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打工者记,也谈“华为251”

2019-12-05 15:09:16  来源: 虚声公众号   作者:虚声
点击:    评论: (查看)

  华为离职老员工李洪元,因补偿金问题而身陷牢狱251天,舆论讨论很热烈,各种观点都有。

  看了各派观点之后,我莫名其妙地想到中学时代学过的一篇古文《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永州野外产一种奇特的蛇:黑色底子、白色花纹,如果它碰到草木,全都干枯而死;如果咬了人,没有方法能解毒。然而捉到这种蛇,把它晾干,可以做药引,用来治愈麻疯、手脚拳曲、脖肿、恶疮,去除死肉,杀死人体内的寄生虫。太医用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每年征收这种蛇两次,招募能够捕捉这种蛇的人,充抵他的赋税缴纳。永州的人都争着去做捕蛇这件事)。

  这篇古文,让我莫名其妙地想起打工者。

  当然当今打工者和古文中的捕蛇者,并不处于同一个文明周期,原本不应该扯在一起。但我觉得二者有点像。所以我把文章题目叫做,打工者记。

  这里并非是贩卖焦虑,或者传播负能量。我就是觉得两者有点像:打工者有点像新时代的捕蛇者。

  蛇,有点像996。

  我反思了一下,这个想法并非今天形成的,而是有一个过程。

  从高以翔猝死说起

  11月27日,台湾知名演员高以翔出因录制综艺节目《追我吧》而昏厥,后因抢救无效后去世。这起艺人猝死引发诸多关注。本质上应该说,这是一场意外。

  然而随后爆出来的合同,乙方(艺人)承担的义务中,有这样的条款。

  这种条款,看起来哪是要玩综艺,而是上擂台签生死状,看起来像霸王条款。话说回来,玩综艺用得着搞得这么沉重么?印象中,综艺节目是俊男靓女的游戏,嘻嘻哈哈,其乐融融。据报道,《追我吧》是一个高强度的真人秀节目。陈伟霆抽筋李汶翰录完坐轮椅。就是说,它是一款高竞技的节目,有一定风险,所以签了看起来像霸王条款的合同。

  ——如果把知名艺人看成是打工者,那么他们应该属于打工金字塔顶层的小部分人。透过这个合同可以看到,即便是表面风光的艺人,作为个体和平台机构签合同时也处于弱势地位。

  ——打工者在劳资关系中,处于天然的弱势,即便是顶级打工者,也处于弱势。

  网易患病者之声

  上个月一名在网易工作5年的员工写下血泪爆料:在职期间努力工作加班,却遭到不公正待遇,包括绩效与个人实际工作情况不符;他自己患绝症后,网易采用“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等各种方式让其离职,以避免进行N+1的离职赔偿。

  雪上加霜的是,在知道他患病(1月底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心脏扩大近一倍。此前在网易五年未请一天病假,业绩也一直不错)后,3月他就被主管和HR以“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工作”为由通知办理离职,工作考核成绩被刻意打低。

  终于在9月9日,提出996福报论的马云风风光光地从阿里退休的那天,努力加班工作的网易患病老员工被保安驱逐出去。这是打工者和资本驱动者的不同待遇。

  这是典型的“工作996,生病ICU”。需要员工的时候就让其无限加班,不需要了就无所不用其极地要立马赶走,千方百计不让员工拿到奖金和法定的补偿金。从这个角度来看,现代打工者是不是和捕蛇者有些神似?996是不是有点像蛇?

  遭遇重病的情况下,即便是大厂员工,也很难过关。这个时候再逼其离职,相当于逼其上绝境。这个情况充分说明,生命和脆弱,能活蹦乱跳吃喝玩乐就是福气。

  消息出来之后,舆论一片哗然。打工者很多都被996榨干了全部精力。大家没想到大厂也会如此冷漠、缺乏人文关怀。舆论发酵之后,网易成立专项调查小组,向当事人及其家人以及公众再次致歉,协助这位同事寻求妥善的治疗方案,帮助他渡过难关。

  就在舆论还在讨论网易的解决方案是否合理时,华为那边爆出一个更猛的消息:12年老员工,因离职补偿问题被羁押251天。

  因离职问题而坐牢,堪称天下奇闻,让人啼笑皆非。

  华为251

  李洪元是华为老员工,2005年入职,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因为离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大致过程是这样的——

  2016年11月,李洪元发现“一些问题”,遂以“一名华为员工”的身份,向集团投诉邮箱发举报信。

  根据这些内容判断,李洪元本意是反映部门领导腐败,并希望引起高层领导重视。当然这个行为也可以理解为基层员工试图吸引老板的注意,但它本身属于正常的沟通范畴,扯不到刑事案件上。

  2017年12月,人力资源部告诉他:劳务合同到期,华为将不再与他续签。

  李洪元与人力资源部何某某展开谈判,他很机智地打开了兜里的录音笔,录下了全部过程。——这个行为将帮助他免除牢狱之灾。

  李洪元要求按2N的标准支付其离职经济补偿,何某某表示同意。李洪元获得个人离职经济补偿款331776.73元,扣除税金约3万元,到账约30万;他以为他和华为的故事就完结了。然而他没想到一个光怪陆离的风波正在向他袭来。

  2018年12月15日,华为委托法务人员袁x报案称:李洪元与杨x等人勾结,在与公司的离职补偿劳动纠纷中,威胁将资料外泄披露,要求公司给予补偿;要求以侵犯商业秘密立案。公安机关查证无果。华为遂改变策略,以涉嫌敲诈勒索再次报案。

  2018年12月16日,离职近一年的李洪元,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后经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1月22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逮捕。

  既然是离职补偿,怎么会变成敲诈勒索呢?原因就在于2018年3月8日,李洪元收到的那30万“离职经济补偿”是部门主管通过部门秘书的个人账户转给他的。

  案件审理过程中,华为相关工作人员何某某、李某、袁某、周某作为证人,指证李洪元在与何某某商谈离职补偿时,采用了威胁和强制的方式,逼迫何某某给予额外的2N补偿。

  如果这30万敲诈勒索指正落实,那么李洪元就不是被羁押251天,而是面临更长的牢狱之灾。因为在法律上,30万并不是小数字。

  关键时刻李洪元离职时的录音起到作用:录音证明当时商谈气氛融洽,经过充分协商达成了离职补偿协议,并无威胁或要挟的语言。

  251天之后,检察院确定这是一起冤案,向李洪元原工作单位、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李洪元拿到国家赔偿(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79300.9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7755元,两项合计107522. 94元)。

  从检查机关角度看,错了就改。

  那么华为是什么态度呢?

  华为与舆论之博弈

  这事出来时,很多人也很懵。在国人心目中,华为的地位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知名商业品牌,不仅是一个高科技企业,其面对美帝强暴高压自强不息、以及不卑不亢的应对策略都深得舆论赞赏。当华为的高管蒙受可能的不白之冤,国人同仇敌忾,给予强有力的支援。当华为遭遇打压,国人用实际行动购买华为产品。我本人也是国货支持者,一直用华为手机。

  大家都想看看华为自己怎么看待这个事。

  华为的回应可谓滴水不漏:华为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我们尊重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的决定。如果李洪元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们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

  这个看似滴水不漏的回应,言外之意就是,有种就来告我,否则闭嘴。

  舆论并不买账。各路声音依然在激烈交锋。

  因为华为这个回应——

  其一,很冷漠,给人感觉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舆论要的是温度。

  其二,很圆滑,大家都知道个人斗不过集团,时间成本也不支持。

  其三,危机公关意识很烂。任何社会,法律都不是唯一解决纠纷的途径,法律责任更不是社会主体的唯一责任,法律只是所有规则中最底线的要求。很多大企业在处理危机公关上都很烂,根本原因就在于平时信奉丛林法则,缺乏对弱者的悲悯情怀。危机公关处理,既要讲道理,也要尊重人的情感。

  大家对李洪元的同情,和对华为高管的同情是一样的,都是基于对公平正义的向往,对无辜弱者的怜悯。而且检察机关已经作出《刑事赔偿决定书》,对李洪元予以国家赔偿。这就意味着,社会公权已经认为李洪元在法律上是无罪的。

  这种情况下,华为还摆出“你来告我呀”这种口气回应,让大家感觉这种冷漠圆滑且很烂的公关方式好像是一种挑衅。在这场事件中,李洪元表面上是一个离职员工,实际更是一个打工者。这个世界是由打工者构成的,大家对打工者的遭遇感同身受。正如网易患病员工也是打工者,大家能感同身受一样。

  华为这个251事件,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舆论,根源就在于触碰到打工者群体的安全感。

  打工者的安全感

  打工者群体的安全感有两种:

  物质上的安全感;

  精神上的安全感。

  网易患病员工在和主管HR谈话的录音里,有句话很扎心:

  如果能继续在公司工作,我宁愿跪着,可我现在不能跪着死。

  ——为了生存,已经卑微到尘埃里。他的遭遇触碰到打工者群体物质上的安全底线。

  网易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非常好:营收为146.36亿元,同比增长11.2%。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母净利润为47.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4%。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5.3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11.5%,占总收入的比例为79%,并且游戏业务已连续六个季度保持百亿以上营收,成为稳定的业务驱动引擎。游戏业务分拆来看,手游收入占大头,数据显示手游收入为81.9亿元,占比71%,端游收入为33.5亿元,占比29%。

  这么能赚钱的公司这样对待生病员工,让舆论很难接受。

  华为李洪元被羁押事件,触碰到打工者群体的精神安全底线。

  华为是中国最不缺钱的公司之一,比网易还有钱,却因为离职费用补偿问题导致李洪元被羁押251天。

  从李洪元的角度来说,这个251天可谓莫名其妙,够糟心的。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现在赶路回老家了,“不折腾了这事了,我现在怕了。”

  其实从打工者角度,很能理解他的怕。这种事无论何人遇到了,都会感到怕。

  如果没有那份录音,后果不堪想象,李洪元极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大家可以设想一下——

  打工者干点啥都要想,要不要录音留下凭证,防止祸患。否则就有可能出现意外,可能会被羁押。这是非常糟糕的。

  打工者群体是目前中国最大的群体,但却处于绝对弱势。

  目前社会心理学,大部分其实就是打工者群体的心理学。

  任何机构,任何企业,甚至任何权威部门,想了解社会心理学,都必须了解打工者群体的心理学。华为的危机公关策略,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个层面。

  奋斗OR无奈

  网易、华为这种,还是大厂,打工者待遇算好的,但也是疯狂的996。

  按照马云的说法,996是一种福报。

  从资本运作的角度看,996可以使剩余价值最大化,确实是“福报”。如果马云当初遇到996,他未必有时间出来创业。

  从奋斗者角度看,996可以有效利用时间,或许也是“福报”。但奋斗有一个前提,方向要对。方向不对,奋斗很可能成为瞎折腾。

  从打工者角度看,工作就是生活,多赚点钱,日子就过好点。996只会让人精疲力尽而已,本质上是提前透支身体。

  前段社交平台上流行一句扎心的话——“八成90后不敢看体检报告”。

  既然工作这么苦逼,为什么不能潇洒一点?

  为什么呢?再读一读捕蛇者说: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

  问之,则曰:“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如何?”

  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饿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即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捕蛇虽然危险,虽然痛苦,但需要资格。

  996固然让人痛苦,但是如果没了工作,面对房贷、车贷、孩子读书、老人生病,连痛苦的资格都没有。

  ——痛苦也需要资格。这就是打工者族群的处境与焦虑之根源。

  一点思考

  华为这种大厂,已经是打工者的上等选择了,虽然996,但待遇收入也高,勉强还能应对。但是还有许许多多的企业,只有996却没有高待遇;推崇马云的福报论,却没给马云那么高的工资。

  996模式,让人竭尽全力,玩命向前,但退无可退;因为你稍有懈怠,就可能被更年轻、学东西更快、性价比更高的年轻人取代。

  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全民996,把每一个人逼到极限。

  大家没有时间去思索,也就很难去创新。中国人智商不低,也勤奋;为何创新力度和人口体量以及经济体量都不匹配?原因之一,大家都很忙,没时间静下来想一想,也没有创造者所需要的自由。

  很多人有一个误区,认为勤奋就能搞定一切。如果是这样,最勤奋的中国农民应该统治世界,然而并没有。如果马云第一份工作遇到996,他也没时间创业。

  大家没有时间去消费,都处于生产者与服务者的模式中。实际上来说,现阶段已经产能过剩,不缺生产者,而缺消费者。大家越拼命生产,越是没时间消费,越是产能过剩。然后陷入恶性竞争的循环中。

  没时间去生娃养娃,人口生育率逐步走低,老龄化加快。然后大家必须更加拼命地工作,生育率更低,老龄化更严重。还是一个无限循环。

  从社会层面看,全面996并非理想模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