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梦回汉唐:几度中国年最忆是长安?

2019-02-27 11:20: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就在2019“西安年·最中国”节庆活动尚未落幕之际,忽然传来了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离任的消息。“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这座“网红城市”的舆论狂欢,顿时便平添了些许离愁别绪。

  陕西媒体公布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离任感言。网闻博报注意到,华商网微博2月25日发布消息称,再见!王永康书记,是您给西安送来了希望。愿您未来可期,愿西安明天更好!华商网微博披露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离任感言如下:

  各位亲爱的同事和战友:本来,我只想悄悄离开,不惊动大家追赶超越去抓发展、不惊动大家继续去奔跑和奋斗!没想到还是有这么多同志在这里等我,非常感激也非常抱歉!同时也非常感谢、非常留念!从2016年12月9日来到西安这座伟大的城市和人民、与大家一起,一天争当两天干,追赶超越抓发展的时光,仔细算算到今天已有809天了……这四个年头,二年二个月,809天…现在觉得历历在目!1.与大家共事非常愉快!2.在大西安奔跑非常荣幸!3.得到大家支持非常感谢!4.工作中有时过于严厉请大家理解!5.长相思,在长安,我会继续非常关注大西安发展、也会挂念大家!我与大西安永远心连心!欢迎大家到我新的岗位走走看看,期待与大家再次相见!

  在网闻博报看来,四个年头,二年二个月,809天,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那么,这场809天的“永康旋风”,究竟给大西安留下了什么呢?有道是,“喜也永康忧也永康”。说到王永康“给西安送来了希望”,确是亮点多多。而最耀眼的闪光点,就体现在“抢人才大战”和“经济发展大提速”。

  2018年西安GDP增速居副省级城市首位!土地财政冲高回落?

  网闻博报同时注意到,2018年西安市GDP增长8.2%,增速居副省级城市首位。据陕西传媒网2019年2月26日报道,2018年,西安市经济总量踏上8000亿元新台阶;GDP增速为8.2%,增速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位居第一位。数据显示,2018年西安GDP达到8349.86亿元,增长8.2%。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684.7亿元,增长10.8%。进出口总值达到3303.87亿元,增长29.6%。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8729元和13286元,增长8.1%和9%。

  据了解,2018年前三季度西安GDP增速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二位,较上年同期提高了6个位次。从2018年全年GDP增速看,西安以8.2%的增速拔得头筹,武汉、南京、成都以8%的增速并列第二名,接下来是厦门、深圳、青岛、济南、长春、宁波、杭州、大连、广州、沈阳、哈尔滨。

  土地财政冲高回落?部分省份卖地收入预计缩水30%!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2月26日报道,近年来全国卖地收入不断创新高。在房地产持续调控背景下,地方普遍认为2019年卖地收入会缩水,部分省份缩水幅度超过30%。3.7万亿、5.2万亿、6.5万亿,近年来全国卖地收入不断创新高。2018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达6.5万亿元,同期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9.8万亿元。这意味着,全国平均而言,2018年地方卖地收入相当于地方本级财政的三分之二。2/3只是全国平均水平,部分地方“土地财政依赖度”要更高。2018年,浙江以超7700亿元的土地出让收入排名第一。浙江2018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表现也很亮眼,接近6600亿元,但仍然不及卖地收入。在房地产持续调控背景下,地方普遍认为2019年卖地收入会缩水,部分省份缩水幅度超过30%。

  报道称,卖地是一锤子买卖,土地整理之后,经由招拍挂就能实现收入到账。而地方财政收入,则要培育产业、集聚人口、拉动消费等,是慢慢培育而来。卖地收入丰厚且容易,难怪部分地方政府青睐于此。2018年除了房地产市场带动因素,部分地方存在卖地还债的需求。部分还债压力大的地级市,加大了推地力度。2018年部分金融机构感受很直观:原本催收的账款,因为地方加速卖地,部分信托、资管等贷款如约还上了。展望2019年,地方政府普遍下调了预期,负增长的居多,或者微弱增长。

  人口流向将冰火两重天!西安市出台规划应对老龄化

  网闻博报注意到,二三线城市宽松落户时代来临:怎样抵挡大城市“人口虹吸”?鉴于各地正加快吸引人才流入,甚至对符合条件的中专生、技校生、老人也放开户籍,接下来城市人口可能会出现较大变动。具有公共服务优势的城市将吸引到大批户籍人口,促进常住人口增加;但是缺乏公共服务优势的三四线城市,人口可能会加快流失,即便是东部省份也是如此。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2月26日讯,春节后,西安、常州、广州等地公布了一批落户宽松政策。比如2月12日,西安市《关于进一步放宽我市部分户籍准入条件的通知》提出,具有本科(含)以上学历的,不受年龄限制;具有本科(不含)以下学历的,年龄在45周岁(含)以下,都可以迁户口进入西安。中南民族大学教授李彦军认为,政策带来的人口流动,可能使得一些城市人口增加,有的地区人口收缩。“比如农村、部分二三线城市可能会有人口‘空心’问题。”他说。

  报道指出,2018年至今,杭州、广州、深圳、武汉、郑州等地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均增加很多,但是东北、西部的部分二线城市,以及部分三四线城市常住人口增长慢甚至处于负增长状态。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所杨传开指出,从人才的角度考虑,一些中西部省份人口本身是流出的,所以作为省会或者大城市,就需要考虑集聚人口。加上有些城市人口老龄化比较严重,而城市发展需要活力,“所以这时候很多城市就想办法吸引外面的人口,来补充劳动力资源。”他说。

  报道认为,城市级别越高,公共服务水平越高,吸引人口进入的虹吸效应越大。比如一些直辖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因为聚集了比较好的教育、文化、科技、金融等资源,对人口吸引力都大。这可能会导致人口从低级别城市,不断向更高级别城市涌入。比如农村人口会向乡镇集中,乡镇人口向市县集中,而市县人口向省会城市集中,省会城市人口向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直辖市集中。很多省可能会出现一个省会城市虹吸全省常住人口净流入的情况。这在陕西、山西、青海等地均表现明显。

  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所杨传开认为,各地制定政策吸引落户不能够太盲目,要做好预案。“天津出台了落户政策,后来又提出来附加各种限制条件,就是因为前面的政策没有考虑充分,没想到一下子会有这么多人来落户。”他说。“同时各地吸引人口要考虑产业结构,像家政行业的从业者也是紧缺的。同时,关键是要让人才留下来。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在公共服务、生活条件等其他层面做好保障。”他说。

  网闻博报注意到,西安市出台规划应对老龄化,将重点打造虚拟养老院。据《中国青年报》2019年2月26日报道,《西安市养老服务设施布局规划》日前正式向社会发布。规划除提出新建小区应按照每百户配建20平方米养老服务设施外,还提出推进“嵌入式”养老、探索创新“时间银行”养老、重点打造“虚拟养老院”等举措。据统计,西安现有养老机构140家,其中公办33家、民办107家,社会养老床位数5.4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的养老床位数为36.75张,养老服务设施发展相对滞后。

  报道称,根据本次专项规划,到2021年,西安将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融合的养老服务体系。2022年至2030年,西安将着重推进老年人家庭医生签约和老年人健康档案管理工作,在稳定签约率的基础上,做实做细老年人家庭医生签约工作。老年人协会和志愿者协会覆盖所有社区和村庄。全市养老服务设施覆盖100%的城市社区和100%的农村社区。

  中美贸易“有新的不确定性”!如何应对美国经济衰退的冲击?

  网闻博报还注意到,中美贸易“可能有新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本周势必将再冲击全球。美联储继续实施渐进式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将于2021年年底之前陷入衰退。

  据FX168财经网2019年2月25日报道,全球瞩目的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以“加时两天”的冲刺模式在华盛顿结束。北京时间周一(2月25日)早上,央视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磋商取得实质性进展,美国将延后原定于3月1日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超级周第一天,中美贸易磋商曝出大新闻,震撼全球,市场风险情绪升温,尤其是中国股市大爆发……不过新华国际时评在一篇文中也指出,中美贸易磋商“越到最后阶段谈判越艰难,不排除可能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分析人士称,这无疑值得投资者警惕,中美双方并没有签署任何实质性的协议,且特朗普在推特宣布延迟上调对华关税的期限之后,也在讲话中称,“中美贸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报道称,除了新华国际时评在文中警告中美贸易磋商“不排除可能带来新的不确定性”之外,当地时间周三(2月25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向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报告与中国贸易谈判的最新进展。据彭博社报道,早前,在贸易会谈中,特朗普还因为谅解备忘录的语意问题,打脸莱特希泽。市场可以通过上述数据进一步评估美国的经济前景。一旦数据显示美国的增长动能放缓,则会加剧投资者对美联储年内不加息及停止缩表的猜测,从而打压美元。

  另据新华社2019年2月26日报道,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25日发布的经济政策调查报告显示,约四分之三受访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将于2021年年底之前陷入衰退。该协会每隔半年发布经济政策调查报告,此次调查于1月30日至2月8日进行,共有281名经济学家参与。调查显示,10%的受访者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就会出现衰退,42%的受访者认为经济衰退将在2020年出现,25%的受访者认为经济衰退会在2021年来袭。多数经济学家对美国现行贸易政策和财政赤字上升表示担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当前美联储货币政策得当,但对于是否应调整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看法不一。

  网闻博评:西安与长安的千年纠结与文化迷失

  再回到本文开头的话题,这场809天的“永康旋风”,究竟给大西安留下了什么呢?在网闻博报看来,鉴于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和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的“两面人”教训,当地舆论场特别是自媒体对“永康旋风”的感怀,就难免会带有希望与失望的落差。不过,如果把这四个年头里西安发展进步的成绩,都归功于永康书记。而把西安出现的问题和存在的危机隐患,却全都归咎于永康书记的前任和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这显然不够客观全面。更重要的是,这种寄望于“青天大老爷”的“子民意识”,恰恰反映了现代西安人“梦回汉唐”的“城墙情结”和“皇城思维”。

  诚然,一座秦岭山,半部中国史。一座长安城,则是记录着一部“丝绸之路”大国兴衰的世界史。在“华胥之州”的华山脚下渭水之滨,曾演绎过“女娲氏炼石补天”和“伏羲氏作易八卦通天道”的上古传说。再从“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和“黄帝梦游华胥国”,直到“武王伐纣”和秦始皇创建“大一统”中央集权制,乃至于“汉唐盛世”创造的“丝绸之路”国际贸易历史辉煌,这里就一直引领着世界先进文明潮流。“关中自古帝王州”,这里曾经走过帝王将相和文人骚客,也堪称是“千古风流”的“世界之最”和“中国之最”。

  问题恰恰在于,自从“大唐盛世”衰落以后,西安为何就再没有过昔日长安的荣光?如果说,这是气候环境变化和科技因素导致的经济重心转移。那么,自从“华胥之州”的“女娲氏炼石补天”开始,直到“大唐长安”又复兴“大汉长安”的“丝绸之路”历史辉煌,这数千年间难道就没有发生过气候环境的巨变?也没有出现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的生产力科技水平差距?

  显然,“关中自古帝王州”的历史辉煌,全都是源于“以人为本”的主观意识能动性。以气候环境变化和科技水平差异为“怨天尤人”的“客观理由”,原本就是“君权神授”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自我迷失”。君不见,即便是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过渡阶段的“百家争鸣”时代,老秦人也不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而固守“天子分封建藩”等级礼法僵化思维的山东六国,却都认为秦国是没有文化的“虎狼之邦”,这正是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华胥古国”的文化之魂。

  事实上,秦人任用卫国人商鞅进行变法改革,就是海纳百川开放包容的“抢人才”。当年齐国”权轻重”的“管子变法”,一跃成为“春秋五霸”之首。此所谓“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的“五战而至于兵”,就是虚拟经济“金融贸易战争”的改革创新。秦国“商鞅变法”的“后发崛起”,则是“废井田开阡陌奖军功务耕织”的实业经济“民以食为天”。此所谓“举国体制”的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军民大生产”,就是不迷信金钱至上的“重商主义”,更不会拿“粮食安全”做交易。

  众所周知,就在“礼崩乐坏”的“百家争鸣”之际,秦国函谷关令尹喜望见“紫气东来”,便赶忙毕恭毕敬地迎接“老子入秦”。后来,“孔子西行不入秦”,则是因为秦人历来厌恶“儒术”。由此可见,秦人并不是没有文化,也不是蔑视文化人知识分子,而是对精神食粮和“心灵鸡汤”有敏锐的判断力。

  当然,古来“敢为天下先”的圣王明君,都是“家天下”的“大道既隐天下为私”。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贤臣能吏”,同样会带有追求个人家族先富起来的自私自利劣根。即便是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克己奉公理想,也照样会被“莫须有”的物欲横流淹没。因此,便导致了“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也就有了三国两晋南北朝的“五胡乱华”,更导致了“宋儒理学”的拜金主义“海上丝绸之路”世界贸易大繁荣和“崖山之后无华夏”!

  时空穿越猛回首,自宋元以降,就有了马可·波罗《东游记》的归去来兮,这就引发了欧洲“文艺复兴”和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的奴隶买卖“世界自由贸易”狂飙突进。此所谓“东风西渐”与“西学东渐”的风水轮流转,就不仅仅体现为中国经济重心转移,而是已经体现为“西方文明中心论”的滥觞。

  就像当年“汉唐盛世”的“天下情怀”一样,今天的西安人也同样要有“丝绸之路”的世界眼光。“天子分封建藩”的等级礼教观念,当然是陈腐落伍的“子民意识”和“城墙思维”。对帝国主义强权的跪拜,也同样是“君权神授”的“臣民意识”和封闭僵化的“皇城思维”。在当今“美元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剪羊毛”体系下,大西安人要想再次引领“丝绸之路”的世界先进文化潮流,就绝不能继续盲从这种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的“美国模式”,更需要有一场文化复兴和民族自信的自我革命!

  追根溯源,当年“华胥之州”的“女娲氏炼石补天”和“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就是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精神基因世代相袭。当年“红星照耀中国”的“军民大生产运动”,更有“主人翁意识”的红色基因薪火传承。凭谁问,在今日社会主义中国,早已经当家做主的大西安人,又怎么会把“梦回汉唐”的希望全都寄托于一人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