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崔永元其实丟了两颗炸弹,一颗是哑弹没炸响,炸响的话威力更大!

2019-01-06 18:38: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崔永元其实丟了两颗炸弹,一颗是哑弹没炸响,炸响的话威力更大!

  崔永元年末丟了颗深水炸弹,爆料最高院有内贼,两本卷宗不翼而飞,牵出“陕西千亿矿权案”。全社会顿时屏住呼吸,紧张等待新闻。高院前倨后恭,先是严词辟谣,然后公告社会承诺调查。

  还了得!高院出贼了,并且明火执仗,贼来时恰巧监视器黑屏,明天说不定他就敢用喷火器来烧!还了得!我先不管你几千万亿腐败案,我就逼问一下龙王庙还保不保?他明天敢不敢带喷火器上高院?胆子就是一天天练出来的。他明天究竟敢不敢?!

  所以全社会屏住呼吸,紧张等待新闻:有急于弄清楚究竟多少亿的,有急于搞清楚细节的,有坚定支持小崔的,有犹豫不决的;我先逼问一下,他明天究竟敢不敢带喷火器上高院?判断他真敢,难道高院四周不布置岗哨,配备机枪连、迫击炮?!

  可是,正当全社会手忙脚乱时,别忘了崔永元其实丟了两颗炸弹,其中一颗是哑弹,没炸响,炸响的话威力可能更大。大家真的当心,不知何时突然爆响。

  去年12月15日,“小崔读书汇”爆料:华谊兄弟每年都会获得巨额财政补助,尤其是2015年和2017年,补助金额都超过1亿元;从2009年到2018年十年间,华宜兄弟累计获得政府补助高达7亿元;2018年补助8645万元后马上就套现1896万元。这则爆料有图、有文、有数据,然而两个星期过去只有稀稀拉拉几篇应和,不象6月份怼冯小刚他们仨以及这次高院捉贼,立即激起社会强烈反响,就象核弹爆炸。

  我的分析可能三个原因:

  (1)缺乏戏剧性:高院出贼,当然不乏戏剧性。冯小刚和范冰冰本来就是戏剧王,戏子中的戏子,人们不但关注他们的作品,也好奇他们的人生和人性。财政补助之类显然缺乏戏剧性,缺少抓眼球的要素。

  (2)不是秘密:财政补助基本上是个制度性的东西,虽然黑洞深深,然而毕竟不是秘密。探秘的心里总会左右人们的兴趣。

  (3)制度和技术门槛:政府补贴涉及制度和技术,探究他毕竟存在一定的门槛,大部分人既使兴趣多多恐怕望而却步,既使专业也会隔行如隔山。

  然而他确实是个威力巨大的核弹,只是没炸响。为什么这么说?他指向政府补贴,牵一发动全身,涉及方方面面利益,然又最易滋生腐败,造成巨大的社会不公,动摇国本。请问哪怕积累两百年的老牌资本主义美国,他们那儿有几个资本家能一下拿出8.8个亿的巨额罚款?哪个好莱坞能承受如此剧罚?我们这儿仅凭一个三十多岁的戏子就能轻松一刻搞定,他不营造巨大的社会不公,哪儿去实现?每当限制娱乐业高价响起,就会出现杂音:别去干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是自愿,符合“市场经济”――哪门子“市场经济”,不是脑袋进水就是别有用心。瓜分国家,化公为私,这叫“市场经济”?!

  具体而论涉及政府补贴制度的设计、制订、实施、跟踪和报告,每个环节似乎清清楚楚,各自还可进一步细化、更清晰;然而当你高空俯瞰,却是模模糊糊、混沌一片,远非你想像的“一加一等于二”,甚至可能三个一相加都达不到二,更多的环节清晰都无法掩盖总体的混沌一片,几乎连政府补贴的“骨架”、“框架”都看不见,只能看见人民币鲜血般止不住向外流――你能否“空中俯瞰”、信誓旦旦保证,这么多金钱补贴给了他们,他们真的践行了社会主义文艺方向?

  这就是目前我们政府补贴制度(至少在娱乐业方面)的概貌。这次仅仅“小崔一怒”,人们偶然一瞥“兄弟俩”一角。而事实上“兄弟俩”十年获得7亿元政府补助也不算秘密,一拿到现金补助马上就提现归私早已业内公开――这些内容都可从公开报告查阅得到,这次“小崔一怒”人们目光聚焦而已。

  人们不仅想进一步探问,整个中国究竟有多少个冯小刚?多少个“兄弟俩”?多少个范冰冰?他们究竟拿走了多少个政府补助?直接间接加起来究竟有多少?具体分配补贴渠道、事由又是如何?难道人们没有理由盘问?难道人们没有权力盘问?宪法法律保证你这项权力,1949年倒下去的千千万万生命赋予了你这项神圣权力,可这所有一切仅仅靠“小崔一怒”的偶然来兑现,未免太过戏剧。

  人们终究不愿一事一单式的猎奇,而是以主人翁姿态施行监督,政府就有义务在相关事务方面拿出整体性的报告并以制度保证。这里不得不说明一下:一般而言这可纳入政府的预决算制度,宪法法律保证了公众知情权和监督权,但是鉴于目前我国预决算制度建设的滞后性(预决算制度是我国1949年以来制度建设最滞后的一个制度品种,例如不该保密的强行保密,表内项目表外项目设计不合理,项目设计粗细不均,排列不合理,与他种制度衔接不到位,等等一堆),以及个别行业的特殊性(比如娱乐行业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更容易滋生腐败、社会的高关注度),人们就更迫切需要这类报告,政府就有义务提供。人们从不避讳监督的终极目的,就是逐步减少乃至最后终止有关行业(比如娱乐业)的政府补助。既然“文工团”也可在军队体制改革中逐步完善和解决,那么娱乐业的政府补助问题为何不能提上议事日程?

  ――我参加《红歌会》论坛以来之所以一直关注娱乐业,一三五暴光他们,二四六谈论他们的话题,这是有原因的:中国1949年体制来自前苏联,而前苏联体制又受传统东正教以及东亚游牧人部落制社会双重影响(比如:战斗、生产、娱乐、光荣、神圣、宗教和世俗集于一体,古代往往以部落联盟形式存在,最最典型莫若“哥萨克鞑靼人”社会)。这种体制在艰难困苦条件下优于其他形式,更有利于战胜四邻,保持部落联盟的存在和发展。但是这种形式也存在一些缺陷,他的发展缓慢;当四邻以更先进的其他社会形式超越时,这种体制的缺陷更暴露无遗,往往一触即溃――“哥萨克鞑靼人”社会在东欧的迅速瓦解就是个例证。

  ――我们今天谈论的“娱乐业”也应该结合中国的历史:他从国内战争以及抗日战争时期的“战斗队”发展到1949年后相当一个时期的“政治思想教育队”,然后又朝向“文艺”的宽泛方向演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又在“教育”、“文艺”、“娱乐”三者定位间油滑不定,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就基本在“文艺”和“娱乐”定位,半点无有“战斗队”或者“思想教育队”的影子。定位宗旨全然改变而体制形式倒是一如故旧,鲜有改变――定位宗旨的全然改变与体制形式的改变缓慢,倒是便宜了“兄弟俩”、冯小刚和范冰冰们,你让社会怎么接受?!已经很长一段时期了,你让社会熬到哪天哪月?

  ――是的!今后怎样?确实需要整个社会集思广益、贡献智慧,但是于今需要共识,大家去看,那是个什么东西,不伦不类。8个亿7个亿,他哪来创造这么多价值?他不从你我身上来,又从哪儿来?

  这里不乏社会呼吁,至少每年“两会”期间成为目光聚焦和最强音。笔者也在2017年“两会”期间在本坛发表过《再次呼吁:国家公权请赶快退出娱乐圈》,这次“小崔一怒”期间又发表了《国家审计机构应该全面介入,而不必止于“阴阳合同”一事一单式的税务检查》。

  这里需要延伸一下:如果“阴阳合同”所导致的问题指向了税务方面,包括税务执法的懈怠,税法优惠的不公平等,那么“十年间华宜兄弟累计获得政府补助高达7亿元”所导致的问题指向了国家财政方面,范围更宽泛,流血口更多,吃瓜群众根本没有精力和能力去辨别和监督,“兄弟俩”、冯小刚和范冰冰们也正是借此吞噬社会财富。崔永元在此确实丟了颗哑弹,没法炸响。因此我以为吃瓜群众应该站在更高视角去看待这个事情,应该将“兄弟俩”、冯小刚和范冰冰们这个群体与我们共和国的政治历史的发展关联起来看,看看问题究竟在哪儿,再也不能便宜这个群体了。一旦这个方向打开缺口,可以发现他们的问题比8.8个亿的偷漏税、莫明其妙的政府补助严重得多。这次可再也不能让他们“花钱消灾”,风平浪静后卷土重来了,应该站在更高视角去看看问题究竟在哪儿。“小崔一怒”给了我们一个契机,机会在我们每个人把握,不能全靠小崔一个人顶上去!他快60岁啦!被奉为“民族英雄”已下不来了,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