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乱云飞渡: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战略问题(下)

2019-12-25 16:59: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乱云飞渡
点击:    评论: (查看)

  (接上文)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战略问题(上)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战略问题(中)

  至此当我们深刻认识与理解了“金融(资本)市场”与“金融危机”的本质,认清了“经济危机”与“金融危机”的因果关系,认清了“金融(资本)市场”频发“金融危机”与“商品(实物)市场”频发“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社会固有“无法克服的顽疾”。那么我们再来解析中国“GK”全过程及“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的政策。

  “GK”之初“大量引进外资”与“盲目投资”,造成“经济危机”的“虚假繁荣期”,表现为“投资过剩”的“通货膨胀”与“货币贬值”,同时生产能力急剧扩张,“GDP”快速增长,产品增多的表象,这也是形而上学的社会主流,根据经济发展表象片面认为“GK”正确的理由;

  “GK”之中随着“社会主义蜕变”,“私有制”的实施,“公有制经济”衰败,“私有制经济”壮大,社会“两极分化”矛盾凸显(这由社会“基尼系数”迅速增大的事实为证),因此造成“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继而产生“生产过剩”的“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即进入“经济危机”的“衰败萧条期”,主要表现为实体经济与投资机构投资失败的“巨额负债”,金融机构“违约债务增多”等现象;

  “GK”之结局即今日之现状,中国“生产过剩”的“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即“经济危机”的“衰败萧条期”,“多米诺骨牌”连锁效应殃及“金融(资本)市场”的实体经济、投资机构、金融机构,这些“身负巨额负债”的实体经济、“投资机构”与“违约债务增多”的金融机构,幻想在“金融(资本)市场”转嫁债务,用“不良资产”,置换所谓“高新技术产业”的“优质资产”,以求得“未来收益”,解脱“债务困局”。未曾想“金融垄断资本大鳄”早已在此等候,正欲“吞噬这顿丰盛的大餐”。而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政策,正好为“金融垄断资本大鳄”“吞噬这顿丰盛的大餐”创造了条件。

  这就是中国“GK”导致“经济危机周期”发生的全过程与面临“金融危机”发生的危局。

  中国“经济危机周期”之所以“时间跨度较大”,是因为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与“农村集体经济”进行“改造的影响”,所以才使得中国“经济危机”进入“衰败萧条期”的过程较资本主义国家时间长了一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形而上学社会主流按照“西方经济学理论”提出:“减税放权”的“供给侧改革”,这在资本主义社会也被称为“杀贫济富”的政策,因为“减税”使得国家财政收入减少,提供与保障全体国民社会保证金与公益事业的能力减弱,而“减税”让利于“私有制经济”的资本家,并不必然给“雇佣劳动者”增加工资,这样不但无法改变“大多数人收入低”状态,反而加大了“两极分化”的差距,所以被人们称为“杀贫济富”的政策,它也根本改变不了中国“生产过剩”“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局面。(详见笔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错误的》一文)

  中国的经济与金融发展已经深陷“资本主义体系的泥潭”,处于“跨国垄断资本碾压与盘剥弱小资本的困境”。

  按照中国现行的对外“金融政策”,笔者断言:中国“金融(资本)市场”必然爆发“金融危机”。为什么?因为资本主义近百年“金融(资本)市场”的“实践经验”,都不能避免与解决“金融危机”的问题,中国“学习资本主义现代金融理论”,又凭什么能够避免与解决“金融危机”呢?就连“金融大鳄”索罗斯都讲“下一场金融危机更为严重”,不是吗?因为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已经具备了“金融垄断资本大鳄”操控“金融危机”的内外条件:社会的外部条件:一、“在华外资主要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将全面取消”;二、“自由兑换的外汇市场”。“金融(资本)市场”的内部条件:一、外资掌控了“信用分级评定与未来收益评估”的“生杀大权”;二、“人为缩小与放大的金融衍生品”;三、“金融垄断资本”掌控的代理人及附庸投资机构。这就像“自由市场”的小贩,可以自由进出,自由进货,自由定价,剩下的就看“怎样忽悠赚钱了”。而政府的监管规则与行为对“金融(资本)市场”--“生产资料产权交易市场”上“低买高卖”的“合法行为”根本无能为力。这由美国、日本、欧洲、拉美、东南亚等国家发生“金融危机”与“债务危机”的教训在前为证。

  近期“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吸引外资竞相登陆”“放开外资持股比例上限、取消QFII/RQFII(合格境外投资者)额度限制…”“中国债券市场总规模超过90万亿元人民币”,“海外资金加速布局中国市场”,这是否一场“列强瓜分中国”的悲剧重现呢?

  中国可以避免与解决“金融危机”吗?当然可以,但是前提是必须改变现行对外的“金融政策”,否则中华民族的“这场劫难”,必将以“金融危机”的形式再现,届时美国及西方反华势力在中国内部鼓动“分裂活动”,在周边挑起政治军事边界“纠纷冲突”,中华民族是否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呢?古人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难道不应该有这样的思考与忧患吗?

  中国的希望与出路在哪里?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毛泽东主义能够救社会主义”!只有“毛泽东主义能够救中国、救世界”!这并非笔者一家之言,而是中国与世界人民的心声。美国前军官、中国问题专家R特里尔“他奇迹般地创造了一个不等式:毛泽东>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美国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院历史学和政治思想史教授,沃林讲:“毛泽东主义代表着未来”。台湾学者李敖讲:“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是全人类的未来!”(详见笔者《马克思主义必然升华为毛泽东主义》一文,此文从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个方面阐述了其中的道理。)

  众所周知毛泽东时代没有“金融(资本)市场”,社会主义中国的金融银行机构只是“为发展生产经济服务”的辅助部门,国家通过金融银行机构集中资金,“实事求是”与“量力而行”,“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不能强求,更不能“投机取巧”。没有钱怎办?只能依靠人民群众辛勤劳动与科技进步创造条件,逐步积累货币的社会财富,集中统筹全面安排发展生产经济,以保障与逐步改善国家经济实力与人民群众的生活需求。所以“金融(资本)市场”与“社会主义毫无关系”。正是由于毛泽东时代,这一“平凡朴实”“返璞归真”的“大道作为”,“新中国发展建设”才得以日新月异,“远远超过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的经济速度”,这由当时各国经济发展对比的事实为证。

  人们都知道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只有相对的真理”,而“相对真理”存在的条件与相对比较的对象,只存在于特定的时代,人们只能“结合时代背景”来抽象认识与理解。“新中国发展建设”这种“相对速度的比较”,用形而上学“静止的、孤立的经济表象对比”,是无法正确认识与理解的。而“GK”的始作俑者,正是用形而上学“静止的、孤立的经济表象对比”,来确定毛泽东时代“落后的”。这就像竞技跑步的两个运动员,开始两者差距很大,落后的运动员“超速跃进,迅速缩小差距”,虽然暂时还没有超过领先的运动员,但是人们相信一定会超过领先的运动员,因为落后的运动员“加速度大”,领先的运动员“加速度小”。而形而上学仅看到赶超运动员,暂时还没有超过领先运动员的“落后表象”,根本不看迅速缩小差距“相对速度的比较”,就主观否定赶超运动员,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甚至把赶超运动员驱除竞技场。这种形而上学观点在当今社会主流中表现很充分,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等唯心主义观点如此猖獗存在的社会原因。

  毛泽东讲:“对立统一的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法则”。唯物辩证法,就是人们对于宇宙客观规律认知的能动反映,或称哲学世界观的认识论 。战略策略就是“哲学世界观在战略竞争领域的具体应用”,“战略竞争领域对立矛盾运动规律”隶属于哲学领域“对立统一矛盾运动规律”的逻辑关系范畴。对于“战略竞争领域对立矛盾运动规律”的认知,反映了对哲学领域“对立统一矛盾运动规律”认知程度。哲学领域世界观认知的错误,必然表现为“战略竞争领域矛盾运动规律”认知的错误。也就是说,中国“对外战略策略的选择”,也必然反映认识与理解社会发展客观规律方面存在的缺陷。

  众所周知,中国“战略策略的选择”是“治国理政纲要”(路线与政策)对外关系的表现,而“治国理政纲要”(路线与政策)对于马列毛主义,即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认知观点:如“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资本主义私有制”,“私有制”产生“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导致阶级专政”,“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等观点,则表现为篡改毛泽东的路线,对内否定与调和“阶级斗争”,否定与调和“社会主义公有制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对立矛盾;对外否定与调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堡垒-帝国主义”的对立矛盾等行为现象,其中核心就是否定与调和“以对立矛盾为核心”的事物发展进化规律。形而上学的哲学世界观与“治国理政纲要”(路线与政策)逻辑思维的一致性。也许人们还记得,历史上的“新老修正主义”,就是对内否定与调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鼓吹阶级合作,对外主张与帝国主义“和平共渡”或“和平共处”,“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不是吗?

  当今社会主流提出“GK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与“修正主义鼻祖”--伯恩施坦提出“最终的目的是微不足道的,运动就是一切”,是“一丘之貉”。为什么呢?因为任何事物的“运动”或“GK”,都有一个发生与发展的变化过程,即事物由简单结构阶段向高级复杂结构阶段发展进化的过程。事物发展进化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特定时空条件的限制与表现的“阶段性特征”,即完成时的时效性与目的的特征性。形而上学不讲事物主体发展进化完成时的时效性与目的的特征性,单纯讲“运动”或“GK”,这样就割裂了事物主体与运动状态之间的关系,而“运动”或“GK”作为“没有事物主体的运动状态”,则是没有任何实践意义的空洞概念。因为任何事物主体“运动”或“GK”每一个发展阶段完成时的时效性与目的的特征性,都可以被人们认知与评估,只有“运动”或“GK”这种“没有事物主体运动状态”的空洞概念,人们无法认知与评估。高喊“运动”或“GK”的空洞概念,其目的在于用“异化的事物主体”来“偷梁换柱”原本的“事物主体”。就像“国企产权制度的改革”,“改革”最后的结果,就是用“混合产权企业”即“公私产权合股企业”或“私人产权企业”,来替代“国企产权企业”。这在高喊“国企产权制度改革”口号时,是不敢明说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说“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目的,就是把“国企产权企业”改成“公私产权合股企业”或“私人产权企业”,人民群众就会知道这是“违宪”的,所以不能明说。换言之就是“怎样改革、改革什么、改革目的与效果评估”,都是“微不足道的”,重要的是“改革”,这种极端片面的观点表现为“允许改革犯错误,但不允许不改革”,在形而上学的认知中,“改革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改革”,因为空洞的“运动”或“GK”永远都是正确的,而且“永远在路上”。这就是“运动就是一切”与“GK就是一切”的哲学逻辑关系。反之形而上学的社会主流在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时,不讲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特性的本质区别,而是用自然科学领域“物质生产方式发展变化”的表象,来否定与掩盖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特性的本质区别,然后用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特性的“私有制”,来“偷梁换柱”社会主义形态特性的“公有制”。这就是形而上学的“GK”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必然逻辑关系。因为世上无人能够从“GK”的空洞概念中,分辨出“事物的主体”,也没有人能够从自然科学领域“物质生产方式发展进化”的经济现象中,分辨出社会科学领域“社会形态性质所有制发展进化与蜕变”的“政治问题”,这样形而上学才便于实现“偷梁换柱”的目的。

  又如“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看似正确,但是它并不能解决“怎样发展经济的问题”,而“怎样发展经济的问题”,则是“发展经济不同方式选择”的问题,即“不同的路线与政策选择”的问题。“发展经济不同方式”的分歧,即“不同的路线与政策”的分歧,则是党和国家“治国理政”的“政治路线分歧(斗争)”,或称“走什么道路的分歧(斗争)”.高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不讲发展经济的具体方式,即“路线与政策的内容”,目的在于否定与模糊社会现行“发展经济的方式”即“现行的路线与政策”,也就是“毛泽东时代的路线与政策”。因为“GK”的始作俑者认为,毛泽东的路线政策,“搞政治运动太多,耽误了经济建设发展”,或者说毛泽东时代是以“政治运动为核心”,“以阶级斗争为纲”,是“左倾错误路线”,是“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所以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笔者相信,即使在今天认同这个观点的人,也不明白“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含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核心要害,就是以什么方式发展经济的问题,或称“发展经济不同方式”的选择问题,即“不同路线与政策”的选择问题,这正是党内“政治路线”决定“走什么道路”的核心纲要,或称“治国理政”决定以什么方式发展经济。所以“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因为“走社会主义道路”与“走资本主义道路”,“发展经济的方式是不同的,相对应的路线与政策也是不同的”。社会上大多数人(无产阶级)拥护社会主义,而社会少数人(资产阶级)拥护资本主义,这是社会意识形态对立的“阶级(矛盾)斗争”,“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提醒社会主义中国的领导核心力量中国共产党,要始终抓住社会上大多数人(无产阶级)拥护社会主义的“民心”,始终抓住这一事关“社会发展进化”的核心要害--“阶级(矛盾)斗争”的发展变化。因为“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动力”,“走社会主义道路”是社会发展进步,而“走资本主义道路”则是社会发展退步的“蜕变”。

  实质当“GK”的始作俑者,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时,并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发展经济方式”来发展经济,因为世界上只有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发展创新实践的“发展经济方式”,与资本主义社会几百年历史实践形成的“发展经济方式”,即所谓“现代经济理论”西方经济学的“发展经济方式”。“GK”的始作俑者,丢弃了毛泽东时代创新实践的“发展经济方式”,也只能采用资本主义社会几百年历史实践形成的“发展经济方式”,只不过这种变异的方式,是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学习外国先进经验”等名义,“学习与引进了西方经济学理论”用于指导中国“发展经济方式”的变异而已。这种“异化发展经济的方式”,就是以“社会主义”的名义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即西方经济学理论内容相嫁接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种“非驴非马”的嫁接物,漏洞百出,左翼网友多有批驳,此文不再敖述。“GK”的始作俑者,高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最后的结果与目的,就是用“异化的发展经济方式”,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来替换原本“现实发展经济的方式”,也就是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详见笔者《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与 “市场经济”》一文)

  同理推演“四项基本原则”与“GK”两个基本点的并列对等关系,众所周知,“四项基本原则”是明确具体的“立国之本”,而“GK”是什么呢?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因为它是一个“没有事物主体运动状态”的空洞概念。而在现实中大家都看到,形而上学的社会主流,高喊“GK”,并不讲“四项基本原则”,至少讲“四项基本原则”与“GK”不是并列对等的关系,这样就用一个“GK”的空洞概念代替了“四项基本原则”的“立国之本”,而“四项基本原则”的“立国之本”反而成为“聋子耳朵”的摆设。在“GK”空洞概念的名义下,所有“结合实际”涉及“事物主体”的“GK”,都是在用所谓“现代经济理论”西方经济学“异化的事物”来“偷梁换柱”“原本的事物”,至于这种“结合实际”涉及“事物主体”的“GK”效果,是否符合“四项基本原则”的“立国之本”呢?形而上学的社会主流根本不予讨论与评判,不是吗?

  这种形而上学诡辩论的观点,从哲学的角度讲:就是用“没有世界观的方法论,来否定与混淆现实“原本的世界观,用“异类的世界观”,“偷梁换柱”现实“原本的世界观”,以指导社会实践事物主体的“异化蜕变”。事有缘、言有宗,历史上与今天的形而上学哲学逻辑思维关系是一致,只是因为时代不同其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历史看似远去,历史何故重现?因为“万变不离其宗”,按照毛泽东的观点讲:“辩证唯物论之所以为普遍真理,在于经过无论什么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它的范围。”(毛泽东选集第一卷P293)现实社会形而上学的社会主流又怎么能够够逃脱“哲学圣主”毛泽东的“如来掌心”呢?

  中国“对外战略策略选择错误”,从国际政治的角度讲,是丢失了马列毛主义“政治灵魂”,没有分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没有认清帝国主义本质;从哲学的角度讲,是否定与调和对立矛盾斗争的客观永恒性,主观唯心强调对立矛盾有条件和暂时的“统一性”;从国家利益的角度讲,是脱离现实,不看国家竞争“利益的得失”,只看“经贸合作”的表象形式;从文化观念的角度讲,是丢失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按照古人的话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刚强勇毅精神,才是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源。按照现代社会观点讲:“生存就是竞争(斗争),只有竞争(斗争)才能生存”。而“以和为贵”的所谓“生存智慧”,只是相对朋友而言,就像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因为“苏联解体”俄罗斯深感美国及西方势力的“不友好,不平等”,而中国在与美国及西方势力打交道中也“极不顺畅”,“同等背景”为了国家利益与生存安全两国“心领神会”走到一起,其中不乏“社会主义基因”在两国人民中间起着基础性作用。“吴蜀联盟,意在何为呢?”

  中国经济发展的问题,看似极其复杂,其实极其简单,那就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大道之争”,“道路决定命运”。按照毛泽东的观点讲:就是“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路线错了,一切皆错”。

  社会主流高喊“GK”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TS”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实质是“社会主义蜕变”,是“西方经济学理论指导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实践”。因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已经被“资本主义私有制”所代替;因为社会主流指导中国经济发展的理论,就是所谓“现代经济理论”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就像“市场经济”,“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大市场与小政府”,“产权制度改革”,“赋税制与所得税改革”,“投资需求理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资本)市场”,“人民币国际化”,“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人口红利”,“全球产业链”,“比较优势”,“自由贸易区”等等,请问社会主流,这些观点哪一个是马列毛主义的观点,哪一个又不是来源于所谓“现代经济理论”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呢?

  问题更为严重的是:这些所谓“现代经济理论”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已经占领了中国所有高教领域,并“培育驯化洗脑”了“中国下一代”,将深刻影响中国未来发展的走向。如果我们不从“个别与局部”的角度去责难“某些人的责任”,而从理论的高度来探讨解决中国今天困局的办法,为中国未来发展定向着想,那么“正本清源”请回毛泽东主义,清除资产阶级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与意识形态的遗毒与影响,就是“二次文化革命”的内容。因为“文化意识观念的革命”是提高人们政治觉悟与业务能力,改变社会存在基础的唯一方法,也是社会发展进步损失最小,成就最大的唯一方法。只有改变了人的思想意识观念,才能进步成长为“一个新人”,也只有“一代新人,才能创造新的伟大时代”。“文革”给予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启示,就是改变“人民群众”的社会存在基础,才能推进社会发展文明进步(详见笔者《文革--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丰碑》一文)。否则必然是“违反辩证法而走向反面的结局”。

  笔者在此提醒社会主流,“党的基本路线分歧”,虽然是社会阶级矛盾和社会新旧事物矛盾在党内的反映,但是“党内的界限”,规定与限制了“党内基本路线分歧”是“非对立矛盾”,按照毛泽东的观点,只能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以说服教育为主,“以斗争求团结”,就像党史上对待“张国焘、王明等错误路线”。对“党内基本路线的分歧”,采取“不争论” ,“不换思想,就换人”,“谁反对‘GK’,就让谁下台”。“公职人员对‘GK’有异议给予开除处分”,是专制“官僚主义”破坏党内民主的表现。党史上这种“左倾与右倾错误路线”把党内的“非对立矛盾”,扩大为“对立矛盾”曾有过血的教训;“文革”中“走资派”把“造反派”当成反党分子;“文革”后期处理“那四个人”是同样道理。按照“文革”的观点,“路线站错了,站过来就是了”,并不能置人于死地。

  而中国的对外政策与“党的基本路线”则有很大不同,因为中国的对外政策已超出“党派界限”,甚至“超出国内的阶级界限”,上升为“中国与外国”的关系,即“中华民族与异族”的关系,这意味着“非对立矛盾向对立矛盾方面的转化”。也就是说,中国的对外政策对中国发展有利,是“爱国主义”的体现,对中国发展不利或有害,则是“卖国主义”的表现,这个“对立矛盾”是无法调和的,也根本不存在对中国发展“无利无害”的对外政策。如果对外政策对中国发展不利或有害,那么必将遭到全体中国人民的一致反对,“卖国贼”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啊”,每一个不愿做“卖国贼”的社会主流,都应该慎之又慎地思考一下中国的对外政策是否正确?!

  至于极少数“卖国求荣”的“汉奸”、“卖国贼”,相信早晚有一天会身败名裂,也逃脱不了中国人民的正义审判。还是那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报销!”

  笔者“一介草民”,“位卑未敢忘忧国”,近期学习与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所言:“希望同志们深刻领会党中央精神,紧紧围绕‘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进行讨论,提出建设性的修改意见和建议”,此文也算是“抛砖引玉”,尽力而为吧。不妥之处,欢迎批评与质询。

  2019年12月18日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战略问题(上)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战略问题(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