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莫言读鲁迅第五感:读《铸剑》得到启迪

2019-01-29 14:53:4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莫言读鲁迅第五感:读《铸剑》得到启迪

——评莫言《读鲁迅杂感》之十

  莫言《读鲁迅杂感》第14段说:“《铸剑》,其瑰奇的风格和丰沛的意象,令我浮想联翩,终生受益。截止到今日,记不得读过《铸剑》多少遍,但每次重读都有新鲜感。……在阅读时得到快乐和启迪。”

  莫言只说《铸剑》让他“浮想联翩,终生受益”,“每次重读都有新鲜感”,“在阅读时得到快乐和启迪”,却没说《铸剑》是什么内容?表达的是什么精神?也没说《铸剑》给他的是什么启迪?

  《铸剑》是什么内容?表达的是什么精神?

  306网 问答,有几则回答,抄录于下——

 

  一,《铸剑》是《故事新编》中关于复仇主题的重要小说。

  复仇与反抗是鲁迅文学世界的主动脉,“我唱了我的反抗之歌了!”。但是,这却是他身前身后备受攻讦的原因。因此,需要追问的是,鲁迅的“复仇”究竟具有怎样的意义?

  《铸剑》故事发生于吴越之地——报仇雪耻之乡,鲁迅早年在《古小说钩沉》和《中国小说史略》中都涉及到这个故事的本事。因此,对于鲁迅来说,选择这样的题材已经不是偶然的,而是从北京蛰伏期间“抄古书”的时候就积淀起来的动机,那就是在另类历史资料中发掘反抗的传统。

  《铸剑》中的眉间尺出生的使命就是复仇,他是以自己的头颅为代价,化身鬼魂来完成报仇的。而黑色人则是执行鬼魂之愿的行动者,最后,也自削头颅与眉间尺共同完成复仇大业。在丸尾常喜看来,“这个‘黑色的’人,与《过客》(1925年)里的‘过客’、《孤独者》(1925年)里的魏连殳等属于 一个人物系列”,而自称“宴之敖者”的黑色人有着鲁迅自身的投影。

  这是中肯的理解。黑色人的确是一个鲁迅式的“个人主义”的典型形象:“仗义,同情,那些东西,先前曾经干净过,现在都成了放鬼债的资本。我心里全没有你所谓的那些。我只不过要给你报仇。”

  二,鲁迅《铸剑》的内容概括。

  周宣王时代的楚国。楚王奢杀,找来天下第一铸剑名师干将及其妻子莫邪为他铸剑。干将夫妇采金英铁精,苦干三年,为楚王造一名剑。楚王怕干将为他人所用,剑成之日就斩杀了干将。干将妻莫邪对此早有所料,她要丈夫铸成两把剑。一把雌剑献了楚王,一把雄剑莫邪保留着。

  干将被害16年后,莫邪含辛茹苦养大儿子眉间尺。莫邪把其父遇害情景告诉眉间尺,眉间尺一改以往柔弱性格,决心以雄剑为父报仇。眉间尺凭一股勇气来到王城,杀不成楚王,又被通缉捉拿。

  侠士晏之敖来见眉间尺,他可以杀楚王,但要借重眉间尺的宝剑和头颅。眉间尺信任他,把宝剑和自己的头颅给了晏之敖。晏之敖以献眉间尺之头晋见楚王,并设计在煮头的鼎边用雄剑砍下了楚王的头,眉间尺和楚王两颗头在鼎中进行殊死搏斗。眉间尺年幼,不是楚王对手,被楚王的头咬住不放。晏之敖见状,拔剑自刎,头颅掉入鼎中,加入战团,终于把楚王头咬得无声无息。三个头都煮成了白骨,无法分出彼此,楚国王公大臣出于无奈,只好将三个头颅均以王礼分而葬之。这就是三王冢的来历。

  三,鲁迅的《铸剑》想要表达什么?

  《铸剑》是鲁迅交织着自己半生的爱恨、凝聚着自己的全部血泪写成的。

  鲁迅一生最反对两个东西,一个是锦衣玉食、残民以逞的反动统治者,一个便是卑躬屈膝、低眉顺眼的奴才主义。即使在自己的《遗嘱》中,他仍这样教导自己的家人:“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且介亭杂文末编?死》)鲁迅看不起那一套忍辱求全的折中调和。看不到这一点,不足以语鲁迅;看不到这一点,也不足以谈《铸剑》。

  众所周知,《铸剑》根据的是《列异传》、《搜神记》等古籍所载的“三王冢”的故事。这则故事本来就充满了向反动统治者的复仇主义精神。试想:楚王命名铸剑师干将为之铸宝剑,剑成,不仅不赏,反将干将杀头,这是何等残暴!对这样的暴君能不报复、能不惩罚吗?干将的遗腹子赤鼻果然在“客”帮助下,用父亲遗下的雄剑和自己的头颅杀死了楚王,报了深仇大恨。这则复仇故事,本来就大义凛然;到了鲁迅笔下,就更加生动感人了。

  《铸剑》为何写得这样酣畅淋漓、大快人心?如前所说,这就不仅有赖于鲁迅对之题材的熟稔,而更得力于他的半生血火交织的斗争经历了。在回顾自己的半生经历时,他曾说:“见过辛亥革命,见过二次革命,见过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看来看去,就看得怀疑起来。”(《自选集?自序》)怀疑什么?怀疑的就是那些假革命的反革命者,他们假借革命的名义,杀害了多少无辜而天真的革命者。他深切地感到:“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坟?娜拉走后怎样》)辛亥革命实际上的失败、秋瑾的被杀、袁世凯的大杀“革命党人”、“五卅惨案”、“女师大事件”直至1926年“三一八惨案”,以段祺瑞为首的北洋军阀血腥屠杀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鲁迅的学生刘和珍等倒在血泊中……这些“血的游戏”把鲁迅压抑得喘不过气来,也激发了他的反抗的、复仇的怒火。《铸剑》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写成的,它是鲁迅革命的复仇主义的艺术结晶。值得注意的是,初稿1926年10月写成后,他没有马上拿去发表。1927年初带到广州后,他还在考虑,还在打磨。直到1927年4月3日,他才正式定稿、寄出发表了。自然,这篇小说也就表现了他到广州之后的新的观察、新的体验。而当时的广州,“红中夹白”,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右派的斗争已经日益表面化。“山雨欲来风满楼”,残酷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四一二”、“四一五”大屠杀已经在酝酿中了。3月20日的广州“中山舰事件”,舰长、共产党人李云龙的被杀害,正是这场大屠杀的信号和前奏。具有高度革命警觉性的鲁迅,更有把握地修改、定稿了他的《铸剑》,一篇优秀的历史小说便这样诞生了。

  ——306网的几则回答,十分清楚的把《铸剑》的内容,表达的精神,告诉我们了。

  《铸剑》的精神是四个字:复仇反抗。向杀害秋瑾的人复仇!,向袁世凯大杀“革命党人”复仇!向“五卅惨案”、“女师大事件”、“三一八惨案”中屠杀革命人民的人复仇!向段祺瑞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复仇!向杀害刘和珍的人复仇!向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的蒋介石复仇!反抗吃人的旧世界!

  《铸剑》给莫言的启迪是什么?从几则回答中,我们也看明白了。

  莫言受《铸剑》的启迪,向共产党复仇!对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反抗!他的小说、散文、演讲所表达的全是向共产党复仇!对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反抗!

  莫言读《铸剑》得到启迪,让我们认识了莫言。

  2019年1月27日星期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