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金华:让我们都先想一想再论

2019-12-25 09:47:2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金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网友森林建议我“只对网友提出的重大问题进行讨论,不要对每个跟帖耗费精力”,但我觉得这会误解为不尊重网友,便在22日写了《能不能回归主题》,在回答了吴老大网友的问题后,建议承认毛泽东思想是真理,而又坚持否定“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网友,我建议你们先调查一下,这是不是毛泽东提出的,再想清楚毛泽东这句话是不是真理,再讨论?现在,是不是可以言归正传考虑我的《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主题: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按森林网友提出的,用“现实生活中的艰难事,用劳动人民的理论解释清楚”。这篇文章没有被网站发表,而网友还在继续评论,竟然达到25条。所以,我感到需要写文章报答网友。

  先说追求真理,这确实是“没完没了”的事情。请想一想,毛泽东提出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如此循环,以致无穷,“无穷”就是“没完没了”的意思。真理的相对性,也有这个意思。

  网友拿我叫“刘金华”举例来说明真理不需要再证明。且不说我有没有别的名字,更不说“刘金华”这个名字不可能说明我是怎么一个人,单说“刘金华”是不是我,这就确实需要检验。不妨上网搜索,会发现有好多个“刘金华”。公安机关审讯犯罪嫌疑人,开始也要证明确实是这个人,如果判死刑,执行前还要“验明正身”。这是多少次抓错人杀错人的经验教训得出的。

  一些网友认为毛泽东思想是不需要实际检验的真理的思想,和华国锋的“两个凡是”相似。华国锋与这些网友不同,在于他知道这是毛主席的原话,否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就否定了他的“两个凡是”。批判真理标准的网友许多是不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毛主席写的,不自觉地否定毛泽东思想。

  但这里不能不注意,早在2008年,我和一个网友已经证明这是毛泽东的原话,并且出示了毛泽东的手迹后,仍然有人一再批判,这就难以表明这些人真的在维护毛泽东思想了。

  再说“劳动也创造了生产力,只要有劳动人民存在,生产力就会发展,这和哪个社会没有关系。”这是不了解“劳动人民”、“生产力”概念。劳动人民、生产力,都只能是社会地存在。用任务来定性社会主义,也是不了解“性”的概念。

  我要告诉网友,写“如果社会主义不发展生产力,也不可能消灭私有制”,是针对“社会主义的任务不是为了发展生产力”讲的。在另一个场合,我又说过阶级是在生产力发展后产生的,也讲了网友说的话。早在1994年10月24日,我给邓小平写信就说了:“历史上,社会主义社会以前的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不仅没有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恰恰相反,而是为剥削和两极分化创造了条件。事情很清楚,道理也很简单:没有剩余劳动就不可能剥削,而剩余劳动产生于生产力发展。……你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改革是否解放了生产力,最终能否共同富裕,还不到结论的时候,现在看到的,生产确实发展了,生活水平也绝对提高了,但已经消灭的剥削阶级也重新发生了。”这是不是自相矛盾呢?不是。这都是真理,都反映一定的客观实际。原始社会生产力不发展,没有剩余劳动,不可能产生剥削。以后生产力发展了,有了剩余劳动,才有剥削他人劳动的可能,产生剥削阶级。那么,怎么又说“社会主义不发展生产力,也不可能消灭私有制”呢?因为生产力不发展到足以充分满足社会所有成员的需要,按劳分配不能转变为按需分配,就有可能贫富分化,自发地产生出阶级。对此,请读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关于分配的那一章。所有,看问题要讲辩证唯物主义,既不能唯心主义,也不能机械唯物主义。那么,美国生产力很发达,又怎么没有消灭剥削阶级呢?我想这道理大家都知道,美国是私有制,是资本私有制。所以,要全面、辩证地看问题。

  现在,我对网友强调任何真理也需要在实践中继续检验,这是针对网友的认识强调的。此前,1993年7月我给江泽民写了一封谈如何正确理解实事求是的信,尽管也包含了这方面的意识,但同时强调不能简单地认为实践就是真理。这个观点我在前面文章写的“列宁说,实践检验真理标准,总的是确定的,具体又不那么确定。毛泽东说,不要从原则、规律出发,而要从客观实际出发。”“在‘实践’问题上,既可以表现为旧唯物主义,又可以表现为唯心主义,在马克思以前,正是唯心主义发展了人的实践能动的方面。”下面是这封信的摘录:

  ……

  现在好多人都在讲“实事求是”,但不少人的认识并不正确。是毛泽东首先用“实事求是”来说明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他是这样阐述“实事求是”:“‘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的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而现在许多人讲“实事求是”,只讲“实事”,只讲“实践第一”,舍去了“求” ,不问“是” 。这些人不是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对客观事物作系统的周密的调查研究;有的还只抓住一些“实事”,就来证明马克思主义这里“过时”,那里“不符合实际”。

  从前,人们根据日出东落西的事实,认为太阳在绕地球转。这个认识成了宗教教条,反对这个教条的科学家被活活烧死了。但是,太阳绕地球转是假象(假象也是客观存在),地球绕太阳转才是“实事”。人类发展到今天,每个人不需要也不可能靠自己的实践去掌握人类已有的知识,大部分知识是通过学习已有的理论得到的。现在,单凭感知就可认识的简单事物也很少了。单讲“实事”,不用科学的理论方法去研究,不可能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马克思主义源于“实事”但自发的工人运动不可能产生马克思主义。只讲“实事”的人,并不真了解“实事”,并不就是唯物主义,更不用说是马克思主义了。

  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它正确揭示了认识规律,反映了认识的过程,这就是: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如此循环,不断地由低级到高级,以至无穷。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的认识始终离不开实践,强调认识来源于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因此,马克思主义在主张实践第一的同时,又十分重视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指出人的活动总是在一定的思想支配下进行的,强调“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所以,只讲“实事”,舍去“求”,不问“是”,割断了人的认识过程,决不是马克思主义。

  社会主义已经有了80年的历史,改革也搞了40多年,现在社会主义运动又遭受重大的挫折,困难和问题都很多,迫切需要党认真总结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实事求是,使无产阶级正确认识自己行动的条件和方向。现在再提出“不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不合时宜,不是实事求是,不是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而是一味地闯、闯、闯!历史正处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的时期,社会主义也在改革巨变之中,各种思想非常活跃,是又一个诸子百家争鸣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各种理论互相斗争,不同看法彼此争论,不仅是自然的,正常的,而且非常必要。这时提出“不争论”,不符合时代要求,不利于发展。

  在东欧巨变,苏联解体之后,马克思主义还灵不灵,社会主义还好不好,共产党还行不行,这些问题在人民的思想中,在相当多的共产党员的思想中,非常的混乱。这时提出“不争论”,是回避问题,任其混乱下去。毫无疑义,解决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要靠实践,而放手争鸣,通过各种不同意见的争论,可以使共产党人和人民弄清问题,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进一步发展马克思主义,发展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是执政的党,当然不能陷于无休止的争论之中。但不争论,思想不统一,也不可能真正保持全党的一致。正因为共产党是执政的党,实行不争论,将会排斥、遏制不同意见,强行个人意志。现在一些人利用“解放思想”,抓住一些事实,不断地制造出“新理论”“新观念”,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改变社会主义。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但也要具体分析。东欧和苏联的共产党下台了,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垮了,这是事实。根据这个事实做标准,证明毛泽东提出的在社会主义建成后,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可能发生和平演变等论断是真理,那是马克思主义的实事求是。如果拿着这个事实做标准,证明马克思主义不灵,社会主义不好,共产党不行,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实事求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说明那里的共产党犯了根本大错误。但具体是什么错误,不经过具体地、全面地、深刻地分析,说不清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实践不是真理本身;也不是说可以随便逻列一些事实,便可证明某个观点。世界复杂得很,列宁说,你可以举出需要多的事实来证明任何一个观点。你把资本主义的好处集中起来,那资本主义可以说成是天堂,你把社会主义出现的问题集中起来,那社会主义可以说成是地狱。所以,单讲“实事”,还不能说明任何一个问题,还必须要经过分析,去伪存真:在具体应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时,也要坚持实事求是,反对实用主义。

  实事求是有很强的党性。这点现在许多人不知道,而一些人又忘记了,不再讲了,好象已经进了“大同世界”,真是“真理目前人人平等”,但客观世界并非如此 ,它充满着矛盾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写了对湖南农民运动的对立的两种看法:一种说:“好得很”,一种说“糟得很”立场观点不同,认识自然不同。实际上,湖南农民运动对贫下中农和革命党来说,确是好得很,而对地主劣绅和国民党右派来说,确是糟得很。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有些事情,对一部分人有利,对另一部分人可能不利。有些事情,从一段时间的实践看,是有利的,可行的,但长远后果不好,不可行。有些事情,从局部的实践看,是有利的 ,可行的,但对整体却是有害的,不可行。可见,不从一定阶级的,不从这个阶级的根本的、长远的利益来讲实事求是,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会产生悖论 ,会公说公理,婆说婆有理。

  《实践论》指出马克思主义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另一个就是它的阶级性,公开申明马克思主义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所在,便是现代社会的真理所在。这绝不是阶级偏见。共产党人应该理直气壮地讲清楚。首先自己要清楚,不动摇。

  真理标准问题是个大问题。可以说新中国历史就是以真理标准讨论分界的。网友们可以想一想,现在“新时期”是不是也与这个问题相关联,有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味道?但是,这是几千年都在争论的问题,要弄清楚它,不容易。总之,关于真理标准问题,要放在认识论的辩证唯物主义中来认识。我们不是哲学家,可以说的简单点:就是实事求是,就是摆事实讲道理,就是从实际出发,不要从原则出发,就是理论联系实际,就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我与大家的讨论就暂时到这里。希望网站能发表此文。刘金华2019年12月24日星期二

  能不能回归主题

  我在《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提出:在建党百年纪念时,中央应当做个“关于党的百年历史经验总结”或“关于党的百年历史问题的决议”,向全党全国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讲清楚艰苦卓绝是什么、是怎么来的,阐明中国共产党今后要带领全国人民走向哪里,阐明党行进的路线、道路。

  我具体提出了两个方面的问题。要求检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用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实践,正确评价党和国家的缔造者毛泽东,全面准确理解毛泽东思想,具体地、鲜明地讲清楚初心使命。要讲明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还是一种“社会主义”?现在的党章还侧重于论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需要讲清楚如何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才能让人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清楚“初心使命”,我们要到哪里去,去的道路。指出,现在是提出的概念多,彻底的理论少。

  对这两个根本性问题,我提出了具体的看法。这是文章的主题。

  我讲“除了社会实践,没有什么权威可以证明包括毛泽东在内的领导人的话是真理。”这是讲解决两个问题的方法,也就是,实事求是。

  网站对于《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作为“网友杂谈”,沉下去很快,看到的人不多,但几位网友很热情,不断评论,我很尊重网友提出的问题,尽管离开了主题,变成了争论真理要不要实践检验。当然,如果不对真理标准问题有正确认识,也不可能解决提出的问题,所以,虽然网友森林建议我“只对网友提出的重大问题进行讨论,不要对每个跟帖耗费精力”,我还是要再一次回复“吴老大”提出的问题。

  先说“劳动也创造了生产力,只要有劳动人民存在,生产力就会发展,这和哪个社会没有关系。”这是不了解“劳动人民”、“生产力”概念。劳动人民、生产力,都只能是社会地存在。用任务来定性社会主义,也是不了解“性”的概念。

  “如果社会主义不发展生产力,也不可能消灭私有制。”我是针对“社会主义的任务不是为了发展生产力”讲的。在另一个场合,我又说过阶级是在生产力发展后产生的,网友说的话,我早在1994年10月24日,给邓小平写信就说了:“你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改革是否解放了生产力,最终能否共同富裕,还不到结论的时候,现在看到的,生产确实发展了,生活水平也绝对提高了,但已经消灭的剥削阶级也重新发生了。”这是不是自相矛盾呢?不是。这都是真理,都反映一定的客观实际。原始社会生产力不发展,没有剩余劳动,不可能产生剥削。以后生产力发展了,有了剩余劳动,才有剥削他人劳动的可能,产生剥削阶级。那么,怎么又说“社会主义不发展生产力,也不可能消灭私有制”呢?因为生产力不发展到足以充分满足社会所有成员的需要,按劳分配不能转变为按需分配,就有可能贫富分化,自发地产生出阶级。对此,请读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关于分配的那一章。所有,看问题要讲辩证唯物主义,既不能唯心主义,也不能机械唯物主义。

  再说追求真理,确实是“没完没了”的事情。请想一想,毛泽东提出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如此循环,以致无穷,“无穷”是什么意思。就网友拿我叫“刘金华”举例来说,不说我和有没有别的名字,更不说“刘金华”这个名字不可能反映我的本质,叫“刘金华”的是不是我,这就确实需要证明。不妨上网搜索,会发现有好多个“刘金华”。公安机关审讯犯罪嫌疑人,开始也要证明确实是这个人,如果判死刑,执行前还要“验明正身”。这是多少次抓错人杀错人的经验教训得出的法律规定。

  一些网友的思想,和华国锋的“两个凡是”相同。华国锋与这些网友不同,在于他知道这是毛主席的原话,反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就否定了他的“两个凡是”。批判真理标准的网友许多是不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毛主席讲的,不自觉地否定毛泽东思想。

  但这里不能不注意,早在2008年,我和一个网友已经证明这是毛泽东的原话,并且出示了毛泽东的手迹后,仍然有人一再批判,这就难以表明他们真的在维护毛泽东思想了。

  认为毛泽东思想是真理,而又坚持否定“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网友,我建议你们先调查一下,这是不是毛泽东提出的,再想一想你们是否真的弄懂了毛泽东思想。我想,这个问题是不是请你们先调查清楚,自己想清楚,再讨论?现在,捍卫毛泽东思想,是不是可以言归正传我在《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提出的问题,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按森林网友提出的,用“现实生活中的艰难事,用劳动人民的理论解释清楚”

  我刚才看到孙锡良的《东圣节——信众的小微梦想》。我深有同感。我主张要争,要与他们争过清楚,而不只是自己纪念。

  刘金华2019年12月22日星期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