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到“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品格”——“本体论”再思考

2019-03-06 15:11: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年初论坛发表了郝贵生教授的《对“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品格”观点的质疑》,我读了好几遍,领会深意。文章精致,分析入木三分,批判深刻。

  马克思主义的修正者们是不会明目张胆、明火执仗举起反马旗帜的,他们会非常巧妙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然后虚张声势、兜售私货。他们兜售私货的手段包括;马克思主义一般论述与核心根本观点颠倒主次;说明社会历史问题时摘取片言只语,却又脱离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基本观点,特别是阶级现象。郝贵生教授正是在此基础上展开分析,进行批判。

  正如郝教授指出:十六大以来“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格”一说已成为一股歪风,不分是非、主次颠倒。“与时俱进”确实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然而修正者们将他抬升为“理论品格”,然后大肆造势、兜售,其恶甚矣!其毒甚矣!看似马克思主义旗手亲口所说,其实是他们自己满脑子私货。

  正如郝教授指出:这股歪风在谈论“与时俱进”时却又漠视“实践是认识的来源”,漠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更是漠视阶级斗争的巨大实践活动。因此到最后完全填充自己想要的东西。

  正如郝教授指出:马克思主义的“与时俱进”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关系必须摆正,这是最最基本的道器之辩。道不正、器如何?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必须坚持,只有在此基础上谈论“与时俱进”那才是正确的;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郝贵生教授的指出确实切中恳綮。这次郝教授指出的是个具体问题,“与时俱进”这个具体话题,说句大白话,就是修正主义。我们这代人对“修正主义”熟悉得很,那时反帝反修反对资本主义复辟,人群游行时要手握长柄木头枪,“修正主义”其实特指老大哥;今天美国将中国列为“修正主义”国家,问题严重,他们国家是否也游行?是否带枪游行?真枪还是木头枪?修正主义未必仅仅表现在这一事一单上,他会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以各种语言去包装,比如“本土化”、“国情化”、“特色化”、“实事求是”…,反正哪个时髦就拽哪个。最近“与时俱进”时髦,拽住他而已!

  然而:原教旨未必真理,修正主义未必谬误,标准何来?

  这是我经常自说自话的一个问题,也是我到《红歌会》的缘起之一。“与时俱进”是我们当下非常“政治正确”的一句口号,他嫁接进马克思主义,确实具有无穷的威力;中国是马克思主义立国的国家,马克思主义又是中国主流政治的指导思想,如果“嫁接”而兜售私货,危莫大焉!瞎子坐瞎眼马,路遇一大坑!咿呀呀!

  与时俱进!这是修正主义惯用手法之一,其实还有一个惯用手法:本土化,或者叫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与国情相结合”、“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作风、“马克思主义xYabc化”…,对不起!我这里特烦,用一个xYabc代数式代入一下吧!只要你喜欢,我就尽量配合你。

  确实,光秃秃看,与时俱进,或者本土化,确实都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组成,然而正如郝教授这次带领我们进入一条条分析,真理跨进一步就会变成谬误。在“与时俱进”问题上,真理跨进一步就是谬误;其实在“本土化”问题上,这个情况更严重。

  其实最早我是关注“本土化”问题的,后来竟然焦点移向另一个领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在对待马克思主义,或者任何一个经典上,没有(研究)方法论上的巨大突破,那么类似“与时俱进”或者“本土化”缠绕会一直伴随我们――最后的谬误一定是“拳头就是真理”。确实的,原教旨未必就是真理,修正主义未必就是谬误,那么标准究竟何来?我以为既使领袖们在世,也会与我们一样,以平等或相同的身份接受拷问。甚至数学出身的道一人可以精确的计算出,列宁同志在“十月革命”打响前夜,用87.37%的精力去做说服工作,说服他的同志们:马克思主义原理要与俄罗斯的国情相结合!最近我们论坛展开的《回到马克思》讨论亦是同样的意思,其实我们读书的时代就存在,一晃三十多年过去,进展并不大!

  怎样“回到马克思”?既有态度问题也有方法论,而标准的建立其实是方法论的中心环节――比如怎样才算“回到马克思”。标准究竟如何?其实这与获取标准的途径、手段及方法论密切相关:方法论尽可能“价值中立”,则标准更具普适性、更能接受“时间老人”的检验,哪怕对待旗手自己。

  这也正是我参加《红歌会》后一直“贩卖”的一种哲学观点;于是在马克思主义研究问题上,我一直主张以“本体论”作为导向,当然另一种是“问题导向”――我是竭力不赞成的。记得上世纪二十年代胡适博士曾发起过一场《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全国大讨论,结果胡适先生占据上风,谈“主义”只在解放区或“左翼”稍稍占据优势――因为马克思主义就是以“理论”、“主义”的形式呈现。后来“主义”胜利了,胡先生的思维似乎又回来了,愈来愈占据上风。当然这是我的一己观察,事实也许未必如此。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有“民智”说,认为华人不配谈“理论”,不配谈“主义”,我就不信这个“道”和“理”,倒要试一试!在搜狐建立自己的空间“拉帮结伙”谈这个事情,外星人骚扰,我就转移阵地到《红歌会》论坛,继续谈,不停鼓噪,去年开始加紧“贩卖”。比如:

  1、《马克思主义本体论应该从速建立》2018年6月26日

  2、《马克思主义实证与信仰应该相得益彰》2018年6月26日

  3、《科学社会主义和历史唯物论中“科学”及“唯物”的含义应该同步对应理解》2018年7月18日

  4、《“思维与存在的关系”与“精神与物质的关系”他们究竟何种关系?》2018年7月19日

  5、《从哲学本体到马克思哲学本体,也谈马克思哲学的“一元论”与“二元论”之辩》2018年8月28日

  新年来论坛上“本体论”话题又趋热烈,于是乎信心倍增。

  确实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千次争论,绕来绕去最后总是指向同一个方向,指向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本体”问题。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个巨大的思维系统,其中必定存在若干个“本体”,我们怎样发现他、确立他,说句大实话,既使旗手自己也未必去做――因为他们是直奔问题而去,我们则有义务去建立,不能陷在“问题”中――正如牛顿自己是不可能去建立《经典力学》、《牛顿力学》的,而只有靠我们后人去做。我说的这个“本体”属于领域本体而非宇宙本体。

  于是信心倍增,再次发表了:

  1、《哲学“一元论”与“二元论”之争不能回避政治的残酷性――草原、一神教、父系制他们仨的同时性是偶然吗?》2019年1月28日

  2、《草原:上帝的鞭子,唯物主义的法器》2019年1月31日

  3、《“马克思的鞭子”或者“唯物主义的法器”究竟何物?》2019年2月2日

  4、《本体与本质他们究竟谁是谁?》2019年3月2日

  5《关系论与本体论不可偏废,其实他们是一对“反演阴阳”》2019年3月2日

  ×××××××××××××××××××××××××××××××××××××××

  本文属于引言,下期我将言归正传,将以上各期所谈以及众网友所谈所议重新剪辑黏贴一下。因为格局和形势变了,话题可以更简单,反而可能更广泛和更深入,一旦到那个“点”,话题很可能以“爆发式”呈现。这个事情上我始终自信。以上所列各篇属于铺垫,有些是有难度的,那也没办法了,我已尽力而为了,尽可能简单。为了今后更简单,主旨更突出,铺垫各篇只能深入一些。这里要致谢各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