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失控”的外卖小哥......

2019-12-25 11:11:10  来源: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武汉有个外卖小哥,拔刀杀了人。

  听到这个消息,我想很多人都会悚然一惊。

  对于城市底层年轻人来说,每天打交道最多的,其实就是外卖小哥。

  一个生活离你很近的群体,忽然变得暴躁易怒,变得充满攻击性,这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杀人者有罪,不必讨论,我们应该讨论的是——为什么这种糟糕的事情越来越多?比如滴滴司机因为顾客的无理要求而捅人,比如快递小哥因为不能送快递上门与收件人产生争执怒而破坏快递,比如外卖小哥要么被顾客打耳光逼着下跪,要么暴怒失控捅人?

“失控”的外卖小哥......

  上班的、蜗居的、做生意的年轻一代,没时间做饭下馆子,几乎一日三餐都是用外卖解决,从饿了么到美团,一代人的消费习惯就被培养起来了。图的不是吃什么,好吃不好吃,而是图个方便。

  当年,我们把它叫做“科技改变生活”,手机上下个单,几十分钟内,就可以享受到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奶茶或者其他东西,懒到我这样,甚至有段时间买电池、买感冒药、买拖把、买垃圾袋,都用外卖平台解决。

  当初这一切,都是靠平台烧钱补贴搞起来的,2015年的时候,我们甚至能够一块钱吃顿午饭,但当消费习惯被养成之后,用户沉淀之后,外卖平台就不再补贴,甚至开始割韭菜、大数据杀熟,越是会员、越是老用户,花的钱越多,而外卖小哥们,也不再有补贴,一切的收入,都靠他们多接单。

  我从来不会难为外卖小哥,因为无产阶级何必难为无产阶级,他们每天风里来雨里去,有时候路上摔一跤,汤菜洒了,我也不会给他们差评,因为我知道,这件事不是我们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想象的那么容易。你让我每天骑着电动车穿梭城市,让我提着饭菜赶电梯爬楼梯,我是干不了的。

“失控”的外卖小哥......

“失控”的外卖小哥......

“失控”的外卖小哥......

  2017年的时候,我夜晚九点突发奇想要吃水果,点了个外卖,两个小时没到,电话打不通,等到我打通了,接电话的确实急救室的医生,他告诉我,那个外卖小哥有心脏病,给我送货的时候倒下了,我当时都急疯了,拼命打电话给平台,找到他的联系人,给他家人打了电话,赶去了医院,后来人没有大碍,他还感谢了我。但此后,我再也不在夜晚八点之后点外卖了。

  平台补贴取消以后,外卖小哥们每天要接更多的单,才能保证收入,他们违规的行为也越来越多,因为接单太多,经常导致他们提前确认接单,而饭菜送到买家手中的时候,两个小时都过去了,饭菜都凉了,经常与买家发生冲突,小区里的居民,也对他们怨声载道。

“失控”的外卖小哥......

  他们因为怕迟到扣钱,超速、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逆行、乱停乱放,工作的危险系数,大大增加。城市里那些从来不点外卖的有闲阶级,也已经把他们看作了“公害”。

  实际上,外卖小哥们还是弱势群体,因为消费者可以给他们打差评,平台可以处罚他们,但他们没有任何反制手段,除了违法犯罪、暴怒伤人。

  但我们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是错的,我们在讨论外卖小哥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在讨论消费者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没有意义,如果我们同情外卖小哥,那么是不是消费者就不能投诉?不能差评?如果我们同情消费者,是不是外卖小哥就必须忍气吞声?

  消费者、配送员、平台,三者之间,谁才是规则的制定者?谁才是最大受益者的?钱都被谁赚走了?毋庸置疑,是外卖平台,他们赚了最多的钱,收获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谁给外卖小哥们发工资?谁决定他们的收入和前途?只有平台,只有资本家。

  但是,平台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把劳资矛盾,成功转变为了服务人员和小商户、消费者之间的矛盾,他们置身事外,看“无产阶级为难无产阶级”了,社会新闻报道的时候,往往也只把焦点,落在“没素质的外卖的小哥”和“脾气暴躁消费者”身上,没人关心平台的责任和义务。

  这是个无解的局面,外卖小哥想要多赚钱,那么就得多接单,甚至系统会强行派单,无论路途有多远,都会接下来,那么就不可能按时送达,顾客就会不满意,配送员急了还会闯红灯、逆行,增加城市交通风险,顾客急了会骂人,会打差评,会发生恶性冲突。但无论如何,平台都会置身事外,无论损害谁的利益,和他们都无关。

  我们常说的东亚社会“内卷”,其实这就是内卷的一种表现方式,我们的服务业从业者人数多,薪资水平低,而外卖平台的互联网化之后,并不会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也不会提高他们的收入,只会逼着他们恶性竞争,把更多得同行赶走,抢同行的生意,才能维持收入。

  我之前说过,“互联网思维”其实本质上是垄断思维,烧钱开路,补贴竞争,在门槛极低的行业内恶性扩张,挤垮对手,用低价、方便短时间内疯狂吸引用户,圈住用户,然后掌握自由定价权割韭菜;另一方面,在垄断市场后,疯狂压榨商户和从业者,从两头吸血。

  更绝的是,他们是不需要和客户、商户、从业人员直接接触的,他们用网络形成了一个真空隔离带,虽然你可以打电话给客服,可以投诉,可以举报,但大部分时候,你不会见到一个真人,客服可以是人工智能,可以随时换人,外卖小哥要直面消费者和小商户,而消费者也要直面外卖小哥。资本家们却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无产阶级,只能互相伤害。

  互联网经济,在消费者和商家、平台之间,设了越来越多的防火墙,你连打热线电话,按遍所有的数字,都很难找到一个真人语音服务;小区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丰巢自提柜、菜鸟自提柜,快递小哥再也不愿意送货上门了,消费者开始面对一个个冷冰冰的机器,和冷冰冰的界面;而资本家需要的快递员的数量,也是大大减少了,他们每天需要送的货,却更多了,负责的区域,也更广了,电话中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暴躁了。

  外卖小哥,快递员,其实都是普通人,都是互联网大潮下的服务业人员,普通人的人品有高有低,脾气有急有缓,所以他们身上发生某些事情的概率,应当和我们消费者是一样的。但在这个越来越焦虑、越来越急躁的环境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失控。

  杀人,是犯罪行为,理应收到法律的制裁。

  但更大的责任人,那些有能力有义务承担社会责任的人,却不能因此置身事外,毫发无伤,你死你的人,我赚我的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