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篝火:我的八面观

2019-02-03 11:21:5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篝火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的土地还是净土吗?

  这个世界是纯洁与污秽的结合体,人有时也嫌弃自已的东西脏臭,例如大便。世界美洁与脏臭并存,互相衬托,洁净是建立在脏臭物之上,比如庄稼长在臭粪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才长得鲜。净与污并存,自远古以来,我们在开垦的土地上种庄稼,用人类及动物粪便或野灰野叶发酵作为庄稼的肥料食物。虽然净与污并存,大自然却自然地形成了一套化学反应的良性循环系统,将污能转化为净能,可健康的进化。为庄稼增产又不改变良好的品质,要么从土壤改良入手,例如对盐咸土质的改良。这时我们还可以说,我们的土地无论怎样改良,万变未离其宗,我们的土地还是净土。

  但,自资本主义来到世间,私欲利润驱使,除草剂、化肥、农药、添加剂、催长素、转基因……甜蜜的魔法迅猛冲击,急速地打破了本来的生态平衡,急功近利,舍本逐末,拔苗助长。土地顿时改变了性状,上了“鸦片烟”瘾,工业垄断了农业,只能靠抽鸦片烟苟活了。我们生产庄稼的土地已不再是净土,它体内已积累满了难以转化的毒素。

  我们的馒头香味还在吗?

  我从五十年代吃到现在一百一十年代,吃过了几朝几代,尝到了味道的变化,还在吃。上了“鸦片烟”瘾的土地,农药和化肥的疯狂使用导致庄稼营养结构被破坏。四十年前我们吃小麦面粉馒头那个香得,并非是饿得饥不择食似的香味,想来是品质的纯真所致。然而今天,我吃馒头感觉如嚼蜡,昔日的香味已不在,但还得吃,生活质量呢?

  不仅是馒头,还有红薯、土豆、苹果、香蕉……都已失去了原质原味,不再那么甜那么有味那么可口了!营养也今不如昔。但还得吃,生活质量呢?

  这就是所谓科学的效果!

  春药算不算科学产品?还有海洛因、迷魂药呢……

  这么多年来不止一篇文章揭露:“中国平均每年每人吃掉2.59公斤农药!

  这些农药90%进入我们的生态环境,危害着我们的健康。若想改变现状,实现自救,只能对农药说不,对化学农业说不,抛弃化工农业,拥抱生态农业,还大家一个没有农药的中国。

  ……农药在以各种形式影响着其他动植物、水、土壤、大气和公众健康。

  农药成份克百威和氟虫腈,前者影响人类的生殖与发育,后者对人体甲状腺、肝肾具有高毒性,且能在人体内蓄积。”

  还有被官方推行或装聋作哑的转基因食物呢?

  《北京大妈有话说》视频讲座解惑、辟谣来了:“除草剂草甘膦不会致癌……相信美国权威……”这个变态的世道,权威论证就可信了吗?利用权威把黑说成白还少见了吗?这个变态的世道,找个只讲传声的大妈为无道开脱还不容易吗?不用事实证明,无论成份超标不超标、正品或赝品,本篷蒿真人从理论上就敢断言,草甘膦之类的就是弊大于利!

  如果说,人类至今还没有出现普遍性病变,那是人体生理系统与毒质入侵的抵抗斗争中,也在进化免疫力!但若超出人体生理功能承受度,量变质变,那就无救了。

  科学走势会把这轮地球人类带向天堂吗?

  听说,马云的无人超市,实践给他的小聪明泼了一瓢冷水,又来了个阿里无人酒店,没有一个服务员……

  本真人认为,机器人永远达不到真人类的情感细腻,克隆人有可能相近。但即或相差无几,人类等不到这时候就提前自我败坏了。

  无人酒店、无人超市……顾客是个什么感受?好像世俗中人还达不到那种清静无我的境界,永远不能。人不是机器,是感情动物,世界苦乐的属性决定了人是独居动物又是群居动物,他需要交流,她需要彼此,彼此感情互动。这种无人超市什么的,明显冷酷,忽略人性,只讲“科学性”之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机器人永远代替不了真人之间的温馨。

  机器人造就真人的失业,那么大量失业者生活能够不劳而获吗?一个不容忽视的推论是,资本主义制度下会因失业影响生存,社会主义制度下失业不是个问题,因为他会产生物质分配上的平衡。所以机器换人导致失业问题得分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

  机器人解放了人的劳动,大部分人没事作干什么去呢?空虚无聊,无所事事?无事生非?打坐参禅?要么游山玩水是否就成为人们主要的人生活动了?非也!若精神文明、人生觉悟跟不上机器淘汰人的步伐,必将无事生非,乐极生非。杀、抢、淫……将会泛滥成灾,反过来败坏既有物质文明。万事万物有度,不可只图其一不知其二,人类生成需要劳动,劳而动,需知,心动、力动,运动是物质也是众生的本来属性,否则就会用进费退。

  如果用科技惯养人的惰性到只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地步,那人类也就退化了,变异了,真正地“人将不人”了。人,生成要劳动,当然要有度,劳逸适度最好。人的食物更不应追求像西药那样的能量及体积高度提炼浓缩,例如象西药那样吃一小片就能管饱几天,必定使人体的胃退化萎缩,因为人类生成的这个胃天生就是装粗食加工粗食的,人体系统本身就是个去粗取精的“粗加工”厂,你若精食体量太小,那么肯定破坏了人体天生的加工系统功能。仅此就可见,过度追求是反自然反人类的错误,是违背生理规律的。

  也不记得是哪个混蛋写的武侠小说里就有几个追赶的武林人士,只吃一点什么东西管饱几天的情节,偶尔可以,成人类常态的不行!

  资本主义追逐的科学发明而带出的不少项目,只图其一不顾其二。不加阻止,它将来很可能造出如西药片大小的精度食物,还洋洋臭美科学。

  太多只为急功近利、杀伐、不顾长远的科学发明。德图千秋民福,邪者图一时私利。不要太迷信科学。别以为当今科学就不得了了,是绝世武功,啥都不在它话下,凡事都要说个“没有科学道理”。科学也不过是走在探索奥秘路上的东西,那点道行还嫩着的呢,就以为是打遍宇宙孤独求败了?井蛙之眼界!实则科学水平至今虽深犹浅,早得很呢!以为转基因就摸到生命玄谛之底线了?差得远呢!

  人类聪明的人和强盗政客们把高科技主要用于杀伐,争夺,科技已达到足以毁灭赖以生存的地球。仅此可见,人类聪明的人和强盗政客们并不聪明,是不觉悟生命真谛的愚人。同球操戈,就不担心毁灭了地球之生存家园?即或逃避损坏的地球能够移民月球、火星,有在那里生存的技能,那也是少数,多数众生还得生存在地球上。而这些移民在月球同样会遗传假丑恶,那里的人世依然得不到本质的幸福。

  现在的人类会越来越健康长寿吗?

  人类历史上无论朝代多么糟糕都有长寿的,我们是指的普遍性,从当今时代为基点看问题。

  大概谁都懂得,决定人健康长寿的因素是综合的(事故夭亡除外):食物质量、人生观、运动、生活环境。

  食物质量

  中国改革开放之前近30年,人民生活俭朴,但吃的一律是人心也绿色的绿色食品,符合养生之道。食物、人生观、运动、生活环境,人的气力不因生活俭朴而减弱,反而比现在的人普遍有气力,没了瘟疫也没怪病,全民健康;所以人均寿命一下子发生了民国以后人民共和国质的回升与飞跃。从民国的人均寿命35岁左右,上升到1978年人口普查统计男性为66.9岁,女性为69岁。

  此后至今40多年,果品、粮食渐渐从种子来源到种植栽培,再到加工成细粮;从初级产品加工为商品小吃,无不附上了害人精的阴魂。恶性循环,人们只顾眼前现实利,智者看千万里,愚人看裤裆里,麻木不仁,好死不如赖活着,互害而习以为常。

  人生观

  无论老的小的尤其小的,他们本来可以拥有积极的、勤奋踏实的、向上的,为国为公为民的人生观,却被去人性化教养成消极的、懒惰务虚的、向下的、自私的人生观。整个舆论场媒体每天都在谆谆教人只干三件事:购物、打游戏、泡妞!讨厌深度思考,我们正在变成一个透明的驱壳,脑袋空空,沉浸于感官娱乐,一步步沦为“废人”,越来越多的人想变成魔鬼,变化为妖怪。

  大多数人一生虽然没有理性的建立起这样的人生观,其实就在感性地践行这样罪恶的、短视的人生观。

  运动

  群众性体育与竟技体育严重失衡。况且私有化使群众百姓劳碌于生计,没时间没心事没场地进行体育锻练,只有苦力式运动。学校的体育被变性的利益化教育冲击而轻描淡写。全民耍手机消磨着时光,亦懒散了人的体育运动习惯的养成。把自己体形养成凉衣杆为美,弱不禁风,新版东亚病夫。

  生活环境

  全球森林的急剧减少,工业的无序发展,罪恶的急功近利不顾生态污染很普遍。反自然,反人类。仿佛看到了一颗颗短视自私的灵魂悸动还自以为是。局部地方还尽量保持着蓝天的天空,但却受整体压迫。

  将一个大型空间反射镜发射到太空之中,向一定区域反射太阳光,形成一个太空中的“人造月亮”,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照明,并可更厉害地用于军事毁灭目标。人造月亮如果是偶尔的,小型的发明与使用,有它有益的一面,但若亮度大得比真月亮强,常态化使用,必定破坏大自然生理系统,催化生态环境恶化,自食恶果。

  今天,我们的物品丰富了,生活质量不是提高了不是下降了而是败坏了。今天是有数量无质量,昨天是无数量有质量。

  科学走势会把这轮地球人类带向天堂吗?不会,因为无理智的选择。

  现在的人类会越来越健康长寿吗?不会,医院将成最热门就业行业,患者人满为患都不足以形容。人的寿命会越来越短,人均身高越来越矮。

  从来不存在天命。天命就是自造的因果循环,良性循环,恶性循环。如作者李贤明所概括:这是个满世界娱乐之死的(魔法)时代了。一个缺少良知的时代,一个缺少思想的时代,一个缺少勇气的时代,一个缺少正气的时代。

  假如我生活在普生正能量的土壤上,我只会颂扬唱赞歌,至多提一些批评建议。但现在,我写不出赞美的诗篇。你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写不出。

  看得见黑暗的,心中才是光明的,只看得见光明的,其实心中一片黑暗。

  啊,马丁•尼莫拉看得准,《事不关己的代价》: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马克思的信徒;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牧师;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我环顾四周,

  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