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七十年代的县委书记

2019-03-09 17:57:21  来源:百度贴吧晋城吧  作者:云游大和尚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七十年代后,我曾拍过不少县委书记。那时,农村正处在大兴水利、大搞农田建设、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大学、大赶、大超的群众运动中,群众很忙,干部很忙,指挥一个县的县委书记更忙。他们要制订建设规利,要下乡调查,要亲自去作试验田,还要带头到工地参加劳动。有的县委书记长期在农村蹲点,住在农村、吃在农村,和农民一块干活,真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称得上是人民的好长工了。我镜头下的几位县委书记,就是其中的代表。

  晒得最黑的是陈书记

  

7563a7911aa23d97b9428a5fa0d120f6.jpg

  1979年,我拍摄《浏阳河》照片,一路听到很多关于(浏阳)县委陈再仁书记的生活故事。陈再仁是全省优秀县委书记,人民日报曾介绍过他的事迹。人们说得最多的是陈书记艰苦朴素,关心群众。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在收割晚稻的田间碰上了陈再仁书记,那时他正拿着镰刀站在稻田和一位老农交谈,我用望远镜头拍下了。休息时,我冒失地问陈书记:“你为什么晒得这么黑?”他说:“我的脸比较宽,容易显胖,而老百姓最不喜欢肥头大耳的县委书记,尤其是我们浏阳县,是个革命老区,我们教育群众的最好方法,是进行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教育,为了让自已缩短与群众的差别,我坚持参加劳动,使自已晒得黑一点,瘦一点,能更好地接近群众,为群众办事。现在看来,效果不错,不少群众不叫我书记而叫陈老头了。”他的一番富有风趣的话,弄得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跑得最快的是曾书记

  

  

879bad4ffc99125479bdb1fb3cb90a11.jpg

  1973年,我去汝城县龙虎洞水库配套工程的工地上采访,从车窗里看到一个很热烈的劳动场面,我要小车司机停车让我们下去拍些照片。车停了,我们直奔工地了解情况,正好一对对担土民工朝我们前方跑来,听说他们在搞劳动竞赛,看谁担得重,跑得快,通过跳板不跌倒,就是优胜者。我本能地拿着相机拍下了这一难得的瞬间,当我打听跑在最前面的民工是谁时,大家都咯咯地笑了起来,有位小伙子对我说:“那就是我们的县委书记,怎么样,帅不帅?”我连声说:“帅极了!帅极了!有县委书记带头,难怪工地这样的活跃。”

  穿得最土气的是刘书记

  

  

3b02b0ba320ab0ae236d13611cdcbe56.jpg

  1973年,我去邵东县采访“农业学大寨”。走进这个县境内就听到巨大的爆破声,闻到浓浓的火药味,到处写着“横下一条心,舍得一条命,石山不炸平,坚决不收兵!”等标语横幅。我准备先找县委书记刘中心了解情况,然后下去拍照,不料刘书记不在,县委办公室的同志接待了我。他们开玩笑地说:“记者要找我们的书记,可不容易,我们的书记叫刘中心,他基本上不坐办公,哪里搞中心工作,哪里最繁忙,他就在哪里现场办公,县委有台旧吉普车他不坐,说下农村还是单车好,车子留着接待客人。”经打听,才知道他在火厂坪公社龙兴大队指挥改造乱石山。我坐着县委的车子赶到了火厂坪公社,可公社办公室的负责人说:“书记来来去去从不打招呼,都是直接上工地,你们去工地找他吧!”后来,好不容易在去乱石山的田野里碰上了他。他留着很深的头发和胡子,穿着一身破旧衣服,肩上挂着一个黄色旧挎包,衣服和鞋子上还有很多黄泥浆,看得出他刚从工地下来。在我的镜头中,他打扮得比当地干部和老百姓还土气。

  =================================

  网友跟贴:

  马德(2007-01-16 19:12:03):

  70年代我曾经在山西省静乐县县委通讯组工作。有一段时间是跟县长刘三虎下乡蹲点。我们蹲点的村子叫木瓜山。那时蹲点,真是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先说住。就住在一户农民的家。和房东老汉的二小子住一间屋,睡一盘炕。北方农村冬天取暖,全凭这一盘炕,上炕(离灶火近的那头)最暖和,下炕(离灶火最远的那头)最冷。刘书记坚持睡下炕,房东的二字睡上炕,我睡中间。……那时候学大寨,寒冬腊月的要动员群众去搞农田水利。刘三虎县长和我每天早上总是最早来到工地,和社员一样拉车子,抡镐头,手上的裂口一道一道的。当时村里的老乡和县长很熟,开口闭口叫老刘,很少有称呼“县长”的。

  牟树华 (2007-01-16 15:07:43) :

  64年我们这里发大水,我亲眼看到身材不到一米六的县委书记樊林照淌水下乡,路上的水没了他的腰。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水中樊书记的样子。(如今)还是那条街上,还是那些并不富裕的老百姓,县委书记从办公楼到宾馆都是一溜豪华车绝尘而去,好威风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