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

2019-11-22 10:35:28  来源: 北京青年戏剧节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劳动光荣吗?”几个劳动者在作为“劳动交流市场”的剧场空间抛出疑问。

  在走近《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之前,我们先来回答下面几个问题。

  为什么是「劳动」?

  “劳动”这个词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很少被提及了。似乎它已经显得太过隆重,使用时多少会产生一点掺杂着愧意的尴尬,或者太轻飘,轻到无法承载当今「劳动」的负累。人们更多地用“工作”“上班”“打工”“赚钱”“搬砖”(以上只是基本款)等等去指代它,每个代词都有它不同的偏向,也意味着“劳动”的内涵变得越来越复杂与分裂。我们对“劳动”的语感早已发生变化,却在措手不及的高密度劳动中来不及去重新接住它。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劳动光荣吗?”

  “辛勤劳动能换来美好生活吗?”

  “我的劳动到底是在创造价值还是在制造垃圾?”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而在劳动越来越被商品化的今天(劳动被划分为廉价劳动与高价劳动,劳动(生产)过剩触发的就业问题、裁员潮等等),几个劳动者在作为“劳动交流市场”的剧场空间抛出疑问。他们各自的工作履历从“人才交流市场”的历史垃圾堆中被打翻、铺展、晾晒,这些真实的关于劳动的个人历史再次流动在车间流水线、展厅、工地、写字楼、农田、商场、餐厅、家具厂、墓地、快递车、临时工市场、小商品市场、外卖途中……不同的劳动时空在剧场空间产生触碰,在困惑、喜悦、疲惫中榨出关于劳动的悖论与可能性。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为什么是「我们2s」?

  缘起是2018年8月,我(球菌)受托改编与排演新工人剧团17年未完成的话剧《我们》。那部戏将打工诗人胡小海的自传搬上舞台,主演也是小海本人,包括他多年的工厂流水线经历、家庭与爱情故事,秉承了皮村文学小组的非虚构作风(无需雕琢而生猛跌宕的工人史诗)。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导演球菌

  但当时会有一个疑问:“我们”是谁?那为什么舞台上具有生命的个体却只有小海一人?如果小海就是“我们”,代表“我们”,当舞台上其他没有产业工人经历,生活背景各异的参与者齐声喊出“我们是新工人!”时,“我们”是否成立?关于“我们”的这个问题显然很复杂,这是一个关于如何构建共同体,怎样的共同体的问题。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突然介入其中的工作者,是一个面对关于“我们”的质问时有些刺激又尴尬的问题。于是,就用了最笨最繁琐的技术:每个参与者,一个不少的在舞台上“在场”。于是有了《我们》2018第一次正式在莱芜工厂戏剧节中上演的冗长版本。而2s是对上一版的更新、覆盖与唤醒。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为什么是「劳动交流市场」?

  樱井大造发明了一个叫作“间主观”的词,区别于“共同主观”与“自我主观”。共同主观对应集团,往往是集团所推行的,它常常是凝固的;自我主观对应个体,而现在又是一个各自原子化的景观,人人都是自媒体。但作为人,个体如何在集团中存在,是一个基本的主题。现在所缺少的,是一种运动性的主观,一种能够把他人融进来的,如水分子般自由组合的——间主观。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那么,那个“间”是什么?如同水分子间作为媒介的氢键,如何找到并且维系它,是关键。在尝试通往间主观的路途中,一开始并没有方向,就是对每一位演员的个人历史进行采集,在具体、琐碎、庞杂而各不相同的叙述中,一种共同的身体经验逐渐浮现出来,勉强能够描述它的就是这个有些复古的大词“劳动”。这正是我们排练的场所新工人剧场贴着的横幅“劳动最光荣”中的“劳动”。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但疑惑很快产生,劳动仍然光荣吗?以“劳动”为轻键的一次次交谈、讨论、乃至真实的劳动就此展开。最令我兴奋的是我自己关于劳动的种种疑惑得到了其他参与者(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也逐渐成形)五花八门的回应,并连锁起更多的纠葛与呼应,它们将在剧中呈现并展开。关于劳动,我们期待与观众构建起一次真切的交流。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为什么是「非虚构戏剧」?

  剧中的台词,都是在真实场景中发生过的。而说出它的人就在剧场之中。台上只有六位演员,但实际上有非常多的劳动身体在场,包括去年参与过的成员,以及在场的演员所勾连出的更多的劳动经验者,以及同样身为劳动经验者的观众。这些身体不是演员所创造的象征符号,而是真实的布满劳动痕迹的身体。所有台词都是可以再展开,与对话的。是我们的现实生活所共同面临的非虚构情境(话说回来,降临在我们身上的非虚构情境又是什么力量在构建呢?)。也因此,这部戏的参与者都是非专业的戏剧工作者,各自都有各自的业务,唯有将自身在剧场空间中展开,迎接对话的真诚。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

  《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

献给工作不开心的人《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激流网

  时间:2019年11月23日—11月24日13:30

  地点:国话先锋剧场

  演员:胡小海 梁晨伊 小静 游历 戴陌 叶福智

  叙述者:全体演员 + 万华山、小刘、球菌、李大姐

  文本/导演:球菌

  音乐/导演:许多

  美术总监:戴陌

  协力:文慧、赵英茹、ida

  团队介绍:

  《我们2s·劳动交流市场》由「新工人剧团」与「辛苦之王」小组排演。

  「新工人剧团」成立于2008年,由在北京喜欢戏剧的新工人组成,通过戏剧来表达彼此及世界。曾排演的原创戏剧作品有《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城市的村庄》《我们》及打工春晚若干短剧等。戏剧《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城市的村庄》曾参演过两届北京青年戏剧节。戏剧《我们》2018版,曾参演2018莱芜国际工厂戏剧节。

  「辛苦之王小组」成立于2018年,由几名流动新穷人组成,致力于社会艺术实践。曾排演非虚构戏剧《我们》2018版、论坛剧场《失败青年》、博物馆剧场《社畜博物馆》、RPG剧场《社畜女杀》等。

  胡小海:原名胡留帅,在工厂车间上班十三年,在机台写诗歌长短五百篇。现为北京同心互惠公益店店员,皮村文学小组成员。作品在中国青年报,澎湃人物,网易人间等平台时有发表。

  梁晨伊:广西沙塘镇人,普通北漂(大龄女)青年,凭脑力劳动谋生。对文学戏剧影视都有一些好奇心,目前正在找工作,闲暇时跟着几个小演员组成的舞蹈社团进行兴趣表演。

  小静:安徽人,北漂2年,皮村文学小组成员,目前在一家公益组织工作,爱好读书与写作。参与戏剧排练与演出,对戏剧产生兴趣,实践与理论的互相映照才是成长与进步的不二路径。

  游历:8772乐队(由罕见病、残章认识组成的原创电声乐队)成员,曾是一名红白事乐队唢呐手,现为北京同心实验小学音乐老师。

  戴陌:从事绘画,戏剧等艺术类工作。卖过画,也卖过饺子,曾参演帐篷剧《痂壳娃娃街》、话剧《阴道之道》等。现为帐篷剧「流火」、「辛苦之王」、「BCome」小组成员。

  叶福智:社会学在读生,喜欢胡思乱想,所以需要扎根田野。

  许多:新工人剧团主创,戏剧编导,歌者,打工春晚导演,曾编导过戏剧《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梦想》《城市的村庄》。

  球菌:互联网、广告、电影、家具行业打工者,帐篷剧「流火」、「辛苦之王」小组成员。曾参与《网络话语与现实》《关于美好新世界》《痂壳娃娃街》《—-这里是分割线—-》《人生不适情》《失败青年》《社畜女杀》的编剧、演员、戏剧构作、导演、美术等工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