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农民工代表为什么哭了?

2019-03-06 11:18:18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钱伟品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国家者,人民之国家;两会者,人民之权力。看看太仓钱伟品的几篇博文,听听普通劳动群众的心声,这是老百姓对《政府工作报告》的院外审议。

  【博文一】农民工人大代表刘丽审议发言——哭了!

  

 

  全国著名的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洗脚妹”——刘丽。

  在去年全国人代会《记者会》上实话实说,震惊世界、著名全国。

  在今年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发言时——哭了。并且哭得是如此的伤心。因为,广大农民工的“境遇”并没有得到什么改善和提高。笔者感同身受,深表同情。

    “我还有一件事要说。”6日下午安徽团分组审议现场,全国人大代表刘丽在说完“简政放权”等建议后,又提到了她一直关注的“农民工问题”。

  “说到农民工,我就心酸。”说到此,刘丽潸然泪下。“我14岁就出门打工了,几年没回家,回到家发现父母头发都白了,我自己都不认识了,给弟弟买的衣服却小了。”刘丽说,她深知背井离乡的不易,回到家里一切都变了。在城市里,如果没一技之长,生存下来都很艰难。

  “如果在外面遇到什么事,真的只能用‘欲求无门’来形容。我也想讨工资,但不知去哪讨。去找劳动仲裁部门吧,人家看着你的穿着打扮也不当回事。”这种背景下,农民工们要么默默承受,要么就采用极端的方式。

  刘丽数度哽咽。“有一年,厦门有个安徽老乡,也是因讨薪被人打了。后来,他们找到我,让我帮帮忙。我就去了。可出来后我想,如果我不是一个人大代表,那么我该怎么办?这么多的农民工,他们没钱没地位,他们又能怎么办?”

  “最美洗脚妹”两问句让全场静音

  刘丽的这两个问句让全场变得很安静。刘丽建议,应赔付农民工讨薪期的工资。她说,农民工去走仲裁程序,即便胜诉了,用人单位明知理亏还要起诉上诉,终审后也不执行。但打官司的时间和成本几乎完全由劳动者承担,是不公平的。“我建议,要让败诉的用人单位承担劳动者仲裁、诉讼期间的工资,引导劳动者自愿去仲裁,也才能引导用人单位主动去承担法定义务,放弃滥用诉权。”

  【博文二】农村不走集体化道路 说什么都是瞎白话   ——讨论《政府工作报告》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建设“宜居美丽乡村”。话简洁、事难办、路遥远。为什么?

  主要原因是当代的农村“留不住人”。当然还有其他的原因。

  你看报刊媒体经常在《新闻》:年富力强的多充当了农民工,剩下是“留守”的妇女、儿童和老人。甚至还有不少空心村。在这样客观事实的农村,究竟如何建设“宜居美丽乡村”?!既值得反思又发人深省。

  人,是第一生产力。凡是离开了人,便是一切成“空谈”。难道仅仅靠“60、38留守部队”和“儿童团”真能建设现代化新农村?!——正是不可思议啊!

  一、广袤农村为啥留不住人?

  1、农业生产的利润太低下啦。改革开放一切皆市场、一切皆商品。唯独粮食和农副产品“国家政府”还“控着”。而且价格只允许1毛1毛的涨。极其低下的物质经济利益,怎能留住人。

  2、日益严重污染的农村生态环境。又怎么不把现在的人“赶跑”呢?低端污染的产业大转移,污染特别严重的产业多“上山下乡”啦。略为好一点的也在城乡“结合部”。原本绿水青山的农村,多变成了“乌烟瘴气、臭气熏天、脏水横溢、连有毒有害也“入地几米”。哪能不把人“熏”跑呢。

  3、愈演愈烈的城乡差别和城市的“诱惑”。将农村广大年轻人多“吸引”走了。目前全国农民工已达2.7亿。年纪大的、年龄小的、文化比较低的,就业难的没有跑,能开路的多跑了。  4、国家政府一切社会基础设施建设都向城市倾斜。农村怎能不萧条。萧条的农村怎能养住新一代的农民。

  二、没有“中坚力量”的农村城镇化。

  迅速演变成“争田夺地”的强征强拆、大拆大建,房地产。由于“分田到户、小农经济”30多年,集体经济普遍都没有实力。“穷折腾”的城镇化,剩下的留守农民便“穷”上叠加“穷”。收入没增加,却又增添了搬家、装修、物业等费用;一个“穷”包两头拔。城镇化将农民“化”得“说不出话”。

  三、官员为了政绩城镇化,基层政府浑身债。

  一个乡镇背上50-100亿债。靠什么去还。除了算计农民,还能咋。让农民越来越苦呀。

  四、两会代表委员中,究竟有几个是真农民?

  开起会来哇啦啦,他们对现实的农村实际知道个啥。坐着“说话”不腰疼。要建设“宜居美丽乡村”。用什么去建设?靠谁来建设?什么时候建设?怎样建设?统统没有下文啦。只知道整天说“空话”。农民每年收入光吃也已很困难,凭什么去“万众创业”呀?!

  五、建设农村现代化,发动中外私人资本家,农民一定更苦哇!

  现在广大农民工,已经长期以来讨薪难。如果一旦资本家到农村来,农民的日子究竟怎么过呀。干的牛马活,吃的是剩下汤,讨薪还被打。

  六、苏南的华西村和北方的南街村,为啥不学学他们?

  他们集体经济的“农、工、服”三业顶呱呱。没有一个农民外出去打工,只有外地人来做工。他们每家存款几百万或上千万,户户都有小轿车,农村环境好气派。家家生活乐淘淘。我们却在“分田到户”穷折腾。农村的春天究竟什么时候才来临。

  【博文三】农民工的现实 凸显特色性质

  农民工——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中国特色”。

  他们,做的是工人活,却仍然是农民的性质。是长期游离在城市和乡村、工人和农民之间的特殊群体。据权威公布,至目前为止全国农民工约2.7亿。

  农民工既然是中国特色,我们不妨剖析一下其现实“境遇”,就不难看清“中国特色”的性质。

  一、农民工是中外私人资本企业廉价劳动力的主要来源。

  随着我国公有制企业出让贱卖的“改制”。大量姓社的公有制企业被“移”主。中外私人资本家为了“利益最大化”。纷纷裁掉原来公有制企业的“40-50”中坚力量,因为他们的工资普遍比较高。“改制”后企业性质发生了根本性改变。资本家就自主招工,一定要找廉价劳动力。于是农民工就成了其主要对象。发的是最低工资、吃的是最差饭菜、干的是苦脏累活儿、还加班加点成常态。资本家却享受最大的剩余价值。

  二、国家政府为了所谓发展经济,中外私人资本家都成了“座上宾”,工人和农民工都成了被雇佣的打工仔。

  只有惟命是从的义务,根本没有任何民主、自由的权利。

  因此,经济上“工资制度、奖金制度、社保医保、各项保险”均无人关心。政治上“工会组织基本没有、即使有也是空挂名名存实亡”,任何诉求都无人理睬。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雇佣工人。特别是农民工经济和政治待遇和正式工人又有明显的差别。因此。媒体经常报道:《农民工打工18年还是两手空空》。

  三、国家政府一切政策,都向中外私人资本倾斜,农民工既不是工人又不是农民。

  农民工的农民身份被淡化了:有的多年不回家,连承包地也被转移了。有的所谓城镇化被大拆大建了,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农民工城市又容不下:中国人却进不了中国城市户口,孩子无法跟随父母上学,更没钱购买城市住房,躲在阴暗的“地方”、甚至山洞里“暂息身”。尤其是建筑业农民工,亲手建设无数高楼大厦,自己却只能“望楼兴叹”。成为心中永远的痛。

  农民工离乡背井,承受“妻离子别、远离父母”的长期煎熬。所以引发“临时夫妻”无数(人大代表洗脚妹披露)。又导致,农民工个人、家庭、工作、生活、等等,危机重重。

  一切都是没有“经济和政治地位”制度保障的结果。一切都是国家政府“制度性安排”的必然后果。

  四、由于制度性安排农民工“最底层”,所以农民工除了“苦”,没有乐。

  收入,漫漫血泪讨薪路。住,都是脏乱差一般人不住的地方。吃,是不能再简陋的了。而且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有难无人帮。特别是碰到“工伤和职业病”,基本是“死路一条”。媒体报道:不少农民工工伤“司法”几年没有果;职业病闹到“开肺验胸”;即使因工死亡了,也所谓赔几个钱草草了了。就是震惊全国的昆山大爆炸,死亡这么多农民工,也许也是差不多。不少农民工生命往往还不如“宠物”和“果蔬”。了理后事也像菜市场里“讨价还价”。

  一切的一切。国家、政府,以及中外私人资本家,对农民工“一点说法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法律和规定》。只是用农民工的廉价劳动力罢了,其他一切全“不顾”。

  五、凡是发生矛盾和事件,最终吃亏的都是农民工。

  国家政府特别是是司法,将农民工早已贴上了“负面”标签:什么破坏治安的是农民工,影响市容的是农民工,违法犯罪的是农民工,流浪乞讨的又是农民工,一切错误坏事统统都是农民工。因为“农民工”破衣烂衫、最贫穷。官员、法官、精英、专家、资本家,个个都是“油头粉面”高档的VIP(尾阿屁)。

  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科学社会主义”。一定是“工人阶级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工农联盟人民民主专政”。工人、农民利益高于一切。    农民工的现实——凸显特色性质。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根据作者博客编辑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