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梦回汉唐:西安应该赶超上海还是“对标”纽约?

2019-03-02 10:54: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西安年·最中国”系列活动,不仅唤醒了中国人“梦回汉唐”的历史记忆,更展现出了西安人“追赶超越”的激情豪迈和文化自信。

  从汉开“丝绸之路”,到唐兴“丝绸之路”,再到“一带一路”新起点,金戈铁马驼铃声声往事如烟。就像秦兵马俑猛然苏醒一样,两个“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似乎已经让西安人多了一些沉稳淡定,同时也有些许“睁开眼睛看世界”的茫然。

  汉唐长安,世界大都市,中国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国家中心城市,“一带一路”中心枢纽城市,西安究竟怎样“追赶超越”?是应该赶超上海还是“对标”纽约呢?

  深圳GDP超香港 上海人均GDP达到发达经济体标准

  网闻博报发现,当西安开始“追赶超越”国内一线城市之时,东部沿海一线城市追赶世界的步伐也没有减速。深圳去年GDP超香港,已经跃居粤港澳大湾区首位。据《北京青年报》2019年2月28日报道,根据深圳市日前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2018年深圳市GDP为24221.98亿元,同比增长7.6%。按照目前人民币港币汇率计算,去年深圳市GDP高出香港221亿元左右,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经济总量第一的城市。另有数据显示,30多年前,深圳的经济总量只有香港的千分之二。

  网闻博报注意到,2018年深圳市GDP为24221.98亿元,而上海市GDP已达32679.87亿元。2018年,上海人均GDP升至13.5万元,首次达到发达经济体标准。

  据上观新闻2019年3月1日报道,3月1日,上海市统计局正式发布《2018年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报显示,2018年上海市生产总值达到32679.8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6%。按常住人口计算的人均生产总值达到13.50万元,首次达到发达经济体标准。2018年,全市第三产业增加值22842.96亿元,比上年增长8.7%,快于第二产业增速,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9.9%,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对全市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2.0%,在经济增长中发挥了“稳定器”的作用。

  2018年,上海金融业深化改革创新,金融法院获批成立,原油期货成功上市,中国人寿上海总部、建信金融科技等总部型功能性机构落户。在2018年GFCI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中,上海位列第五,仅位于纽约、伦敦、香港、新加坡之后。在贸易方面,规模进一步扩大,贸易中心辐射效应继续显现。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扎实推进,航运服务功能持续提升。全年集装箱吞吐量4201.02万国际标准箱,增长4.4%,规模连续9年保持全球第一。

  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市场准入管理新体制初步建立,贸易服务体系不断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日益完备,政务服务更加高效透明。2018年,上海还制定实施“扩大开放100条”,金融、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对外开放率先取得新突破,新设外资项目数量、合同外资金额、实到外资金额均实现增长。2018年上海新增跨国公司地区总部45家。其中,亚太区总部18家;投资性公司15家;外资研发中心15家。截至2018年年末,在上海投资的国家和地区达182个,在上海落户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累计达到670家。

  在网闻博报看来,深圳GDP超香港,上海人均GDP达到发达经济体标准,这就会让我们想到“亚洲四小龙”。其中,韩国已经先行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那么,这个“亚洲四小龙”的“龙头”,现在又发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世界首创”韩国生育率跌破1 全球“金丝雀”报警

  网闻博报注意到,“金丝雀”发警报,全球经济危机山雨欲来!据华尔街见闻2019年3月1日报道,韩国2月外贸数据急速恶化,跌幅双双扩大至两位数,出口萎缩速度为三年罕见。这是韩国经济动能减弱的又一迹象。韩国是亚洲第四大经济体,是典型出口导向型经济,其进出口数据一贯被视为全球经济的“金丝雀”。从历史经验看,韩国出口同比增速开始从高点转入下行周期,通常意味着全球经济危机将要到来,即拐点的出现基本早于全球经济危机的发生。

  与此同时,生育率跌破1,韩媒自嘲“世界首创”!据环球网2019年3月1日报道,韩国《中央日报》2月28日称,韩国统计部门27日发布“2018人口动向调查结果”显示,去年韩国生育率(1名女子一生所产孩子数)为0.98,创下1970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最低值。韩媒自嘲称,在没有受到外部环境影响的情况下,生育率跌破1,韩国是“世界首创”。

  报道指出,1971年,韩国生育率曾达到峰值——4.54。此后数十年间,韩国生育率震荡下降,而2018年,这个数据跌破了1,引发社会担忧。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保持一定人口规模所需的生育率为2.1,但韩国不仅连一半都没有达到,比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的平均值1.68也低很多,甚至连“超低出生率”的标准(1.3)也未达到,成为全世界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二战“结束后,一定规模以上的国家和地区中出现生育率“破1”的情况只有两次,分别是1992年苏联解体后和1990年德国统一期间,这些都是政权发生巨变的结果。但韩国在未受任何外部冲击的情况下,生育率跌破1,这在全世界还属“首创”。

  韩国《国民日报》援引韩国统计部门的分析称,30岁出头的女性是生育主力群,但2018年这个年龄段的女性人数同比减少5%,新生儿总计为32.69万,同比减少8.6%。而去年韩国死亡人数则创新高,达到29.89万人,同比增加4.7%。这意味着去年韩国净增加的人口数仅为2.8万人,增幅同比骤降61.3%,韩国老龄化正进一步加剧。

  报道指出,由于韩国年轻人长期面临就业难和购房难等问题,导致年轻人“晚婚”甚至“不婚”的现象增多。此外,高昂的育儿费以及教育经费导致年轻人“生不起孩子”。《国民日报》报道称,韩国一对结婚7年的中年夫妻都是外企员工,两人加起来年薪约10万美元,属于高收入人群。但他们至今没能在首尔买到房子,原因是房子太贵。为了拥有自己的房子,这对夫妻最终决定做“丁克族”,因为养孩子的费用实在不菲,房子与孩子几乎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对夫妻自嘲称:“现在不是流行说‘无子多福’嘛,我们夫妻俩吃好、玩好,彼此携手享受人生便满足了。”

  去年,韩国《朝鲜日报》的一项调查也印证了这一观点。调查显示,韩国年轻人不生孩子的主要原因是就业、房子和教育三大压力。韩国年轻人还调侃称,父母一辈老是训诫子女称:“我们那时候结婚,就从租房子开始,住在一个小单间。”这样的话,放到现在真是不合时宜。现在大学毕业很难找到工作,即使拼命工作,也难拥有自己的房子。这样的情况下,谈何结婚甚至生儿育女呢?

  网闻博报注意到,已经先富起来的“西方发达市场经济体”,早就陷入了社会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的“末日危机”。作为“后发崛起”的“发达市场经济体”,韩国在“追赶超越”的过程中,也就必然会快速陷入“后富先老”的“末日危机”。因此,越是这种出口导向型的“发达市场经济体”,GDP总量中对外贸易和包括房地产在内的第三产业比重就越大。当进出口暴跌和经济危机到来时,楼市崩盘也就在所难免了。对此,我们不妨再观察一下“西方发达市场经济体”的风向。

  澳大利亚楼市颓势蔓延 加拿大楼市还没跌出“婴儿底”

  疯涨8年被限购玩崩,高盛称加拿大楼市还没跌出“婴儿底”!据WEEX网站2019年3月1日报道,随着加拿大2016年出台一系列限制外国人投资房产的政策并不断加码,该国楼市近10年的高速增长也告一段落。2019年楼市仍没有回暖的迹象,有关“楼市暴跌”的担忧不断在市场上蔓延。加拿大的房产,到底跌到何处才是“婴儿底”呢?高盛通过建模对比了加拿大核心城市房产与美国核心沿海城市和世界主要都市,指出未来三年内加国房地产仍将处于调整阶段,但温哥华地区的房产仍有20%的下跌空间。

  毫无触底迹象!澳洲楼市颓势蔓延,悉尼房价较峰值下跌近15%。据华尔街见闻网2019年3月1日报道,受信贷紧缩影响,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2月房价继续下滑,主要城市悉尼和墨尔本跌幅领先,并且跌势正向其它城市蔓延。

  CoreLogic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在过去16个月里经历了14个月的下跌后,澳大利亚全国住宅价格已经回到了2016年9月的水平。房价下跌的区域范围正在扩大,并且没有看到任何指标表明市场正在触底。自2017年7月见顶以来,悉尼房价已下跌14.6%。此外,供应增加、房地产销售时间延长、外国买家减少以及消费者信心疲弱等因素也加剧了澳大利亚楼市低迷的态势。

  网闻博报注意到,就在“金丝雀”韩国发出全球经济危机警报之际,早已经陷入社会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末日危机”的“西方发达市场经济体”,却依然对“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设置贸易障碍和“投资移民门槛”。那么,“世界第二GDP大国”对外贸易增长的市场空间又在哪里呢?

  “孟晚舟案”余波未平  澳大利亚坚持封杀华为

  2018年中国经济增量1.4万亿美元,相当于“一个澳大利亚”!据中新网2019年2月28日报道,中国国家统计局28日发布《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解读公报时称,中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发展基础不断增强。公报显示,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6.6%。全年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90万亿元(人民币),达到900309亿元,这是自2016年突破70万亿元,2017年突破80万亿元后,再次攀上新台阶。盛来运表示,按照年平均汇率折算,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3.6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二位,占世界经济比重继续提高,经济增量1.4万亿美元,相当于澳大利亚2017年的经济总量。

  强硬到底?澳大利亚坚称“就算美国退缩也要封杀华为”!据参考消息网2019年3月1日报道,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说,即便美国总统特朗普软化了对中国电信供应商华为的立场,澳大利亚也会坚决执行关于不让华为进入本国宽带及5G网络的禁令。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2月27日报道,佩恩在伦敦与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会晤前对记者表示,澳大利亚对华为的看法很明确。她说:“我们不想让对另一个政府负有义务的任何企业进入我们的通信网络。”佩恩说,她乐于与英方官员分享澳大利亚所掌握的情报,之前这些情报说服澳大利亚工党和执政联盟支持针对华为的禁令。

  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份,中国外交部就回应过澳大利亚的有关做法。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当时说,中国和澳大利亚的企业合作本来互利双赢,澳方应为此种合作提供便利,因为这不仅符合中国企业利益,也符合澳大利亚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澳大利亚不应当利用各种借口人为设置障碍,采取歧视性做法,中方敦促澳大利亚政府摒弃意识形态偏见,为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运营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这个提问让陆慷感慨:“我太喜欢你这个问题了”!据环球网2019年3月1日报道,在3月1日举行的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表示,加拿大司法独立,政治无法干预司法。就孟晚舟案,加方也曾表示政府无法干涉司法。但据报道,加拿大前司法部长威尔逊-雷布尔德27日在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说特鲁多政府多名官员持续不断向她施压,要求她利用司法部长职权干预检察机关的司法审理,让一家涉嫌腐败的本国建筑企业避免接受司法审理。这两种做法是否矛盾?中方对此有何评价?”

  面对这个提问,陆慷是这样回答的:“我太喜欢你这个问题了!不过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应该向加拿大政府提问。实际上我也已经注意到不少加拿大媒体和人士也问了和你几乎相同的问题,我想说,公道自在人心,现在不止是中国人民和加拿大人民,恐怕全世界都会很有兴趣听听加拿大政府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美诉我粮食补贴世贸争端案被驳回 美国“以债养债”

  商务部就美诉我粮食补贴世贸争端案发表谈话。据商务部网站2019年3月1日消息,日内瓦时间2019年2月28日,世贸组织发布美诉我粮食补贴世贸争端案专家组报告。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对此发表谈话并表示,专家组驳回了美方关于玉米补贴政策的诉请,中方对此表示欢迎。专家组未能支持中方关于小麦、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补贴水平计算的主张,中方对此表示遗憾。

  该负责人强调,农业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基础产业,政府对本国农业提供支持,保障农民收入,维护粮食安全,是各国的通行做法,也是世贸规则允许的。中国一贯尊重世贸规则,将认真评估专家组报告,根据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妥善处理,积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稳定性,继续以符合世贸规则的方式促进本国农业发展。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很快”宣布停止缩表,债务违约“想都不该想”!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3月1日报道,为期两天的国会听证结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备受关注的货币政策作出了更为清晰的阐述,并在政府债务上限重启之际发出提醒:违约后果很严重,想都不该想。

  报道称,当地时间2月26日和27日,鲍威尔在参众两院就货币政策和经济形势进行半年度证词陈述。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很快”宣布结束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计划,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停止缩表。同时,考虑到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金融市场波动的风险,鲍威尔重申要对货币政策调整保持“耐心”。自去年底金融市场陷入大幅震荡,美联储货币政策明显向“鸽派”立场转变,市场对2019年加息的预期明显降温。与加息相比,“缩表”动向更受市场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去年美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但其债务规模也在加速累积。美国财政部2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公共债务水平持续攀升,首次突破22万亿美元大关。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周二的报告中警告,若国会不及时提高债务上限,财政部将在本财年9月30日结束前后无钱可用。鲍威尔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警告,不提高债务上限将带来很大不确定性。如期偿债是美国政府始终应该做到的,不履行义务将对经济产生重大负面影响,“不偿还到期债务的想法根本不应该被考虑。”在众议院听证会上,鲍威尔再度提及债务,认为美国政府支出方式不可持续是一个长期性问题,联邦政府债务比GDP增长还快,导致政府预算不可持续。

  纽约“追赶超越”伦敦就是“GDP崇拜”的“老路”?

  在网闻博报看来,诚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所言,美国政府支出方式不可持续是一个长期性问题。事实上,债务比GDP增长还快导致政府预算不可持续,这种“负债运营”的“美国模式”,就是纽约“追赶超越”伦敦的“GDP崇拜”模式,也是“钱吃人”的拜金主义科技创新“自杀模式”。当年英国“君主立宪”的资产阶级革命,特别是圈地运动“羊吃人”的“工业革命”,就启动和加速了这种拜金主义科技创新“自杀模式”。英国北美殖民地的“独立战争”和美国的“大国崛起”,就是纽约华尔街“追赶超越”伦敦金融街的前赴后继。因此,就有了“西方发达市场经济体”的社会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末日危机”,也就有了韩国“追赶超越”的人口老龄化危机“世界首创”!

  追根溯源,自从“民主法治”的古希腊奴隶制商业城邦和斯巴达商业军国主义时代开始,再经古罗马帝国“君权专制”的军事殖民扩张和中世纪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十字军东征”宗教战争,又经欧洲“文艺复兴”和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直至形成今天“美元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剪羊毛”体系,西方世界就一直在演绎着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不知常妄作凶”。此所谓古希腊式大国崛起的“修昔底德陷阱”天下兴亡周期律,就是道法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兽之道”的“法术万变而道不变”。

  蓦然回首,最近五百年以来,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直到美国的“世界霸主”更新换代,就是胜王败寇弱肉强食“零和博弈”的“追赶超越”。君不见,如果没有当年“日不落帝国”北美殖民地“独立战争”的“大国崛起”,就不会有纽约华尔街对伦敦金融城的“追赶超越”,也就不会有社会老龄化和人口负增长“末日危机”的愈演愈烈。当然,在此过程中,还曾经有过柏林和东京“追赶超越”伦敦的功败垂成。那么,上海还能重走纽约“追赶超越”伦敦的“老路”吗?

  显而易见,当年“汉唐长安”在世界上“遥领风骚”,只是代表着私有制社会传统农业时代的古典模式。今天纽约“追赶超越”伦敦的赢者通吃“一家独大”,则是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GDP崇拜”模式。今日西安既不可能复制“汉唐长安”的古典模式,也同样不能重走纽约“追赶超越”伦敦的“老路”。那么,面对这个“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西安人究竟又该怎样实现自我“追赶超越”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