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019-11-11 16:32:51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邋遢道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门口菜店的五花肉涨到36元一斤,鸡蛋也涨到6元,比年初几乎翻一番。关于猪肉涨价带来的副食品涨价,有很多解释,最流行的是去年开始的非洲猪瘟闹的。前几天看到搜狐新闻登载南方财经网的一篇文章,标题是《猪肉价格跌了!媒体:北方两天跌了五块……》,里面给出不少数据,看完以后对猪肉生产情况有了点认识。

  文章给出了“卓创调研”的几组数据:10月22日辽宁一级满膘白条走批发市场价格最高已涨至55.0元/公斤……成交量较去年同期下滑70%之多……截至 10 月底,河南以北市场存栏较去年同期下滑比例在 40%-60%,河南以南地区存栏同比下滑则多在 65%-80%。”全国“当前供给缺口高达1000万吨”。

  认为猪肉价格还处在上涨阶段。

  海关数据:今年前三季度累计进口133万吨,全年进口量估计达到200万吨。

  文章说:“供给端为何这般乏软无力?首当其冲的是去年8月起爆发的非洲瘟疫……死亡率基本为100%……截止2019年7月3日,全国共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43起,扑杀生猪116万头。”

  为了更加全面了解情况,再补充几个数据:

  中国年猪肉产量在5500-5400万吨,消费量大约5500万吨(2014年顶峰5719万吨),基本自给,年进口大约在150万吨左右。全球猪肉产量11000万吨左右,中国无论产量还是销量都占了一半以上。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前三季度数据显示,1-9月中国猪肉产量3181万吨,同比下降17.2%,即减产652万吨。其中第三季度下降40%。

  有了上面数字,关于生猪产销以及相关问题就可以探讨了,大致可以做出以下判断:

  首先,猪肉供需处于严重不平衡状态,这种状态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困难还会持续一定时间。

  其次,2018年8月开始的非洲猪瘟是造成猪肉产生减少的一个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

  先说第一个判断。前三季度生猪减产650万吨,而且处于逐季扩大状态,全年减产不会低于900万吨。考虑过去每年150万吨进口满足需求情况,全年1000万吨的供给缺口估计是可信的。

  是不是可以通过放开猪肉进口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呢?比如到年底进口不是扩大到200万吨,而是扩大到1000万吨就可以了呢?这条路走不通。

  中国生产了世界一半以上的猪肉,但还是净进口国。第二大猪肉生产国是美国,2017年1172万吨产量,消费960万吨,余量212万吨。整个欧盟算,比美国产量大,2017年产量2340万吨,消费2060万吨,余量280万吨。第三大生产国巴西373万吨产量,292万吨消费量,80万吨余量。这三个地方已经占中国以外猪肉产量70%多了。其余国家要么总产就不高(比如加拿大总产不到200万吨),要么自己还不够(比如俄罗斯第四大猪肉生产国,每年还要进口50万吨,日本韩国虽然都是百万吨产量,但两家都是吃的比养得多,每年要进口130万吨猪肉)。就算美国加欧盟加巴西把多余猪肉都卖给中国,还不足500万吨,离补住中国的缺口还差一多半呢。

  关键是,全球这种猪肉供需格局,中国动动指头就能让肉价像过山车一样波动。中国前三季度猪肉进口仅仅扩大三分之一,比去年多买了不过30万吨,全球猪肉市场价格就翻了一番。别说买1000万吨了,就算中国多买300万吨会成什么样子?因此,外贸部门估计全年能进口200万吨猪肉(比去年多买80万吨),就很不错了!

  贫道在上一篇文章说到国家大小不同很多方面会形成质的不同,就是这个道理。一个澡盆跳进去几条狗狗没啥事儿,大象往里踏进去一只脚,其他就动物都找不到了。记得茅于轼说过中央政府要保留18亿亩耕地是傻——全球化了,粮食不够国际市场上买就是了。茅老先生显然对澡盆、大象和狗狗的关系搞不清楚(中国粮食年产6.2亿吨,全球粮食贸易量3.1亿吨。中国减产20%,要全球采购市场的40%,全球粮价能翻5番!)。中国猪肉不够吃了,没任何办法,只能自己多生产。

  那么是不是加快生产就行了呢?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增加产量要增加生猪存栏数,增加存栏数要要增加仔猪,仔猪增加要靠“能繁母猪”(专有名词)存栏的增加,也就是能下崽的母猪增加。可惜,从去年开始一直到今年上半年“能繁母猪”存栏数一直在减少。消息说,今年1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下降3.56%,同比下降14.75%。半年过后并未好转,能繁母猪存栏继续环比下降5.0%,同比减少已经达到26.7%。一直到最近才有“多省能繁母猪存栏开始回升”的消息。这是个好消息,可惜起码这几个月生猪出栏还会是严重下降局面,顶多是仔猪比例会有所上升。生猪产量下降20%,能繁母猪下降近30%,总产只能还会继续下降一个阶段。只有能繁母猪存栏30%的缺口补齐了,再有近一年时间,才能达到去年年中水平。这恐怕是2021年上半年了。

  第二个问题,是不是非洲猪瘟造成了生猪大量减产呢?应该不是。开篇文章提供了“截止2019年7月3日,全国共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43起,扑杀生猪116万头”的信息。116万头生猪,肯定大部分不是150公斤待出栏的成品猪。扑杀时一个不留,不少甚至是仔猪,平均重量不会有100公斤。当然我们最后应该按“假如没非洲猪瘟它们会长到150公斤”考虑 。即便如此,116万头也不过17.4万吨。“截止2019年7月3日”,没说清楚是否是从全年8月发现时算还是指今年,就算指今年,也只占同期生猪减产数500万吨(按9月总计650万吨推算)的3.5%。当然,非洲猪瘟的影响还包括猪瘟流行造成去年消费者对猪肉需求下降,造成肉价下降有关。但客观的讲,这种影响是有限的。今年上半年猪肉价格就开始大幅回升,但能繁母猪存栏数继续每月都环比下降,一直到下半年,这显然不能再归结到上面说的影响。

  第三个问题是,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中国生猪断崖式地下降呢?看到李昌平一篇文章,开篇说:

  “国庆节回家,家乡方圆几十个村庄,没有一头猪、没有一头牛、没有一只羊?没有鹅、鸭?,走上几十户,还能见到几只鸡!我万分惊讶,不解为什么会这样。乡镇干部们给我背语录: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我大概懂了!”

  贫道估计李昌平说的是去年很热闹的“南猪北养”,把南方造成污染的大量猪圈给拆了,这件事儿在新闻上看到过。但他说的南方农村(李是湖北人)家庭不准养猪的事儿,倒是不清楚。不清楚就不再议论了,何况还可能是“网易”。

  李昌平当过多年乡党委书记,还一直关注三农问题。他才说自己大概懂了,贫道应该还欠点火候。

  产量一年下滑近20%,对生猪生产来讲是场灾难。虽然是个小灾小难,但客观总结一下还是必要的,可以避免大的错误。从新闻和统计局给出的数字可以看出,这次生猪生产断崖式下滑主要不是非洲猪瘟造成的,而是其他原因。非洲猪瘟是外边传染过来的,很难避免,属于天灾。这让贫道想起当年的所谓“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句话来。当年刘少奇主席说的“人祸”,是指错误的政策和错误的政策执行方法造成的经济困难。那么,我们在前一段生猪生产的政策方面是否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政策设计不当,或者执行不当的问题?

  昨天晚上看到一个外国朋友赞扬中国共产党总是能不断探索不断改进。所谓探索就包括发现失误总结经验继续进步。

  贫道家领导常年吃素,很少买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