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感谢国家信访局办理《建议调查中国化学与“女港商”刘娟非同寻常的关系》

2019-02-27 11:23:3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先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感谢国家信访局于2019年2月26日办理《建议调查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与“女港商”刘娟非同寻常的关系》

df1aad5954c8739999e8c50972a634e5.jpg

建议调查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与“女港商”刘娟非同寻常的关系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 2019年2月20日

  2014年6月初,本人曾在新华网论坛等多家网媒发布《李克强痛批的“尸位素餐”官员,有王君正和金克宁吗?》,全文如下:

  2014年6月1日,新华网转发中国政府网的《李克强:国务院决不发空头文件》,其中写道:

  “我在基层调研时注意到,有些地方确实出现了‘为官不为’的现象,一些政府官员抱着‘只要不出事,宁愿不做事’,甚至‘不求过得硬,只求过得去’的态度,敷衍了事。”在讨论对国务院已出台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全面督查时,李克强加重语气说,“说的难听点儿,这不就是尸位素餐吗?这样的庸政、懒政同样是腐败,是对国家和人民的极大不负责!”

  结合本人发现和公开揭批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违法养猪、违法建楼,结合本人公开揭批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旗下的、涉入三一“行贿门”的“总经理”刘佑锟所在的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曾在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枉法伪证,及其玷污“全国五一劳动奖状”的称号、背信弃义、不履行2014年2月26日在襄阳中院调解中达成的和解意向,结合2014年6月2日多网发布的《副总长脱稿批日、美,还值得王君正、金克宁看》、《襄阳王君正也吃过襄阳中院违法养的猪的肉?》,我认为,李克强在一些地方发现“为官不为”、“尸位素餐”等不良问题和现象,并进行严厉、痛彻的批评,这是很难得的,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这是会引起广大人民的共鸣的。

  李克强的上述一番话,是事关“执行力”的问题,总体上讲,是对的,因此,已纳入本人6月中旬将为某大型国有企业集团讲授的《精细化管理》的课件中。

  关于“执行力”的问题,本人在讲授《管理创新》、《精细化管理》、《企业文化》、《高绩效团队与执行力》等课程的时候,常讲道:

  一、执行力的组成:

  1、文化理念的执行力;

  2、企业管理制度与规范、流程的执行力;

  3、决策、规划、计划、任务、指令、命令等的执行力。

  二、文化理念的执行力是构成企业执行力的首要和重要因素,是决定企业执行力方向的执行力。

  结合刘先明对“执行力”的讲解,不难看出,一些地方之所以会出现李克强严厉、痛彻批评的“为官不为”、“尸位素餐”等不良问题和现象,根子在于“文化理念的执行力”出了问题;不解决“文化理念的执行力”的问题,一些地方“为官不为”、“尸位素餐”等不良问题和现象,仍将普遍和长期存在。因此,目前,急需高度重视和尽快解决一些地方和官员“文化理念的执行力”较差的问题。

  另外,也想借此问一问,李克强痛批的“尸位素餐”官员,都有谁?有襄阳市委书记王君正和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总经理金克宁吗?

  关于王君正,本人2018年8月8日撰写、发布了《王君正该不该对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暴露出的问题自责?》一文,文中写道:

  2016年1月起主政长春的王君正,对于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暴露出的长春党委政府“为企业发展营造公平公正、平等竞争、合法高效的发展环境”的“努力”不到位的问题,该不该自责?相关部门该不该对王君正问责?

  2018年8月16日,本人又撰写、发布《王君正以及长春市委也都应作出深刻检查》一文,文中写道:

  结合本人2018年8月8日撰写、发布的《王君正该不该对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暴露出的问题自责?》,以及8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的关于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疫苗案的专题会议,我认为并建议:

  2016年1月下旬起担任长春市委书记的王君正,也应作出深刻检查;长春市委也应向吉林省委作出深刻检查。

  2019年2月11日,《长春日报》发表王君正离别长春的寄语,其中,王君正说道:

  由于本人能力和水平有限,有些事情本来可以做得更好,但是还没有达到理想的目标,离党和人民的要求还有差距。

  结合王君正离别长春的寄语,本人2019年2月11日撰写、发布了《王君正不单存在“能力和水平有限”问题,还存在党性差等严重政治问题》一文,文中写道:

  在王君正主政长春期间,长春长生疫苗案件,给中国众多儿童和家庭带去了伤害和灾难,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毒菌”,在世界人民面前让中国蒙羞!王君正或长春的“全市广大干部群众”如果要讲“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经济社会发展形势”,首先要讲长春长生疫苗案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毒菌”,给国内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巨大破坏。

  王君正主政期间的襄阳政府、中化六建、襄阳中院、襄阳宣传部、襄阳黑恶势力等协同对刘先明的构陷以及恐袭,王君正主政襄阳期间带头胡喊谬推襄阳“千古帝乡”口号,以及襄阳政府动用警力跨省施压刘先明,王君正主政襄阳期间襄阳中院仍在法警训练基地违法养猪,等等,充分证明主政襄阳期间的王君正,不单存在“能力和水平有限”的问题,还存在政治觉悟差和党性差等严重政治问题。

  关于金克宁,以下两篇文章,耐人寻味。

  一、2019年2月20日,中新网转发《赵正永背后“女港商”刘娟的项目运作术》一文,网址是: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9/02-20/8759159.shtml

  文中写道:

  央企中国化学只“站台”,不出钱、不获利?

  自2004年11月与榆林市政府签订合作协议起,甲醇MTO项目一直挂着两家公司的名头:香港益业、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

  在2005年10月,陕西省发改委明确波罗井田为甲醇MTO项目的配套井田后,中国化学、香港益业一起向时任陕西省有关领导递交报告,迫切要求参与波罗井田勘查工作:“特别是给我们项目配套井田的勘查工作……迫切需要加速推进”“作为项目业主,希望能允许我们……参与项目所配煤炭资源的勘查工作。”

  然而,2006年4月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时,甲方却只剩香港益业一家公司。

  合作勘查合同中约定:在香港益业的开发项目得到核准或省发改委备案批准落实后,西勘院应依法将波罗井田的探矿权转让给香港益业;本次合作取得的波罗井田精查成果和由此产生的探矿权增值全部属香港益业所有。

  半年前还向陕西省领导报告称希望参与勘查的央企中国化学,最终“分文未取”,波罗井田的探矿权、精查成果,均落入香港益业手中。

  虽未参与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但中国化学与刘娟的合作并未结束。

  2006年6月,中国化学与刘娟任法人代表的陕西益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成立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刘娟出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中国化学与陕西益业分别认缴出资额2000万元、1.8亿元,各占注册资本的10%、90%,首次出资额7000万元全部来自陕西益业。

  记者注意到,益业能投章程中有这样一条:中国化学的股权只能转让给陕西益业或者根据需要转让给其指定的第三方,但陕西益业的股权可自由转让给第三方。中国化学转让合资公司股权受到限制。

  成立后,益业能投开始操盘甲醇MTO项目。2006年7月,陕西省发改委为240万吨甲醇MTO一期60万吨甲醇项目备案。

  配套的波罗煤矿项目也在推进,200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同意对波罗煤矿开展前期工作,一期建设规模为500万吨/年。而2007年上半年,波罗矿井已先后拿到土地预审、环评、水评等手续。

  在申请上述手续时,波罗矿井的项目主体为“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益业能源”),全称比益业能投少了“投资”二字,大股东同为陕西益业。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益业能源法人代表刘浩是刘娟的哥哥,而其营业执照显示的成立日期为2007年8月29日。

  也就是说,甲醇MTO项目、波罗煤矿项目分别被装入益业能投与益业能源。

  但就在益业能源在2007年先后拿到各项审批手续时,最高院正在审理西勘院的上诉。此前,西勘院不服陕西高院2006年10月作出的其与凯奇莱合作勘查合同有效、双方继续履行的判决。

  “如果将探矿权与采矿权分别比作土地与房产,益业能源连土地都没拿到,各项房产手续就已经办好了。”赵发琦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知情人士透露,刘娟“能量很大”,可以请来各类领导为其“站台”。

  2007年6月5日,益业能投240万吨甲醇MTO一期60万吨甲醇项目举行开工仪式,除时任陕西省副省长洪峰外,原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郑斯林亦出席仪式并讲话。

  甲醇MTO项目一期开工、配套的波罗煤矿拿到各项审批之后一年,央企中国化学却抽身而去。

  2008年7月,中国化学将其持有的10%益业能投股权转让给刘浩任法人代表的陕西太兴置业有限公司。退出时,中国化学实际出资额为零。

  二、2007年6月21日,陕西商务之窗发布《中化益业第一期六十万吨甲醇开工仪式在榆举行》一文,网址是:

  http://shaanxi.mofcom.gov.cn/aarticle/sjdixiansw/200706/20070604807142.html

  文中写道:

  6月5日上午,省政府在榆林举行中化益业(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第一期年产60万吨甲醇及配套项目开工仪式,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胡启立发布开工令,国家劳动保障部原部长郑斯林、煤炭部原部长张宝明,省委常委、副省长洪峰,国家能源办副主任徐锭明,中化集团总裁金克宁,省政协常务副主席张保庆、省政协秘书长姚毅,陕北能源基地办、省发改委、省国土资源厅、省环保局、省水利厅等部门负责同志,榆林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李金柱,市委副书记邢解放,副市长万恒,市政协副主席张自明,中化益业公司董事长刘娟、总经理刘浩、常务副总经理陆红星(刘先明注:陆红星时任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榆阳(区)、横山县委、政府及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出席开工仪式。郑斯林、徐锭明、洪峰、李金柱、陆红星分别讲了话,省政府副秘书长李明远主持开工仪式。

  综上所述,2014年6月初,刘先明撰写、发布的《李克强痛批的“尸位素餐”官员,有王君正和金克宁吗?》一文,四年后,2018年爆出的“长春长生疫苗案” 与王君正有一定的关联,爆出的“千亿矿权案”,牵出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为“女港商”刘娟“站台”,与金克宁有较强的关联。这实在是很有趣!

  在此,刘先明建议中央政法委,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成立的联合调查组,同时建议国资委,就以下四个问题对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进行调查。

  一、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与“女港商”刘娟是如何认识的?是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主动找“女港商”刘娟的、还是“女港商”刘娟主动找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的?有没有“牵线”人?如有,“牵线”人是谁?

  二、“站街”的卖淫女,每“配合”一次嫖客,都是要收钱的,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为“女港商”刘娟“站台”,配合“女港商”刘娟,为何白配合、不收钱?

  三、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陆红星担任中化益业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的时候,有没有收钱?如果收过钱,陆红星是独吞、还是上交,或是与他人分享?

  四、2014年6月,在王君正主政下的襄阳,发生了襄阳史上最严重的、构陷刘先明的“恐袭案”,在这起“恐袭案”中,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旗下的中化六建,与襄阳政府、襄阳中院、襄阳宣传部、襄阳黑恶势力等,是一种狼狈为奸的关系;那么,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与“女港商”刘娟曾是一种什么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