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电视剧《老农民》观后感

2019-03-02 10:58: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昆仑山Z268
点击:   评论: (查看)

  电视剧《老农民》至少在客观上打着红旗反红旗,在精神香饽饽中加入了“三聚氰氨”危害性更大,因为其如同无色无味的一氧化碳一样:人们在娱乐中、尤其在娱乐死乃方休的人们中,不知不觉很容易便会成为不同程度的中毒患者,或终身残疾者了!为什么?剖析于下:

  1、以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全国人民闹革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经过长期浴血奋战和党内两条路线、两条道路胜败得失的生死检验,终于领导和基本统一了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意志,从而基本打倒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之后,该电视剧借用既愚昧无知又固执奴见的农民“杨文武”之口宣扬说:贫苦农民们分到地主阶级的土地,是把别人身上的肉割下来想贴到自己的身上,因此,根本贴不牢(注:改革开放年代赌博邪风盛行的时期,凡参赌者的行为如此描述倒完全一针见血、恰如其分吧)。

  2、该剧借被打倒的“先进”地主老财之口,把革命土改队和翻身农民诬蔑为:“象一群饿狼”一样,以分“浮财”为名,“见什么拿什么”,地主家的东西“全都没了”,只应当事人的要求留下了“一把扫帚”而已。

  3、该剧通过剧情“血泪控诉”翻身得解放的农民,不但把地主家的财产拿光了,而且连房子也要全占了,地主阶级家“非常通情达理”的儿子“马仁礼”要求再住一夜,农民阶级的代表儿子——“牛有草”:人称“牛大胆”—牛主席开始不答应,当他发现老地主气吐血了才同意合炕再住一夜,结果,一夜没过去老地主就被农民阶级的代表“牛大胆”活活气死了。纵然真有此等巧人巧事,难道被中国革命打倒的整个地主阶级都如此了吗?纵然有此等巧人巧事,它在被中国革命打倒的整个地主阶级中,到底占了万分之一还是亿分之一呢?该剧专门从事吹毛求疵、无中生有、有中夸大、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至少在客观上采用反革命两面三刀的手法,根本混淆和颠倒是非、对错、好坏、功过、荣辱;根本混淆和颠倒真善美与假恶丑,根本混淆和颠倒人妖、敌我友,其险恶用心太歹毒了吧?

  4、该剧借某媒婆的嘴说:老地主“身上拴根草绳天没亮就下地干活了”,这说明地主资产阶级并不是剥削压迫劳动人民的吸血鬼,而是勤劳致富的学习榜样了吧?如此为古今中外的剥削阶级吸血虫涂脂抹粉和诡辩,实可谓剥削阶级吸血鬼的孝子贤孙了!

  5、该剧借用某群众妇人之口称赞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被“抽调到公社筹建水库去”,就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了”,而趋炎附势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乔月”认为的“英雄”——“牛社长”,与其成婚之后才发现他有诸多毛病便离婚了。全国的“社长”都如此吗?全国社长的老婆都如同“乔月”吗?至少95﹪以上的革命干部和人民群众都不会如此吧?

  6、该剧中扮演农民阶级的代表儿子“牛社长”,时而极左:形而上学地认为地主的成份,也要由其儿子继续背“这个(黑)锅”,时而极右:不相信人民国家气象台的天气预报,却完全相信地主阶级儿子的话,竟然获得了麦子大丰收!在此,编剧者既让农民阶级的代表儿子诚服于地主阶级代表儿子的脚下,又让地主阶级代表儿子的天气预报,胜过国家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了。这一次两次也许可能,但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所有天气预报,都能胜过毛泽东时代国家气象台的天气预报吗?绝对不可能吧!

  7、这就是竭力为地主资产阶级翻案的知识分子编剧们: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以树木否定森林,以支流否定主流,妄图抓住毛泽东时代现实生活中个别或少数的人事案例,便力图完全否定整个毛泽东时代工农兵及城市小资产阶级翻身得解放做主人,而曾经发生过旧社会使人变成鬼,新社会使鬼变成人这种翻天覆地之变化的历史事实!农民阶级的代表儿子“牛社长”,曾假传圣旨要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多年来向他“早请示晚汇报”,使鬼精的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的表演,按照编剧的需要时而成了啥也不知道的白痴和傻子,时而又成了既知天文地理,又懂人情世故,更被王区长认定为“大能人”和被某妇女认定为有用武之地的“英雄”分子了。

  8、该剧把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描述为既有文化、懂科学,又知书达理、有情有义,“习惯于”思想改造,因而被当时当地党的主要领导人夸为“大能人”,尽管戏子女人“乔月”如何忘恩负义、水性杨花(风花雪月)、趋炎附势,但他还是“放心不下”,偷着给她送吃送喝的;戏子女人却拿着他的礼物去讨好“牛社长”,并曾想方设法成为牛社长的老婆,但成婚后“小吵二四六,大闹三六九”,迫使牛社长不得不与她离;“乔月”离婚后成了地主阶级代表儿子“马仁礼”的老婆后,便又成为贤妻良母了。言外之意,该剧的逻辑是:旧社会可以把鬼变成人,新社会倒相反了!

  该剧还有个插曲:那就是当饥民打开粮仓抢夺粮种时,只有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在遵纪守法,而陪伴时而极左时而极右的牛队长护种……

  当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做诗为麻雀翻案说“主食是虫子”,被极左“书记”号召群众进行大批判之际,又竟然成了老革命将军的“救命恩人”了。仔细观看:该剧编导们的宗旨是只要给地主资产阶级翻案的,孬人坏事都会变为好人好事,或者厄运者也骤然遇上“天解星”了!

  9、农民阶级的代表儿子——“牛社长”,却是愚昧无知、连电都想用手去试的科学盲人、同时陈腐落后、固信老爹的偏见和“杨灯儿”父亲的谎言,从而背叛了忠贞不渝、有情有义的农民女儿“杨灯儿”的爱情,被“杨灯儿”骂为“没良心、忘恩负义、不拉人屎”,该“挨千刀”之徒而“恨死”他。最终迫使“杨灯儿”不得不嫁给了“赵有田”……

  10、“牛社长”作为农民阶级儿子的代表,不但对农民阶级情深义重的女儿无情无义,而且曾经夺取了地主阶级儿子的爱人,还要地主阶级的儿子给他出谋划策,可谓欺人过甚、坏事做尽!结果,农民阶级的代表儿子“牛有草”与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小姐“乔月”结婚后,“小吵二四六,大闹三六九”,于是“因果报应”而不得不离婚;离婚分家产时,牛社长全家只有一床被子无法分,“乔月”有办法便叫人抬铡草刀将一床被子铡成两段自抱一截在胸了事。倘真有此等人事,只能说明毛泽东时代的干部真成了把自己搞成一无所有,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天神”了吧?!

  还有,该剧诬蔑作为农民阶级儿子代表的“牛社长”,在刮五股歪风邪气的年月里,当回答“领导”疑问时,竟然睁着眼睛撒谎说是发动群众用“扇子”和“鼓风机”给密植的麦苗扇热,麦子密到自己“能经常躺在上面睡觉”,连“给个皇帝老子龙床”他都不换,所谓服从党的领导之群众,对“牛社长”的牛皮吹破天,则如同傻瓜笨蛋一样不但在哈哈傻笑,甚至还说“了不起啊了不起”……这不纯属是无耻诬篾毛泽东时代的革命干部和群众是什么呢?

  《老农民》的编剧和演员们时而把“麦香大队”的人民群众,扮演成污头垢面的乞丐或懒汉污赖,时而摇身一变搞浮夸风时,又个个成了才华横溢的诗人墨客,这不是如同白骨精时而变成送“斋饭”的大姑娘,时而变成找女儿的老太婆,时而又变成找妻女的老头一模一样了吗?

  不错,象“牛社长”与“乔月”这样的离婚悲剧及真人真事,也许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里并非完全没有,然而到底是占了农民代表干部家庭的百分之一,还是千分之一,或是万分之一,或是八亿农民之干部家庭中极少数的案例呢?还有,在毛泽东时代里,凡在政治闭塞、经济落后、文化落后的局部乡、村,由于中国几千年来只有地主有文化,农民没有文化,而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无疑属于中等数学或高等数学,加上当年乡、村干部不是思想体系属于资产阶级的旧知识分子,就是斗大的字不识几箩的工农兵大老粗干部,容易在极左极右之间荡秋千;至少“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很大挫伤农民积极性的问题肯定不同程度存在。

  据说我老爸就曾是一位目不识丁的贫农干部和代表。他虽然心地很善良,并且疾恶如仇,但因为文盲无知,就很容易被人当枪棍使用而去干得罪人的差事。在新中国三年自然灾害,加上苏修叛徒集团逼债和国内刮五股邪风分子不是蓄意捣乱破坏,也是好心办坏事,导致三年困难和饥饿时期,为了缓解当时当地村民的饥饿问题,我老爸曾带头给自己的村民每人分了2分左右田地种地瓜,结果被当时搞极左的乡干部命人抓关起来,当作“搞私有的典型”连大小便都不让去;我老爸为了表示无声的抗议和发泄愤慨,曾把大小便拉到桌子上去成了“烂人”和“破棍”;而小岗村18位农民搞包产到户的“红手印”,据说却被存到“中国历史博物馆”去当成宝贝了!年达76岁可谓20世纪货真价实的《老农民》之一,半天中在我老妈的帮助之下还能挑累起3米多高的稻草堆;当最后一把稻草需要捆绑在树上时,也许因为用力过猛几根稻草突然断掉,当事人脚朝天摔下来恰好头顶砸在排水沟的石头上,结果不幸活活当场摔死的我老爸——吴厚仁(宏)的冤案,不知何年月日才能平反昭雪?

  尽管我胞弟认为我请人刻写在墓碑上的“悼念诗”及其“注释”,如同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长又臭!但我仍要借此机会复录于下:

  “摘朵白云悼爸妈

  吴XX、X及王XX题

  公元2013年8月26至15年4月5日略改

  世上慈母如繁星,吾辈父母似海沙。

  勤善朴实寻常事,不求天一求较佳。

  饱尝人间善恶事,鄙视富淫俭持家。

  男儿有泪不轻弹,摘朵白云悼爸妈!

  吴公墓

  (注释:‘海中沙’——除了发生海啸、地震或火山爆发,因而有可能被卷到海面被人们看见、发现、知晓之外,一般都终生沉在海底,既默默无闻,又无声无息;像如此一颗茫茫人海中的细沙,自然不可能做到天下第一,只能要求自己一辈子尽可能做得比较好一些,并鄙视任何人因为富贵或自认为富裕、有权有势,便过起沉迷酒、色、财、赌和铺张浪费等等纸醉金迷、荒淫无度的靡烂生活,结果,连一棵春萌秋枯的小草都不如,相反,成为人类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造粪机器、寄生虫,甚或害人虫和千古的历史罪人!)”

  据说我老爸还是一位驾使耕牛拉犁的好手,但同样因为文盲不会记账,他曾像耕牛一样辛辛苦苦地劳累了一天,但系同宗子孙的某个“记工员”不知是故意还是健忘,并没有给他记下一工!幸亏我老爸的记忆力不错,年终结账时他发现有些“犁田工”没有记起来,便会说出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地犁田……如此一来才被补回一些“犁田工”!其他杂工凡想不起来的自然等于白干了。因此,据我老妈柯兮说:某年她和我老爸俩人一年干到头,才从生产队补来毛泽东时代也许不似黄金却犹如黄金的5元人民币,有人则一个人干一年倒补去了130多元!也许正因如此,我老爸虽然是贫农干部和代表,他却是举双手赞成“分田单干”的!据说某村请来一位拳师教武术,我老爸当年也去凑热闹,结果一个牛劲上去便把拳师撂倒在地上了,有关拳师便不敢再教他了。至少在这一点上,也许我老爸这位20世纪不折不扣的《老农民》,还真有点像是“牛大胆”吧?

  无论如何,任何人试图以芝麻否定西瓜,或以一滴水或几滴水或几条支流的肮脏和环境污染,便力图否定茫茫大海的碧波荡漾,这又是力图为地主资产阶级翻案和评功摆好的知识分子编剧们: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以树木否定森林,以支流否定主流,以局部否定全局,绞尽脑汁要寻找和抓住毛泽东时代现实生活中个别或少数农民家庭的案例,力图借以否定整个毛泽东时代工农兵及城市小资产阶级翻身得解放做主人,而曾经发生过旧社会使人变成鬼,新社会使鬼变成人,这种翻天覆地之变化的历史事实和丰功伟绩吧?!

  11、属于城市小资产阶级的戏子女人“乔月”,在精神上颠三倒四,开始视“牛社长”为“英雄”,当她与农民儿子的代表“牛社长”成婚后,又以原来没发现“牛社长”有那么多“缺点”为由,而时常以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及其所感染的资产阶级爱好弄虚作假的生活习气去“改造英雄的牛社长”,而“牛社长”又想改造“乔月”,结果,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能分道扬镳!该剧的言外之意就是:无产阶级要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只能是痴心妄想吧?

  12、该剧描写的“牛社长”时常被“阳奉阴违”的“乔月”,搞得像猪八戒端盘里外不是人,甚至不得不尴尬地自欺欺人。于是,从表面上看“牛社长”的家庭和和睦睦,实际上在家里则勾心斗角打内战……作者力图借此情此景说明“牛社长”无法“治家”,自然更无法“治国”,对吧?

  13、“牛社长”与“乔月”离婚,“乔月”重新嫁给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之后,当他得知“乔月”已怀上他的种,便以“要搞政治运动”和马仁礼曾写过控告信相要挟,逼迫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拜他做“师傅”,总之,该剧把“牛社长”描写成活象个封建主义的恶霸子弟了。

  14、穷困潦倒的农民家庭的儿子连老婆都讨不上,好不容易讨上个逃荒要饭的好老婆,原来又是个骗吃骗喝、且已有子女的有夫之妇。难道毛泽东时代里所有农民儿子讨得媳妇都如此吗?倒是改革开放年代里据大众传播媒体和网络世界报道:时常有某些勤劳、诚实、善良人家的儿子,竟然被国内外的有夫之妇既骗取了吃喝,又骗取了钱财吧?

  15、该电视剧通过剧情的发生、发展和经过,把共产党的领导诬蔑为下级党的领导,只是盲目执行上级主要“独裁者的旨意”而已。比如该剧中有这么一段戏:共产党的基层主要领导人主持开会,当他见到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就热情招呼“你坐前头来,等会儿就靠你了”。我国成立人民公社实际上并非“就靠”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吧?把这种胡说八道安到共产党的基层主要领导人的头上去,既是诬蔑,又是嫁祸于人吧?

  剧中“王区长”接着说“上午我上县里开了个会,一散会我就赶紧赶回来,这连夜把大家伙儿叫来呢,有个很重要的事宣布,宣布完了,今天晚上大家就连夜行动起来。什么事呢?今天县里通知,从明天开始成立人民公社……”,“牛大胆”问“人民公社干什么的?”党的基层领导人竟然说“确切的干啥我也不清楚”。

  连夜开会、连夜行动、今天县里通知,明天成立人民公社,如此火急火燎、拔苗助长,“牛社长”不明白人民公社干什么的?党的基层领导人“确切的干啥我也不清楚”。这不是把共产党民主集中制的领导,歪曲为国民党官僚资产阶级的行政命令,或诬蔑为类似日本鬼子的武士道精神而强制执行是什么呢?

  当牛社长说成立人民公社“那怎么这么急啊?明天就是国庆节了,等过了节你再成立不行吗?”众人说“对啊,过节了再说嘛”。王区长说“牛大胆,这成立人民公社是听你的呀还是听县委的呀?让成立就得成立,那你哪那么多废话。今儿把大伙喊来没别的事,咱就商量一下,怎么宣传,怎么造势”。有与会者说“王区长,要我们怎么干,您就下指示吧……”当王区长代表共产党要求有文化的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写对联和大标语时,对方说:“我写没问题,可是怎么写啊?写什么内容啊?”王区长代表共产党说“这你问我,我问谁去?”只有假共产党的领导者才会如此混蛋透顶吧?

  结果,“王区长”要求当了社长的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就按照这个报纸上写”,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说“就写人民公社好,社会主义好,共产党万岁,准错不了”。“牛社长”说“人民公社还没成立呢,你怎么就知道人民公社好啊?”王区长被问得不知所措时,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说“这还用问哪,领导高屋建瓴,站得高看得远,领导说好就是好。”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的口蜜腹剑够高明了吧?

  当“王区长”问“牛队长”:“这片玉米地亩产能达到五百斤吗?”牛队长说:“差不多吧”;王区长说“好,很好,看来这要跨黄河了嘛,但还是不够,咱们还要过长江。明年能不能达到八百斤?”;牛队长说:“…这五百斤都使出吃奶的劲了,八百斤连想都不敢想”;王区长说:“老牛啊,你这个思想太保守了。口号怎么提的?人民公社是桥梁,共产主义是天堂嘛,不要像小脚女人走路,要敢想敢干。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高产。为了达到十五年超过英国的目标啊,咱们一天就得等于是二十年呀,那得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嘛(注:把“人民公社是桥梁”曲解为吹牛皮说大话,这不是阶级敌人假冒共产党的区长迷惑人民搞破坏,也是修正主义或机会主义者至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误导了吧)”;牛队长说:“那就得吐血了,尽力吧!”王区长说:“好”;一位二百五似的女干部说“牛队长,书记批评得对,你们不敢想,我们敢。我们大队向你们大队发起挑战,敢不敢应战?”牛队长说“敢,有什么不敢的呀,还怕你们不成?”王区长说:“就得有这种比学赶帮超劲头嘛”(注:“比学赶帮超”的正确行动,出于假共产党干部之口就完全变味了吧)。王区长对马仁礼说“咱们公社提出的来年过长江,你怎么看哪,是不是有点儿太冒进了?”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说:“不,绝对支持”;王区长说:“好,很好”(注:会说阿臾奉承的假话屁话就很好了)。接着,王区长就宣布“大办食堂”的歪风邪气之事了!

  该剧至少把曾经刮过“五股邪风”的修正主义及机会主义者,作为“共产党领导干部”的代表形像来宣扬,其险恶用心就是力图借用有奶便是娘的演员,或本身就是当代申公豹徒子徒孙的演员之口,还有喜欢流虚拍马的“群众”之口,或地主资产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话中有话的口蜜腹剑,巧妙地攻击诬蔑了整个毛泽东时代,都是上面主观武断的“独裁者”发号施令,由下面傻瓜笨蛋似的盲目执行者发动群众去瞎胡闹!从而既彻底否定了中国共产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领导方法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又否定了我国科学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的丰功伟绩,相反,把帝修反的强迫命令、皮鞭政策和祸国殃民的行为,巧妙地嫁祸到毛泽东为代表的名副其实之共产党人的头上去了吧?

  事实上象“王区长”那样啥也不懂、只会发号施令,强迫人们搞歪门邪道之“五风”、违背客观规律瞎指挥的演员,认为砸锅炼钢铁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演员;不但自己鼓吹“亩产万斤微微笑”,而且教唆逼迫基层干部“起步万斤”把牛吹破天的演员,摇身一变成了“王书记”,它能代表毛泽东时代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干部或书记的形象吗?象“牛社长”那样开始搞形而上学血统论的极左,既认为“地主成份”也该由其儿子继承而“继续背这个(黑)锅”,又把地主家的房产占个精光,只给人家留下一把扫帚,更假传圣旨要地主阶级的儿子“早请示晚汇报”,后来又搞极右,完全对地主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言听计从,成了地主资产阶级代表儿子马仁礼和“王书记”一致授意,吹牛“一亩地也就打个一万来斤”之傀儡的“牛社长”或“牛队长”,能代表毛泽东时代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爱憎分明的政治路线、任人唯贤的组织路线等,总之,所有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基层干部吗?能代表《贫下中农》吗?能代表《阶级兄弟》吗?能代表《革命群众》吗?不能,该剧不过是盗用《老农民》的名义,竟然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流氓无产者——牛有草,假冒“社长”和《老农民》罢了!

  有人怀疑牛队长说“一亩地也就打个一万来斤”是吹年,该剧中扮演共产党中上层书记的演员马上说“你不要低估了农民的创造性……”此剧借扮演各级共产党“书记”的演员之口,力图要宣传的话意就是: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书记,不是愿做复辟资本主义的黑后台,就是喜欢搞弄虚作假的罪魁祸首吧?!

  当“牛队长”离家多年的亲娘“实在活不下去”回来找他,临死前想吃饺子,牛队长偷了队里的荞麦种子,给他亲“娘包了六个饺子送她老人家上了路”后,牛队长在大队广播室向人民承认“有罪”,并说“对不起毛主席”,此编剧通过演员说此类话语的歹毒用意是要说:毛主席“对不起”全国人民而“有罪”吧?

  诸如此类剥削阶级的本性尚未根本改造,或者有钱就是娘的牛鬼蛇神编剧者及演员,除了“和狼在一起就要学狼叫”者之外,显然既毫无资格代表毛泽东时代革命人民群众的形象,又无资格代表各级党政法等组织机关领导干部的形象!倘真如此,那就只能说:在毛泽东时代里,也曾经有过某些政治闭塞、经济落后、文化落后的阴暗地方、部门、机关、单位中,曾经不是共产党领导一切,而根本是地主资产阶级的儿子代表和反革命修正主义与机会主义走资派,以及形形色色的牛鬼蛇神,共同在幕前幕后操纵和表演一切了吧?

  该剧中地主阶级的儿子代表马仁礼,是如何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呢?

  从他给“牛队长”出谋划策离开之后,又偷偷摸摸地回来诱导“牛队长”说:“政治挂帅就是要听上面的话,上面不管让咱们干什么,都是革命工作,都是为了大跃进,让咱们群众,早点踩着人民公社的金桥梁,跨进共产主义的天堂,过幸福日子,你就按上面的布置干吧”。总之,地主资产阶级的代表儿子——马仁礼的逻辑是:不管正确与错误都“绝对支持”,这便可对其的险恶用心略见一斑足知全豹了。因为此类诱导和扮演共产党中下层“书记”演员的“鼓动”,犹似“法轮功”的说教,更如同日本邪恶势力集团的某医生,妄图诱导“杜秋先生”跳楼“上天堂”实为下地狱一样!

  16、该剧把封资修卫道士们在网络世界中到处散布的“大锅饭养懒汉”等阴暗面都进行了出色表演,但目的不是要“改革”阴暗面,而是为了彻底摧毁当年的“三面红旗”。

  再说,该剧让既是在朝鲜战场牺牲的烈士对象,又是被“牛社长”称为“疯疯癫癫、神经病似的”女人,其自称为“半拉子革命”的女干部,演成了“张嘴闭嘴就是讲阶级斗争”的二百五,并且借这种女人之口,把毛泽东时代“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良好景象,隐喻为好像是这种爱吹牛皮的二百五女人吹出来似的。

  该剧让男干部演成了会说假话的工具,污头垢面的人民群众则演成了被干部任意耍弄的活猴子。这显然是对毛泽东时代真正成为当家做主人的各级革命领导干部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无耻攻击和诬蔑!

  17、上述可见,《老农民》之剧的泡制者们,力图借用文学艺术的感染力量和采用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的形而上学之手法,否定毛泽东时代和全部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并破坏工农阶级的联盟及与城市小资产阶级的统一战线!但其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险恶用心和阴谋诡计是很难得逞的!

  因为改革开放年代里形形色色假冒伪劣的人和产品层出不穷,人间悲剧接二连三,甚至打假越打越假、反腐越反越腐、反恐越反越恐,至少曾导致局部地方、部门、机关、单位由人变鬼的社会发展总趋势,已经证明毛泽东时代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伟大、光荣、正确的!

  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由弱到强、由失败到胜利、由被剥削被压迫被欺凌被奴役甚至被任意屠杀到成为执政党,更证明帝修反的险恶用心和阴谋诡计是很难得逞的!

  总之,在毛泽东时代里尽管仍不免存在着社会的阴暗面,但她名副其实国泰民安、人民既扬眉吐气,又安居乐业;人们学雷锋做好事习以为常、蔚然成风;全党全军既相信人民群众,又相信党,枪支弹药存在于民兵手中;坏人坏事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人民内部的公平正义和浩然正气,胜过全世界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和历朝历代,以致令世人向往的基本历史事实,任何“人面东西”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难以否定,几只苍蝇碰壁嗡嗡叫,更是“蚍蜉撼树谈何易”,或曰:狂犬吠日堪笑止,蛆虫入海无消息!这也许就是除了被鲁迅先生所论定的“人面东西”之外,全人类中所有思维正常者,都无不会对毛泽东时代作出如此的基本结论。

  18、话说回来,如果该剧作者们不是打着别人的旗号偷运自己的黑货,拿着鸡毛当令剑,剑指毛泽东时代和我国全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而声称“该剧讲述了由北方农村的一场土地改革所引发的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故事,关注中国当代农村现实生活和农民精神世界60年的发展演变历程。”,相反,如果说明白该剧剧情的发生、发展、经过……只是对改革开放年代里,凡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而由中西方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流浪狗,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机会主义病猫的思想路线占居统治地位,并非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而是由孔孟之道和“女儿经”、“弟子归”等封建主义说教,作为指导思想的局部愚昧落后之地方,基本尚未开化而被陈规陋俗控制着的蓬头垢面,但好心善良(注:该剧对地主阶级之代表儿子马仁礼的美化显然属于自欺欺人)的山野村夫村妇落后生活的真实描述,力求加以批评教育和改造,那也许可以作为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参考资料,或作为饭后茶余的笑料一笑了之吧!

  19、倒脏水不能把婴儿一起倒出去:该剧浓厚的乡土气息和多数演职人员真情实感的表演可佳;少数演员虚情假意、故作姿态的表演,至少局部地方的现实生活中也确有此类人事;还有凡毛主席的原话真实可信……

  我曾在《红色故乡》网以“飞云之一”的名义评论和承诺说:“长白傲雪美人松”所言甚是,昆仑山将会作专题评述(注:我登录《红色故乡网》的用户名和密码明明无错,却老说“您的用户名或密码有误”,不知何故)。

  如上19点就权作兑现“昆仑山将会作专题评述”的承诺吧。

  顺便摘取“长白傲雪美人松”,对《老农民》很有主见的四段评论附后:

  新中国的建立,使贫苦农民翻身解放。他们自愿走集体化道路。成立合作社和人民公社。满怀豪情、掀起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把草原变成粮仓;把沙漠变成绿洲;把荒山变成层层梯田;他们开山劈岭兴修成千上万的水利工程,广大农村红旗遍地歌声满天,那热火朝天的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情和冲天干劲是无与伦比。绝不象《老农民》所丑化的那样消极、低沉、阴暗!

  为丑化污蔑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和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配合美国中央情报局编造的饿死3000万的谣言。《老农民》用大手笔渲染农民吃不饱肚子,挨饿和饿死人。似乎建国后的近三十年,农民都吃不饱肚子。这同饿死3000万一样是彻头彻尾的造谣和污蔑。历史的真相是,60年代初我国连续三年大旱加上当时苏修的逼债和帝国主义反动派的包围和封锁,我国国民经济发生困难,某些地区、某一时期,曾发生过粮食不够吃的情况。但大多在河南、四川、山东等发生旱灾的地区,也只在当年三、四月青黄不接时发生。麦收后就不存在吃不饱的问题。而且党和国家也千方百计纠正和解决。经过那个时代的人都非常清楚,它们只能欺骗没`经过那个时代的人。《老农民》肆无忌惮地夸大和炒作,显然是别有用心!

  《朝阳沟》、《金光大道》、《艳阳天》、《龙江颂》、《三里湾》《我们村里的年青人》等无数影视、戏剧才是毛泽东时代的当时社会主义农村的真实写照,那里边的主人公对新中国、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制度充满无限爱,干劲冲天,豪情满怀,到处生气勃勃热火朝天…《老农民》却丑化歪曲污蔑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丑化亿万农民群众`;攻击党,污蔑社会主义制度,为颠覆社会主义公有制煽风点火,造谣惑众。

  《老农民》所描写的绝对不是中国的老农民,而是极少数对新中国,对共产党,怀有刻骨仇恨的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等牛鬼蛇神。它们表面上伪装成老老实实,暗地里窥伺时机进行破坏和捣乱。心中企盼变天复辟。毛泽东时代的老农民95%以上是热爱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热爱社会主义,满怀豪情地建设社会主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