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2019-12-06 14:01:38  来源:酷玩实验室  作者:酷玩实验室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因故在加拿大被捕。

  中国人群情激奋。

  任正非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说:我尊重法律。

  “我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体系。孟晚舟事件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

  中国人纷纷大加赞赏,感叹任公之大气,全网铺天盖地的吹捧文章,一心只想把华为吹上天。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一年后,2019年12月1日,李洪元的“251事件”尘嚣甚上。

  中国人群情激奋。

  华为发表声明说:尊重法律。

  “尊重法律的判决,也支持李洪元起诉。”

  中国人纷纷感到痛心疾首,觉得这个声明太刚了!没有温度!全网铺天盖地的谩骂文章,一心只想要华为死。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这事之后,很多人跟我说,觉得华为的人设崩了。

  但在我看来,华为的人设一直是这样。30年前它是这样,30年后它仍是这样。

  具体描述的话,大概就是:

  一根筋的理工男。

  在孟晚舟事件里,他尊重法律。在李洪元事件里,他也尊重法律。

  华为的人设不但没有崩,而且惊人地一致。

  反倒是当初有一群人,豁出命去要吹捧华为;

  今天也有一群人,豁出命去要华为死;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这两群人,定睛一看,可能是同一群人。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1

  我本来不打算写李洪元事件了。因为可能连带我也要挨喷。

  但是我实在没忍住。

  我这几天一直在关注知乎。我觉得以知乎为代表的平台来看,这几天大家对华为的批评,有一些还是有些过分了。

  在仅有李洪元一方的证词的情况下,很多人已经单方面判定华为有罪。

  不但判定华为有罪,而且他们开始了一场“战役”。

  这场战役最初的目标,是为李洪元讨公道;

  发展到中间,目标转为了喷华为的产品和品牌;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发展到现在,他们的目标已经变成了喷孟晚舟。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在知乎的“你在哪个瞬间决定一辈子不用华为的任何产品”的这个问题下面,已经有超过12000条回答,2200多万次浏览,这大概是我见过知乎最热门的问题。

  而关于孟晚舟12月2日的公开信的问题,也已经有300多万次浏览。

  其中的回答,大部分都是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

  用“福报”“251”嘲讽,也大概算正常,我是理解的;

  但在越来越多的回答里,情况开始变得越来越疯狂。

  有人开始“希望孟晚舟被移交美国并判终身监禁”: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有人要把孟晚舟“捞回来公审游街”: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不止是知乎,从喷251,到喷华为产品、喷孟晚舟,这阵风已经起来,正在吹向全网。

  有人从251开始,到抵制华为手机,再到支持友商手机。这大概也算正常,我也是理解的;

  但竟然有人开始洗白三星: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最后,最后,终于有人说出了让人害怕的话: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可能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以至于我有点记不清楚了——

  李洪元事件,和支持加拿大政府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要不就是我失了忆,要不就是他们失了智。

  但我想,这可能也不怪大家,怪只怪,华为得罪的人实在太多。

  在这一群想要把他喷到死的人里,也许有很多单纯只是不认可996制度的普通劳动者;

  而除此之外呢?

  也许有一些友商、竞对,正在趁机推波助澜;

  也许有其他家的粉丝,正在趁机在落井下石;

  也许有憋了一年的公知,正在借它出气;

  至于那群“支持加拿大政府”的人,我也没有看懂是什么人,反正他们也混在了里面。

  总之,全世界恨华为的人,终于团结了起来。

  2

  在标题里我说了,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

  我真的不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作为一个打工仔,我很同情洪元兄的遭遇,被羁押251天,一定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难受。

  但从我这几天在各种新闻中对洪元兄的了解来看,我也觉得他不是个一般人。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洪元兄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教科书般的保命操作:

  第一步,他在和华为HR谈话时,随时随地带着录音笔;

  第二步,他把录音,做了多处备份。因为警察上门时就把他的电子设备全部收走了,最后是在他新公司的电脑里找到了录音备份。

  第三步,他的录音保留了半年以上。这对我这种,2个月前拍的证件照,现在就已经找不到的人来说,非常困难。

  第四步,他在被羁押的情况下并没有妥协,坚持了251天。

  而在另一起维权案中,公司劝当事人写悔过书就把他放出来,当事人写了,也放出来了,但随即就被提起公诉。

  我说一句不好听的,换成在座的各位,50%的人能做到第一步,10%的人能做到第二步,10%的人能做到第三步,100%的人死在第四步。

  可见,洪元兄是一个心思缜密、忍辱负重、意志坚定的人。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我原本对洪元兄是很尊敬的。

  直到我看到他最近几次和媒体的交流,其中一些回应让我感到奇怪。

  一方面,他表示自己唯一的诉求是和任正非见面,但是“至今和华为仍没有接触。我的社会地位无法和他们沟通”;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但是,另一方面,在这样毫无接触的情况下,他却仿佛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回老家了,不敢在深圳待着”,仿佛受到威胁。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这让我觉得奇怪:你和华为既然没有接触,那是谁在威胁你?

  而且即使受到威胁,那总比羁押的时候威胁小吧,那时没有退缩,现在却要回老家?

  我有点不太明白。这还是当初那个心思缜密、忍辱负重、意志坚定的洪元兄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3

  我有了这一点困惑之后,我就开始看更多的资料,其中看到了最近流传很广的一篇文章,叫做《李案十问,把你的困惑都告诉你》。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这篇文章信息量很大,看完之后我发现,事情有可能和我原本看到的不太一样。

  在李洪元事件中,我们目前无法知道案情细节,因此谁也不知道真相。

  但是,我们可以列一列疑点:

  本案的核心,主管通过私账打给李洪元30万元,据李洪元说,是离职补偿金。

  正是这笔钱,究竟是否是李洪元正当应得,才引发了后来的一系列事情。

  而其中最让人困惑的是,离职补偿金,为什么是通过私账打的?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离职补偿金原本就是一个极其敏感的款项,一不小心就容易引发劳资纠纷、劳动仲裁,所以公司都会很谨慎。

  企业越大,越是谨慎。

  因为大公司每天光是离职的人,多的时候可能就几百个,所以有一套完整的流程和复核机制,来确保每一项离职需要交接的环节、手续都完成了。

  在其他环节上,公司用私账付钱是有可能的,但是私账付了钱,就得找别的方式填上,非常麻烦。所以对任何正常公司来说,能走公账就会走公账,实在遇到对方没办法开发票的情况,才会走私账。

  但是离职补偿金,没有任何理由不走公账。

  用我身边的一个HR的话说:

  “神经病才会私账付离职补偿款。”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在过去的3天里,我询问了我所认识的所有华为员工、前员工,大约有20人左右。他们的回复都是:

  他们所在的部门,从未有过私账打离职补偿金的情况。

  我还询问了和华为同属巨头公司的BAT级别的员工、前员工,大约有100人以上。所有人的回复都是:

  他们所在的公司,从未有过私账打离职补偿金的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这一笔30万的“离职补偿金”,却走了私账?

  关于这个问题大家讨论很多,目前为止我看到最有说服力的一个说法,是一位华为员工转给我的,他们内部流传较广的一名知情员工的聊天记录,下面是全文去敏截图: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目前,已经有华为员工证实:

  公司早已通过公账,给了李洪元N+1的补偿金。

  但这一点,李洪元却刻意对外暧昧其辞。

  而他问主管讨要的30万,其实是额外的,是拿到N+1之后的事。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4

  其实我这几天和很多学法律的朋友聊,大家都觉得,撇开其他的不说,李洪元事件是一个非常好的普法时机。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在这个案件里面,最终李洪元被释放,检察院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最终“不予起诉”。

  需要注意的是,这是检察院对“法律事实”的认定,而“法律事实”并不一定等同于“客观事实”。

  法律上的“证据不足”,并不等于完全没有犯罪事实。

  法律上的“不予起诉”,并不等于一定是举报人对被举报人“诬告陷害”。

  就像叶檀和高国垒在文章中写的那样:

  某些冤案错案中的主角,一个无辜的人被骗,替骗子做了事,确实在“法律事实”上犯罪了,而“客观事实”上他/她可能是替罪羊,所以,经常有流着眼泪的法不容情事件。

  这还是源自于法律事实和客观事实的区别——

  为了保障广泛公众免遭冤案,法律对“法律事实”的认定有相当高门槛和程序性要求,而这的确可能导致“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相背离,导致少数人“客观”上有罪、“法律”上无罪。

  即便对“法律事实”的认定被设立了门槛和程序要求,实践中仍有一定数量的冤案发生——

  “法律事实”值得我们尊重,尽管它不总是符合“客观事实”。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在李洪元的这起案件中,为什么他会被羁押251天?

  也许恰恰是因为检察院发现他有问题,所以用这段时间拼命调查呢?有没有这种可能?

  这里因为公布的资料太少,我引用《李案十问》一文中关于“羁押251天”的讨论,给大家做个参考: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5

  其实从我这几天的小调查里,我接触了20多位华为的员工和前员工。让我比较意外的是,他们普遍表示,相信华为是一个讲规矩的公司。

  这一点,其实我也有所听闻。而且不是从阿猫阿狗那里,是从美国总统特朗普那里听来的。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如果大家还记得,当年美国曾经制裁中兴,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的有关规定,向被美国限制的伊朗出售美国技术。

  不管背后的博弈是怎样,中兴的这项违规确实是铁板钉钉的。

  后来,美国如法炮制准备制裁华为,但是这件事拖到今日,已经一年多过去了,美国至今没有抓住华为什么把柄,只能想出让加拿大抓捕孟晚舟这一记昏招。

  这背后所证明的,正是华为是一个极其讲规矩的公司。

  像上面的华为员工说的那样:可能形象比较刚,但却是最合规的。

  一个19万人的公司,想要有条不紊地运转,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还要和全球霸主美国抗衡,靠的可能就是这两个字:

  规矩。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而华为手下的19万员工,也不是靠情怀养着,而是靠另一个字:

  钱。

  宁南山老师在《国家的上限--对贸易战与中国未来发展的思考》一文中,曾经比较了华为、三星、东芝、台积电这几家东亚顶级公司的薪资,最终的结论是:

  华为公司员工的薪资水平高于其他三家。

  其中三星的营收是华为的2倍,净利润是华为的4倍多,净利润率是华为的2倍,同样是爆肝的高强度工作,三星总体实力还强于华为,但是三星的人均年薪收入为70.39万元,华为则高达78万元,超出三星的10%以上。

  在全民吹捧华为的时期,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有无数的文章曾经吹捧华为的“股权体系”,因为华为把98.88%的股份都拿出来,分给了大约10万名员工,而任正非只占1.01%。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这样的公司,不要说在中国,在全世界也绝无仅有。

  99%的股权都拿出来分了,全亚洲最高的工资也给了,突然到李洪元这里,30万的离职补偿金,就是不肯给?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6

  李洪元事件到今天,最麻烦的其实不是李洪元错还是华为错。

  最麻烦的是:披露的信息太少。

  少到大家都摸不着头脑,只能一顿乱猜,最后演变成互相一顿瞎喷。

  所以蛋蛋姐我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建议: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洪元兄可能还会有一个顾虑,就是大家都说华为可以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某些媒体甚至把华为的回应解读为:

  “你来告啊!”

  所以这背后会不会水很深?

  对此,我觉得洪元兄最好的回应就是:

  “告他!”

  这件事如今已经是霸占全网热搜头条3天的大新闻,全中国都知道这件事了,我倒是想要看看,谁还能一手遮天?

  就算遮得了深圳龙岗的天,他还能遮得了全中国的天?

  我想再加一条建议:

  我建议洪元兄在社交媒体上,全程直播所有的进展。

  因为只有充分的信息和对法律的尊重,才可以让真相水落石出,而不是变化无端的猜测和捕风捉影。

  尾声

  金国人想打宋国,但是大宋有岳飞,他们打不过。于是他们买通了秦桧。岳飞在前线未尝一败,武将中无人是他的对手; 回到国内,却被一个文臣秦桧,几句莫须有,给害死了。

我支持李洪元起诉华为,并愿意资助他的全部费用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如果今日华为是无辜的,他是岳飞,那么所有骂他的人,都是秦桧。如果今日李洪元是无辜的,他是岳飞,那么所有怀疑他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是秦桧。而最终孰是孰非,谁有资格来裁决呢? 唯有法律。公开、公正、透明的法律。 因此我提议,用法律来解决这件事。 问题的关键,甚至不在于谁是岳飞;问题的关键在于,21世纪的中国,岳飞绝不能再被秦桧害死了。在我的老家杭州,人们立起岳飞墓,让秦桧跪在他面前,一跪就是800年,以示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参考资料:

  叶檀&高国垒,《叶檀:华为需要“道歉”吗?》,发布于微信公众号“叶檀财经”

  《李案十问,把你的困惑都告诉你》,发布于微信公众号“前HR随笔”

  宁南山,《看不见的战斗--2019年的中国产业自主化》,发布于微信公众号“宁南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