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北大包丽自杀事件,是虐爱还是虐待?

2019-12-14 14:13:02  来源: 纸上建筑   作者:纸上建筑
点击:    评论: (查看)

  南方周末的报道《“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使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迅速成为热点。文章展示了大量细节,但立意并不准确,似乎将这场悲剧解释为一对青年痛苦纠缠的虐恋。

  然而读者很容易发现,在这场所谓的爱情中,双方地位并不对等。目前已有《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等长文表示质疑,补充了更多身边人所知道的经过,并附上大量微信对话截图佐证,其结论指向了男方步步推进的精神控制和精神暴力。

  包丽的男友牟林翰是高一届的学长,北大学生会副主席,曾以官场老炮儿的姿态对同在学生会任职的包丽进行指点、帮忙,双方先后与前男女友分手走到了一起,而明知对方感情经历的牟林翰居然对包丽不是处女极为介意,反复纠缠此问题,甚至以要求对方怀孕打胎、纹身刺字、自称为狗等方式来表达愧悔……这远远超出了所谓的处女情结,而涉嫌以此借口进行精神折磨、进而达到精神控制,实现诸多现实目的,或某种精神快感。

  报道称牟林翰父亲是某金融机构某省分行的负责人,似乎在北京还有房产,并成为与包丽同居的处所。其优越的家庭背景和吃人嘴短的现实境况,使包丽不光感觉自惭形秽,而且付出了大量金钱以换取平衡。

  其精神操控的能力,也在其官场本领方面体现出来,学生会本身也是勾心斗角之处,在对包丽的指点过程中多次出现话术技巧、甚至利用职权送票等类似于行贿的手段。这些技术体现在感情领域,就是所谓的PAU学,很多网友都看出了端倪。

  PAU学的核心并不是深情,而是欺骗。他们用虚假的人设、虚假的手段,来骗取肉体和钱财,他们有完整的方法流程,使女性对其产生崇拜和依恋,最终予取予夺、榨干吃尽。

  因此牟林翰不断暗示、诱导,甚至亲身示范“自杀示爱”,可能与包丽最终的悲剧不无关联。但其核心依然是欺骗,包丽的朋友进一步曝光称,其服用过量安眠药并自行赴中日友好医院洗胃的单据涉嫌是伪造的——他屡次以死相逼,然而根本就没打算死,全是套路。

  虽然此行为在法律上很难建立起直接关联,但是对真相的探究,可以拯救很多生命。在恋爱关系中的精神控制非常普遍,以言语暴力、贬低为特征的精神虐待就更常见了。无论是有目的布局,还是无目的发泄,这都是害人的,甚至要杀人的。

  这不是虐爱,而是虐待。

  我们所理解的虐爱,是以真心相爱为前提经受折磨,很多折磨来自外界干涉,或生活中不得已的境遇,而并非苦主没事找事,双方亦不会以压制、损害对方为目的。

  而虐待所追求的是掠夺和占有,其目标包括感情、肉体、钱财、被臣服的快感等等。显性的虐待会通过实体暴力、精神暴力,而隐性的虐待会以讨好、洗脑做先导,以虚假的深情捕捉住对方的软肋,然后反复灌输某些思想,令对方自觉卑贱、一无是处、极度害怕被抛弃等等,最终达到全面控制。

  精神控制是很容易玩脱手的。以洗脑为核心的传销、直销领域,一直是频现自杀的高危群体,而更普遍的是失去理智、众叛亲离,乖乖奉献出钱财和崇拜,这些才是主导者真正想牟取的。

  此案对于广大女性有警示意义。但需要指出的是,男主并非你们能够一目了然的“垃圾男”,而是颜值高、家境好、聪明能干的杰出青年,很多女孩做梦都想嫁的高富帅,如果不是这起悲剧,你们永远不会看见“北大刘昊然”的隐蔽一面。

  而在现实中,很多这样的人渣游刃有余,从未出过差错。他们会玩遍一个个女孩,依然继续有人投怀送抱,他们会利用一切资源和手段让自己日益光鲜,当上学生会干部、成为优秀毕业生、进入政府部门……最终,把一方百姓变成了他施展“才华”、牟取利益的沃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