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乡村知识分子视域中的农民赞歌

2019-01-04 14:30: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朱菊香
点击:   评论: (查看)

  许祚禄的长篇小说《青弋江儿女》讲述了长江下游青弋江两岸陶柳两家三代人从抗战迄今几十年的生活图景与风云变幻。小说采用家族叙事,在日常生活的描绘中表现了近八十年间发生的重大事件。作品视野开阔、时间跨度长、情节性强、人物众多且性格鲜明、地域风情浓厚,具有鲜明的史诗风格。

  《青弋江儿女》是一部不同于一般知识分子写作的乡土题材小说,它没有站在庙堂或广场之上批判农民思想的愚昧与落后,没有单纯地描绘农民在土地上讨生存的艰辛与困苦,也没有把乡村描绘成一幅单纯的田园牧歌图,而是由乡村知识分子谱曲填词,由农民演唱,反映农民几十年生存奋斗历史的长篇赞歌,是一幅由乡村知识分子观察思考并绘制的农村历史画卷,带有江南水乡特有的荷花馨香与泥土气息。小说语言既质朴无华又充满激情、带有鲜明的地域与民间特色。

  在《青弋江儿女》中,作者以陶柳两家三代人为主要描写对象,描绘了青弋江两岸的农民及农民出身的英雄群像。他们出身低微,祖祖辈辈在江南水乡生存与繁衍。作者给他们取的名字也带有浓厚的水乡气息,男人不是“水”,就是“生”;女人不是“梅”,就是“红”。命名虽相似,但面貌各异,性格鲜明。男人犹如青弋江中成长的黑鱼,既沉稳有力又乘风破浪;女人犹如夏日荷塘中的莲花,外表清新可人,内在泼辣爽直。这些人在青弋江两岸肥沃的圩田里种植稻米、莲藕,摸鱼捉虾,在长江、青弋江中乘风破浪,运黄沙跑运输。他们养育的儿女不是参军,为国捐躯,就是上大学学科技,支援祖国建设。“他们就是靠着勤劳的双手,面朝黄土背朝天,靠着刮地皮养活了我们的国家,支撑起了我们国家的建设。”他们的名字就叫“青弋江儿女”,他们是勤劳朴实、踏实肯干、奉献自我的“中国农民”。

  在三代人物中,第二代人是作家描写的重点。金梅是作品的主人公,也是塑造得最成功的一位,是作家心目中理想的底层劳动妇女形象。金梅自幼失去母亲,十五岁时被父亲卖给地主婆陶寡妇作童养媳,但她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理解父亲。到了陶家后,受到婆婆的严格要求,她以德报怨,凭着自己的机智勇敢多次在危急关头拯救了婆婆及家人,成为家庭的主心骨。当爱情与婚姻发生矛盾时,她也曾以死反抗,但被救起后,她像一般底层妇女一样,从生存需要出发,隐忍负重,将家庭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她深明大义,有爱国情怀。抗战时期主动借给游击队一船稻谷,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主动支持丈夫奔赴朝鲜战场,保家卫国。她尊重人才,重视教育,为建校舍步行百里只身去外地买木材。在知识青年插队柳树湾时,她主动接纳他们,以母亲的胸怀安抚他们的心灵。她爱憎分明,直爽泼辣。面对陶根子这样混进革命队伍的流氓小偷,她直指他们的小人之心,并坚决反抗。但当陶根子为救济灾民偷粮食时,她又宽容大度,原谅他曾经的错误。金梅是青弋江边成长起来的一位农村女性,又是长江流域一位大写的“母亲” ,不论是为女、为妻还是为母,都具有传统女性的优秀品质。她犹如发源于黄山一路欢唱奔腾进长江的青弋江,用心灵的清澈净化浑浊,用全身的力量冲刷浮沫,用宽厚的心胸包容一切,犹如地母,厚德载物。尽管作者在塑造人物时缺乏必要的心理活动的描写,有些地方性格的发展缺乏必要的过渡,但她仍是该作塑造得最成功的农村妇女形象,是作家心目中理想的底层劳动妇女形象。

  农民出身的作家许祚禄以乡村知识分子视角,描绘陶柳两家八十年的家族故事,表现农民朴素中的伟大,谱写了一曲农民赞歌。当然,在艺术上,《青弋江儿女》也如它的内容一样,质朴无华,没有新颖的叙事手法与结构艺术;描写人物的手法相对单一;一些情节的转折缺乏必要的交代。但人物语言是一个亮点,尤其是金梅与国红,个性化的语言将人物的性格展示得栩栩如生。而且,作品语言鲜明的地域特色,带有江南水乡特点的景物描写也增加了作品的文学审美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