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关于杨医生遇害,说点大家不喜欢听的话

2019-12-31 18:34:29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李舟
点击:    评论: (查看)

  面对一起凶杀事件,由于对被害者的同情以及对凶手的憎恨,人们总是极不愿意看到或听到任何对于凶手行凶原因的分析,似乎感觉这样做就是在为凶手辩护,因而就是冷酷的、不近人情的,所以,只有把凶手描述成天生凶残、十恶不赦才是人道的、正义的。毫无疑问,有极少数凶杀事件确实只能归因于凶手的变态或者暴躁、偏执等人格缺陷,但绝大多数凶杀案总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特别是当凶手本身处于弱势,背后没有权力和金钱倚仗的情况下,一般不到绝望的境地,没有哪个正常的人会去杀人,因为这基本上等同于自杀。所以,了解一下凶杀案背后除了凶手人格原因之外的其他原因,有助于我们更好地预防此类事件。毕竟,将事件仅仅归因于凶手个人的坏或者人格缺陷,我们几乎无法采取预防措施,而积极地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道,是为医护人员着想。

  据“八点健闻”《杀人者孙文斌是谁》一文所说,“像孙某氏这类高龄、全身多并发症的晚期癌症患者,在医保和医院考核机制的双重紧箍咒下,是各大医院的‘烫手山芋’。孙某氏使用的是北京城镇居民医保,到了年底,各大医院担忧医保额度被用完,在住院病人的选择上极其谨慎。像孙某氏这种明显可能极大占用医保额度、治疗希望渺茫的病人,医院住院部往往不愿接收。即使接收这样的病人,住院天数也限制在15天内……而一部分无法‘住院’的病人,往往就被送到医院急诊科。”应当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孙文斌的母亲在急诊室住了20多天。但是,在急诊室看病医保封顶限额是很低的,可以报销的钱很少。所以,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随着治疗费用的不断增加,孙文斌不停在亲人面前唠叨:“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

  曾经有文章说,患者到医院后,家属拒绝对患者进行各种检查。不难判断,应当是杨文斌们想母亲住院以后再做检查,那样就能省点钱,而在急诊室检查超过医保限额后是要完全自费的,而且,即使检查了也应当承担不起自费的治疗费用,所以在急诊室不做检查就成了必然选择。

  孙家是因为农地被征用而转为城镇户口的农转非人员,本身条件较差,以前养猪什么的也失败了,五十多岁的孙文斌最近又一直处于失业状态,没有经济来源,所以对钱特别在乎是很自然的,而母亲那么大年纪多种重病缠身,自费治疗根本治不起也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对于一般人来说,遇到这种情况可能就不治了,在农村,年轻人治不起病直接等死的情况都不少见,更不用说95岁的老人了。但是,孙文斌有些特殊,他单身,与母亲一直生活在一起,母亲就是他的家,他的精神和感情的寄托,他生活的意义很大程度上是与母亲联系在一起的,即使母亲已经95岁了(不少文章说孙文斌看重的是母亲的补助,其实那是微不足道的,与城市退休人员的养老金、退休金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所以,他应当是非常希望母亲能够活下去的。但是,在强烈希望母亲活下去的同时,他却没有财力支持母亲的治疗费用,一面是放弃对母亲的治疗母亲就可能死,一面是继续治疗就可能倾家荡产,他行凶前在亲人面前的唠叨应当就是他内心的独白,说明当时他已经感觉到绝望了,而绝望则是一个人决定放弃生命的前兆。但是,他把自己处于这种绝望境地的原因都偏狭地归到医院了,因为他可能认为自己本来是有条件给母亲治病的(他母亲住院后走医保报销90%),是本来可以不必倾家荡产的,是医院人为地要剥夺他让母亲活下去的这种权力,再加上他的生活的失败,可能厌世情绪本来就比较强,于是,他在不想活的同时就想把心中的怒火都发泄出去,于是,杨文医生就成了他发泄怒火的牺牲品。

  一个生命已经结束了,另一个生命也将免不了不久就会结束,孙文斌的凶残是无法饶恕的,在我们同情杨文医生的同时,我们确实还应该想一想:如何避免这类事情再度发生?

  悲剧的发生,一方面在于凶手的人格缺陷以及特殊的生活状况,另一方面,如我们前面所了解的,还在于我们医疗制度上的一些缺陷譬如过度市场化,以及医疗投入上的不足(医保资金紧张,年底会限制预后不好的病人的收治)。凶手的人格缺陷和生活状况是无法或很难预防的,但是,医疗制度中的缺陷和医疗投入的不足却是可以改变的。我们中国作为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二大国,医疗卫生费用占GDP的比例在2019年时虽有大幅度提高但也只有6.6%,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0.5%!现在,很多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免费医疗,但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却不是。

  另外,为什么私营医院很少发生杀医伤医事件?我认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患者对于私营医院没有公平的期待,大家都知道付钱的多少决定在私营医院的权益大小,而对于公立医院,人们则天然地有一种公平的期待,所以,当他觉得被不公平对待时,就会自然地生出怒火。孙文斌杀医的怒火,主要就是由于对公平的期待没有得到满足而被激发出来的,虽然医生告诉他没有病房了,但他是不相信的,或者有什么证据让他认为医生说的不是真话。鉴于此,我觉得我们国家应当建立一些面对生活条件较差的特殊人群的纯粹公益的医院,而在另一些市场化比较充分的医院,则预先让患者减少甚至放弃对绝对公平的期待,这样也许能减少一些医患矛盾,特别是杀医伤医事件。

  以前已经发生过不少与医疗的市场化机制紧密相关的杀医伤医事件了,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