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有无相生”我们举个例子理解他:桌上的那部手机真的在那儿吗?

2019-03-02 10:56: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桌上一部手机,是我的,刚放那儿,盯着他端详细看,心中充满喜悦。那银灰色的镀面,加厚的机身,弧线而不失棱形的四角,庄重而沉稳的男性视觉油然而生…。你认为他存在吗?

  或曰这是个无厘头提问,可我今天就是认真的!

  手机他总会消失,既使你不去碰他,一百年后也会“自动”消失,不是一百年那就一千年,总会消失。其实这是我们初中就知道的原理:比如与空气氧化。哪怕真空,物质运动的绝对性不会因为“真空”而停止,最多延长一点他的“存在”罢了。

  也就是说物质的存在他是有时间范围的,我想这么说大家都能接受。事实上我们平时口出“存在”一词,潜意识中就隐含时间概念,是言者与闻者双方都明白理解的,是无需强调的。如需强调那就一定会特指“昨天桌子上的一部手机”,或者“未来某时桌子上会有一部手机”之类。

  ――桌上那部手机哪怕我不去碰,他总会消失;哪怕桌子化作灰尘而去,手机跌落地面,他还会消失;更哪怕建筑物也因为地震或其他原因消失,而顽强的手机依然在那儿,最后还会消失,算他一万年或几亿年,够长的寿命了吧?

  既然他迟早会消失,哪怕几万几亿年,那就不可能到那个时点突然“飞走”吧?他必定是逐渐“消失”的。也就是说在有限的时间段内,手机是慢慢变化、走向“消失”的;或者说在两个时间点t1和t2上手机是不一样的,是“两部”手机:t1时间一部手机,t2时间另一部手机。做任意次数的时间刻度,就有任意多部手机,他们全都不一样。

  那么在时间点t1上的那部手机“既是存在的,又是消失的”,可以这么理解吗?如果不这么理解,那怎样解释以上一连串?以上一连串可是我们都已经接受的,别反悔呦!

  既然t1时间上的那部手机“既是存在的,又是消失的”,那么任意时间上的手机“既是存在的,又是消失的”――这肯定可以推理。既这样也就别费舌,就说桌上的那部手机“既是存在的,又是消失的”。存在就是“有”,消失就是“无”,对手机是这样,其他任何都是这样,不就是哲学上的“有无相生”?

  ×××××××××××××××××××××××××××××××××××××××

  补充说明几个问题:

  (1)同时考虑“时间延迟”与“空间广延”下的“有无相生”

  (2)“测不准原理”与“测量扰动”下的“有无相生”

  (3)集合的统计性质与个体本身的性质差别影响

  (4)月亮在无人看它时是否在那儿?

  (5)东西方校准时间,同时思想到了“有无相生”

  (6)“有无相生”是否可以《数学》的方法去理解?

  

  (1)同时考虑“时间延迟”与“空间广延”下的“有无相生”

  以上就“时间的延迟性”角度思考“有无相生”的含义,就“空间的广延性”角度也能得出“有无相生”的结论。

  桌上的那部手机你盯着看他时他就在那儿,你不看他时他就“躲猫猫”躲到月球上去了――他好像存在“意志”成全你,不让你难堪,你要看他他就来!

  或曰我不看,就用摄像头盯着他。我说别费劲,摄像头就代表你的“眼见为实”。或曰手机究竟在不在我可以其他间接证明的办法,比如他存在过的,与周边事物发生的关系所留下痕迹来证明。我说当你眼睛转过去的一瞬间,手机飞到月亮去,另一物飞来,与周边事物发生关系留下了痕迹,你误以为是手机呢?当你朋友来电问候你时,手机恰好又在桌面呢?

  总之今天麻烦了,就“空间的广延性”而言那部手机究竟存在还是消失,竟然也不确定!是的!就是不确定。如果我们将手机换成“微观粒子”,这个结论就顺理成章了,因为《量子力学》其中的“测不准原理”就证明了以上所说。

  “测不准原理”这样说:“微观粒子”(也即“物质”)他的行为或性质描述,都是成双成对的“共轭量”(道一人习惯称之为“阴阳”)――比如“位置与动量”就是一对共轭量,“时间与能量”也是一对共轭量。这些共轭量作为一个整体测量才有“确定”意义,单个测量其中一个(阴或阳)是没有确定意义的。

  位置也即坐标,就是空间的描述。你单个测量坐标是没有“确定”意义的,用我们现在的话题来说,在那位置上的“微观粒子”究竟在不在是“不确定”的,或者说:那个位置上“微观粒子”是“有无相生”的。

  为什么要把手机换成“微观粒子”?

  “微观粒子”在那位置上究竟在不在是不确定的,“在不在”由概率去描述,《量子力学》上有精确的公式。然而一部手机他是由成千上万、数不清的“微观粒子”集合而成,那么作为“微观粒子”的集成体,这部手机在那个位置的概率值就很高了,《量子力学》上计算确认几乎就是100%的事情。因此你别担心桌上的手机会飞到外星球去,但心中明白仍有这个“可能”,可能很小,趋于零而已。

  因此无论“时间延迟性”视角还是“空间广延性”视角,“有无相生”结论都成立。

  (2)“测不准原理”与“测量扰动”下的“有无相生”

  别将“测不准原理”与“测量扰动”搞在一起。

  “测不准原理”刚才已经说了:一对阴阳共轭量,如果你单单测量其中一个量,那么就会产生较大偏差,也即“不确定”。所谓“测量扰动”是指测量工具对被测量对象形成干扰而造成的较大偏差。比如一桶水,你不用温度计测量就不知道他究竟多少度,你一旦用温度计测量,那么他原来多少度就被温度计干扰了,测量所得值不是被测对象原本应该的那个值。你要对一个对象进行测量,无论你用什么手段,无论通过什么途径、哪怕最智慧的“思想实验”,都无法避免“测量扰动”,只是尽可能借助“思想实验”来减轻“测量扰动”――理论上不能到达零。

  这里强调的是:“测不准原理”是“有无相生”的物理解释,而“测量扰动”不属于“有无相生”,因为我们可以借助“思想实验”来避免――我们总能假设“扰动量趋于零”。因为得到具体测量值不是哲学问题。而“测不准原理”你无法通过“思想实验”绕开他。

  其实我们那双“眼睛”本身就是一个测量工具。被你看到的桌子上的“此”手机,已不是“彼”手机,已经被你那双眼睛“污染”,或者扰动过了――比如“光子”在眼睛与手机之间的来回。当然这种扰动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但必须知道这回事情。同样将手机换成“微观粒子”,这个扰动就没法忽略不计,必须考虑了。

  “微观粒子”的“测量扰动”已经被《物理学》无数次实验证明是真实的。

  (3)集合的统计性质与个体本身的性质差别影响

  讨论“测不准原理”或“测量扰动”时曾经说过:将手机换成“微观粒子”时,“测不准原理”效应或者“测量扰动”效应就需要真实考虑了。这里涉及一个原理:作为“微观粒子”集合的统计性质,与“微观粒子”作为个体本身的性质,他们是不一样的,差别巨大。

  (4)月亮在无人看它时是否在那儿?

  想想看谁能提出这么个问题?那是吓破熊胆的问题,简直唯心主义到了火星上!可他正是大名鼎鼎的爱因斯坦。据说是与派斯(A.Pais)一起散步,讨论量子力学解释时提出这个怪问的。后来这个问题变得严肃,越过物理学界到达哲学界,讨论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泛。其中发表在一份有影响物理学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标题就是“月亮在没人看它时是否存在?”。2009年有一本很有影响的科普读物,书名叫《何为科学真理》,副标题就是“月亮在无人看它时是否在那儿”。

  读他,一种心灵的震撼、理性的强大油然而生;狂躁一下跌落,变得异常冷峻和冷静,审视所有一切包括前后左右与周围,当然也包括何谓“唯物主义”?何谓“唯心主义”。对那些握有“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话语权的政客保持异常的冷峻和冷静。

  月亮在无人看它时也许真的不在那儿!今天我以中国道家哲学“有无相生”为抓手,就怎样理解这句话,集中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表述。第一个方面是“时间延迟”与“空间广延”考虑;第二个方面是区别“测不准原理”与“测量扰动”;第三个方面是考虑“集合的统计性质与个体本身性质的差别影响”。

  我今天“桌上的那部手机真的在那儿吗?”完全就照着他来,依样画葫芦。“月亮”换成“手机”,因为“小崔一怒”,余威尚在!

  ×××××××××××××××××××××××××××××××××××××××

  许多资料谈及这个问题时,三个方面都涉及到,但大都是在《量子物理学》就某一专题展开论述,这“三个方面”没有被立领出来,我今天借“有无相生”将他立领出来。这几天我们讨论老子哲学,大都与“有无相生”的理解有关,今天举一个实例作为总结。后面几次将要讨论“本体”、“关系”、“反演”等,更加抽象,因此这里停顿小结一下,为后面讨论扫清一下障碍。

  (5)东西方校准时间,同时思想到了“有无相生”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有句名言: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阐述了“常”与“变”的辩证关系。恩格斯高度评价“由赫拉克利特第一次明白地表述出的:一切都存在,同时又不存在,因为一切都在流动,都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产生和消灭”。

  “一切都存在,同时又不存在”也即“有无相生”。恩格斯对他做了高浓度归纳。

  赫拉克利特与老子应该差不多同时代人。这个时代即将飞跃,必须产生思想,需要这些人而又出现了这些人。“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与我们刚才所说“不同时间点上的手机,不是同一部手机”,这两句话的意思都一样。“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更直观一些。

  (6)“有无相生”是否可以《数学》的方法去理解?

  老子《道德经》大量对称性概念的出现,语言上就是“二元对举”式语言,诸如上下、左右、黑白、雌雄、轻重…,短短5000言大概一百多对。这对称性概念我用“阴阳”去统括他的哲学含义。但要具体解释他时将不可避免落入不同领域。今天我们讨论的“有无相生”我以为只能落入《物理学》领域更佳,《数学》似乎很难到达佳境。这一百多对中确有许多可以《几何学》,更高级的甚至《拓扑学》去涵盖其思想。

  这些涵盖有个基本要求,他必须在人脑中有个“形”的观念,然后逐次通过《几何学》,或《拓扑学》去建立他内在统一思想和规律;而“有无相生”他很难建立“形”的观念,他是哲学上“关于存在的最高分裂”,某种意义上已经纳入“信仰”的范畴(他在第二章就出现,就是为后面铺平道路),因此我以为只能通过《物理学》的方法涉入“信仰”领域,许多实例是超越《物理学》实证的。既使我们今天高大上的《量子物理学》,他在工程领域取得实证未必解释方面全都“自洽”――比例“基本粒子”与“场”,目前还是理论分割的,尚未完全“统一”。这也即《统一场论》需要面对的。

  总之“有无相生”属于哲学上“关于存在的最高分裂”,《物理学》只能引你到“边边上”,帮助你理解,以后只能靠你经验的积累去加深,《数学》似乎无能为力的,只能做一下智力体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