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又想起了毛泽东时代的医生与患者的亲情

2019-12-31 09:49:06  来源: 逍遥游看世界   作者:杨昭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下半年,有两个涉及医疗与患者的案子刷屏了。

  第一件,是遵义的欧亚私营医院,受害的是患者。网络对此是一片谴责之声。我对此没有过多的评论,只认为很正常。去年有专家学者说要把医疗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而欧亚医院的做法正好符合马车定律,符合创新观念。否则,专家为什么要把医疗私有化呢?

  第二件是近日发生在北京的杀害航总医院医生的恶性事件。

  同样是医患矛盾,而性质截然不同。

  第一件,是资本控制下的私人医院的伤天害理。第二件是患者家属行凶作恶,杀害救死扶伤的医生。如果第二件事发生在第一件事里,好像在情理之中。

  无论是对第一件医院伤天害理还是第二件患者家属穷凶极恶,我都不能理解。我觉得这样的事不应该发生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不能发生在......

  三个月前,某媒体把新中国某一段时间的成就归零,可是在那个成就被归零的时代,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记事的毛泽东时代,医生与患者的关系非常好,患者把生命的希望托付给医生,医生也是把患者当亲人。

  我出生在大别山区。过去的大别山区交通非常落后,医疗资源也不丰富。农村合作医疗之前,一个区有一所医院(10万人口),一个公社有一所卫生所(人口七八千)。但当时医院的医生资质很高,省市医院的专家也被调到山里工作,大多数手术都是在区医院做的。那时好像不讲究医院的等级,只要医生有本事就行。距离医院较近的患者会到医院就诊,路远的会到医院找医生上门医治。医院还派医生在边远山村巡诊。那时的老百姓,真的把医生当菩萨,看到医生来了,不管有病没病,都对医生热情迎接。巡诊的医生都是住在老百姓家中。只要群众有所不适,请医生看看,医生都会搭脉或拿出听诊器为其诊断,有病就会开个药方,或说个偏方。可见,那是没有什么专家挂号费的。可以说,那时医生下乡,如同走亲戚,群众也真的把医生当亲戚。杀鸡款待医生的有之,把家中的鸡蛋强塞给医生的有之。总之,就像解放区的群众对老八路一样。

  我小时候也生过大病。好像是读一年级的那年冬天,半夜里我突发高烧,适逢父亲不在家,是哥哥打着灯笼,母亲背着我走五里山路赶到区医院。叩开医院的门,全院的医生护士都起来了,院长亲自拿着听诊器给我检查。当时我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汽灯的光刺眼,感到听诊器冰凉冰凉的。

  没什么检查,就打针喂药。我想,那时的病很急的,我清醒过来是第三天上午了。如果搁现在,先挂个急诊号,挂一瓶水,等第二天医生上班再会诊,然后这检查那检查的,也许耽误了治疗,早就呜呼了。

  当时家中没钱,母亲就那么把我送到了医院。我不知道多少医疗费,只知道那医疗费是父亲回来后付的。

  后来,毛主席发出“把医疗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农村的医疗条件更大为改善了。安徽省医院在我们公社设立了分院,县医院在我们毗邻公社设立了分院,而且安庆市解放军116医院的医疗队也进入了我们山村,为当地培养“赤脚医生”。

  自从有了“赤脚医生”,农民看病,夜里去“赤脚医生”家中喊一声,医生背起药箱就走,不到一小时,药物就注射到患者身上。

  过去,脑膜炎是儿童的杀手。自从有了“赤脚医生”之后,农村儿童因脑膜炎死亡基本没有了。究其原因,就是抢救及时。我们大队曾先后有两个孩子夜里头痛高烧,患者家人找到“赤脚医生”,半小时内,治疗的药物就输送到患者体内。而且赤脚医生一直守护在孩子身边,到第二天孩子转危为安才离开。

  我真不明白今天的医患关系为什么这样紧张。现在的医生书比那时读得多,技术应该比那时过硬;医院设备比那时先进,更能保证确诊;药物也比过去先进,治疗效果应该更好。

  我百思不得其解,大概那时的医院真的是人民医院,医生是真正的白衣天使。

  好像医疗与经济效益挂钩,不符合天理。

  欧亚医院是私营医院,其黑心不能代表全部。我认为大多数医生还是珍惜医生荣誉的,是牢记救死扶伤的使命的,还是不愧为白衣天使。就是就是民航总医院被暴徒杀害的医生,她仍然无愧白衣天使的称号。我只能在这里默默给杨文医生深深的一个鞠躬。愿她不要憎恨我们的社会,我相信我们社会的绝大多人是好人,是通情达理的。

  又想到那个杀害杨文医生的凶手。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戾气呢?医患关系为什么这么紧张呢?很多医患矛盾当然有医院方面的关系,一个以金钱为成功标准的社会,哪里都散发这铜臭,医院岂能独善?

  过去也有医疗事故,外国也有医疗事故。为什么我们这里医患之间成了仇人?大概过去没有媒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抹黑医生,也没有讼棍为医患矛盾推波助澜。

  当然,我也不是为某些医院为了效益(特别是私人医院)把病人当摇钱树辩护。毕竟确实有不少医生不配“白衣天使”这个称号。但也不能把账都算到医生身上,尽管与医生本人的德行有关。

  记者如柳在文章中说过,医科学校的学生学习的成本高于其他专业,而且一般的医院的医护人员的工资并不高。收入不高,可生存的成本在上升。现在居住在大城市里,买一套房子就要几百万,养个孩子,一年最低要几万,请个保姆一个月要几千。医生也要生活生存,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医院和医生最后也就必然要把压力转嫁给患者。岂止是医生呢?哪个行业不是这样?有恒产才有恒心呀!

  市场经济吧,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而且还要继续深化下去。我劝所有的人都看开些,少一些戾气,好与不好,都可以继续徜徉在春天的故事童话里。

  扯了很多,一句也没进入主题。也不必回忆过去美好的时光,因为时光不会倒流,也就是美好的回忆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