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钱伟品转载:事实胜于雄辩——《楚天都市报》记者调查(摘自《新华网-论坛》)

2019-02-13 17:22:13  来源:摘自《新华网》论坛  作者:楚天都市报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农民到底是走集体经济道路好,还是走分田单干好,30多年的实践结果就很说明问题。这次楚天都市报记者们客观的记录下来了。我们现在对比来看就一目了然了,楚天都市报的编辑们真是办了一件大好事。

  先看华西和南街村吧!

  华西村民对“忙年”已感陌生了。村民赵毛妹对记者说“我们这里过年,好多年都没有杀猪宰羊了,要吃什么去超市买。从去年开始,过年都在大楼里吃团年饭。”赵毛妹说的大楼是华西村74层、328米高,列全国第八位的华西龙希国际超五星级大酒店。

  华西村民住的是五代别墅。村民殷丽娟说“这些别墅的面积从400到600多平方米不等,都是由村里统一修建并装修的。我们只买些家具就住进来了。”

  华西村民户户存款超过200万。村里还办起了学校。孩子们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部免费就读。如果考上大学,每人每年还可获得3000元奖励。村民生了病,可以享受医保。华西对老年人发保养金。男55岁女50岁,退休后每年可以拿1.2万—1.6万元,对家里有80、90、100岁老人的家庭分别按家里人口数给予100元、1000元、10000元的奖励。

  87岁的村民瞿阿大乐呵呵地告诉记者,他家四代人有30多口,拥有6套别墅,16辆小车,村里参股已有2000多万。

  华西中心村有400多户人家,每家至少有1辆轿车,多的有5、6辆。

  在南街村,记者采访了村民李喜兰。她今年70多岁。尽管春节越来越近,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生活,没有忙着准备年货。因为村里每年都会统一配发。不同的是“去年春节每人发750元,今年上涨到900元。”而且村里将统一采购的年货囤放在4家超市里,村民可以用福利卡上的钱随意选购。

  她的老伴三年前突发脑溢血,至今卧病在床,花了几十万元的医疗费,都是村里出的钱。

  李喜兰有三个子女,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免费读书。如果上了大学,学费也是村里出。现在女儿嫁到外村去了,大儿子在村里的调料厂工作,小儿子在车队工作,两人都成了家,村里给他们各分了一套住房。

  在李喜兰家里,水电、暖气、天然气以应俱全。她告诉记者,4700多名村民家里都有统一配备的电视机、家具、燃气灶、抽油烟机等,每天24小时供应热水,这些全是免费的。

  和村里人一样,李喜兰家每人每月凭票领取30斤面粉,此外每人每月发60元生活费,用于购买肉类、蔬菜类,偶尔超支就用退休金来支付。

  再来看看小岗村吧!

  村民严宏昌告诉记者,现在村里几乎家家有摩托车、农用车,还有几十户有小车,办年货不用愁,到8公里外的小溪河镇走一趟,年货就齐了。

  37岁的严德双,4年轻开始经营农家乐,他的父亲严金昌是18名大包干带头人中的一个。1979年严家分到40亩地,一家老小没日没夜的干,那一年超额卖粮一万斤。长大后的严德双明显感觉小岗人30多年没缺吃少穿,但一直也谈不上富裕。

  记者写道:现在村里正在大力开发小岗的“大包干”精神和“沈洁精神“等红色旅游资源,已有六家农家乐餐馆,还有一些村民想开超市、土特产店。

  作者在想,为什么华西、南街村的村民人均收入那么多,村民的幸福指数那么高,小岗村民无法与他们相比。除了与当地的资源多少有一些关系外,但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我带着这个问题,又重读了记者们写的这三篇报道,想从中找出正确的答案。

  记者写道:上世纪60年代华西村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者吴仁宝带领着华西人,改革耕作技术,白天管理田间,晚上平整土地,把原来1200多块零星田块改造成搞成稳产农田。上世纪60年代开始,吴仁宝带领村民办粮食原料加工厂,废纺站,铁匠站,发展村级经济。1969年创办小五金厂,到改革开放前,华西的银行存款100多万元,2009年销售收入突破500亿大关。

  由于村里土地一直归集体所有,这种公有制为主题的集体经济,让村民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

  编辑在“南街村简介“中写道:南街村将承包出去的土地和企业收归公有,实行集体经营和分配,追求共同富裕,提出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的奋斗目标。

  南街村的掌舵人党委书记王宏斌,执掌南街村二十多年来,一手创造了“红色亿元村”的神话。又在银行限贷的困局中力挽狂澜,让一度濒临破产的南街村走上正轨。那是指2003年时期,南街村遇到经济困难,银行停止贷款,企业无法运转,通过村民捐款集资,村里有了流动资金,到2006年南街村重新获得了利润,并逐步增加走上良性循环,村民的生活越来越好。这些经验让王宏斌坚信,通过发展集体经济走向共同富裕是可行的。

  可是小岗村呢?

  从记者报道的字里行间看出,该村大包干以后,干了几十年,连党支部书记也没有人当,沈洁是安徽省财政厅下派的时任书记。沈洁累死后,安徽省财政厅又派丁俊任小岗村的党委第一书记,反正他们有盖手印的经验。手印一盖,不要工资的书记来了,手印一盖大笔大笔的现金来了。这就是他们的一块“农村发展的试验田“。丁俊书记面对记者采访时毫不掩饰的说:“小岗村虽然有着中国改革第一村”的“美誉”,但与全国其它名村比,基础差,底子薄,发展还不够快,村民还不算富裕。

  三个村对比之后,我初步得出一个结论:一个村的农民要想共同富裕,必须要在本地教育、培养、锻炼产生一个好的书记,即农民的代言人,带领农民走集体经济道路,艰苦奋斗,自力更生。

  为了从理论上得到认识,我国农民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是正确的,解决当前我们农民共同富裕问题,还是要走集体经济道路。于是我把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找来重读上面毛主席写的“关于互相合作的两次谈话(一九五三年十月、十一月);”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一九五五年七月三十一日);“农业合作化的一场辩论和当前的阶级斗争”(一九五五年十月十一日);《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序言(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二月);《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按语(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二月)等五篇光辉著作。

  毛主席在“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一文中写道:“现在农村中存在的富农的资本主义所有制和象汪洋大海一样的个体农民所有制。大家已经看见,在前几年到处出现许多富裕中农力求把自己变成富农。许多贫农,则因为生产资料不足,仍然处于贫困地位,有些人欠了债。有些人出卖土地,或者出租土地。这种情况如果让它发展下去,农村中向两极分化的现象必然一天一天地严重起来。失去土地的农民和继续处于贫困地位的农民将要埋怨我们,他们将说我们见死不救,不去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向资本主义方向发展的那些富裕中农也将对我们不满,因为如果我们不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话,就永远不能满足这些农民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工人和农民的同盟能够继续巩固下去吗?显然是不能够的。这个问题,只有在新的基础上才能获得解决。这就是在逐步地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和逐步地实现对于手工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逐步地实现对于这个农业的社会主义的改造,即实行合作化,在农村中消灭富农经济制度和个体经济制度,使全体农村人民共同富裕起来。我们认为只有这样,工人和农民的联盟才能获得巩固。”

  毛主席在“农业合作化的一场辩论和当前阶级斗争”一文中也写道:“在土地改革后,农民发生了分化,如果我们没有新的东西给农民,不能帮助农民提高生产力,增加收入,共同富裕起来,那些穷的就不相信我们,他们会觉得跟共产党走没有意思,分了土地还是穷,他们为什么要跟你走呀?那些富裕的,变成富裕或很富裕的,他们也不相信我们,觉得共产党的政策总是不合自己的胃口。结果两个都不相信,穷的不相信,富的也不相信,那么的工农联盟就很不巩固了。要巩固工农联盟,我们就得领导农民走社会主义道路。使农民群众共同富裕起来,穷的要富裕,所有的农民都要富裕,并且富裕的程度要大大地超过现在的富裕农民。只要合作化了,全体农村人民会要一年一年地富裕起来,商品粮和工业原料就多了。

  我党领导农民走互助合作的道路是有历史渊源的。毛主席曾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在二十二年的革命战争中,我党已经有了在土地改革之后,领导农民,组织,带有社会主义萌芽的农业生产互助团体的经验。那时,在江西是劳务互助社和耕田队,在陕北是变工队,在华北华东和东北各地是互助组。那时,半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农业生产合作化的组织,也已经个别地产生。例如,在抗日时期,在陕北的安塞县,就出现了一个社会主义性质的农业合作社,不过这种合作社在当时还没有推广。

  毛主席对农村发展集体经济看得非常重要,他老人家在1965年5月25日重上井冈山时和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有一个重要谈话。他说:“你是没有忘记我在专列上的许诺吧?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外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品没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那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里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一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富裕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稳定了。

  以毛主席为首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中国农民组织起来,走社会主义道路,可是在毛主席逝世后不久,就有人刮起了一股翻案风,一刀切地把人民公社砍了,实行包产到户,分田单干,摧毁了集体经济使农村很快实现了两极分化,这是全国农村和城市出现很多乱象的根本原因。华西、南街、大寨等几十个村的农民共同富裕就是坚持了走集体经济所有制的社会主义道路。长期扶不起来的阿斗——小岗村之所以农民不能共同富裕其原因就在于此。

  可是,一些人还不觉悟,还在小岗村搞什么土地流转,为小岗大张旗鼓地搞引资,劝农民把土地整好后卖给或租给资本家,然后再去当佃雇农,让大量的利润流入国内外资本家的腰包。

  我们党的各级领导应该大力宣传华西、南街、大寨等坚持走集体经济道路的成绩与经验,应该好好学习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关于农业合作化的一系列文章。毛主席为我们制定了一整套理论,方针、政策、路线,总结了一整套工作方法。毛主席著作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经验,办法。应该迅速把工作重点转向农村,集中领导,集中干部,集中财力,由点到面开始新一轮的合作化运动,只有这样农民才会很快富裕起来,内需自然有了,中国的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