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2019年:反抗的一年

2019-12-31 09:08:28  来源:proletrans  作者:安那琪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将作为世界人民反抗的一年载入史册。从年头到年尾,从非洲到亚洲还有拉丁美洲,各地人民走上街头,有人被逮捕,有人被催泪瓦斯、橡胶子弹、警棍等国家暴力机器所使用的武器残酷攻击,有人甚至牺牲了性命。在这波澜壮阔的人民反抗浪潮中,有者推翻了独裁专制的政权,有者迫使政府取消原本意欲推行的反人民政策,有者至今仍然前仆后继走上街头争取彻底的社会改变。过去一年,我们也见证了世界各地的青年学生积极动员,为争取气候正义而向全球统治阶级呛声。

  2019年席卷全世界的群众抗争浪潮,唤起了我们对过去历史上重大革命浪潮的记忆,无论是1848年革命、1917-1923年以俄国革命为开端的国际革命浪潮、1968年的造反浪潮,还是1989年东欧剧变的示威浪潮还是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2019年将在世界人民抗争历史上留位。

  过去一年来,阿尔及利亚、苏丹、伊拉克、加泰罗尼亚、法国、香港、印度尼西亚、印度、智利、厄瓜多尔、海地、波多黎各等地爆发的示威浪潮,尽管起因各有不同,但是这些示威相互影响,无论是在抗争的方向还是示威的手段上。大多数的示威浪潮都是因为民众对压榨普罗人民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所积累的不满,以及追求更大且能真正参与决策的民主空间。

  当前世界各地右翼势力的威胁仍然巨大,玩弄族群政治、种族主义、排外、恐同等仇恨政治的右翼政客,仍在美国、英国、巴西、印度等国掌控执政大权,而没执政的国家地区则大搞民粹主义煽动去扩大政治影响力,并且对反对声音的打压手段愈来愈强硬。在右翼扩张的另一端,则是世界各地进步分子和底层人民为挑战资本主义统治权威的社会动员,不断为人民追求社会解放的抗争注入新的气息与动力。

  就在送走2019年迎来2020年之际,让我们回顾一下2019年发生在全世界各地的部分重大抗争运动或事件。(排名不分先后)

  1. 全球青少年为气候罢课

  受到瑞典学生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于2018年8月开始在瑞典议会进行的“为气候罢课”所启发,青少年学生罢课行动席卷世界多个国家,参与罢课或抗议行动的青少年们呼吁世界各国政府立即采取具体措施解决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2019年3月15日,全球125个国家逾100万人参与了第一次的全球气候罢课行动。2019年5月24日,第二次全球气候罢课在150个国家举行,也有上百万人走上街头,当时适逢欧洲议会选举,“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在气候罢课行动浪潮的推波助澜下赢得欧洲议会内的74席,创下该党团的最佳成绩 。2019年9月20-27日的“全球未来周”罢课行动,涉及在逾150个国家举行的4500场行动。约400万人参与了2019年9月20日的气候罢课行动 (单是德国就有140万人上街),而另外约200万人参与了2019年9月27日的群众动员(单是意大利就有100万人上街)。2019年11月29日,也就是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5)召开三天前,157个国家约200万人走上街头抗议世界各国政府无能解决气候危机。

  2. 阿尔及利亚:人民起义推翻二十年政权但继续为制度改变而动员

  当在位20年的总统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于2019年2月初宣布他将第五度参选阿尔及利亚总统选举后,2019年2月16日首先爆发反政府示威,并迅速席卷全国。经过7周的示威浪潮,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最终于2019年4月2日被迫辞职而下台。不过,仍然掌控大权的军方及旧政权内的统治精英并无意推动示威民众所争取的全面社会改革,因而阿尔及利亚人民继续动员施压。2019年12月12日,阿尔及利亚举办布特弗利卡垮台后的首场总统选举,但遭到不满选票上无真正选择的阿尔及利亚人民抵制,结果创下极低投票率(39.88%)及极高的废票率(逾124万张废票,相等于总票数的12.7%)。

  3.苏丹:人民起义推翻独裁者

  自2018年12月19日就爆发的示威浪潮,最终于2019年4月11日迫使苏丹军方为自保而发动政变推翻执政将近30年的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接管政权的过渡军事委员会,其主席艾哈迈德.阿瓦德.本.奥夫掌职才一天就因示威浪潮未见平息而被迫辞职并让位给被认为较没那么贪腐的陆军中将阿卜杜勒.法塔赫.阿卜杜勒拉赫曼.布尔汉。但是,2019年6月3日,首都喀土穆发生军方屠杀示威者事件,造成上百人丧生。过渡军事委员会指挥的部队也涉及在其它镇压示威的暴力事件中 。经过亢漫长的谈判过程,过渡军事委员会最终于代表抗议运动的“自由与改变联盟”达成协议,开启为期39个月的过渡过程,以恢复苏丹民主。不过,零星的街头示威仍然持续,以争取社会正义及敦促政府问责。

  4.HK

  5. 智利:从反对地铁涨价到反抗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群众起义

  由智利青年反对首都圣地亚哥地铁收费上涨开始,地铁站逃票行动、占领地铁站及街头抗议等,很快演变成群众起义,反抗右翼富豪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智利在军事独裁者皮诺切执政时期(1973-1990年)成为了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实验室,而这加重底层人民生活负担并加剧贫富悬殊的皮诺切独裁政权时期遗产,仍然为目前的智利政府所奉行。爆发街头示威浪潮后,皮涅拉颁布紧急状态,但是无法制止民众继续上街抗议。皮涅拉为平息民愤而于2019年10月23日宣布政府将针对教育、卫生及退休金制度进行改革。2019年10月25日,逾100万人走上圣地亚哥街头,表达对政府政策的不满及要求总统皮涅拉下台。这是智利史上规模最大的示威行动。皮涅拉于2019年10月28日撤换其内阁8名部长。2019年11月15日,智利国会通过议案同意于2020年4月26日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要制定新的宪法。两个多月的示威浪潮,已有至少26人丧生,其中大多是因警察暴力所致,此外逾1.1万人受伤,及超过7000人被捕。

  6. 加泰罗尼亚:反抗马德里政权打压的民主海啸

  当9名涉及两年前独立公投的加泰罗尼亚政治领袖被西班牙法庭判处重刑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于2019年10月14日爆发声势浩大的群众抗议浪潮。2019年10月18日,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全城因罢工及街头示威而陷入瘫痪。加泰罗尼亚街头也发生激烈的警民冲突。

  7. 哥伦比亚:人民反抗新自由主义及争取实现和平进程

  哥伦比亚人民于2019年11月21日展开大规模罢工与抗议行动,反对总统伊万.杜克.马尔克斯(Iván Duque Márquez)为首右翼政府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并且表达对哥伦比亚民主进程的支持。示威浪潮持续不断。杜克推行削弱劳工法、私有化公营公司、削减退休金、削减教育拨款等新自由主义政策,引起了人民的不满。哥伦比亚工会和社运团体成立全国罢工委员会,提出诉求宪章,其诉求包括敦促政府取消奉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改革”计划、解散恶名昭彰的镇暴部队并改革警队、撤回倾向于权贵利益的“税务改革”,以及政府应尊重跟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所签订的和平协议。

  8. 波多黎各:美国殖民地人民起义推翻总督

  由于总督里卡多.罗塞略(Ricardo Rosselló)涉及贪腐丑闻,加上其跟其他政府高官的telegram群组聊天记录被泄露,里头发表反同性恋、歧视女性及嘲讽玛利亚飓风灾民的言论,引发了波多黎各人民的不满,于2019年7月11日爆发大规模示威浪潮,要求罗塞略下台。2019年7月17日,逾50万人走上首府圣胡安街头,而在罗塞略拒绝辞职后更有至少75万人于2019年7月22日在圣胡安示威。罗塞略在示威浪潮压力下最终于2019年7月24日宣布辞职。于2019年8月2日接替罗塞略当上总督一职的佩德罗.皮尔路易西(Pedro Pierluisi)仅担任几天就因其任命违宪而被迫下台,改由万达.巴斯克斯(Wanda Vázquez Garced)出任总督。波多黎各人民也反对美国政府强加在当地人民身上的紧缩措施。

  9. 玻利维亚:人民反抗右翼政变

  玻利维亚右翼势力于2019年10月20日举行的全国大选后发动示威,并制造暴动,名义上是抗议选举不公,实际上是要推翻14年来对经济寡头及帝国主义势力不利的左翼政府。玻利维亚第一位原住民总统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原本在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获得47.08%选票,领先最接近对手10.57%,而避开了次轮投票。但是,急于推翻莫拉莱斯并恢复保障经济寡头集团利益政策的右翼势力,不断煽动骚乱,并向莫拉莱斯支持者发动充斥种族主义的暴力攻势。2019年11月10日,由美国主导的美洲国家组织(OAS)发表选举监督报告,指出选举出现无比,莫拉莱斯原本遵守其承诺宣布重新举行选举,但是右翼势力根本不在乎选举民主不民主,因为他们志在推翻对寡头集团不利的政府。最终军方变节发动政变,迫使莫拉莱斯宣布辞职。莫拉莱斯辞去总统一职后,因生命受威胁而前往墨西哥寻求庇护。右翼政客珍妮.艾尼茲(Jeanine Áñez)出任临时总统。旧势力复辟通过政变而成立的玻利维亚新政府,使用残酷手段镇压反对政变的示威活动,造成至少14人死亡。

  10. 厄瓜多尔:人民反抗紧缩政策

  厄瓜多尔于2019年10月3日爆发群众示威浪潮,反对总统利宁.莫雷诺(Lenín Moreno)所公布的紧缩措施,包括取消燃油津贴。莫雷诺领导的玻利维亚政府为遵循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所达成的协议以获取该国际金融机构的贷款,而推行了一系列的紧缩措施。除了深受取消燃油津贴措施影响的交通运输工人,厄瓜多尔原住民在积极动员参与示威,甚至在总统颁布紧急状态后也在原住民地区宣布自己的紧急状态。由于示威声势浩大,莫雷诺被迫于2019年10月8日将政府行政中心从首都基多搬迁到瓜亚基尔。2019年10月13日,厄瓜多尔政府跟厄瓜多尔原住民民族联盟(CONAIE)达成协议,同意恢复燃油津贴。尽管示威民众赢得诉求,但是厄瓜多尔政府继续打压前总统拉斐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的支持者。

  11. 海地:人民坚决反抗IMF代理人

  海地人民自2018年开始就不断进行示威,抗议总统若弗内尔.莫伊兹(Jovenel Moïse)统治下的贪腐丛生,并表达对缺乏燃油、缺乏干净饮用水、物价上涨及环境破坏等问题的不满。海地人民抗议国际货币基金(IMF)强加在该国人民身上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而若弗内尔.莫伊兹被视为IMF的代理人。当燃油短缺问题日益严重之际,海地人民示威浪潮于2019年9月至11月掀起新的高潮。首都太子港及其他城市几乎每天出现示威行动,严重影响这个加勒比海岛国的交通网络,并造成学校和商店关闭。海地全国因示威而陷入瘫痪。示威群众要求总统若弗内尔.莫伊兹下台,并成立过渡政府,推行改善民生的社会计划,以及提控涉及贪腐的政府官员。自2019年9月以来,至少已有42人在示威中丧命。

  12. 印度:人民反抗歧视

  印度于2019年1月8-9日爆发全国大罢工,但最激烈的抗争于2019年12月爆发,是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自2014年上台以来最激烈的一波抗争。印度政府制定公民权修订法案,首次将宗教列为申请印度公民权的条件,可以将穆斯林难民(还有来自斯里兰卡的淡米尔难民)排除在外,引发了声势浩大的反歧视示威浪潮。从阿萨姆邦开始,反对公民权修订法的示威浪潮蔓延全印度主要城市。印度警察攻击新德里印度国立伊斯兰大学及北方邦阿里格尔穆斯林大学的示威学生,引发席卷全国的学生抗议浪潮。印度左翼政党和民间团体积极动员,示威行动声势浩大。执法当局的暴力镇压,已导致至少25人丧生,数以千计人被警察逮捕。

  13. 印度尼西亚:学生崛起捍卫改革进程

  印尼学生于2019年9月尾展开大规模动员进行抗议,打出“改革被腐蚀”(#ReformasiDikorupsi)的口号,反对印度政府所意欲推动的数项修法,因为这些法案不是侵蚀民主空间就是进一步影响底层人民的生活。这波学生示威浪潮是1998年苏哈多垮台后最大规模的学生运动。最近几年,动员到大规模群众走上街头的主要是右翼保守势力,这次的学生运动为进步政治力量注入新的动力。共有5人因示威而丧生。

  14. 西巴布亚:从反对种族主义到民族自决

  西巴布亚(涵盖印尼巴布亚省及西巴布亚省)于2019年8月至9月爆发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群众示威浪潮。群众不满的爆发点是位于泗水的巴布亚学生宿舍遭到警察袭击,而被捕学生还受到种族歧视,包括被称为“猴子”。示威演变成暴动,导致查亚普拉、马诺夸里、瓦梅纳、索龙等地的政府建筑被毁坏。印尼军警的镇压及所引发的冲突,已导致超过30人丧生。西巴布亚原住民在示威行动中高喊“巴布亚独立”与“公投”等口号。印尼政府为镇压示威浪潮,切断西巴布亚的互联网,同时也打压西巴布亚以外其他印尼地区声援西巴布亚人民民族自决的社运人士,拘捕了多人,包括印尼人民支持西巴布亚阵线(FRI-West Papua)苏里亚.安塔.金廷。

  15. 伊拉克:人民起义反建制

  伊拉克于2019年10月1日爆发大规模示威浪潮,表达了普罗民众的贪腐、失业及公共服务糟糕等问题的不满。由于示威群众的压力,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Adil Abdul-Mahdi)领导的政府宣布数项改革政策,包括为所有无收入家庭提供养老金、为贫穷人士发放房屋土地、为青年提供借贷及在政府合约中为本地青年提供50%固打。但是,伊拉克人民要求的是更全面的改造。示威活动于2019年10月8日稍有平息后,于2019年10月24日再度爆发。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于2019年11月29日 宣布辞去总理职务。示威行动仍然持续,示威群众要求废除自美军入侵后就确立的政治体系。已有至少500人因示威而丧命。这是自萨达姆.侯赛因垮台后伊拉克境内最大规模的群众起义浪潮 。

  16. 黎巴嫩:跨越教派的人民起义

  黎巴嫩于2019那年10月17日爆发大规模示威,导因是人民对加重平民负担的税制感到不满,包括对VoIP通话征收的累退税。示威很快演变成人民不满贪腐、失业、经济萧条及政府无法为人民提供基本服务的怒火爆发。尽管黎巴嫩政府撤回其建议的税制,但是示威浪潮仍然持续,并发展为一个跨越教派反对整个政治精英统治阶级的群众运动。政府所提出的“改革”措施,如削减大部分政府高官的薪俸及为穷人和失业者提供的福利计划,完全无法制止示威浪潮的扩散。2019年10月27日,约17万人参与筑起人链,从黎巴嫩北部城市的黎波里连接至南部城市泰尔。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于2019年10月29日宣布辞职,象征着抗议运动的重大胜利。不过,街头抗议行动仍然持续,而黎巴嫩的前景也未见明朗。

  17. 伊朗:示威遭残酷镇压

  因反对燃油价格暴涨50%=200%,伊朗全国各大城市爆发示威,并发展成反对伊朗政府及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的群众起义。伊朗政府以高压手段镇压示威活动,并切断全国的互联网。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至少有304人因伊朗政府镇压示威而丧命,另有消息指至少1500人死亡。

  18. 阿根廷:反抗粮食危机

  阿根廷人民自2019年初就针对通货膨胀、失业、贫穷、无房屋及无粮食保障等问题持续动员。阿根廷人民也不满阿根廷货币贬值及当时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 )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的影响。阿根廷民间社会运动于2019年8月15日展开为期数周的动员,要求政府制定粮食紧急状态法,以解决该国的饥饿问题。尽管遭到警察阻拦,但是示威群众坚持顽抗。在群众动员压力下,阿根廷国会通过粮食紧急状态法,以拨出更多资源落实解决经济危机与粮食问题的社会计划。马克里后来于2019年10月27日的总统选举中落败,左倾“全民阵线”的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胜出当上新任阿根廷总统。

  19.埃及:大逮捕镇压示威

  数以千计埃及人民于2019年9月20日在该国主要城市进行示威,疾呼推翻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为首的政权。但是,埃及政府使用高压强硬的手段制止这波自2014年塞西正式当上总统以来最大的示威浪潮扩散。埃及政府展开的大逮捕行动,拘捕了约4000人。

  20. 意大利:沙丁鱼反抗右翼扩张

  2019年11月14日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博洛尼亚举行的一场集会,掀起了一场回应右翼“北方联盟”不断扩张威胁的群众运动。这场号称为“沙丁鱼”的运动,致力于改变意大利政治,抵抗右翼势力的仇恨宣传及排外主义。

  21. 马耳他:小岛国大示威

  随着马耳他富商约尔根.费内克(Yorgen Fenech)于2019年11月20日被捕,牵引出记者达芙妮.卡鲁阿娜.加里齐亚(Daphne Caruana Galizia)于2017年被刺杀的案件,引发了马耳他人民的示威浪潮,矛头指向政府贪腐及打击洗黑钱无力。加里齐亚在世时经常揭露马耳他政府贪腐滥权,但是却遭汽车炸弹刺杀身亡。近期的马耳他示威浪潮,是该国自1964年独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并迫使马耳他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于2019年12月1日宣布将于2020年1月12日辞职,但是仍然无法平息抗议浪潮。

  22. 法国:从黄背心到退休金大罢工

  因反对燃油税调涨而爆发的黄背心运动,自2018年11月17日开始就每周进行抗议活动,贯穿了整个2019年。尽管黄背心运动在迈入一周年之际在参与人数上已大不如前,但是随之而来的是2019年12月5日爆发的大罢工。这场自1995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罢工行动,是法国工会为了反对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所意欲推行侵蚀工人阶级权益的退休金“改革”。

  23. 罗贾瓦:美国的出卖及土耳其的进攻

  以人民保护部队(YPG)和妇女保护部队(YPJ)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力量(HSD)于2019年3月23日宣布在叙利亚被捕彻底击败伊斯兰国恐怖主义武装分子,是罗贾瓦革命的重要胜利。但是,美国政府于2019年10月指示其军队从叙利亚北部撤离后,土耳其趁机向罗贾瓦地区发动攻势,让罗贾瓦遭遇另一波严峻的考验。

  24. 俄罗斯:莫斯科示威

  莫斯科市杜马选举发生严重舞弊,包括大批独立候选人被拒绝参选,引发了当地自2011-13年示威浪潮以来的最大规模示威行动。2019年7月27日的集会上,共有1373人被警方逮捕,创下纪录。2019年8月10日,成千上万人聚集在莫斯科市中心。莫斯科市杜马选举于2019年9月8日举行,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尽管仍然是莫斯科市杜马最大政党,但是所赢得议席比上届2014年选举少了13席,只拿下45席中25席。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增加了8个议席,拿下莫斯科市杜马13席,但其总得票率(31.40%)高于统一俄罗斯的得票率(31.15%)。

  25.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群众击退右翼政变

  得到美国政府撑腰的委内瑞拉右翼反对派,在过去一年不惜一切推翻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领导的政府之努力遭遇重大挫折。右翼反对派领袖瓜伊多(Juan Guaidó)在当上国会议长后不久于2019年1月23日宣称自己为“临时总统”,并很快获得美国及其盟友的承认,意图孤立马杜罗领导的玻利瓦尔政府。瓜伊多也尝试通过几场群众动员秀制造危机但每次都功败垂成。委内瑞拉过后经历好几次因破坏行径而造成的大停电。反对派和对委内瑞拉实行制裁的美国,一直期望通过制造更多苦难给委内瑞拉人民,以迫使他们愤怒推翻马杜罗政府。瓜伊多于2019年4月30日尝试发动军事政变,但是遭遇挫败。支持玻利瓦尔革命的委内瑞拉群众纷纷涌上街头捍卫他们的政府。委内瑞拉人民也持续动员起来,以反抗美国向该国进行的经济制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