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秘闻里的沉滓——散评教授在“1948背后的故事”(一)

2019-03-06 15:23: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前度刘郎
点击:   评论: (查看)

 

  几十年前刮起的解密揭秘之风,“搅了一下停滞多年的池塘,各种古的沉滓,新的沉滓,就都翻着筋斗漂上来,在水面上转一个身,来趁势显示自己的存在了。[1]”表现突出的是各路人马纷纷以破烂的蒋记裹尸布为灵幡,为民国遗尸招魂。

  近十多年来一个《1948年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真正原因》的帖子不断翻着筋头在各网络上漂荡,显示着自己的存在。

  帖子的内容是贬共扬蒋为国民党在解放战场的失败辩护,都是些违反历史真实和毫无逻辑的昏话胡说。帖子内容出自一个叫刘统的教授(以下简称刘教授)的讲座。这刘教授有着令人目眩的头衔:著名历史学家王仲荦和唐其骧的弟子,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历史系教授。

  2006年8月19日刘教授在三联韬奋图书中心二层作讲座,讲了“1948背后的故事”。首先,刘教授祭出著名的历史学家王仲荦和唐其骧,如同现在的某些武术教头常炫耀祖师爷的名号一样,拿虎皮作大旗;继而卖弄他曾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的身份,树起了军史研究权威;再神化军科院军事档案,终于把自己装扮成“不但能说出五虎将姓名,甚而至于还知道黄忠表字汉升和马超表字孟起”的“赵七爷”[2]。他神秘地告诉我们“原来我们党的历史有两种,一种是教育群众用的,比如高中的教材、大学的党史课等等;还有一种是真正的历史,那是藏在我们的档案里,或是当事人口口相传的。”那口口相传的当事人是何等人呢?是刘教授的同事——”解放战争时期四大野战军的老参谋”和”建国后大将元帅的秘书”。下不得地呀!碳丸子跌得瓮坛里———嚇(黑)散了!我想象当时讲座的情景:刘教授他两手同时一前一后捏起空拳,仿佛握着无形的冲锋枪模样,向听众抢进几步道,这才“是真正的历史,那是藏在我们的档案里,或是当事人口口相传的”,哼!哼!晓得么?口口相传的真正的历史!

  为了增强“故事”的说服力,刘教授又把蒋介石的全集拉来作为解密揭秘的大法器。

  共产党正式出版的党史和军史在前军科院研究员的刘教授眼里算不得真正的历史,只“是教育群众用的”,凡人看不到的军科院档案以及老参谋、将帅秘书口口相传的才是真正的历史,刘教授要利用它们来解密国共两党的历史,甚至重新定义国共两党的正反。军科院的档案资料我没有资格查阅,四大野战军的老参谋和大将元帅的秘书更是无缘高攀,所以参阅和拜受这些秘闻的福分,于我等凡夫俗子是可望不可即了。刘教授三生有幸!

  刘教授的故事披露了什么秘闻呢?很多很多,惊世骇俗!但不幸的是这些秘闻却被一个署名“甲丁”的先生用三篇文章打开了主表皮,抖露出假冒伪劣货色。那文章就登在2016年11月的红歌会网和乌有之乡网上。三十多年以来,捏造、污蔑、歪曲共产党历史的帖子层出不尽,司空见惯。刘教授的“故事”年深日久,虽在网上不停的飘荡,因有“甲丁”先生和其他人的解剖,所以我并不太在意。但奇怪的是近两年来,我在各种场合遇到不少讲国民党光辉历史的人,其身份,有的是庙里的老道,有的是打麻将买码的专业户,有的是走街串巷的游客,不似以前只是“上流”层次教育界、文艺界和艺术界等圈内的人。这些三教九流的角色演说的内容很多就来自于这个“故事”,什么蒋介石威望高咧,林彪被杜律明打得溃不成军咧,国军是可怜老百姓才打输的,共产党只晓得抢地盘要权利等等,说得头头是道唾沫横飞、脸红脖子粗,好像那些事如同铁板钉钉无可反驳,当然结果总是他们落荒而逃。我只问了几个为什么,证据在哪里,再翻出几个点部,他们就哑口无言了,最后总是悻悻地说这是教授讲的呢,那还有错?!更令人惊诧的是今年年初,还遇到长工、佃户的后代和文盲加流氓都在讲同样的“历史”,捧蒋介石的臭脚,为国民党唱赞歌,吐糟共产党历史。这就值得警省,什么阿猫阿狗都在这节点上来歪曲国共历史了,连文盲加流氓忽然都“文化”了,真是出鬼了!这预示着什么呢?这就很有必要把刘教授的“故事”的边角皮毛再抖露抖露,以管窥豹让大家看看这些杂碎秘闻到底是什么货色,使谬种不再流传。

  刘教授的“秘闻”余料还有哪些宝贝呢?

  他惊叹蒋介石的”战略预见性”,是在于败退前把上海银行里所有的黄金、白银、银元和南京故宫博物院的国宝转移到台湾。

  势败之徒卷起金银细软逃命,本是丧家之犬的常用手段,蒋介石逃亡之前连偷带抢席卷全国人民的血汗,在刘教授眼里不仅不是恶劣残忍的海盗行径,反成了“战略预见性”,深得委员长精髓。

  刘教授还从国民党的战争档案中和蒋介石的全集中有惊人的发现,原来“蒋介石不像是我们书里描写的样子,专横跋扈、一意孤行、心胸狭隘。”尤其是通过看蒋介石“跟共产党决战几年中他一系列的讲话、决策,我发现他的想法大多数都是对的。”“过去我们把蒋介石的失败都说成是腐败——国民党腐败、不得人心,但是······”

  刘教授“看了解放军的战史和解放战争的历史”, “觉得过去的结论都过于标语口号化,像国民党代表反动,我们代表正义;我们得人心,国民党不得人心;我们解放区是阳光灿烂,国民党是一片黑暗。我觉得这里面需要好好地研究。”

  从国民党的战争档案中和蒋介石的全集中发现了蒋介石的宽广胸怀、民主、正确,从共产党出版的党史、战史中发现的都是宣传口号,不是真正的历史。不知怎地,这些秘闻于我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哦!想起来了,曾经在很多地摊上的报刊中看到过。

  刘教授要颂扬蒋公的伟光正,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证据可以借用,那就是《蒋介石日记》。从中可以看到蒋公嫖娼,忏悔;又嫖娼,再忏悔;还嫖娼的痛苦过程,找出蒋公苛严、圣洁的形象。勇于自律的蒋公多次发誓不嫖了,结果呢,不嫖不嫖,又嫖了,好似如今打麻将输了钱的赌徒,发誓再不去赌了,结果不去不去,又去了一样。

  以上所说只是一个开头,刘教授的“1948背后的故事”的部分荒谬、混乱又具有欺骗性的秘闻还在后面,叫人拍案惊奇,我且把“故事”余料散开来简评如下。

  一、刘教授说:抗战刚结束时,蒋介石的个人威望达到了顶点,他是中国抗战的领袖。共产党没有实力跟蒋介石争天下,只是希望通过谈判在国民政府里拥有一席之地。

  评论:

  1、抗战胜利时蒋介石的个人威望在哪里达到了顶点?

  在国际上,中国名为四强,却备受欺凌,美英苏首脑视蒋介石为无物。

  1945年2月美、英、苏三国无视中国,背着中国私下签订有严重损害中国主权和利益条款的《雅尔塔协定》,蒋介石屈辱接受颜面无存;1945年7月17日,美、英、苏三国首脑在德国柏林波茨坦举行会议,又未邀请中国。会议期间,美国背着中国起草《美中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美国总统杜鲁门发电报要求蒋介石在24小时内答复对公告是否同意[3]。一国首脑要求另一国首脑限时答复,那是战胜国对 战败国的通牒,杜鲁门却用之于同是战胜国的元首,真是无礼之极,蔑视至极! 蒋介石自己在日记写道:“中、美、英联合对倭寇警告,为国际上实一大事,然受美国限期答复之无礼要求,又增我一国耻[4]。”他把限时答复此事上升到国耻的高度,高虽则是高,可惜是耻辱而不是威望 。1945年8月14日,国民党政府和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斯大林鄙视蒋介石,让中苏共同使用旅顺和大连两个港口,让外蒙古独立,损失我国土损害我主权,蒋介石又只得屈辱接受。

  对外,蒋介石只能仰望,没有威望!在国内呢?

  在国内,国民党接收各沦陷区城市,大量的接收要员趁机浩劫工商业和居民财产。“金子、房子、票子、车子、女子(汉奸的妻妾)”都是“接收大员”巧取豪夺的对象,被时人讽为新的“五子登科”,各沦陷区城市对国民党恨之入骨怨声载道。农村农民纳粮缴款当差负担越来越重,苦不堪言,不满情绪越来越重。抗战胜利,国民皆渴望和平、民主,反对内战,愤恨独裁[5][6],但是蒋介石一心要打内战,与民心背道而驰,成为“独夫民贼”;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都纷纷揭露和反对蒋介石国民党的内战,反对独裁、腐败和特务统治[7][8]。国民党内的桂系、晋系、冯系等与蒋介石同床异梦,并不服蒋介石。在国内蒋介石不得人心。

  由此观之,蒋介石的个人威望不存,遑论顶点!

  2、说什么共产党没有实力跟蒋介石争天下,这不是废话么?共产党自1927年“八七会议”决定发动秋收起义、南昌起义时,有什么实力?但照样要同蒋介石争天下,打出了以井冈山为代表的多处根据地,以至发展到有在“西安事变”中救蒋介石性命的实力。在抗日战争中,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实力既小于国民党军队,更小于日本侵略军,但照样打日本,打出了具有一万万人口的根据地、120万军队和200万 民兵;反观实力远远大于共产党的国民党军队,却在日寇面前一触即溃望风披靡,丢失了大半个中国。要知道,国民党军从抗战开始就有三个德械师和一个德械中央教导总队,1942年至1945年美国为国民党军装备了39个全美械师(包括军级兵员的整编师)[9],还有苏联大量的军事援助。可是国军这样强大的实力非但没有收复一寸土地,反而一败再败,甚至到1944年底,被强弩之末的日本军队,在8个月中,从河南一直打到桂林,打出了一个豫湘桂大溃退,国军损兵折将在50万人以上[10]。到抗战胜利前一个月,即1945年7月至8月,日寇已是强弩之末,国军无论从兵力还是装备以及粮食弹药供应等各方面都优于日军,结果还是一个月内接连丧失了18个县城,而实力远逊于国民党的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在相同的时期却连续收复了16个县城[11]

  什么叫实力?这就是实力!

  共产党军队的实力还显示在抗战胜利国共重庆谈判期间,国民党军队先后进攻解放区都连遭失败,损兵折将。

  上党战役:1945年9月,国民党军阀阎锡山集中13个主力师的兵力,在日伪军配合下,侵入晋东南解放区的腹地上党地区。10月解放区军民发动反攻,大获全胜,歼灭国民党军3.5万余人,活捉国民党第19军长军长史泽波、暂时46师师长郭溶、暂49师师长张宏、六十六师师长李佩清、68师师长郭天兴、暂37师师长杨文彩等位高级将领[12]

  冀南自卫战大捷:1945年9月中旬,国民党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调集10万以上军队,进攻共产党解放区。10月25日冀南解放区军民开始反击,又是大获全胜!国民党两个军(其中有三个美械师)六个师被围歼放下武器;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高树勋将军率新八军全体官兵举行起义[13]

  国民党三十军三个师均是美械师,素称能战, 四十军亦有所谓善战声名,八路军是刘教授口中的土包子,土里土气。结果怎么样?这就是实力!

  当时共产党为什么要与国民党谈判,这就要看当时的历史背景。离开历史背景去研究历史事件并下结论就是耍流氓!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迫切需要一个和平安定的环境,休养生息,重建家园,反对内战,要求民主;国际上,美国和苏联都不希望中国打内战,这些就构成了抗战胜利后的历史背景。中国共产党顺应国内民心,顺应国际呼声,一切从人民的根本愿望和利益出发考虑问题,提出和平、民主、团结三大口号,提出成立多党合作的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

  毛主席在《中共中央关于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通知》中指出,“在我党采取上述步骤后,如果国民党还要发动内战,它就在全国全世界面前输了理,我党就有理由采取自卫战争,击破其进攻。同时我党力量强大,有来犯者,只要好打,我党必定站在自卫立场上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不要轻易打,打则必胜),绝对不要被反动派的其势汹汹所吓倒。[14]

  刘教授看了上述历史还谈共产党没有实力同蒋介石争天下吗?

  3、刘教授说共产党”只是希望通过谈判在国民政府里拥有一席之地”,言下之意是共产党要高攀到国民党政府中去讨一个席位。看看毛主席是怎么说的:“曾经有个美国人向我说:‘你们要听一听赫尔利的话,派几个人到国民党政府里去做官。’我说:‘捆住手脚的官不好做,我们不做。要做,就得放开手放开脚,自由自在地做,这就是在民主的基础上成立联合政府。[15]’”毛主席、共产党是要到国民政府去改造国民政府,并不是去讨一个席位,刘教授不要想歪了!

  二、刘教授说:当时双十谈判协定规定给共产党提供几条,一个是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另外全国军队缩编成100师,共产党可以占20师的配额。毛泽东对这个结果是相当满意的,回到延安跟胡乔木和中央负责人说,蒋介石并不反共。

  评论:

  1、刘教授是在玩弄文字游戏。什么叫做“双十谈判协定规定给共产党提供几条”?给人以国民党居高临下对共产党下规定的感觉。《双十协定》是国共相互妥协讨价还价定下来的,不是单方面谁规定谁。

  2、《双十协定》中并没有“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的条款,这句话只是中共方面提出的关于解放区地方政府问题的解决方案中的一个提议,由于国民党的反对,由中共方面自己取消了。

  《双十协定》明确记载:中共方面提出,政府应承认解放区各级民选政府的合法地位,国民党以解放区名词应成为过去、政令军令必须统一理由反对;中共方面开始提出解决方案:依照现有十八个解放区的情形,重划省区和行政区,并以原由民选之各级地方政府名单呈请中央加委,以谋政令之统一;国民党以重划省区变动太大为理由反对。于是中共方面提出第二种解决方案,刘教授所谓“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就在这个方案内,具体方案是:请中央于陕甘宁边区及热、察、冀、鲁四省委任中共推选之人员为省府主席及委员,于晋绥两省,委托中共推选之人为省府副主席及委员,于北平、天津、青岛三特别市,委任中共推选之人为副市长;国民党仍以政令军令必须统一理由反对。于是中共方面表示,可以放弃第二种主张,改提第三种解决方案:由解放区各级民选之政府,重新举行人民普选,政协派员监督之下,欢迎各党派各界人士还乡参加选举,从区乡、县到省行政区第次选出各级政府呈请中央加以委任,以谋政令之统一;国民党对此方案表示只考虑县级民选政府加委,中央任命省政府前往各地接管行政。中共再提第四种解决方案:各解放区暂维持现状不变,留待宪法规定之民选省级实施后,再行解决,或可提交政治协商会议解决,国民党仍以政令统一借口阻止,最后双方同意再协商解决[16]

  以后就没有以后了,国民党已经先动手进攻共产党了。

  所以,所谓规定“华北五省的主席由共产党担任”一说根本不存在,刘教授不要捏造。

  3、《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一书中根本没有毛主席“回到延安跟胡乔木和中央负责人说,蒋介石并不反共”这句话,毛主席从来没有说过蒋介石并不反共。

  《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中是这样说的 :“毛主席回到延安后说,我看蒋介石凶得很,又怕事得很。他没有重心——民主或独裁,和或战。最近几个月,我看他没有路线了。只有我们有路线,我们清楚地表示要和平。但他们不能这样讲。这些话,大后方听得进去,要和之心厉害得很。但他们给不出和平,他们的方针不能坚决明确。我们是路线清楚而调子很低,并没有马上推翻一党专政。我看,现在是有蒋以来,从未有之弱。兵散了,新闻检查取消了,这是十八年来未有之事。说他坚决反革命,不见得 。那时,毛主席确实有一种乐观情绪。[17

  按“毛主席回到延安后说”的字面理解是毛主席回延安后就很快说了这句话,对谁说的呢?没有指明。但是另一个版本告诉我们,这些话是毛主席回延安两个月后说的,而且只是对胡乔木一个人说的。2012年第11期的《文史参考》中标题为“胡乔木:‘中共第一支笔’”的文章记载:1945年“12月,胡乔木回到延安,见到了大病初愈的毛泽东,陪着毛泽东散了一次步。毛泽东告诉他:“我看蒋介石凶得很,又怕事得很。现在是有蒋以来从未有之弱。他兵散了,新闻检查也取消了。”

  照这两个版本所记述的内容,看得出刘教授为抬高蒋介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既篡改毛主席评价蒋介石的原话,又妄把中央负责人添加为谈话对象。“说他坚决反革命,不见得”与“并不反共”在外延和内涵都是绝不等同的概念。

  这里还要明确一个事实,《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一书不是胡乔木自己写的,胡乔木生前没有看到过此书。它是编写组根据胡乔木生前的谈话和录音,查阅了大量的文献档案及其他资料编写出来的。“已写出的回忆四十年代毛泽东的一批文稿,虽然按照他的初步意见作了修改,但修改稿的大部分他都没有看过,他看过的几篇也还不是经他最后审定的文稿[18]。”而“胡乔木:‘中共第一支笔’”一文是参考了《胡乔木回忆毛泽东》写的。

  三、刘教授说:解放战争时,国民党将领许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是留过洋的,开会时都是军装笔挺、将星闪耀的,而共产党的干部开会有的蹲在凳子上,有的叼着烟袋,什么样的都有,土里土气的。

  评论:

  1、刘教授特欣赏国民党将领的外表威风、学历和留洋背景,他的意思是穿着考究的比穿土布衣服的强,共产党将领都是土包子,不如海龟,中国人不如洋人。不晓得刘统教授是在讲历史还是真的无知,共产党将领受过高等教育的、留过洋的多得很,仅活下来的在开国将帅中就有56位是留过洋的[19]。至于国军将领开会时都是军装笔挺、将星闪耀,那又怎么样?穿土布住窑洞的毛泽东主席照样把住总统府军装笔挺、勋章满胸闪耀的蒋委员长打得丢盔弃甲。刘教授认为穿得笔挺的就素质高,要晓得旧上海的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那些黑社会大佬都是穿得笔挺的,今天很多西装革履一表人才的教授如同狗一般贱,同西门庆一般龌蹉、下流、恶毒,素质何在?

  2、留过洋的就一定比土包子素质高?我们做一个比较,毛泽东和蒋介石分别是共产党、国民党的政治、军事最高领导人,1924年国民党一大召开,没有留过洋的毛泽东是国民党正式代表,并当选候补中央执行委员,而留过洋的蒋介石只是列席代表。毛泽东在台上慷慨陈词,蒋介石只能默坐在台下,听毛代表讲话。1925年10月毛泽东是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政府宣传部代理部长,蒋介石只是黄埔军校校长,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当时的毛蒋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毛泽东曾应邀到黄埔军校演讲,当天,校长蒋介石全副武装,一早便到学生寝室、教室检查卫生,发现不合之处即令立即改正。蒋校长亲到大门外码头迎接,把毛部长接到校长办公室后引入礼堂,并登台介绍,蒋校长本人坐在台下第一排正中端坐恭听[20]

  3、军事战场较量留过洋的就一定比土包子厉害?事实证明历史上国共两党政治、军事干部无论留洋与否,在政治理论水平、文化水平、思想境界、军事素质﹑知识﹑能力等各方面共产党将领都大大优于国民党将领。就国共两党部队素质相比,共产党军队指战员的文化水平、思想觉悟、军民关系、部队纪律、战略战术、战斗意志、牺牲精神同样是国民党官佐士兵不可望其项背的。国共两党的士兵都是以农民为主,但共产党的战士在战斗之余是学习文化,学习政治,思想觉悟高,人人既是战斗员又都是宣传员,反观国民党士兵基本是没有文化的愚昧无知的吃粮人。但是国民党士兵只要到了共产党部队,无论是被俘虏还是起义过来的,就被教育为有文化有思想有觉悟的士兵,在战场上明显表示出与国民党部队完全不同的英雄气概。

  更何况战场对垒国共双方的胜负,并非由留洋与否而决定。如果硬要以留洋与否来定军队的政治、军事素质水平和战斗力和胜负,则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司令员彭德怀到普通战士基本是土包子,而对手则是蒋介石国民党的师傅美国和以美国为首的十七国所谓“联合国军”,从最高军事统帅麦克阿瑟、李奇微、克拉克到普通士兵那是洋得不能再洋了的吧,学历是高得不能再高了的吧,结果怎么样?土包子把高学历的洋军官和洋士兵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参考文献:

  [1]鲁迅:《沉滓的泛起》

  [2]鲁迅:《风波》

  [3]:《抗战胜利时蒋介石的复杂心境》,《北京文摘》2018年09月13日

  [4]《抗战胜利时蒋介石的复杂心境》,《北京文摘》2018年09月13日

  [5]《力争和平,争取民主》,重庆《新蜀报》,1945年8月29日

  [6]《毛泽东到了重庆》,成都《华西晚报》,1945年8月29日

  [7]中国民主同盟:《在抗战胜利声中的紧急呼吁》,《重庆新华日报》1945年8月30日

  [8]中国经济事业协进会:《发表对时局严重献言》,《重庆新华日报》1945年9月12日

  [9]《国军39个美械师 武器装备》,天涯社区2013-09-25

  https://bbs.tianya.cn/m/post-worldlook-887344-1.shtml

  [10]梁孝:《抗战中后期真实的国军》,《察网》2018-09-03

  [11]方进枝:《国共两党谁才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红歌会网》2018-03-13

  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history/201803/163139.html?from=groupmessage

  [12]金冲及:《游击战为主向运动战为主的转变—从上党战役到平汉战役》,《近代史研究》2018年第2期

  [13]《冀南我军自卫战大捷》,新华社消息1945年11月4日

  [14]《中共中央关于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通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966年版,第1100页

  [15]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079页

  [16]《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重庆《新华日报》1945年10月12日

  [17]《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第422页

  [18]《胡乔木回忆毛泽东》前言

  [19]《解放军中留过洋的开国将帅》,《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4-08-04 09:09

  http://www.81.cn/syjdt/2014-08/04/content_6077113.htm

  20]《钩沉:蒋介石亲自引见毛泽东黄埔军校演讲》,《搜狐.烽火岁月》2005年07月14日      http://news.sohu.com/20050714/n226306515.s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