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流浪地球:魂游天涯问归路乡愁无绪家何在?

2019-03-03 10:00: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流浪地球:魂游天涯问归路乡愁无绪家何在?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三大谜题是人类永恒的灵魂追问。君不见,从石器时代到网络信息时代,人工智能的科学技术发展进步日新月异,却始终回答不清楚这与生俱来的灵魂追问。物质产品的极大丰富,也同样解决不了人类精神世界空虚的自我危机。人类世界面临的所有矛盾纷争和困境,均是源于这如影随形的自我危机。

  2019“西安年·最中国”节庆活动,让中国人再次回忆起了“汉唐长安”的历史辉煌。2月5日开始上映的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则把人们的视线带向了宇宙太空。当人类探索宇宙的脚步越走越远之时,回望地球家园总有一抹割舍不断的乡愁。“梦回汉唐”,家国兴衰千年风云弹指一挥间,世事成败人生百年沉浮也只是流光点点。叩问“汉唐长安”,华夏先民们又究竟来自哪里?

  改写历史教科书 最新发现蓝田上陈遗址距今212万年

  有人说,一座长安城半部中国史,一道大秦岭一部世界史。即便是没有来过陕西的外地人,从历史教科书也都能够知道,西安周围的史前文化名胜古迹,就有“蓝田人”遗址和“半坡人”遗址。不过,蓝田县最新发现的一处旧石器遗址,又将会改写中国和世界历史教科书。据《西安日报》2019年3月2日报道,记者从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获悉,该所客座研究员朱照宇团队的“将人类生活在黄土高原的历史推前至距今212万年”项目,已经入选2018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报道指出,人类的起源和演化是重大世界前沿科学问题。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朱照宇团队历经多年研究,在陕西省蓝田县发现了一处新的旧石器地点上陈遗址。研究人员综合运用多学科交叉技术方法测试了数千组样品,并在早更新世17层黄土或古土壤层中发现了原地埋藏的96件旧石器,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钻孔器、尖状器、石锤等,其年龄约126万年至212万年。

  “这是东北亚目前发现的年代比较确切的最老的人类活动遗址,比历史书中公认的距今170万年的云南‘元谋人’还要早42万年,可以说是将要更改历史教科书的发现。”朱照宇表示,这个发现刷新了目前的历史记载。这个重大发现,使陕西省蓝田县上陈遗址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类遗迹点。这一年龄,比目前公认的格鲁吉亚德玛尼斯古人类与旧石器遗址(距今185万年)还早27万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drew P. Roberts教授评论认为,这项轰动性工作确立了非洲以外已知的最古老的与古人类相关的遗址的年龄及气候环境背景,对于我们理解人类进化有着巨大的影响,不仅是中国科学的重大成果,也是2018年全球科学的一大亮点。

  距今212万年的人类活动遗址 佐证中华文明源远流长

  在网闻博报看来,此所谓“将人类生活在黄土高原的历史推前至距今212万年”项目,涵盖范围并不局限于陕北黄土高原,而是包括渭河流域的关中平原和黄土台塬地带。否则,就不会在关中地区的蓝田县发现这个上陈遗址。鉴于上陈遗址和“蓝田人”遗址都在关中地区的同一地理单元,这也就把广义的“蓝田人”推前到了距今212万年。目前国际公认最古老的人类遗址在非洲,距今大约250万年。不过,这也只能是截至目前的认知。就像牛顿力学到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科学技术进步一样,人类历史教科书也同样会随着考古新发现而不断改写。

  众所周知,现代知识学科分类体系,都是基于西方化思维和西方表达范式的科学技术概念。从理论假说到逻辑推演直到实验和实证,这就是科学研究的基本范式和过程。对于人类的起源和演化的研究,考古学教科书上有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时间段划分。其中,新石器时代,是从距今大约1万年前开始。此前即为旧石器时代,人们开始制造和使用简单粗糙的石器。新石器时代开始使用磨制石器,标志着人类物质文化的新发展阶段。在地质年代上,旧石器时代属于新生代更新世以前。到了新石器时代,便进入了新生代全新世。这次蓝田上陈遗址的研究,就是在早更新世古土壤层中发现了原地埋藏的96件旧石器,从而测定为距今212万年的旧石器时代。

  诚如斯言,人类的起源和演化是重大世界前沿科学问题。甚至可以说,对人类自身的研究,原本就是人类世界最重大的前沿科学命题。要想弄清楚人类的起源,首先就必须知道人性与兽性的根本区别是什么。否则,就会把人类与猿猴和兽类混为一谈。以中国式“道术用”与“时势位”天人合一有无相生阴阳易变系统运动思维来看,人本身就是精神世界无形之气与物质世界有形之象的复合体。此所谓精神世界无形之气,就源于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这种主观意识能动性“心之力”,正是兽类动物不可能具备的。至于制造和使用工具的能力,只是主观意识能动性“心之力”的物质化体现。从旧石器时代直到网络信息时代,也只是反映了人类制造和使用工具的能力在不断提高。

  就此来看,这个大约长达三百多万年的旧石器时代,就是中国人世代相传的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包括“蓝田人”在内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不断发现,就是这个“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时代客观存在的实证。只是从距今大约1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开始,才逐渐发生了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的“公私之变”。应该承认,旧石器时代遗址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现。然而,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的文明演化和延绵承传,只有在中国才能够找到完整的轨迹。我们常说中国有“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这其实只是强调了新石器时代以来的万年历史。只有从“蓝田文化”到“半坡文化”,直到周秦汉唐文化的演变,我们才能够找到中华文明薪火传承的完整脉络。有道是,“关中自古帝王州”,这绝不是无源之水空穴来风。

  解读尘封的“无字之书” 找寻失落的“华胥古国”

  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彰显了现代中国人的丰富想象力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历史使命感。事实上,从《山海经》到《西游记》,中国人历来都不缺乏“天人合一”的“心之力”和使命感。自从“盘古氏开辟鸿蒙”,再经“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和“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又经“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和“女娲氏教民炼石补天”,直到“伏羲氏教民演易八卦通天道”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这就是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始制有名”的中国式表达。

  到了距今大约五千年前,“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才有了“黄帝战蚩尤”的“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这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暴力战争,就预示着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的“公私之变”。再经“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就形成了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于是,就有了“汤武革命”的“打倒君王做君王”改朝换代,也就有了“礼崩乐坏”的天下兴亡周期律。“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代以后,就有了官修正史经典和历史教科书,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官修正史经典和历史教科书,民间传说和故事演绎便形成了多元化的历史读本。“结绳记事”以前的历史信息,只能在神话传说中才能够发现一些碎片化的凤毛麟角。“黄帝命仓颉造字”以后形成的《三坟》,后来也演变成了《五典》、《八索》和《九丘》。再经“孔子删诗书绳春秋”,就形成了儒家版本的《尚书》、《春秋》、《诗经》和《周易》等文化经典。特别是自“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以来,包括《史记》在内的官修正史经典和历史教科书,就都带有儒家正统文化的底色了。因此,也就像“西方文明中心论”的历史叙述一样,官修正史经典和历史教科书不断被改写,都不仅仅是一个科学研究的实证问题。

  对照《竹书记年》和后来的相关帛书竹简考古成果就会发现,“尧舜禹之变”的“夏禹传子家天下”过程,绝不是儒家版本《尚书》描写的“仁德圣王”和“选贤禅让”,而是充满着“尧幽囚”和“舜野死”的阴谋诡计血雨腥风。孔子删除《尚书》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上古历史记录,当然是为了给奴隶制小康社会“天子分封建藩”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造根”。

  幸运的是,湮没在尘土中的史前文化总会悄悄复活。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会被不断发现,从古地名和民间传说里也同样能够感受到历史脉动。《列子》是“诸子百家”著作之一,里面记载着“黄帝梦游华胥国”的故事。这个“华胥之州”的“华胥古国”,就是“华胥氏生女为女娲生男为伏羲”的故土。当地人世代相传,“华胥之州”称华州,华州的灵山称华山,华州的人民称华人。华夏有诸夏,华州为中华。华山根系大秦岭,大秦岭原本就是“中华龙脉”。就在发现“蓝田人”遗址和上陈遗址的蓝田县,正好有一座华胥氏陵墓。这个地方叫华胥镇,据说就是因此而得名。

  回头再看,今天的“中国大地原点”也在关中。如果说,这个“华胥之州”就是中华大地的中心。那么,狭义的华州,便是指渭河流域的关中地区。而广义的华州,就应该是整个华夏神州。这片神奇的黄土地,因旧石器时代上陈遗址的发现而改写了历史教科书。此前,陕北榆林的神木石峁古城遗址“横空出世”,则是改写了新石器时代的历史教科书。网闻博报曾经在《中国在线:探索发现史前文化“皇城根”》一文中推断,专家称石峁古城遗址距今大约4300年,这同样只是截至目前的研究发现。随着考古研究的深入,应该会有更加惊人的发现。

  不过,即便是从目前可以确认的信息来看,自上陈遗址到石峁古城遗址再到“半坡人”遗址,我们就已经能够找到一条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的文化变迁轨迹。那么,从“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直到“黄帝战蚩尤”,乃至于周秦汉唐历史辉煌和“一带一路”新起点,这里会不会就有着“华胥古国”的永恒脉动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