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兴润:我们该不该问这么个问题

2019-03-05 14:26:2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兴润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开始打击“精日派”?这样说吧,作为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于“精日派”这个词,普通人还是能理解的。在今天不说汉奸了,称之谓曰“精日派”。只是打击“精日派”同时,那些“”精美派呢?该不该打击?我是一个普通人,在我觉得“精美派”比“精日派”还可怕!

  只是今天我写这个帖子不是谈论“精日与精美”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有近二十年来,我们的演艺界所演绎的电影与电视剧 目,在很多情节上,看似没有什么,实质是篡改了一切。而这些问题该不该问相关部门是怎么通过的?

  我们不说把我们军的政委演绎成一个傻子,也不说把我们的军队演绎成比国民党还国民党,甚至于不如土匪。今天我只说一点:我们的编剧、导演为什么要把妓女、汉奸在编写、导演过程中能够变成英雄?这是“人性化手法”?而把一个共产党员却要变成“叛徒”?这也是“人性化手法”?

  我不明白“人性化手法”的目的。难道“人性化手法”的目的就是妓女都能变成巾帼英雄,汉奸都能用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手法变得伟大起来,而真正接受党的教导的党员却要用“人性化手法”变成“叛徒”。这就是“人性化的目的”?

  我就想问,我们的编剧、导演到底想表达什么?传输什么?我们的年青一代看了我们编剧的、导演的剧目会怎么想?“精日”的多了,“精美”的多了,老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为什么不防患于未然?看到“精日”的有损国家形象,造成国家安全隐患。那么“精美”的呢?不会么?关键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精日与精美”的人?难道不能定性为“汉奸”么?

  无他,这是敌对势力从文化入手来侵蚀年青一代。而我们的编剧、导演充当了“先锋”。对这些编剧与导演无需指责,因为他们能编、能导,但未必能传播。那么是谁让这些“污染”社会的东西泛滥的呢?是谁审批的呢?应不应该对这些人进行问责?

  我就想知道:

  一、审批的人是因为水平不够而导致这些“污染物”传播?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人是怎么“上位”的?这些人是“危险”分子。

  二、审批的人是不是本身就是“精日”或是“精美”的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安全是不是受到了比那些摆在明面上的“精日与精美”的人更可怕呢?对于审批电影与电视的部门国家是不是应该重视了呢?

  这的深思啊!

  2019.3.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