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危害市场经济的鸦片——“利润最大化”之谬(一)

2020-01-01 10:38:53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古家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公有制和市场经济是否兼容的问题,在改革开放之初,曾经是理论界的一个争执不休的难题。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相互适应,彼此促进,成功匹配,兼容问题已经成为不是问题的问题。但是对于公有制和市场经济为什么能够兼容,在理论上至今似乎并未能真正解决。

  当初在谈论公有制和市场经济兼容问题时,有人认为,公有制和市场经济之间存在着这样一个基本矛盾,就是“由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所产生的与市场经济的矛盾。”其主要表现之一,就是“国有企业通常不能以企业利润为唯一目标,政府决定建立国有企业通常赋予其一定的政策目标,要求企业达到某些公益准则。”(见金碚《何去何从——当代中国的国有企业问题》,今日中国出版社1997年版,第346页、第349页)意思是说,把利润作为企业的唯一目标是市场经济的要求,而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则决定它不能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从而限制了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的兼容。

  而据有关介绍,自由主义经济学认为,在私有产权制度中,所有者拥有企业资产的剩余索取权,他们会因高效经营而收益,也会因低效或无效的经营而受损,因此,利润最大化对企业主有很强的激励-约束效应。而在国有产权制度中,企业资产的所有权不属于任何个人所有,因而任何个人都不能对企业的资产提出剩余索取要求,这就决定国有企业的最终所有者缺乏监督国有企业提高利润的激励。作为国有产权代表的政府,又因为同时是社会生活的管理者,有可能为了其他目标而牺牲利润最大化目标。此外由于在委托一代理关系中的高成本,政府很难有效监督每一个国有企业都能够遵循利润最大化的原则。因此,利润最大化这一目标对于国有企业很少有激励和制约效应。(参见刘凡、刘允斌《产权经济学》,湖北人民出版社2002版,第199-200页)

  把企业利润作为唯一目标,与把“利润最大化”作为目标,或者说把“利润最大化”视为企业应当遵循的原则,虽然言语的表达上因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有所区别,但在实质性内容上似乎并无不同,可以说一脉相承。如果遵循“利润最大化”的原则,自然地会把利润作为企业唯一目标,而不把利润作为企业的唯一目标,企业就不可能追求“利润最大化”,因此,感慨国有企业不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者,其实也就是说国有企业不可能实行“利润最大化”,从而限制了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的兼容,也就是说国有企业不可能和市场经济从根本上兼容,或者说真正兼容吧。

  确实,国有企业不应当、也不可能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不会以“利润最大化”作为需要遵循的原则,这一点毫无疑义,但这绝不等于说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就不能从根本上兼容,或者说不能真正兼容。因为,“利润最大化”并非市场经济的要求,视“利润最大化”为市场经济的要求与实际情况不符。

  所谓市场经济,大家知道,就是根据供求关系,通过商品交易进行资源配置的方式。既然市场经济任务是进行资源配置,那么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必然是,市场主体(企业或个人)能够源源不断地提供满足社会需求的商品(劳务)。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在这一点上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两者的不同只在于前者是通过商品交易的经济手段来实现的,而后者则是用计划拨付的行政办法来完成的。

  市场经济既然是用商品交易的经济手段来实现资源配置,那么也就不得不考虑商品的价格、成本,不得不以利润作为杠杆来促进商品的流通。因为每一个进入市场交易的主体都有自身的利益,都需要通过商品交易来赢利。在提供社会所需要的商品或劳务时,如果无利可图,或者利润极其微薄,市场主体连简单再生产都可能难以维持,更不要说扩大再生产了。只有商品的交易能够有利可图,才能调动商品供给方的积极性,而且是利润越多积极性越高,从而保证资源供给的源源不断。当某种商品的利润相对丰厚,往往说明这种商品存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于是资本就会向这方面流动,从而增加这种商品的供给。某种商品的利润微薄,通常说明这种存在供过于求的问题,一些资本就会从这里流出,减少这种商品的供给。商品(资源)的供求平衡就这样借助于利润的多少来进行调节,这样的调节反复进行着,从而是市场经济充满生机勃勃的活力。

  利润是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促进剂、润滑剂,是促进资源优化配置的动力源。不过,市场经济对利润的依赖,只在于商品交易会产生有赢有亏、有赚多有赚少、有亏多有亏少的差别,因为正是这种差别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至于在商品交易中谁赢谁亏、谁赢利多谁赢利少、谁亏损多谁亏损少这样的问题,市场主体十分关注,但从整个市场经济的角度看来似乎无关紧要。对于市场经济来说,只要有人赢有人亏就行了,亏损的,支撑不住退出去,自然会有后来者顶上来。有赢有亏,有进有出,地球照转,市场经济照样运行。这就意味,追求“利润最大化”更多的是市场主体的主观愿望,而非市场经济的客观要求。

  正因为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是市场主体能够源源不断提供可以满足社会需求的商品(劳务),而不是利润的多少。所以,一些市场主体事实上也没有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只是受自由主义经济学忽悠,他们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而已。作为市场主体,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即便其目的就是要赚钱,但是能不能赚到钱并不取决于他的主观动机。要想赚钱,他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市场需要什么,自己能为别人提供什么,然后才是自己提供的东西能不能赚到钱,能赚多少钱。当市场主体的自觉地按照市场经济的客观要求,生产并提供能够满足社会需求的商品(劳务)时,就会生意兴隆,就能赚得盆赢钵满。而当市场主体不去研究市场需求,只是一味地想着赚钱,生产并提供的商品货不对路,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就可能滞销积压,赚不到钱,甚而至于血本无归。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事实充分说明,“利润最大化”不是市场经济的要求,甚至也不应当是市场主体的唯一目标,只有把满足市场需求放在第一位,才符合市场经济的需要,也才能使市场主体的利益得到应有的保证。

  “利润”不应当是企业的唯一目标,甚至不可能是企业的首要目标,“利润最大化”更不应当成为企业必须遵循原则。适度的利润有利于市场经济正常运行,但是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总是把“利润”视为唯一的追求,以图获得多的不能再多的“最大化”利润,就把对利润的追求推向了极端,物极必反,就会给市场经济的运行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在商品交易中,有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词就是“讨价还价”。所谓“讨价还价”,通俗地说,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比如,买卖双方就某一个商品进行交易。我们假定,卖方的报价是三万元,而买方的出价是一万元。商品的实际成本也就是一万元,对于卖方来说,将这一商品卖出三万元的价格,可有二万元的利润,收益是最大的。而对于买方来说,能以一万元的成本价买下这一商品,就相当于自己获得了二万元利润,收益也是最大的。如果买卖双方都要坚持自己的“利润最大化”, 各执一端,互不想让,其结果可想而知。要想交易成功,交易双方都必须作出让步,不再痴迷“利润最大化”,而是谋求相对合理的利润。经过“讨价还价”的反复谈判,最终就可能达成以二万元成交的共识。这样,该商品交易中的二万元利润空间一分为二,各得一半。当然,实际交易中的利润空间,未必都是“五五分”,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也许是“四六分”、“三七分”,甚至“一九分”都有可能。但不管怎么说,只有交易双方不执着于自己的利润要“最大化”,而是采取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态度,交易才能成功。可以说,任何正常的交易都是互利双赢的结果,也正是在这样的互利双赢中实现了社会资源的有效配置。

  “市场失灵”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存在的一种普遍现象。市场经济为什么会失灵呢?事情明摆着,就是因为市场主体往往偏好“利润最大化”,是“利润最大化”惹的祸。“市场失灵”的典型表现就是公共产品的缺失。由于为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往往利润微薄,甚至无利可图,不可能实现“利润最大化”,从而引不起私人投资者的兴趣,从而导致了公共产品的缺失。在这种情况下,崇尚私有产权的西方国家不得不兴办一些政府企业来提供公共产品,以弥补缺失。而在我们的国家,由于处于主导地位的是国有经济,不会为“利润最大化”所迷惑,而大量投资于公共产品的生产以满足社会的需要,这就使市场失灵几乎不成其问题了。事实说明,利润至上对市场经济来说,可谓有害无益。把利润作为企业的唯一的目标,视“利润最大化”为企业遵循的原则绝不是市场经济的要求。我们无法设想,导致市场失灵的“利润最大化”,会是市场经济的自身要求,这几乎是经济学理论中的一个“天方夜谭”式的故事了。

  还有,在市场经济的运行中常常会出现一些混乱现象,而这些混乱现象的产生也无不与“利润最大化”有关。那些制假售假、以次充好、偷工减料、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垄断经营、不当竞争、索贿行贿、尔虞我诈,乃至制毒贩毒、拐卖人口、威迫卖淫,传销诈骗等等,哪一件不是为了“利润最大化”,哪一件不可以用“利润最大化”来解释。马克思在《资本论》的脚注中引用过他人的这样一段话:“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65页)形象而生动地说明了资本对利润的贪婪,以及“利润最大化”对社会危害。

  市场经济不要求市场主体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不希望他们追求“利润最大化”,相反,市场经济中的“利润平均化”的趋势,有效地遏制着“利润最大化”的贪欲。大家都知道资本利润率存在着“平均化”的趋势,而这个趋势的产生正是由于市场经济作用。当市场上某方面的商品供不应求时,商品的利润率就高,资本就会向这方面流动,供不应求的状况就会改变。随之而来的就是供求平衡,乃至供过于求,不管资本对利润的欲望多么强烈,商品的利润率还是会降下来,而不会无限度地继续上涨。市场经济对利润的这种遏制作用,不仅体现在利润为正数的时候,同时也体现在利润为负数的时候。也就是说,市场经济既有遏制“利润最大化”的作用,也有遏制“亏损(负利润)最大化”的作用。当某方面的商品供过于求时,商品的利润率就会降低,甚至有可能成为负数,于是不少资本就会相继流出,有关商品也就会发生从供过于求,到供求平衡,再到供不应求的变化,那么亏损现象将不复再现,利润率也就会由负变正。市场经济对“利润(亏损)最大化”的遏制充分说明,市场主体的“利润最大化”的主观愿望和市场经济的“利润平均化”的客观趋势是相悖的,把“利润最大化”视为市场经济的要求,没有任何逻辑基础和现实依据。

  终上所述,市场经济的运行少不了利润的作用,但追求利润与其讲是市场经济的客观要求,毋宁说是市场主体的主观愿望,也许这样说更为贴切。正当的、适度的利润有利于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但对“利润最大化”的执着,并无益于市场经济更好地发挥资源配置的作用,甚至会给市场经济的运行带来极大的危害。鸦片、大麻等毒品刺激性要比茶叶、咖啡等大得多,但是人们一般不会为了单纯地追求刺激的强烈,而去吸食毒品走上不归路。“利润最大化”如同鸦片、大麻一样,激励的力度虽大,但对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也是相当严重的,我们绝不能仅仅为了激励的力度而选择“利润最大化”。市场经济离不开利润的作用,人们的选择应当是谋求正当、适度的“合理化”利润,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市场经济的健康运行。国有企业不以利润为唯一目标,不遵循“利润最大化”的原则,并不等于国有企业不重视利润,只是国有企业谋求正当适度的合理化利润,与市场经济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相吻合。这也就说明,为什么在专家学者对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是否兼容的问题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已经兼容匹配、相得益彰,给我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崭新的气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