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邓小平时代》中的政治经济改革

2019-02-20 15:52: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梦篱笙箫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邓小平开启他的时代之前,华国锋做了一段时间的中国掌舵人。华国锋对自己的力量没有准确的判断,四人帮和老干部是问题的两翼,绕不过去,必有取舍,他想独自掌握大局根本不可能。这样,他因为两个凡是受到了攻击,结果节节败退。叶剑英想维持一个体面的平衡,却终不可得。邓小平发力,赢得了他表演的舞台。

  在经济上,建制派与毛泽东存在矛盾。毛泽东坚持的是鞍钢宪法,鼓励发挥基层积极性,实现跨越式发展。而当权派青睐苏联一长制,认为这可以做到令行禁止。当老干部掌握政权之后,便迅速恢复一长制,掌握了企业经营大权。

  改革开放最初的突破口在广东,窗口是深圳。依靠的办法是鼓励华侨回国投资。它也恰逢其时,石油危机以后,整个世界面临滞胀风险。劳动成本上升,企业营商环境艰难。海外的企业把落后产能搬到了中国,在中国开始了一轮基建,一排排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改革开放的另一个有利条件就是外部环境的改善。为了实施经济改革,邓小平下马了多个重点军工项目。并在80年代主导了规模空前的大裁军。这在毛泽东时代是不可想象的。没有了军事方面的巨大开支,中国当然可以轻装上阵,加速前进了。

  邓小平奉行不争论政策,实则是追求高速度的发展,并把速度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这和大跃进时代并无二致。只不过大跃进时代遇到了罕见的三年自然灾害,以及苏联背信弃义的攻击。邓小平作为一个仲裁者审慎的注视着局势的发展,默许广东展开了很多未经批准的计划,让中国这艘大船不顾一切的向前冲。

  对于农村地区,老干部们迫不及待的把包产到户提到议事日程。中国企业模式的改变,要求更多廉价劳动力。只有打破农村集体,也即所谓大锅饭,才能让广大农民开始冒险之旅。有了农民的竞争,工人的铁饭碗也不复存在。最后政治上的确认也就顺理成章。

  高速度当然产生了经济过热,通货膨胀的问题。为中国经济急刹车的就是陈云。单纯从经济角度讲,没有槽点的可能就是陈云了。陈云在八十年代进行了两次长时段的整顿,将中国经济拉回到平衡状态,确保了中国经济安全。但不可避免的这样的调整丧失了速度,这引起了邓小平的不满。他用1992年的南巡彻底清除了路障,将中国的马力开到最大,但也带来了中国经济严重的问题。接过陈云接力棒的是朱镕基,他进行了分税制改革,进行了第一部分蛋糕的行动。国家强了,国企承受重压,大量工人下岗,中国重头再来。

  经济和政治不分家,是相伴而行的。经济变动,政治上也会确认。经济改革的依据是什么呢?理论家发明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初级阶段有多久?如果非要说,可以是一万年。理论上的争论由来已久,中共八大以后,上层就出现了意见分歧。毛泽东并不同意八大的主要矛盾分析,因为落后的社会生产与人民需要之间的矛盾是一个公式,这句话永远不过时,但正因为如此,更像是一句废话。毛泽东要的是怎样解决矛盾,顺利走上社会主义。

  广东的先行先试,打破束缚的同时,也产生了严重的腐败。同时相伴相生的,就是中共政治规矩的备受践踏。尤其是后来实行的价格双轨制,从理论上来说已经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以权谋私的情况。两相叠加,已经让局势分外严重了。陈云主导的中纪委严厉批判了此种现象,并进行了一系列整顿,但这注定是一条漫长的路,需要几代人才能扭转乾坤。

  屁股决定脑袋有时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胡耀邦之前是不支持分田单干的,后来却领导了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实际上,当初的很多做法都是值得商榷的,毕竟华国锋还是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没有得到批准的东西公开发表,还是开了不好的先河。当他成为总书记以后,专注于青年人的事业。但也随性提出自己喜欢的东西。毕竟80年代,邓小平让老干部逐步退出政治舞台,将更广阔的天地留给了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的引领者胡耀邦毕竟要带领年轻人开辟新的天地。

  有没有私心呢?不得而知。但是,胡耀邦的顺位逐渐落后于赵紫阳了。赵紫阳的脱颖而出来自于他在经济改革上的卓有成效。但80年代后期的经济危机,又使得他一马当先的局势变得复杂。这时候,他成为了愿意倾听青年人呼声的开明者。但他们都成为可爱的人,让邓小平独自承担骂名,也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现。须知整个领导层是一个整体。

  政治体制改革是邓小平默许的,为的是党内民主化,也即是进行党内分权,防止另外的强势人物改弦易辙,最后造成党内分裂。但邓小平为这种改革设了一个紧箍咒,那就是四项基本原则。这其实成为汪晖先生所讲的去政治化的政治,这其中的分寸拿捏是非常考验执政水平的。而把这一切做到炉火纯青的就是江泽民。江泽民完成了钢丝上的舞蹈,也顺利接收了邓小平时代的遗产。

  习近平后来进行了总结,也即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认。改革开放的进程也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左右两派之间的制衡。最后,两派甚至有所趋近。另一些人则退出高层,成为民间智囊,引领中国舆论。现在很多问题还属于禁区,还在不争论的范畴之内。怎样把去政治化的政治扭转过来还需时日,只有那时,我们才拥有真正的理论自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