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篝火:科技是第二生产力

2019-02-28 09:30: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篝火
点击:   评论: (查看)

  马克思定义生产力是: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叫生产力。生产力主要包括劳动者、生产工具、劳动对象三因素。劳动者就是人,科技属于生产工具,劳动对象泛指从事的事业。但三因素中谁是第一生产力,起决定作用?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乍听起来很有道理,像有学文的口吻,令人信服,很有欺骗性。正如先富论一样,我们粗心大意之下不加思索很容易着道。然而“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吗?

  不!科技是一种生产力,但不是第一生产力。

  道理其实很简单。科技是一种技能,而技能是人发明、创造、操作的。它的原动力是人的思维,再高明先进的科技,如果人没那份发明、创造、劳动的积极性,能创造出来吗?人左右着科技操纵着科技,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所以说,劳动者创造发明的积极性才是第一位的;才是本质的、真正的第一生产力。科技不过是人运用的一种手段,忽略人的因素,那种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说法,如果不是浅陋,舍本逐末,就是别有用心。

  然则用心何在?

  那就是在细物润无声的误导之下,政府与老板只重不必重,只重金钱不重道德,用科技取代人,学资本主义思想意识,当然谈不上以人为本了。

  现在不己证实这一实际效应了吗?

  “科学是第一生产力”意识的潜移默化,最显著地体现在两个方面:

  ,唯武器论,忽视正邪之别,忽视人的精神作用,误导人致单纯的军事观念。然而人的精神作用、正邪所产生的力量差别却是绕不过去的客观存在。毛泽东时代,正是因为得民心,人的精神力量发挥至极,克服了武器、物品的落后,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武器再怎么先进,它也是我们这个三维世界利弊生克两面性的产物,它也存在弊端,弱点,致命处,逃不出其自然法则束缚。当今改革开放后,无论军亊专家、军事爱好者、政论家论证起来头头是道,似天衣无缝,但局限性就是唯武器论、唯技术论、唯物质论。例如对幸福生活的标准评判,就是唯物论,忽略精神的一面。军亊家们谈论国际军亊,只是比较、权衡、论证敌我双方的武器、地域等利弊优劣,忽视正邪性,忽视正义的精神作用。如果按唯武器论,那么当年红军的起事真它妈地不识时务,抗美援朝根本就是它妈地活得不耐烦了,抗日战争就是它妈地找死!中国邓后时代有了毛时代创下的军事高科技有用吗?为什么有了军事高科技反而等于无了呢?苏联没有军事高科技吗?为什么未战而败散?私有制的唯武器论就是要解除根本——中国人正义的思想精神武装,抑或浅薄人之见识。武器不如人但正义的精神境界超人,加之世间万事万物给我们提供了取之多多的利弊生克法则可运用,从而弱者打败强者这样的例证多了去了。例如莽蛇却斗不过千万只蚂蚁,坦克怕困山地、沼泽泥潭,用电的东西怕断电……

  如果认为这是在崇尚唯精神论,那就太简单了。

  二,唯物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反映在私有化工矿企业里,经营理念就是只讲管理不讲以人为本,恶性地把工人当机器管理、使用;不讲良性地激发工人的劳动积极性,更谈不上工人阶级当家作主人了。生产目的被狭隘化,因为它不是出于大众就业、为社会、为人民服务、为大众造福的动机,资本家老板只是为了自我利润、金钱,是唯“物”主义,其人性化变通亦是为此目的服务。当然,凡事有个例外,仅仅是例外,不具备一般性。亊实上私有化企业工人己只是下等的雇佣工,至多碰上一个心地较好的老板善待工人而己,既或产生的创造发明与劳动积极性目的,也只是为个人功利,而非为国为民的崇高理想了。人是有感情有思想的高级动物,怎能只讲管理?不讲思想感情只讲管理,压迫不出人真正的劳动创造积极性。靠压迫靠赏银冲锋的国民党军队战斗力,与人民解放军靠高尚信仰产生的战斗力之积极性,哪个更实在、给力、高级呢?国民党军武器那么优于解放军,科技生产出了第一战斗力吗?战斗力就是生产力的体现。解放战争东北战场国民党58师起义后,战斗力就产生了质的飞跃,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大显人民军队主观能动的精神能量。

  丢掉先进的公有制,放弃毛泽东时代激发式的政治思想工作的优生土壤,走向极端,只单纯地、偏颇地“向管理要效应这种压迫式与激发式,于效果而言孰优孰劣不言自明。这种单纯粗鲁的管理法,涵盖到各行各业,政府机关、学校、工矿……如此,大都是被动地劳动生产,谈得上创造性劳动吗?这是于普通劳动者积极性而言,那么特殊的专家、工程师呢?当今发明创造的科学技术有毛泽东一穷二白时代多吗,来得实在吗?人若无劳动、发明创造积极性,何来第一生产力之科技?

  科技是人智慧的体现,劳动者创造积极性才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只是人创造的生产工具,充其量只能勉强称为第二生产力。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提法,以物代人,以次充主,忽略人的思想是第一位的存在性,物质、科技是第二位的严正现实。它明显地抹杀了人是第一原动力、人的精神性,豉吹的是没人性的唯物论,本末倒罝、颠倒是非,是谬论,是强词夺理,是为中国实行私有化提供歪理,在此歪理下,私营老板把工人不当人,科技压迫人,淘汰人,利润大过人则名正言顺。

  三,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弊端之两个典型表现

  1,医生。

  如果笔者一生是“好人”,当然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幸的是笔者已是个“坏人”,现多次进过医院。可以说,医学的西化与机器化,使当代的医生已没有了真才实学。这样定论虽然有片面之嫌,但却以普遍的形态出现。a,医院的市场化淡化了医德而金钱化,例子不用在此举出,已非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主旨了;b,医生诊病主要靠客观条件之各项仪器检查,核磁共振、B超……大大解放了医生的“生产力”,诊断方法简单了,但医生智力也简单了,退化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嘛!舍本逐末,多忘本了,离开了仪器,假如有一天仪器全毁,当代医生便无所适从,束手无策,立即凤凰变草鸡,一无是处,连民间游医就不如了。同时,因依赖仪器,昂贵的诊断费用变得合理,科技的东西嘛!

  2,学生。

  当代小学生也多用计算器、手机算加减乘除、中学生只知用仪器算乘方、开方等。不久就忘却了笔算方法,用进费退,令智力退化。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嘛!仪器代替人工,未来只有少数知识精英控制基本知识原理,大多数人只是机器的奴力。从这一方面说,科技惯养了人的惰性,简单了思维,这并非说科技有害无利,问题是在基本法与科技法之间应该把控知识的平衡延续。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忽悠老百姓做机器的奴隶,为私有化贫富悬殊提供歪论。假如未来有一天,人类真的被作为科技代表的机器人奴役,那是自食“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之恶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