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2019-11-26 14:10:29  来源: 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一篇名为《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文章刷爆全网。

  文章的作者是一名游戏策划,已经在网易工作了5年。作者称,自己在今年1月确诊为扩张性心肌病,然而自己仍然没有因病耽误工作,按照工作量排行,自己还是排在前面的。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可是到了3月份评绩效的时候,却给他评了D级,说他工作不合格要裁掉他。

  当事人在文章中称,公司无故要裁掉自己并且为了不按劳动法赔偿,还多次威胁、陷害自己:

  主管不让其拿N+1补偿、设置陷阱阻拦其绩效申诉、被监视和矿工威胁、在绩效复核时被强行挑刺、被诬陷发动反动内容、威胁找新工作时在背调上面做手脚、被保安威胁多次后,最终被保安暴力驱逐。

  就连自己在住院期间,也没有放过他:

  在当事人因病住院的时候,HR不断给他打电话,并且还打电话给当事人家长,让家长去劝说他主动离职,还要把他工作不合格的资料寄到家长那里去。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网易前员工文章截图

  此文一发,马上便火爆全网,舆论的矛头也纷纷指向了网易。

  今天,网易发了一个“道歉声明”,态度耐人寻味,他们说:

  “就身患重症员工离职前的遭遇一事,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诸多不妥行为,对此,向这位前同事及其家人致歉。”

  可是在裁员是否合理的问题上,网易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实际工作量排名不能反映其工作质量,经复核,其绩效的确不合格……”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但说实话,游戏数值策划这个工作绩效就没有办法量化,屠龙宝刀点击就送没有王者荣耀火,难道只是因为你一刀爆了999而不是888?

  其次,网易在这件事上态度如此强硬,其实还是因为这几年的舆论环境,对资本家实在是过于追捧过于美化了。

  要知道,在前几年的时候,还有好多人认同认同“996”、认同所谓的“奋斗”,总觉得自己还年轻,要多拼搏。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最近这一两年,因为被大公司欺负、侮辱,不得已用自媒体喊冤的劳动者比比皆是,从“蓝色光标逼老员工主动辞职”到这次网易事件,基本上国内的互联网大公司人人有份。

  直到这个时候,舆论才开始重新谴责起这些没良心的资本家。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这些大公司和小公司都敢明目张胆地对《劳动法》阳奉阴违,就是因为以前帮资本家说话的、给剥削行为洗地的人太多。

  《奇葩说》这一季中有一个辩题,就是关于996的——“喜欢的工作是996,我应不应该辞职?”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辩手选哪边是早就定好的了,这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到了节目最后,几位导师要出来发言了。结果,这三人无一例外,全都支持996,而且理由一个比一个奇葩。

  第一位发言导师,是曾任北大教授的经济学家薛兆丰,就是支持火车票涨价那位。

  他认为,每个人,每个时候,都是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也就是说,996是你用来丰富自己简历的一个途径。

  简单来说就是:你996是为了你自己,不是为了我,哪有什么剥削这回事。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随后,薛兆丰又说,在经济学中,买家和卖家是不存在竞争关系的。

  老板的出现不是剥削你的,就是给你一份工作的选择。

  真正存在竞争关系的,是卖家与卖家之间,买家与买家之间。你的竞争对手不是你的老板,而是其他员工。

  翻译一下就是:你要是不愿意996,你就要被其他愿意996的员工比下去啦,所以赶紧给我996!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接下来,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他又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假如你还是个学生,你很懒,那么你就希望学校晚上八点就熄灯,因为这样别人也没办法学习了,你们之间的差距就会减小。

  所以,在工作中,你要告诉别人不要996,但你自己就得坚持996。

  随后,他还把老板和员工分别比作面粉和肉,女孩和男孩,告诉大家,肉离开了面粉就不值钱了,男孩离开了女孩就不值钱了,你要是不接受996,你就是放弃了自己的价值。

  啥?我不996就是放弃了自己的价值?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最后,他总结陈词:你在老板面前是没有议价能力的,你在别的地方是没有机会的,你还是老老实实996吧。

  等一等,我没记错的话,薛大教授之前不是说资本是弱者,是被劳动力剥削的吗?怎么现在又劝大家老老实实996,合着资本家是强是弱全靠你一张嘴呗?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第二位发言导师,是逻辑思维的罗振宇。

  他的主要观点有两个。

  第一,罗振宇说,老板们也在工作,也是很辛苦的啊,老板和员工是平等的,只不过工作内容不一样,我们是负责营销工作岗位。剥削啊,不存在的。你看我请薛教授来讲课,我敢剥削他吗?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是啊,老板的确是在工作,可是和员工的工作能一样吗?

  香港有个喜欢摘瓜的老板号称一天工作16个小时,据说他一天的工作安排是这样的: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当然,这份时间表肯定有夸张的成分,每天玩儿玩儿乐乐肯定不现实,还是要签签单子看生意的。

  可是他们的996,绝对和社畜的996不同。

  你觉得你要是这样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你会不会猝死?

  罗振宇的第二个观点是,纵使没有996,在现代通讯技术这么发达的情况下,老板也能随时找到你,工作和生活根本就分不开,你还真以为工作和生活能分开呢?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命,别挣了。

  所以啊,被996剥削又怎么了?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合着现代通讯发达了,我就得工作生活不分家?

  工作难道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吗,我都没生活了,我工作的意义何在?

  第三位发言的,是段子手李诞。

  他放下了以前嬉皮笑脸的模样,也忘了自己曾经的厌世脸,而是正经又严肃告诉大家,人这一辈子,是不得不吃一些苦的。吃苦和奋斗,才是人生的常态。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接下来,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你的身体不好了,你妈心疼。

  那你妈万一身体不好了,你没选择996,所以你没钱给你妈治病,你那时候会后悔吗?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说真的,要不是今天看到网易这位连自己的病都照顾不到,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邪。

  唯有蔡康永在做总结的时候,就指出了前面几个导师的问题,说他们自己本身就是老板,当然会说支持996的话,因为996的又不是他们,这样得了便宜又卖乖,他受不了。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你们实现你们的梦想,把大家都拖下水,还要告诉他们,是他们的荣幸,这个我觉得欺人太甚了。”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这话没错,现在的资本家掌握了话语权,就是有把大家拖下水,还让别人觉得是自己荣幸的能力。

  他们在说服别人的过程中,特 别喜欢使用偷换概念、虚假理由、以偏概全等逻辑进行诡辩。

  其目的就是让谎言听上去像真理,使谋杀变得合理,还能把无形的风说得像是坚固的实体。

  现代资本家对这一套驾轻就熟。

  他们告诉你,只有加班才是奋斗,不加班就是懒惰,这是大家的公平竞争。

  但这句话故意忽略了你回家也可以学其他的东西,也是在奋斗,加班是为老板奋斗,而回家是为自己奋斗。

  他告诉你加班才是奋斗,无非是只要你为他奋斗,却不让你为自己奋斗。

  他们告诉你加班是在为你自己创造价值,并不是为了别人。因此加班没有任何坏处。反而你做的出现了问题,还有资本家替你承担风险。

  意思是资本家在养工人,不是工人在养资本家。

  这不禁让人想起那个笑话:【一个资本家和他的朋友穿过资本家的工厂。 朋友问道:你刚才跟那人说啥呢? 我叫他干活快点,资本家答。 你付他多少钱?朋友问。 资本家:一天15块。 朋友问:那你哪里来的钱付他? 资本家:我卖货得来的。 朋友问:谁造的货? 资本家:他(工人)造的。 朋友问:他一天造多少钱的货? 资本家:50块钱的。 朋友总结道:那么,不是你付他钱,而是反过来他付你一天35块钱让你叫他快点干? “嗯…”,资本家马上说:机器可是我的啊? 那你怎么搞到机器的?朋友问。 资本家答:我卖货的钱买的。 朋友继续问:那是谁生产的货物? 这一回资本家对着他朋友叫道:闭嘴!搞不好他就听到了。】

  有的工人,不仅被剥夺了话语权,还被剥夺了受教育能力,知识水平都被资本家完爆了。

  Youtube有一个视频,是一个资本家跑去和一群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工人辩论。

  结果,这个资本家就用极为老套的“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而不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是我创造了就业机会,我拉动了经济”等等话术,就把上街的工人驳斥得哑口无言。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这些工人显然不知道什么是《资本论》,不知道什么是剩余价值。

  工人讨论公平的问题,居然都理论不过资本家,你们还上街干什么?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资本家恨不得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把一个独立的人变成一个挣钱的工具,就像《黑客帝国》里身体被机器人拿来当电池发电的人类一样,除了剩余价值一无所有。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如果让这些资本家来主动取消996,那是白日做梦,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一定会露出自己的阶级本质。

  查理·卓别林在《摩登时代》中拍过这样一个场景,工厂老板为了缩短员工的吃饭时间,让他们多干点活,发明了吃饭机器。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在电影里,卓别林被当成了一个工具人,成为了试验这种机器的对象。

  虽然到最后这种机器发明失败了,但还是赤裸裸地反应出那个时代的资本家压榨工人的价值以及极度贪婪的心态。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卓别林那个时代没有这么高级的机器,但卓别林对资本家丑态的描绘可谓无比精准。

  在几十年后的现在,就有人发明了类似的机器:

  今年5月,一份亚马逊公司内部文件被媒体曝光,说亚马逊内部整了一套AI系统,可以追踪每一名物流仓储部门员工的工作效率,统计每一名员工的“摸鱼”时间!

  如果你“摸鱼”时间过长,系统就会自动开除你。

  根据这份文件显示,有近900 名员工都是被这套系统判定为“工作效率低”而被解雇了。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这套系统是怎么操作的呢?

  他们会给员工手上带一个手环,只要网上有人下单,信息就会发到员工手中。此时,员工就必须去从规定的货架上取出商品,放到指定的箱子里。

  为了防止员工偷懒,货架上还装有感应器,员工在拿货的时候必须摸一下感应器表示自己真的来过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套系统会记录员工的工作速度。

  一个在亚马逊打工的工人曾经透露:“每天要站立10个小时,每小时完成150个装件动作。每件商品从找到货架并取下来装进箱子,必须控制住15秒之内,不然的话就完不成KPI。”

  每到星期三,AI系统就会公布处罚名单。如果你上周没有完成绩效,便会登上“警告名单”,一年内只要有两次被警告,就会被AI解雇。

  因为根本不知道下单信息什么时候来,15秒的反应时间又丧心病狂,几乎所有员工都因为怕绩效完不成,连正常的喝水上厕所都不敢,甚至有人提前准备好了撒尿的瓶子来上班。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美国还有一家叫Veriato的公司制作了一款软件,专门记录员工电脑的内容。

  在工作期间,员工收到了什么邮件、浏览了什么网页、和什么人聊了天,都会被这款软件自动截屏抓取。

  然后,系统便会根据算法计算员工在购物网站浏览时间是不是过长,推测分析员工是否有恶意活动,比如多次输错密码,那么系统就会推测,员工可能是对工作不满,情绪发泄,或者盗取资料。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而且,系统还会根据自己抓取到的信息来判断员工的情绪状况,你开心或者难过,都逃不过AI的监控。

  这不就是卓别林吃饭机器的翻版吗?

  现在,工人们争取到的8小时工作制、产假、病假、社保这些,全部都是工人和资本家斗争争取来的。

  首先是8小时工作制。

  19世纪中期,美国爆发了一次金融危机,美国各个工厂开始裁员、降薪。

  想留下来的,那就增加工作时长,那时的美国工人普遍每天工作11-12个小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的监工说:“让一个身强力壮体格健全的18岁小伙子,在这里的任何一架机器旁边工作,我能够使他在22岁时头发变成灰白。”

  如果工人一不小心在工作中受伤了,不但得不到任何补偿,还会丢掉工作。

  于是,1886年5月1日,芝加哥8万名工人走上街头,高举“加薪”、“8小时工作制”的牌子,希望美国政府为工人群体争取权益,

  但是工人哪有资本家给政府的税收多呢?

  芝加哥政府开始组织警察镇压游行,5月3日,芝加哥警察开枪打死4名游行的工人;5月4日,又有4名工人和8名警察在冲突中丧生。第二天,警察又打死了9个人。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最后,8名工人被起诉,其中4个人背判绞刑。一名工人领袖实在是气不过,在监狱里面含恨自杀。

  从此之后,5月1日就成了国际劳动节。

  美国政府因为知道这件事做得不光彩,所以美国的劳动节被定在了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和全世界都不一样。

  正是在经历了这样的流血冲突后,美国工厂的8小时工作制才开始逐步落实。

  还有童工和女工的问题,童工问题在美国一度很严重,1870年,每8个美国儿童就有1个是童工。到了1900年,更是有1/6的儿童在工厂里工作。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20世纪初美国工厂童工

  一直到1938年,美国公布了《公平劳动标准法》,到了1940年以后,美国的童工才逐渐消失。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19世纪末,女工的工资比男性低很多,而且只能从事底层的工作,没有升迁机会,也是前仆后继的女性不断抗争,才让女工的地位渐渐和男性等同。

  三八妇女节就是为了纪念女性为自己争取权益而设立的节日,现在都变成了购物节。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从资本诞生以来到现在,每次大家劝资本家做个人的时候,他们都能找出一万个理由说办不到,办到了经济就崩溃了,世界就毁灭了。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建立了工会,保障了工人权益,停止了性质恶劣的童工,劳动者的地位越来越高,经济崩溃了吗?世界毁灭了吗?

  相反,全世界创造的财富却越来越多,而人们也不用像牲畜一样辛苦地工作。

  可是,人民群众总是健忘的,一旦血淋淋的现实离自己远了,就容易忘了这些事实都是存在过的,总会被别有用心的人蒙蔽。

  这些年流行的给地主恶霸翻案,给民国军阀翻案,给资本家翻案,无一不是如此。

  四川有一霸叫刘文彩,因其横行乡里、作恶多端,被当地群众称为“刘老虎”。

  在民国期间,他掌握了川南的财权和军权,在当地横征暴敛,什么花捐、厕所捐、锄头捐等等,无奇不有。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他设立酷刑,镇压群众,手底下的冤魂数不胜数。

  结果,等到了2010年,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却搞出一个大事件——举办刘氏宗亲族清明会。

  当年清明节,刘文彩家族后人从全国各地纷纷赶来,到安仁镇刘氏公馆参加宗亲聚会。赴会者有上千人,几十桌筵席绵延百米。

  其中,最惹人注目的面孔是当年刘家的那些长工、佃户和佣人。

  刘小飞将他们请到这里来的目的很简单,让他们作证,为自己的爷爷刘文彩翻案。

  后来,他干脆将这些人带到了现在已成旅游景点的刘氏庄园博物馆。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在路过庄园内刘文彩龙床展示时,刘小飞大声告诉大家,这是为表现刘文彩的骄奢淫欲,政府60年代花掉3万斤大米,找了几位工匠用了大半年时间打造的。

  他又讲,现在76岁的老人罗淑琼,其实一岁母亡,父娶后娘,因嫌弃她13时将她赶送外婆家,一个好心的老妇人将她带到刘文彩家做丫鬟。

  她天天能有肉吃,穿上旗袍,还有人给做鞋穿,都得感谢刘文彩。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搞调查,拜访了多少当年我爷爷家的长工、佃户,他们都讲:当年去你家交公粮,桌子上摆着两碗肥肥的肉,8个人到了就吃饭,吃得一嘴都是油。”

  在他的眼里,刘文彩不但不是土豪劣绅,反而是古道热肠的大好人、救民水火的慈善家。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作为刘文彩的后人这么说也就罢了,就连旁边的楼盘,都打着莫名其妙的广告:“续写刘氏庄园百年传奇,传承人文精华,撷采光阴。”

  无独有偶,恶霸黄世仁作为对佃户和雇农极尽压榨剥削之能的经典地主老财,在有的文章里却一改土豪劣绅形象,被美化成常周济乡里、行善积德且名声颇好的“黄大善人”。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现在,资本家和上层社会长期进行洗脑,时时刻刻想着复辟。

  而群众们总是需要反面教材才能教育,好了伤疤忘了疼。

  在前些年,珠三角地区的包身工和12-16小时工作制,狼狗保安“封闭管理”和集体罚跪,还是普遍现象,直到10年之后才渐渐减少。

  “每年发生断指事故个案至少有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个”这种血淋淋的惨剧,才离开我们不久。

  资本家豢养的知识分子,已经为他们编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关于“刘强东睡4小时、库克3点45起床”的各类传言传遍网络。

  各种所谓的企业文化也大行其道,都让员工把公司当成家,好像大家其乐融融一派和谐。

  结果,马云前面说“如果有来生,一定要多陪家人”,后面转头就又说“996是一种福报”。

  刘强东开头就说“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后来很快就表示“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事实就是,资本家本身就是人格化的资本,他们在发展的过程中,自己也被资本异化,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马云以前是个小老师,1995年,杭州一家电视台做了个测试,找了五六个大汉在马路上撬井盖,想看有没有人出来制止。

  结果那天晚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对此视若无睹,只有路过的马云一个人站了出来,虽然他觉得自己一个人不够,但他还是来来回回跑了四趟,最后对着几个嫌疑人吼了一嗓子,试图阻止他们“做坏事”。

  根据电视台的说法,他是那天唯一一个通过这个测试的路人。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东哥以前是小乡村走出来的,和马云类似,要是搁以前,他们都不会说出这种无情的话,但是现在,他们的立场已经决定了自己的脑子。

  这次网易事件中的HR就是如此,难道这些HR真的很坏吗?没有一点同理心吗?

  并不是,而是在体制下,HR需要贯彻公司的意志,他们要是不小心找错了人或者多给了工资,就会受到上级或者老板的斥责。

  在资本的压迫下,为了自己,他们慢慢说话就越来越凌厉,攻击性就越来越强,逐渐变成了自己都讨厌的人。

  资本就是这样一个怪物,他会让人的批判性的不断丧失,去自发接受异化,认同自己现在所做事情的合理性。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有很多人被资本豢养的媒体洗了脑,身体还是无产阶级的,大脑却已经把自己等同于资本家。

  他们明明肉身在格子间996熬夜苦搏,精神却已经直达老板100平的豪华办公室,在后面亦步亦趋,毕恭毕敬。

从网易辞退患病员工,我看到了资本家百年不变的嘴脸

  自己只是个小打工仔,却已经开始对同行鄙视和挖苦;人家没发你一毛钱,却蹦蹦跳跳跑过去喊爸爸。

  我就搞不懂了,到底是无产阶级的锁链松了,还是资本家的大棒不管用了?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够快乐,还是皮子痒了就是要抽抽?是生而平等自由口号不够响亮,还是就想当一次忠实的舔狗?

  我们去工作,就是付出自己的劳动换取报酬而已,就这么简单,生意就是生意,不要戏太多带入个人感情。

  资本需要法律的约束,需要关进笼子里才会老实。

  如果劳动者受了委屈,权益被侵害,就大胆说出来,尤其是现在互联网时代,信息足够发达,和公司商议不行还可以借助媒体发挥监督作用,帮助自己维权。

  只有当资本家发现,不遵守法律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远远高于遵守法律时,他们才会乖乖遵守法律。

  现在世界各国的劳动法,都是工厂时代的产物,那时以体力劳动为主。

  可是,发展到现代,以程序员等脑力劳动者为主的时代,已经有太多方法可以避开现有的劳动法实现剥削,实现996了,比如凌晨两点的一个电话。

  现在的世界,迫切需要一整套新的体系,去约束资本家的权力,保障工人的权益。

  推动这种劳动法的改革,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需要我们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和监督。但无论多难,也必须要做。

  因为对于资本家,跟他们讲道德没用,跟他们讲是赚还是赔,他们才听得懂。

  参考资料:

  网易被裁员工: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

  观察者网:《亚马逊竟用AI监控员工:效率低当场开除,没时间上厕所》

  爱奇艺:《奇葩说》第六季第五期内容

  腾讯新闻:为政治符号化的地主爷爷刘文彩正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