或者认识不明确的呢?我看是有的。许多同志常常失掉了自己的正确的立场。

  二,态度问题。随着立场,就发生我们对于各种具体事物所采取的具体态度。比如说,歌颂呢,还是暴露呢?这就是态度问题。

  三,工作对象问题,就是文艺作品给谁看的问题。……文艺作品在根据地的接受者,是工农兵以及革命的干部。

  四,既然文艺工作的对象是工农兵及其干部,就发生一个了解他们熟悉他们的问题。……我们的文艺工作者需要做自己的文艺工作,但是这个了解人熟悉人的工作却是第一位的工作。

  五,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学习社会。革命作家,尤其是党员作家,必须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知识。但是现在有些同志,却缺少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

  ——请问这五个问题有历史局限性吗?在今天,作家就没有立场问题、态度问题和工作对象问题了吗?在今天,作家就不需要了解人熟悉人了吗?在今天,作家就不需要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学习社会了吗?

  笔者认为:在今天,莫言这一类作家,在这五个方面实在是缺失!

  《讲话》的结论中,也讲了五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

  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的?

  我们的文艺,第一是为工人的,这是领导革命的阶级。第二是为农民的,他们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第三是为武装起来了的工人农民即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人民武装队伍的,这是革命战争的主力。第四是为城市小资产阶级劳动群众和知识分子的,……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

  ——请问:为最广大的人民大众服务,有历史局限性吗?

  有局限的是莫言。他不为人民大众服务,他为司马库服务,为西门闹服务!

  第二个问题——

  一切种类的文学艺术的源泉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作为观念形态的文艺作品,都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类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革命的文艺,则是人民生活在革命作家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这是自然形态的东西,是粗糙的东西,但也是最生动、最丰富、最基本的东西;在这点上说,它们使一切文学艺术相形见绌,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这是唯一的源泉,因为只能有这样的源泉,此外不能有第二个源泉。

  ——请问:文学艺术的源泉问题,有历史局限性吗?

  莫言的“文艺源泉”,是他爷爷、他奶奶,他爹、他母亲,他姑姑和他自己。

  第三个问题——

  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为艺术的艺术,超阶级的艺术,和政治并行或互相独立的艺术,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无产阶级的文学艺术是无产阶级整个革命事业的一部分,如同列宁所说,是整个革命机器中的“齿轮和螺丝钉”。因此,党的文艺工作,在党的整个革命工作中的位置,是确定了的,摆好了的;是服从党在一定革命时期内所规定的革命任务的。反对这种摆法,一定要走到二元论或多元论,……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但又反转来给予伟大的影响于政治。这政治是指阶级的政治、群众的政治,不是所谓少数政治家的政治。政治,不论革命的和反革命的,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不是少数个人的行为。革命的思想斗争和艺术斗争,必须服从于政治的斗争,因为只有经过政治,阶级和群众的需要才能集中地表现出来。

  ——这是对文学艺术的定位。

  请问:文学艺术与阶级的关系,文学艺术与政治的关系,文学艺术与党的路线的关系,有历史局限性吗?

  “政治是指阶级的政治、群众的政治,不是所谓少数政治家的政治。政治,不论革命的和反革命的,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不是少数个人的行为。”请问:有历史局限性吗?

  莫言的“文学”完全违背了文学艺术的定位。

  第四个问题——

  文艺批评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政治标准,一个是艺术标准。

  各个阶级社会中的各个阶级都有不同的政治标准和不同的艺术标准。但是任何阶级社会中的任何阶级,总是以政治标准放在第一位,以艺术标准放在第二位的。

  ——请问文艺批评的两个标准,有历史局限性吗?

  瑞典文学院的先生们,把201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给莫言,正是把政治标准放在第一位的。

  今天文坛上的问题是:文艺批评不讲政治标准!

  第五个问题——

  延安文艺界中还严重地存在着作风不正的东西,同志们中间还有很多的唯心论、教条主义、空想、空谈、轻视实践、脱离群众等等的缺点,需要有一个切实的严肃的整风运动。

  我们有许多同志还不大清楚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区别。有许多党员,在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并没有完全入党,甚至完全没有入党。

  有些人就是一辈子也没有共产党员的气味,只有离开党完事。

  ——请问:今天的文艺界没有作风不正的东西吗?今天的文艺界没有唯心论、教条主义、空想、空谈、轻视实践、脱离群众等等的缺点吗?今天的共产党员全部在思想上完全入党了吗?这些问题有历史局限性吗?

  据说莫言也是共产党员,从他的小说、散文、演讲中,谁能看到、闻到他身上共产党员的气味?

  《讲话》所阐述的原则问题,没有历史局限性。

  莫言与阿刀田高的高谈阔论,是对《讲话》的否定。他们的所谓“寻根文学”、“异色小说”,都是与《讲话》的原则问题对立的。

  2019年3月6日星期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