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寻访一位森宅大院中的全国人大代表

2019-02-25 11:33: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陈增煜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我发此文是望有些人大代表能确实履行其“努力为广大人民服务”之责。

  又到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时。按照人大代表职责的第6条:“保持同选民的密切联系,通过走访、座谈、接待等多种形式,认真听取和反映选民的意见和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之规定,我曾寻访过当地的一位全国人大代表、一国企的当红的明星企业家。

  本文原先的题目是《寻访一位藏身森宅大院中的全国人大代表》,后来一想不对,这位人大代表虽身处森宅大院,但她并不“藏身”,尤其是在总结“改开”40年时,更是抛头露面忙得不可开交:如去我中央党校、去香港凤凰卫视谈其“改开”的经验和成就……多年来,为宣传自己,近乎着了迷,她显身央视的多个频道做广告,尤为过分的是,把自己的全身照印在了大巴车上。殊不知: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谓物极必反,过犹不及,本想吸足国人的眼球,却引起了人们的视觉疲劳,令人生烦!令人生厌!

  长期以来,由于我所从事或所参与的工作的关系,我对一些国企和国企领导人的情况较为了解。“改开”前,也实行厂长负责制,那是厂党会集体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改开”后,为上GDP,讲发展是硬道理,搞了“党政分家”。在此情况下,一些国企领导人恶性膨胀,他(她)们作威作福、独断专横,不要说一般职工,就是其手下的几个副手,也是耗子见了猫似的,说一不二。自我新一届中央履职以来,强调了党的领导,狠抓“反腐倡廉”不松手,其成绩斐然!有目共睹!但,也还有媒体时有指出:至今一些国企仍是法外之地,如国企中的“赖小民现象”就是一例。2018年10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对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调查审查。

  中纪委指出:赖小民为捞取政治资本,搞美化宣传个人。据华融内部员工透露,赖小民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平时好大喜功,喜前呼后拥、搞个人崇拜。其个人语录和一些访谈,在公司楼内大小屏幕上滚动播出。他要求员工每人持有一册他的专著,专著封面上是赖的大幅照片。据一些媒体披露,赖小民的案情令人瞠目结舌,刷新了外界对贪污的想象,已搜出的本外币折合人民币2.7亿现金,不过是赖小民贪污案的冰山一角。有专家估计,如此金融大案,以现有力量,没有三年时间,难以办完。

  对照华融老总赖小民现象,不免让人感叹:我所要寻访的这位全国人大代表、国企老总在美化、宣传个人上是何等的相似,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寻访这位全国人大代表的目的有二。

  我虽学的是机电专业,随着“转基因之争”的出现,我关注、学习转基因问题多年,并于2017年2月与8月先后写了《转基因食物是否安全的正确表述》、《在转基因问题上我们也应有大国的担当》等多篇文章,得到不少国人的认可。有位热心的北京网民对此评说:建议有能力的朋友把《在转基因问题上我们也应有大国的担当》这样的好文章,推荐给国家最高领导。我受此启发,想找这位当红的、“有能力”的人大代表,在出席“两会”时,“如方便和可能的话”(我有自知之明,这是我在给她信中的原话),把此问题反映上去。

  1985年我转入家电行业工作。此时,空调器开始进入我国家庭。但,由于它是一种高能耗产品,受当时电力供应的限制,是一种限制发展的产品。而不少地方看好这一产品的前景,纷纷争着要上,而有关部门则不予审批。在此上下矛盾的情况下,我在公开出版的《制冷技术》杂志上,于1989年的第1期、1990年的第1期、1991年的第2期连年发表了题为《国内外房间空调器的现状与发展动向》、《克服暂时困难迎接光明未来——论空调器行业的广阔前景和当前任务》、《对发展空调器现行政策的认识和探讨》等三篇文章,轰动了业界,受到了上下的关注和重视,对健康发展我空调器生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近年来,随着国企改革的深入,一些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不时发出一些继续唱衰国企的声音。在此情况下,我写了几篇应做大做强国企的文章,想与这位国企老总探讨,向其请教。这是我寻访的目的之二。

  我一生低调、淡泊名利。今日我一反常态,说了一些我往日的业绩,无非是想要说明,我在转基因问题和国企的深改问题上一些看法,为我人民健康,为我国企的发展,可能会起些有益的作用。

  谁知,我这个也算见过些世面的老朽,寻访这位森宅大院中的全国人大代表之难,难于登天!

  2018年10月22日,我给这位人大代表写了一信(内附几件有关资料),并于当日去邮政局用EMS寄出。转天邮局告知我:已投妥,陶辰签收。时至10天后,见无任何人回复我对此特快专递的处理情况,为弄清下落,我于11月2日到该公司找签收人陶辰。谁知,该公司门卫森严,多个部门在门口将我踢了一阵(约半个多小时)的“皮球”,只得无果而返。下面,我想请大家开开眼界,欣赏一下这场皮球他(她)们是怎么踢的:

  约9时30分,我从市新区到达该公司的1号门,向坐在保安室里的一位保安说明来意。他在电脑上查了一下说:“公司无陶辰此人”。我说:“不可能,邮局不会送错地方的”。我问:“你们的接待室在哪里?”他说:“这里就是接待室”(接待室很宽畅、明亮。此时里面只坐着三四个人)。我又问:“哪位是接待室的负责人?”,他答:“我就是。”我说:“没有此人是不可能的。”随后我给他看了我所保存的专递单存执,以及手机上邮局回我的短信。他说:“那我出来和你谈吧。”天气也不帮我老朽的忙,偶飘濛濛细雨。我对他说:“存执、短信我都给你看了,你就进去、上楼帮我问一下。”他有些为难地说:“我们是不能随便上去的。”我说:“那我自己进去问。”他说:“你更不能随便进去的。”我说:“那你就拿着我这张快递的存执上去问,不会有人说你的。”见他还有些为难,我拿出老者的姿态,拍了拍他的肩说:“这有什么难的!快去快回,帮我问一下!”不一会,只见他微笑着走出来说:“陶辰是公司收发室的人。”我谢了他一声后,就去找收发室。

  不巧,陶辰休息,可能要到5日才来上班。我向当班的一位女青年说明了来意,让她查一下他们的签收本上,陶辰把我的特快专递交给公司谁签收了?她似有为难地没有理我(看来她们似乎没有签收本)。我给她看了快递的存执和手机上邮局回我的短信说:“那你进去帮我问一下,是谁收了我的快递?”她答:“我们不能随便进去的。”我说:“那你打个电话问问陶辰,她把我的快递转交给公司谁了?”她说:“陶辰在,她也不能随便进去的。”这时,我和收发室的一位男性工作人员说:“在你们公司还真有这样的怪事,明明你们收发室收了我的快递,就是不能告诉我你们转交给谁了?”此人只是哼哼哈哈地应付着我。不一会,只见那女青年有些气乎乎地从外面进来对我说:“这事你要找8号门去说。”我问:“8号门在哪?”她答:“就在旁边。”

  我找到8号门,对坐在保安室里的两位保安中稍胖的一个说明了来意。他说“我们不能随便帮你进去找人的。”我说:“那我自己进去问一问。”他说:“你更不能随便进去的。”我说:“现在政府机关的门好进多了,进一个生产家电企业的门就这么难进!”他说:“企业是私有财产,我们有权保卫。”我半开玩笑地对他说:“看来你有点水平,现在的私有财产是受政策保护,但你们是国企,它还没有被私有化。。”此时,在室外站岗的一位保安对我说:“你不要来妨害我们的工作。”这是,我真想大声训斥他们几句,但为不失一个老者的体面,我给他们解释说:“是公司收发室让我来找你们的。”

  我一个衣着还算得体、已85岁有余、白发苍苍的老者,就这样在该公司门口,让人踢了30多分钟的“皮球”。在这里,按理我应该说上一二句粗话或脏话了。但转念想想,我一辈子对人讲文明礼貌,还是保持晚节为好。

  但我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为求真相,时至11月19日我致信该收发室,告知该室:我准备起诉他们“丢失我重要信件”一事。并于同日从邮政局用挂号信给这位人大代表抄去一份,请其能过问一下此事。谁知,仍是泥牛入海!

  关于起诉至法院,我这一辈子还没有告过他人,也没有被人告过。后来想想如今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虽说能胜券在握,已无多少精力去为此奔跑了,也就息事宁人了!

  不过,一个百姓要见自己的代表,竟有如此至难,真让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是其手下的人“截访”了?看来无此必要。

  是我对有些问题上的认识有误?那也可以嘱其手下回复我一二。

  是她忙于上公司的GDP?忙于在外做报告?忙于接受诸多媒体的采访?忙于自己抛头露面拍广告?而根本顾不上小民们的这等屁事?!

  或是我们在哪些方面确实还存在着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