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2019-11-12 14:06:22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李定凯
点击:    评论: (查看)

  山西黑魔陈鸿志,

  恶贯满盈伏法迟。

  铁盖柳林十余载,

  公司名号正应时。

  杀人霸矿抢土地,

  骗贷偷税百千亿。

  二千万元买书记,

  办事迟缓耳光批。

  喽啰马仔齐效力,

  一手遮天恐怖施。

  呼风唤雨晋中地,

  人称纣王酒肉池。

  黄河改道二十亿,

  只为风水养魅魑。

  公安省厅曾立案,

  十年无果何所之。

  靓车豪宅无计数,

  夸尽人间纸金迷。

  山西党报整版赞,

  民营企业有良知。

  央视节目播天下,

  大树帮穷好样子。

  原罪如此被洗地,

  百姓怒目谁扶持?

  北京记者潛狼窩,

  一兆案情搜详实。

  《红色中国》自媒体,

  烫手山药手中执。

  势单力薄不对称,

  揭黑不成反伤体?

  叮人牛虻无所惧,

  咬他一口价也值。

  爆裂无声现实版,

  如电瞬间网中驰。

  陈魔耳目齐出动,

  围追堵截摆阵势。

  律师出函耍法治,

  腾讯清网不迟疑。

  偶有天眼高巡视,

  网中如何有跷蹊?

  细察方知案中案,

  月余割破黑网织。

  京师披掛再督办,

  异地调警数百士。

  十五个月即结案,

  挖根断节黑帮止。

  山西警方受奖励,

  《红色中国》何须提。

  网络舆情模糊语,

  草根精英两相离。

  红色媒体互致慰,

  记者节日加深知。

  莫道前路荆棘多,

  铁肩道义誓不辞。

  附新闻:热点|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

  来源:造二代 作者:陈洪涛

  ​​我不是记者,但我比《山西日报》和央视二套为陈鸿志洗地那些记者更有资格过记者节!

  今天是“记者节”。朋友圈里好多朋友都在互致节日快乐的同时,更多则吐槽记者难做。

  我理解他们的意思,所谓难做,其实并不是抱怨待遇低,工作辛苦,而是抱怨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不能发,发不出来;或者只能去写自己不愿意写的东西。以至于号称“无冕之王”,竟然在很多地方却成了“防火防盗防记者”的三防对象。

  我不是记者,自然没有资格去抱怨这些。不过我的朋友,前知名记者宋阳标发的一条朋友圈却引起了我的同感——“别觉得不是记者就不能过记者节,不是劳动者天天过劳动节的多了去了”!

  我觉得这个话说的很有道理。现在不是劳动者,但胸前挂“五一劳动奖章”的多了;不跟人民站在一个立场上,但却坐在人民大会堂里代表人民的多了。不是记者,也在记者节凑个热闹、吐个槽有啥不可?

  反过来再说,现在是自媒体时代,只要心中有良知,笔下有正义,其实人人都可以起到记者“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作用,人人都可以为社会的进步和公平尽到一份自己的责任的。所以要从这个角度讲,虽然我不是记者,但也确实比起某些拿着记者证不干记者活的人更有资格过一过“记者节”!

  举个例子。

  三天前,盘踞山西柳林二十余年的黑金富豪陈鸿志,刚刚被山西省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这应该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公安部督办的第一大案了。

  一年前,陈鸿志被抓捕的时候,不仅公安部发了通报,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都做了报道,而且公安部还在办案所在地山西长治召开了扫黑除恶现场会。足见有关方面对此案的重视。

  陈鸿志落网后,随着官方定性,各路媒体纷纷曝光了他的种种恶行。但在此之前,陈鸿志其实被当地群众已经举报很久了,只不过一直没能引起重视。这主要是因为陈鸿志太有钱有势了。你想啊,他能花2000万给县长王宁买来县委书记的乌纱帽,只因王宁没给他办妥事就当众扇王宁耳光;他能花20个亿把家门口的黄河改道,只为给自己占“好风水”;他能在当地镇党委书记清明节回家上坟的时候把人家祖坟给挖了,只因对方没有配合他的“工作”;他能指示手下把人杀了并且抛尸灭迹……当地受害群众谁能撼得动他?谁敢去揭他的黑盖子?

  直到2018年5月30日,“红色中囯”发出了一篇文章——“《暴裂无声》现实版:煤老板陈鸿志的黑色发家路”,开始公开揭露陈鸿志和他一手搭建的黑金帝国。

  这篇文章来源于,一个北京媒体驻太原记者站记者帮当地群众转给我们的一个多G的有关陈鸿志的举报材料。

  通过梳理甄别,我们在这篇文章中列举了陈鸿志及其团伙至少37条涉嫌刑事犯罪的线索——强拆民居,殴打村民,抢占煤矿,非法拘禁,绑架杀人,隐瞒矿难——除了这些人们通常能够想象到的,虽充满血腥暴力但还算较为“原始”的敛财手段之外,更有操纵集体上访,打击地方领导,控制基层政权等等一般性地方黑老大做不到的事。时间地点人物具体而详实,尤其是其中披露出来的,诸如尖嘴钳拔阴毛、打死人扔深沟等细节更是完全挑战了读者的想象力,非“触目惊心”、“惊悚恐怖”等字眼已不足以表达观感。难怪文章发出后,有人竟会留言说想起了商纣王——“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提供举报材料的朋友十分担心“打虎不成反被伤”。的确,对于早在2008年就曾从公安部督办的“陈鸿志涉嫌黑社会组织案”省厅专案组手中成功脱身的陈鸿志来讲,他为构筑并维护自己黑色帝国所敢于采取的血腥与暴力并非传说。而且,他所能操纵的资源也绝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这篇文章发出仅三个多小时,当天下午16:52,我即接到了一个来自山西吕梁的电话。对方自称凌志集团法务部“张雄伟”,说该文内容不实,他们已报案,“公安机关已介入”,要求红色中囯公众号删文。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无从得知,估计不通过有关部门动用“特殊手段”是不行的吧——这也很正常,后来陈鸿志落网后,柳林当地公检法都有官员随之落马——不过我当时告诉他,既然你们认为文章不实并且已经报案,那就请你们当地公安机关出具一个文章不实的的证明吧,没有这个证明我们是不会删的。

  紧接着,我们也收到了对方发来的律师函,称该文内容严重不实,已严重侵害山西凌志集团及其董事长陈鸿志的名誉,如不删除,“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应责任”。

  包括转载这篇文章的“红色参考编辑部”、“叮人的牛虻”、激流网、乌有之乡、红歌会等自媒体和网站均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来自陈鸿志的威胁。

  与此同时,陈鸿志在当地群众中故意散播他在北京的别墅跟某重要领导人的姐姐是对门邻居等虚假信息,暗示他的后台关系,借以混淆视听,恐吓阻止群众进一步举报。

  尤其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山西日报》这样一家省级党报,竟然在6月8日不惜刊登整版篇幅的文章,宣传陈鸿志的“先进事迹”,盛赞他是“致富不忘造福家乡回报社会”的成功人士和慈善家。还有央视二套,竟然也以专题片的形式给陈鸿志作了正面宣传的报道。

  在陈鸿志的威胁和某些无良媒体的公然洗地下,我们又接连发出了《陈鸿志和吴小晖谁厉害?》、《山西日报为涉黑煤老板陈鸿志洗地究竟是为什么》两篇文章。

  在《陈鸿志和吴小晖谁厉害?》中,我公开回应陈鸿志的威胁——2016年,吴小晖也是如此威胁我们对他的揭露,但一年后,他住进了监狱。陈鸿志难道比吴小晖还厉害吗?不,我相信正义比他们都厉害!

  不过这些文章,包括各个自媒体公众号和网站转载的所有揭露陈鸿志的文章,都被以侵权为名全网删除一空。

  甚至当时还有柳林当地的群众以为我们是迫于陈鸿志的压力,或者被陈鸿志收买而自己删除了文章。

  好在,7月22日深夜,我得到了陈鸿志被抓的消息。

  据陈鸿志的拘留证显示,他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签发日期是7月21日,正式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是7月14日,因此被称为“7.14涉黑专案”——这距5月30日发出那篇“《暴裂无声》现实版:煤老板陈鸿志的黑色发家路”,只过去了44天。

  7月24日,“平安长治”发布通报,公开确认了“7.14”首犯陈鸿志已被刑事拘留。

  据后来的报道,在公安部督办下,山西警方异地用警,调集数百警力打掉陈鸿志涉黑团伙之后,共扣押、查封、冻结涉案财物初步评估约78.4亿元,冻结银行账户133个,冻结资金共计6.3亿元;冻结银行股份3.6亿元;土地16.25公顷,估价5.4亿;查封汽车估价13亿。仅陈鸿志拥有的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约252481.93㎡,估价50.1亿元。

  长治办案机关还专门搞了一个收缴陈鸿志名下赃物的展览,其中黄金总共20公斤,价值550余万元;名表12块,价值约800万元。

  山西省公安机关因侦破陈鸿志案,被公安部荣记集体一等功。

  一年多后,陈鸿志以被判死缓而结案。同时被没收非法所得80亿元,罚金40.4亿元。

  在此前中央电视台采访陈鸿志案的一个电视专访中,我注意到一位公安部官员的说法——陈鸿志案发,源于“网络舆情”。不管怎么说,这应该也是对我们起过作用的一种肯定吧。

  不过那些曾经揭露陈鸿志的文章,早就删了。

  甚至那些公众号——红色中囯,红色参考编辑部,叮人的牛虻等等,均已“永久封禁”。

  细算下来,从涉足公众号以来,仅我被封禁的公众号,都已经有6个了。当然,封禁有封禁的道理,删文也有删文的原因。不过作为一个自媒体运营者,回想当时推动查处陈鸿志案所承担的风险与压力,再对比一下《山西日报》、央视二套那些曾为陈鸿志洗地站台的记者,我还真觉得,自己就是比他们更有资格过一过“记者节”呢!

  怎么过这个节?

  那就写一篇文章,自己给自己点个赞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