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易明:从香港事件对民主的重新理解

2019-12-24 14:24:4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易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老王社长按:易明(笔名)先生是海外民运原著名领袖。他的这篇《从香港事件对民主的重新理解》,通过近半年未息的香港动乱,对所谓“普世价值民主”,作了深刻的反思,很值得推荐。

  一个社会,持续不断的动乱和暴乱环境,本来是很不利于资本的运行的。奇怪和反常的是,为什么今日在香港,“香港大资本力量(却)是支持这次全社会抗争的。先有大资本家宣称对黄台摘瓜之忧虑,并有需要对社会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之说”呢?易明终于发现,在中国一国两制的大背景下,中共核准的“非民选特首总是有那么一股要为民请命的冲动,要改革社会经济结构,因而可能损及大资本的既得利益”,所以他们对此,比动乱和暴乱破坏了他们香港资本运作的法治环境,更为担心,不惜躲在背后,成为了香港这回持续动乱暴乱的总策划和总后勤。他们煽动,要求完全不受北京中央政府制约的“双真普选”。因为有了它“以香港大资本对香港新闻界及其他各界的巨大影响,民主后的香港社会是大资本可轻易掌控和放心的制度”!“而香港在(真)双普选民主后,再也不会有想改革平民住房等问题的特首,也是可以预见和被接受的。”

  易明先生又比较了英美等西方民主历史和现状,铁口直言地结论指出“香港和美国的实例更说明了唯有民主制度,才能让资本全面掌控每一个民选议员,才能让第四权也在他们口袋里,社会才能呈现出对资本力量有利的口径和色彩,让资本力量能够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那末怎么办呢?所谓“真民主”就是资本力量能掌控的“民主”。就不要民主了吗?当然不是。只要国家不是君王的,是全民的,它就一定需要一种民主的制度方式,来体现全民对国家的主权。我们本来很希望香港的民主运作和完善能够为国内的民主法治建设发展,提供一个好的榜样,使国内上下对实行民主更有信心。现在,香港的大资本力量为一时的私利,反把这前景破坏了。但从好的看,它也促使我们海内外十几亿全体华人,无论他是右派左派或自由派,都来而且都已经在“从香港事件对民主的重新理解”中,深入思考,找出真正合适的有利于香港健康发展,有利于全中国健康发展的人民民主模式来,易明说,“关键是要管控好资本的贪婪性和贫富极化”。这些,希哲也有打算适时来发挥一下,现在,先介绍易明先生的文章:

  =====================================

  易明:从香港事件对民主的重新理解

  2019 12 21

  人们一般对民主自由人权的理解,多来自普世价值的论述,可这次香港抗争却为人们提供了不少对追求民主的不同解读和视角,虽然香港这次的抗争起因于修改逃犯引渡条例,但是无人反对这次抗争的真正原因,是多年追求双普选不果所积压不满的一次总爆发。

  而出人意料的是香港大资本力量是支持这次全社会抗争的。先有大资本家宣称对黄台摘瓜之忧虑,并有需要对社会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之说,资本力量早在今年三月份起就开始对自身在大陆的过去经济行为可能成为引渡由头而担忧,并开始转移资产,但更根本的是大资本对非民选特首的不信任,非民选特首总是有那么一股要为民请命的冲动,要改革社会经济结构,因而可能损及大资本的既得利益,而有了双普选的真民主后,以香港大资本对香港新闻界及其他各界的巨大影响,民主后的香港社会是大资本可轻易掌控和放心的制度。

  但是从香港民主派在抗争过程中,对暴力行为不批评,不切割,对反对意见动撤以暴力压制甚至消灭等等,可以看得出来民主不见得是他们真正信奉的价值观,但这并不妨碍香港大资本力量对民主可驱使性质的继续追求,这个现象令人有点错愕,与人们从普世价值来理解对民主的追求有巨大落差。

  其实这样的真相,可以证诸于美式民主,资本对美式民主各个环节的全面掌控,已是人尽皆知的常识,才有今天美式民主任由财富极大的集中而不作为,可以为了大资本的利益可以没有全民医保,如此等等,而香港在双普选民主后,再也不会有想改革平民住房问题等的特首,也是可以预见和被接受的。

  其实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不应光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理解,更为切实的理解应从历史的和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理解,民主制度为何在西方自古希腊始一直不能开展的原因,可以归因于原来的民主制度,是关于平民执政的,demo 一字指的是平民,原创的希腊民主在罗马时代,在欧洲中古时代一直被贵族和王制所压制而从未恢复过,而近代的西方民主抗争,要从英国大宪章算起的话,其实是起于贵族要向王室争权,及其后为争取到更大的支持,贵族们争取到新兴城市资产力量的支持,那么近代以来的民主制度的兴起是与古希腊民主是非常不同的,近代民主的真实推动力是有主的,即社会生产力的资本持有者,这样的民主不但有一个持衡不衰的力量,而且是社会大生产力的推动者,这样的民主是有进步性的,关键是要管控好资本的贪婪性和贫富极化,相比来说古希腊的民主是无进步方向的平民政治,或曰 mob rule, 美国立国之时,就对以平民为主力的众议院做了防范,才有了参议院的设计,美国有论者认为,美国是不要以 demo 为主的民主的,而是要一个以参议院为主力的 republic,甚至有论者认为美国其实是以资本为主导的寡头政治,只是披着一张民主的皮而已。

  西方人对民主主义无远弗届的宣传热情,总让人相信这是近似于基督教的宣教热情,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资本力量必然想要进入每一个市场,这更好地理解民主主义宣讲和推动的必然性,这要比意识形态宣教热情的理解更贴近真实,香港和美国的实例更说明了唯有民主制度,才能让资本全面掌控每一个民选议员,才能让第四权也在他们口袋里,社会才能呈现出对资本力量有利的口径和色彩,让资本力量能够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那么现代的民主是否与平民执政更为遥远了呢?香港与美国的实例都说明了现代民主的资本主导实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