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岳青山:李锐死了,他是甚么个所谓“毛泽东秘书”?

2019-02-19 10:01:3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岳青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李锐“非毛反毛”(57)

  2月16日,大白新闻披露:李锐于今天上午8时32分死了。

  改开以来,此人披着“毛泽东秘书”的外衣,疯狂咒骂毛泽东“罪恶滔天”,叫嚷共产党非法,要“改名称” ,“为的是真正的与时俱进”,直至最近几年还在不断嚷嚷“唯忧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香港大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李锐新政见  何时宪政大开张》)。李锐梦寐以求的“宪政开张”之日,也 就是资本主义彻底复辟之时。本人曾先后撰写《评李锐“非毛反毛”》56篇,还毛主席以公道。那么,李锐果真是“毛泽东的秘书”,甚至“毛泽东的四大秘书“之一吗?我的《评李锐“非毛反毛”》系列,是以所谓“毛泽东秘书”《考辨》开头。我的结论是:⑴李锐决不是田家英等那样的“毛泽东秘书 ”;⑵就按李锐自己说法,毛泽东让我当他的“兼职秘书”,而毛主席说的却是“通讯员”,要在中央一个部门找一个,便于及时了解大跃进的情况;⑶这种“通讯员”任期极其短暂,起自1月下旬南宁会议的末尾,迄于庐山会议被开除出党。前后总计也就短短的19个月。而李锐竟以“毛泽东秘书手记”作为其反毛大部头专著的书名,招谣撞骗,蒙骗了多少人。现在李锐死了,我想重发此文,以表送别。

  旧文发表时间,2006-5-10

  李锐的“毛泽东秘书”身份及其“手记”名义考辨

  鉴于正确评价毛泽东的功过是非,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关系全局的原则问题;李锐对毛泽东批判、诋毁影响较大;迄今以来,未见系统的批驳,因之,就很有必要对李锐的批毛的错误观点,认真地进行评论、批驳。为毛泽东讨回公道,还历史的本来面目,消除其恶劣影响。

  然而,李锐信誓旦旦:“平生为文,从来谨慎,已出版的几十本书可以为证。”又说:“中国自己的研究者责无旁贷,自然更应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毛泽东晚年错误思想的一系列问题作出符合历史的科学说明。”(《反“左”文选》第70、394页)

  李锐对毛泽东的研究和批判果真是“为文谨慎”、“实事求是”?果真是作出了“合乎历史的科学说明”?

  不是,当然不是。

  对于李锐非毛化的错误观点,我在详加分析、评说之前,不妨先从李著《毛泽东秘书手记》一书的封面包装,搞清楚李锐是怎样一个“毛泽东秘书”,领教领教他自我标榜的所谓“为文谨慎”、“实事求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借以对李锐“批毛非毛”,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1999年南方出版社出版了李锐批判毛泽东晚年错误的大作。这是他投向毛泽东的一颗“重榜炸弹”,想一举把毛泽东炸得“粉身碎骨”。时下中国实行市场经济,许多假冒伪劣,经过业精心包装,足以以假乱真。李锐深悉市场之道,他的有部大作封面名为:《毛泽东晚年悲剧——毛泽东秘书手记》,而这是精心设计、巧妙包装的样板。

  这样一本旨在全盘否定毛泽东晚年的书,一经包装为《毛泽东秘书手记》,自然会产生巨大的“轰动效应”,大大地提高产品的知名度。你们看:連“毛泽东的秘书”都“站出来”批判毛泽东了!既是“毛泽东秘书”,无疑与毛泽东是零距离,一手货最多,又不是记回忆,更没有道听途说,全属“手记”,它的权威性、真实性还能怀疑!毛泽东的敌人,如获至宝,弹冠相庆。然而。但这却是一种蛊惑人心的虚假包装。

  李锐究竟是怎样一个“毛泽东秘书”?

  令人困惑不解却是:李锐既是“毛泽东秘书”,为什么几十的来,中央公开的正式文件中,李锐作过毛泽东秘书,竟然查无实据?为什么这些年来,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写了那么多回忆文章,却无人提及?又为什么《毛泽东传》(1949一1966),上下两大卷,洋洋130万字,竟无一处提及毛泽东的这个秘书李锐?

  好在李锐自已多次讲得较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李锐说:1958年年初南宁会议接近尾声时,我是为三峡问题去与会的。我与林一山关于三峡问题的发生争论。“就我个人来说虽然三峡的争论结束了,可是一种‘百年难遇幸运’却降临到我身上。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辩论结束这之后,毛泽东以秀才的名义嘉奖我,要我当他的秘书。我以工作繁忙作推辞,结果还是要我做他的兼职秘书。”(《手记》第373页)在《手记》的另一处,李锐还讲到,毛泽东在上海会议讲到这个问题时,把这种“兼职秘书”称为“通讯员。”他说:我要找通讯员,一部一个,人由我自己找。你们可以找通讯员,为什么么我不可以找?我已经找了个李锐。(同上书,第220页)对此,我还是相信是真的。

  只不过按照李锐自己的这种说法,他当的也只是毛泽东“兼职秘书”,而不是毛泽东“秘书。”这种兼职秘书,一个部一个,确切地说就是“通讯员”。不然,一部一个,岂不秘书成灾?看来,毛泽东的本意,是在一部找一个通讯员,直接向他反映中央各部的工作实情。事实上,李著“述职”,也无非是大跃进中给毛泽东上了三次书。

  李锐《毛泽东秘书手记》这本书,所作的精心包装,主要有三层:

  其一,是把毛泽东“通讯员”、“兼职秘书”,包装成为“毛泽东秘书”。

  因为按照李锐自己这种说法,毛泽东曾先让他当“秘书”,他自己“以工作繁忙作辞掉了”,结果还是要他做毛泽东的“兼职秘书。"这种通讯员、兼职秘书,当然不同于专职秘书。李锐是的主职是水利部副部长,兼职是毛泽东的通讯员、秘书。专职秘书和兼职不是一回事,两者的相距十万八千里。李锐却在封面要把“毛泽东兼职秘书”中的"兼职"二字去掉,摇身一变,成"毛泽东秘书"。

  试问李锐:为什么在毛泽东走后23年,把自己本来已经辞掉了的“毛泽东秘书”的桂冠,可以不经毛泽东“同意”,就擅自戴到自己的头上?这不是欺世盗名,假冒伪劣呀!

  其二,把短暂的“兼职秘书”包装成为长期“毛泽东秘书”。按李锐自已的讲法,他担任毛泽东“兼职秘书"的任职时间,受命是南宁会议的末尾。大抵是1958年1月下旬。去职在庐山会议的后期,大约是1959年8月中旬。总共只有短暂的19个月时间。

  而李锐在《手记》中批判毛泽东的内容,在时间上涉及五十年的跨度,上迄毛泽东的旱期的思想和活动,下至1997年“十五大”《关于防‘左’的感想与意见》。李著封面包装为《毛泽东秘书手记》,这就刻意误导,本书所论几十年的内容,一概出自在任“毛泽东秘书的手记。”

  请问李锐:你当毛泽东兼职秘书只有18个月的短暂时间,又怎能涵蓋得住五十多年的漫长岁月?这岂不是把18个月的“毛泽东秘书手记”,冒充为五十多年“毛泽东秘书手记”?

  其三,把李著对毛泽东的批判、攻击和诽谤的全部言论,包装成为“手记”。何谓手记?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的《现代汉语辞典》对手记是这么解释的:“1、亲手记录;2、亲手写下的记录。”(第1204页)可见,手记有原始记录的鲜明特点。李锐的反毛大作中,有不“手记”的东西有?不是完全没有。例如,论及庐山会议问题,就有些出自他的“笔记本”,这是“手记”;还有李锐1958年给毛泽东上书的一个底稿,这是“手记”。但这种“手记”的东西,在李著中,实属凤毛麟角。把全书都包装成毛泽东秘书“手记”,则是“假冒伪劣”?只当了18个月的“毛泽东兼职秘书”,能“手记”出前后长达五十年的内容?这真是天方夜谈。

  顺便提及,1993年贵州民族出版社推出过《毛泽东和他的四大秘书》。李锐难说全不知晓.以担任毛泽东秘书的任职时间而论,田家英18年,陈伯达30年,周小舟也有2年多。李锐据他自己说也仅只担任19个月的毛泽东“兼职秘书”,却位居“四大秘书”的第二位,真叫人笑掉了牙。如果李锐对此事全然不知,那就只好别论。

  仅从李著《毛泽东秘书手记》的这种虚假包装,就可清楚看出,李锐是怎样一个“毛泽东秘书”了.他对毛泽东的批判,所谓“为文谨慎”、“实事求是”,是假的。

  李锐多次提出,思想战线也要“打假”。这个主张切中时弊。很好,很好。只不过李锐的这个“非毛”大作封皮招牌,就是十足的的“假冒伪劣”。可悲,可悲!

  这就作为我对李锐对“非毛”的评论的一个开头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