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与其整顿“文艺界”,不如一了百了,撤销“北京电影学院表演院”诸如此类——华人为什么老是怨恨且重复同一个动作?

2019-02-18 10:02:1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狗血剧还在上演,网络传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院》院长娶学生为妻子,八卦消息称:《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院长张辉拍了部电影《一纸婚约》,让他的2010级的学生刘熙阳担纲主演,并且与发妻离婚娶刘为妻,还邀来关晓彤、杨紫、张一山等做配。

  这类狗血剧平均每月上演4.75部,人们都厌烦了,与己何干。这次狗血剧全国大联演,起因于上了《春晚》的翟天临惨遭起底,涉嫌“论文造假”,全国聚焦,《北京电影学院表演院》不得已成立调查组,启动调查。没想到牵出一连串狗血剧,“院长与发妻离婚娶学生为妻”只是其中一则。眼尖的道一人倒是一眼瞥见论坛上一则《反腐重要,而整顿“文艺界”更重要,且刻不容缓》

  我想呀,这类整顿的频繁程度虽然不及每月4.75部狗血剧,然而也差不多了。我想呀,我们华人没这么作贱,为什么老是在这种低层次上徘徊――“小崔一怒”过去还未满一年,全国再次聚焦,为什么老是怨恨且重复同一个动作?与其整顿,不如一了百了,干脆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院”撤销算了,院长张辉爱干啥就干啥(只要不犯法);类似的学院呀、学校呀、研究院呀全都撤销。国家省下来的钱,一部分用于救济因此而下岗的院长呀、校长们呀,肯定还有盈余许多(道一人可是算账出身),全都用于补充《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工程设计学院》、《三维投视及仿真工程大学》、《轧染及布艺中等专科学校》…。

  将省下来的钱全都用于补充和补贴这些平民子弟学校。谁要反抗?比如院长张辉要反抗,那就中国人民武装力量伺候!当然这不好,别反抗!好好想想,大家都好好想想,理性和讲道理的想一想:我的钱给你去讨小老婆,这可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每月4.75次。这个世道还有公道吗?“道德”、“人伦”这些高大上暂且搁一搁,最基本的,用我的钱去干!这个世道的公道在哪儿?!全国这么多贫寒子弟,他们连基本的受教育都未曾满足,全国这么多下岗青年,他们连基本的转岗培训都无法满足,他们望眼欲穿,可这些救命钱却用于你去讨小老婆,用于你去享用细腻的“胶原蛋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制度难道是用来为你服务?!中国人民武装力量难道为你保驾护航?!瞎眼了!!!

  确实。撤销《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诸如此类属于极端行为,不必贸然行事,可大家确实应该冷静想一想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诸如此类有何存在的必要和理由?不服也可来辨论。我们应该进入历史进行观察,进行思考。今天“文艺界”乱象与华人怨恨且重复同一个动作?,应该从纠正这个体制弊端着想。

  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体制来自前苏联,而前苏联体制除了列宁“十月革命”战时体制残余影响外,主要受俄罗斯东正教以及中亚、东亚游牧人部落制社会双重影响――其中受中亚、东亚草原部落影响成份可能更大,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巨变,传统东正教有所回归。

  这种体制集政治、军事、生产建设、文娱体育、思想建设等于一体,几乎就是中亚、东亚游牧人部落制社会的翻版,比如:战斗、生产、娱乐、光荣、神圣、宗教和世俗集于一体,古代往往以部落联盟形式存在,最典型莫若“哥萨克鞑靼人”社会。这种体制在艰难困苦条件下优于其他形式,更有利于战胜四邻,保持部落联盟的存在和发展。但是这种形式也存在一些缺陷,他的发展缓慢;当四邻以更先进的其他社会形式超越时,这种体制的缺陷更暴露无遗,往往一触即溃――“哥萨克鞑靼人”社会在东欧的迅速瓦解就是个例证;前苏联在毫无征兆、在看似如此强大强壮,被历史学家一致公认前苏联最辉煌顶峰时期,突然间轰然倒塌,更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例证。

  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也应该结合这段特殊历史,否则不但无从理解历史,对我们当下以及未来更是一筹莫展:他从1942《延安文艺座谈会》确立的“战斗队”,发展到1949年后相当一个时期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队”,然后又朝向“文艺”的宽泛方向演化――前苏联则更是从军事体制编制上完全纳入军队“进攻序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又在“教育”、“文艺”、“娱乐”三者定位间油滑不定,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就基本在“文艺”和“娱乐”定位,半点无有“战斗队”或者“思想教育工作队”的影子。定位宗旨全然改变而体制形式倒是一如故旧,鲜有改变――定位宗旨的全然改变与体制形式的改变缓慢,倒是便宜了“兄弟俩”、冯小刚和范冰冰们,社会在怨恨重复同一个动作!这个漫长过程,社会熬到哪天哪月?

  1949年体制以前是什么体制?

  ――除了满清没落到1949年间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走马灯似的临时体制外,秦汉至满清两千余年间就一种体制,称作“二元结构”或者“分层结构”,并且相当稳定的“二元结构”。关于“二元结构”(或“分层结构”),学术界基本一致看法,但是关于他的内含从没有一致说法。

  ――“二元结构”的“周期律”被学术界公认一致:也即这种结构平均每隔200~300年被摧毁一次再重建。在摧毁与重建过程中,人口大量损失(有计算为全国一半人口死于动乱)。经济崩溃、文明退化到新石器时代晚期。中美骂战期间,美国时常有威胁:我把你们打到石器时代,我也与美国朋友开玩笑:别嚷嚷:中国每隔200~300年就自动进入一次新石器时代,你们就“节约”点吧!

  ――除此外,“二元结构”还有什么特征?除了占总人口百万分子几属于统治阶层以外,整个社会以家庭为最小社会单元,整个社会面貌其实与印度一样一样的,处于多神乱神巫傩状态,十万年(或六万年)以来,除了部落制(10~50个人之间),划小单位到家庭制(平均10个人左右),整个社会没什么本质变化。

  ――过去西方史学界(包括受西方史学思想影响的中国史学界),对中国历史的分析,往往得出两种截然对立的叙说:一种叙说是中国是个专制的社会,一种是说中国是自由开放社会。“专制与自由”他是一对西方概念,他完全不适用于古代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讨论时期,不甚落入这个话语陷阱。

  ――1949年体制以前是什么体制?乍看一非常“专制”,乍一看又非常“自由”。这种“专制”就连西方任何一种“专制”都是望尘莫及;这种“自由”就连最具想像力的西方自由主义专家都将目瞪口呆――这其实正是一种巫傩体制,西方人过于想像,用他们自己熟悉的来“度”中国社会。

  1949年以前除了满清覆灭到1949年短暂的走马灯似的临时体制外,两千年来一直处于巫傩低级文明状态。什么叫“巫傩状态”,更形象一点,你去看看古代或今天的印度,你去读读中国古代历史中的“楚巫湘傩北萨满”,咚咚咚!哐哐哐!这类老巫婆换成刘熙阳、关晓彤这类美眉和鲜活的胶原蛋白外,其他全都一样。

  这种“巫傩状态”就西方人历史学标准怎么也搞不透:一会儿“专制得很”,一会儿“自由得很”,对我们今天有关“文艺”的话题亦是如此。这种状态,既不是自由也不是专制,他就是巫傩,是一种低级文明状态――别以为中国人有“四大发明”。

  与我们今天讨论有何关系呢?

  我们今天的“文艺体制”不就是来自前苏联,偶有小改小动,大的结构未有变动。怎么办?退回以前,那种“巫傩”,你要吗?保持原状,继续小改小动,怨恨且重复同一个动作;社会继续供应“细腻的胶原蛋白”供院长张辉们挥霍享用,供不应求,那就进口呗。直到“小改小动”大有起色,哲学上所谓“量变到质变”。院长张辉们可是求之不得的“量变到质变”呦!!!

  还有一种思维:不必退回到“巫傩状态”,更不是怨恨且重复同一个动作,而是打掉他的门牙,打掉他们的门牙,打掉《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院长张辉门的社会毒势力,就象去年“小崔一怒”摧毁打掉冯小刚、刘震云、范冰冰以及兄弟俩的社会毒势力,一股假借“娱乐”实质威慑社会的邪恶势力。不停的打!继续打!直到整个社会清醒。那时整个社会就会明白:不必退回到巫傩社会,也不是怨恨且重复同一个动作,社会一定会发现另一种存在形式。

  我们今天正在“发现”途中!打掉他的门牙!打掉他们的门牙!他们胁迫社会,胁迫社会为其享受而提供渠道和方便,那就打掉他们!!!就象108梁山好汉对纨绔子弟高逑发誓的那样:让他们梦中也要惊醒!让他们梦中也要害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